笔趣阁 > 仙武金庸 > 第二十七章魔门十杰(求推荐!)

第二十七章魔门十杰(求推荐!)

笔趣阁 www.biqiuge.com,最快更新仙武金庸最新章节!

    古传侠离开长宁城的几天时间,正邪两道已经在长宁城外大战了数场。

    正邪双方算是各有死伤。

    各派年轻一辈的好手也都逐渐显露出来,先天之上且不提。先天之下却是魔教弟子更占优势,甚至逐渐推举出了所谓的魔门十杰,代表着魔教中低档次的弟子,成为了众多魔教弟子的偶像。

    长宁城北,一名浑身闪烁着黝黑光泽,身高几近一丈的巨汉大手一挥,将十几个泰山派的内门好手拍飞,鲜血涂地,眼见不活。

    大汉一路暴戾,一双大手翻飞,擦着便伤挨着便死,率领着一众魔教弟子直接打到了北城门下。而环绕着长宁城的剑阵已经被魔教的先天高手牵制。

    眼看着北城门被攻破只是时间问题。

    “魔像韩刚!我衡山刘明聪来会会你!”脚踏飞鸟,凌空三折,一身白衣手持长萧的少年风采登场。

    城北城墙上,一些各大派的女弟子眼神都亮了起来。

    巨大黑铁塔般的大汉没有停下脚步,顺手一掌便朝着刘明聪拍去。巨大的手掌带起的风压,即便是站在数十米外也能感受到。

    刘明聪脸上的从容瞬间消失,一柄细长的软剑直接从长萧之中拔出,剑气吞吐伸缩,一朵绚烂的芙蓉花在其剑锋之处绽放。

    显然这刘明聪也不是无能之辈,一手芙蓉剑法已经登堂入室,深得其中曲求直取,景胜繁华的奥义。

    只可惜他却将这手段用错了对象。

    魔像韩刚修炼的是日月神教的前身,明教五行旗锐金旗的传承功法《五行金身》,只是这门功法多有残缺,原本正大堂皇的五行金身被魔教高人补充后,变成了魔像功,修炼者骨骼变形异于常人,且满身戾气,战场可称雄。

    韩刚的大手挥舞,就如同十吨的大锤砸下,一切的妙义繁华在这样的暴力面前统统粉碎。

    刘明聪的剑在只是在韩刚的手上划拉出了一道浅浅的痕迹,然后就被硬生生的折断,他的身体被韩刚用手捏住,就像捏住一只小鸡仔。

    刘明聪的脸涨的通红,竭力挣扎着,大声求救。

    啪叽!

    手掌用力,刘明聪直接被韩刚在手心捏爆,血浆顺着黝黑的手指缝隙滚落下来。北城墙上传出一片惊呼之声,有些胆小的女弟子已经被吓的晕厥过去。

    衡山派的诸多弟子更是不断的咆哮和谩骂,却无人敢上前再与韩刚为敌。

    长宁城南,毒秀士王钰一身青衣宛如翩翩贵公子,但是折扇挥舞之间,却有无形无色的毒气释放,让围攻上来的正道弟子皆在三息之内化为脓血而亡。最擅长解毒疗伤的恒山弟子,遇见了这毒秀士王钰也唯有退避三舍,不敢与其正面争锋。

    “仪清师姐!这毒秀士的毒就真的有这么强吗?”一个泰山派的弟子向身边险险救了他一命的尼姑问道。

    尼姑面色阴沉道:“毒秀士王钰的毒是先天胎毒,是王钰的母亲在怀胎十月的时候,就被喂下了许许多多的奇毒,十月临盆淤积在体内的毒素一同爆发,母亲会汲取百分之九十九的毒素,迅速的化为焦灰,临死前承受无穷的痛苦。而胎儿则是保留了一丝最为精纯的毒素活下来,从此以后他的呼吸中都带着最为致命的毒,寻常人无法靠近他三尺以内。”

    “嘶···!好歹毒的手段!魔教中人还真是残酷。”周围不少人也跟着倒抽冷气。

    “不能靠近,这岂不是说我们拿这个王钰一点办法都没有?”也有人问道。

    “除非先天强者御剑杀敌,以无量剑气将其碾压至死。后天之中···这个王钰只怕无敌!”仪清沉重的说道。

    这话说了等于没说,长宁城的先天高手都被魔教先天牵制住了手脚,此刻如何有时间前来支援。

    长宁西侧,一道暗影来去如风,手里的短刀毫不客气的收割着一个个正道弟子的生命。

    “此人名为秋月,是采花恶贼田伯光的弟子,轻功和刀法深得田伯光的真传。据说他和师父田伯光一样,喜好玷污女子,尤爱人、妻,最是可恶,今天无论如何一定要将这个恶贼留在此地。”

    华山派的诸多弟子在秋道人的带领下,摆下剑阵迎击秋月,却被秋月杀的人仰马翻。若非这些华山弟子都早已熟悉见惯了生死,临危不惧继续保持阵型,只怕阵型一散就是被秋月挥刀收割的命运。

    “小师妹!站到中间来,小心这恶贼的轻功,他的速度太快。”秋道人说着招呼一众华山弟子将岳灵珊围在正中央。

    秋月的身影模糊,声音从四面八方传来。

    “好漂亮的小丫头!我秋月也算是阅遍了美色,像你这样的佳人也是见的极少,不如且跟我去了,定要让你尝尝这人间极乐的滋味。”

    岳灵珊怒目圆瞪,娇声喝道:“卑劣小人!若我大师兄在这里,怎么会让你这般猖獗。”

    秋月道:“华山令狐冲确实厉害,他若在这里,我定然避开数十里,绕道而行。只可惜令狐冲现在只怕面对我神教高人,自身难保。他这鲜嫩可口的小师妹,就由我代劳消受了。”

    “不用大师兄!若是古师兄在这里,也能杀你片甲不留。”程春被秋月一刀砍中了肩膀,若不是秋道长见机快将他拉开,只怕他的脖子已经和脑袋分了家。

    “古师兄···?华山派除了令狐冲,还有别的人物吗?这倒是有趣!不过,想来那所谓的古师兄,也不过是你们关起门来自以为了不起的泛泛之辈。大明五岳派,华山···呵呵名不副实。”秋月说着身形一闪,已经一刀再度挥向程春。

    这一次秋道人护在岳灵珊身边,已经来不及救他。

    程春努力的想要看清砍来的短刀,却只能看到一片模糊的阴影。

    秋月的速度太快,快到几乎已经超越了肉眼的辨识范围。

    “就要死了吗?”程春内心一片灰暗。

    铛!

    一道银针凌空射来,速度之快甚至隐隐有音爆相随。

    秋月只感觉自己的短刀像是被一块巨石击中了一般,原本既定好的轨迹被硬生生的扭转。

    “是谁?”

    秋月终于露出了身形,一身紧身黑衣,身材消瘦,面容平凡却显得阴沉。

    “华山···古传侠!”

    声音迅疾,由远及近不过一息。

    黑马嘶鸣,马背上的人更是潇洒俊秀。

    “古师兄!”程春惊喜的大叫,身边的许多华山弟子也都振作精神,仿佛拥有了主心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