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仙武金庸 > 第二十六章掌毙先天(求推荐!)

第二十六章掌毙先天(求推荐!)

笔趣阁 www.biqiuge.com,最快更新仙武金庸最新章节!

    锐意锋芒的剑气横穿过史登达的胸膛,将史登达的另一条胳膊也同时碾碎,肆掠的剑气冲入他的体内,将他的经脉爆开,豁一个个的血洞。

    剑影散去,史登达披头散发,形象凄惨的半跪在原地,布满了血痕的脸上满是狰狞,宛如恶鬼。

    古传侠策马奔腾,手持天虹剑借助奔马之力,一剑刺向史登达。

    这一剑是全真绝技定阳针,十层内力同时爆发,四重无形气锁开放,涌动出来的内力甚至已经相当于后天十一层。

    赤色的剑光刺向史登达的咽喉。

    史登达双目一瞪,一股浩瀚的剑意朝着古传侠碾压而来。

    在这股剑意面前,古传侠只感觉剑心涣散,甚至无法提起手中的长剑,凝聚的定阳针剑气含而不发,总是刺不出去。

    史登达冷笑着,看着古传侠:“你杀不了我!即便我现在双手尽毁,一条腿也残废了,你依旧杀不了我。因为你没有剑意,只要你用剑,你的剑就永远不可能在我的面前抬起来。”

    古传侠森冷一笑:“你的意思是,不用剑就行了,对吧!”

    挥手将天虹剑丢到黑山背上的剑鞘之中,古传侠双掌凝聚浑厚的内气,脸上隐隐有三色微光升腾。

    三花聚顶掌是全真教的绝顶掌法,曾经在王重阳的手中不弱于丐帮传承的不世绝学降龙十八掌。王重阳死后,三花聚顶掌再不复威名,但是这门掌法依旧不容小觑。

    三花是精气神三花,将精气神凝聚为一掌,一掌轰出掌力澎湃,且三层重叠一掌三力变幻不同,极难承受。

    古传侠第一次彻底的挥出三花聚顶掌,只感觉精气神都如同泄气的皮球一般倾泻出去,然后化作了澎湃的掌力。

    “史登达!吃我一掌,三花聚顶!”

    一掌正中史登达的额头。

    史登达的头骨微微凹陷下去,显然是被古传侠这势大力沉的一掌击伤。但是先天强者的肉身太坚硬了,即便是如此史登达依旧活的好好的,且精神颇为饱满,不像是回光返照。

    “好一个三花聚顶掌!岳不群要是知道你练遍了全真绝学,脸色一定很好看。”

    “只是你要杀我,是痴心妄想。你若凝聚了小周天,内力生生不息,连拍我一百几十掌,我或许真的会栽在这里。只可惜打出这一掌,你可还有余力?”

    史登达形容凄惨,却笑的开心。

    “呸!先天很了不起吗?小爷我家看大门的就是先天,古爷爷!古祖宗!我那袋子里有一瓶黑色的腐骨烂肠水,只要你喂他喝了,他一定立刻死翘翘。”杨天豪趴在马背上叫喊道。

    古传侠拿出那瓶毒药,打开瓶塞,一股余味散发出来,就让古传侠头晕目眩险些栽倒。

    将瓶口对准史登达的口,浓黑如墨,粘稠如油脂的液体就要倾倒入史登达的口中···。

    忽然古传侠停止了手上的动作,转手将瓶子收了起来。

    “喂!你为什么不毒死他?他可是要杀你的。”杨天豪在马背上喊道。

    古传侠道:“北荒之南有不夜国,有奇山,烈日所出。有水如墨,其质如漆,为日脂,食之可生骨,死者无用,五体健全者为毒。”

    “东方不败在黑木崖囚禁了一头金乌,作为东方不败的心腹‘爱将’,杨莲亭弄到点日脂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

    杨天豪微微发愣,紧接着舔着脸笑道:“爷爷!爷爷!我错了!求放过···。”

    黑山已经将杨天豪从背上颠了下来,长长的蹄子高高落下。

    咔嚓···。

    “哎哟我的爸爸哟!我的胳膊···我的胳膊碎了!”杨天豪痛哭惨叫。

    史登达的眼中也掠过一丝失望。他虽然并不相信古传侠有能耐杀死他,却也不愿这样被古传侠一个区区后天小子羞辱。

    一缕剑气正在史登达的胸腹间酝酿,定静的剑气捣乱了他的经脉运行,导致他这一缕剑气酝酿的艰难。但是只要这一缕剑气酝酿成功,他就有把握口吐剑气直接射杀古传侠。

    “不过他倒是给我提了个醒!”古传侠伸手拿出一根细长的玉针。

    小小的一根玉针,却让史登达嗅到了死亡的味道。

    “古传侠!你要干什么?别忘了我是嵩山派的大弟子,你若是害了我,整个华山派都会跟着灭门。”史登达威胁道。

    古传侠鄙夷道:“有这个本事,嵩山派早灭了华山。左冷禅的心思和打算,江湖上的明眼人谁不知道?”

    毫不废话,玉峰针直接刺入了史登达的丹田之中。那一口刚刚凝聚的剑气瞬间被刺破打散。

    玉蜂针的毒素侵入史登达的体内,史登达的皮肤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变得枯干起来。

    这是他的寿元在被玉峰针的毒素侵蚀,随着寿元的不断减少,史登达的身体强度也在下降,仿佛是自然的规律,无法避免。

    若是完好无损时,史登达还能以强横的先天真气压制住毒素,然后慢慢想办法解毒。但是此时史登达丹田被封,经脉紊乱,根本无法调用先天真气,寿元的损失便是如同开闸的洪水,一泻千里。

    几乎是一眨眼的功夫,史登达的身体变的干瘪,头发花白,原本锐利的眼神也开始浑浊。

    “呼···杀了我!”史登达用浑浊的眼神看着古传侠,眼神中带着怨恨和一丝恳求。

    对于强者而言,苍老比死亡更加可怕。

    古传侠没有犹豫,三花聚顶掌再出。

    这一次古传侠的一掌按在了史登达的胸口,一掌挥出。史登达的胸口塌陷一大片,肋骨纷纷断裂倒插入内脏之中。

    五脏破裂,黑色的鲜血夹杂着内脏的碎末吐出。

    史登达的身体抽搐了几下,倒地不动。

    先天凝形的强者,竟然就以这样一种难以启齿的方式被古传侠坑死。

    死去的史登达已经不再有剑意傍身,古传侠拔出天虹剑,一剑砍下了史登达的头颅。

    江湖上类似于龟息大法的假死手段数不胜数,古传侠可不愿阴沟里翻船。

    斩杀史登达,除去了大敌,古传侠心头抑郁顿解。将史登达的尸体分开埋葬后,跨上黑山提着杨天豪,策马返回长宁。

    嵩山派没有史登达在长宁坐镇,再想要捣鬼就没那么简单了。而且杨天豪这个大肉票在手,身后没有靠山,古传侠也不敢随意与魔教的人做交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