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仙武金庸 > 第十九章长宁之城难长宁(求推荐)

第十九章长宁之城难长宁(求推荐)

        长宁城中气氛压抑,这座位于河南、河北两省交界处的城池,如今却是卡在了正邪交战的关口上,长宁城的安危关系到了正邪交战的胜负成败。

        和尚、道士、尼姑、剑客、侠士,纷纷穿行在这座城市中,行色匆匆。他们大多数是五岳剑派的门人弟子,也有一些来自嵩山少林分院以及一些其它的武林门派。

        华山派在长宁的驻扎地中,数十名华山弟子正翘首以待,等着令狐冲的归来。

        一道剑光闪烁,剑光中跨出令狐冲潇洒俊逸的身影。

        “大师兄!有找到古师兄吗?”秋道人代表众人急迫的问道。

        令狐冲摇了摇头,众人的脸色急骤暗淡下来。

        “我虽然没有找到古师弟,但是却发现了你们口中那个魔教妖人的残骸,他应该是被古师弟用计杀死了。我想古师弟应该没事,可能是有什么事情耽搁了。”

        看看众人脸上担忧之色不减,令狐冲道:“我等会再去求恒山派的师太,让他们为古师弟算一卦,以测吉凶。”

        众人听了顿时欣喜。

        恒山派虽然在五岳之中不算武力强大,但是却不可或缺。就是因为这群尼姑不仅仅擅长治伤炼药,更修炼了通晓过去未来之能,花费一定代价,可以预测吉凶。

        五岳剑派嵩山独霸武林威压当世,衡山派长于经商富得流油,恒山派长于制药救人盟友广布,泰山派擅长传教信徒狂热影响力极大。唯有华山派日薄西山,除了一些祖传的田产、庄园之外,再无其它进项,没有充足的资源补给,也是华山弟子普遍落后于其它四岳弟子的原因之一。

        当然也正是因为这样,当古传侠捐献了极多的钱财和资源后,才能直入内门。换在其它五岳任何一派,这种事都是不可能的。

        其实这些年,在左冷禅带领的五岳剑派联手打压下,日月神教的势力已经大幅衰弱,唯有河北和苗疆一代势力还算强盛,在大明朝的其它地方,也就一些编外的三教九流,算不得正统的魔教弟子。

        如今正邪齐聚长宁城,正是正道中人要一战定胜负,而魔教弟子们拼命反扑之时。

        城外已经大战了几十场,已然有先天强者参战。

        只是魔教那些先天凝形以上的长老们还没出手,而正道之中各派的核心弟子和长老们也都几乎没有出手。互相都在试探、等待。

        无名的山谷之中,古传侠已经学会了万象针法。

        果然如曲洋所言,这是一套极为玄妙的针法,精深之处丝毫不逊色于希夷剑法或者一气化三清剑法,甚至它比这两门剑法更加的具备杀伤力,也更加的凶险。

        一枚枚松针在古传侠的手掌挥舞之间肆意变幻着,模拟着各种山川走兽。

        “吁···。”

        松针散开,洒落一地。

        古传侠长长松了一口气。

        “这万象针法玄妙狠辣,唯独太耗费内力,要想运转如意,只怕还要到先天之后,如今也只能当做一门出奇制胜的手段。”

        “好!不错!这门针法你基本上已经掌握了。没想到你短短不过三天时间,就能将这门针法练的如此纯熟,老夫都有些后悔,没有收你做徒弟了。”曲洋摸着胡子,很是满意的看着古传侠。

        古传侠闷不做声。相处三日古传侠早已摸清了这魔教长老的脾气,虽然与刘正风相交,多了几分收敛,但是毕竟是魔教的做事风格,想问题做事情,是从来不会考虑别人意见的。

        “你既然已经学会了万象针法,那老夫就送你出谷,这个山谷你也用不着再来了,老夫不会再待。”曲洋是魔教中人,基本上就不会轻易的相信一个人。

        古传侠于他也算有传递讯息之恩,故而他不能杀了古传侠隐藏自己的讯息,因此他便搬家。反正对于一个内成法相的大高手而言,打造这么一个舒适隐蔽的居所,并不算特别困难的事情。

        “爷爷!不如带着大哥哥一起走吧!非非还要听鬼故事呢!”曲非烟飞奔过来,拉住曲洋的手可怜巴巴的说道。

        没错曲非烟这个小丫头,就喜欢听鬼故事,不恐怖不行,不吓人不行。这可愁死古传侠了,小丫头爱听鬼故事,偏生胆子大的很,什么都吓不到她。古传侠这三天是靠偷换概念过来的,讲的虽然是鬼故事,其实内核却是一些悬疑解密的东西,多少也算糊弄住了她。

        “非非!我们华山派有个叫令狐冲的师兄,满肚子的鬼故事,简直就是鬼话连篇。你若是见到他,便缠着他,他定然会说很多好听的故事给你听。”对不起了令狐冲,死道友不死贫道,这口锅你替我背了吧!古传侠内心祷告。

        “真哒?他比你的鬼故事还要多吗?”曲非烟睁着萌萌的大眼睛问道。

        “真的!真的!”古传侠头如捣蒜:“大哥哥我的故事都是从令狐冲师兄那里听来的,相比起令狐冲师兄,我不及十分之一···。”

        “太好了!爷爷!我们去吧那个叫令狐冲的抓住吧!让他天天给非非讲鬼故事。”曲非烟抓着曲洋的手,用力的摇晃。

        曲洋人老成精,如何不知道古传侠在敷衍曲非烟,狠狠的瞪了古传侠一眼,然后对着曲非烟笑眯眯道:“没问题!等爷爷和你刘爷爷汇合之后,就去抓令狐冲。不仅抓令狐冲,还要抓某个满口胡扯的华山小鬼,让他们一起给非非讲鬼故事。”

        “好呀!好呀!爷爷真好。”曲非烟跳着脚拍手大笑。

        远在长宁城,正在大口喝酒的令狐冲忽然感到了一股莫名的寒意,疑惑的看了看四周,然后继续喝酒···。

        被曲洋很不客气的丢出山谷,古传侠在山林中找到了正在和一条巨蟒搏斗的黑山。

        几天不见,黑山又健壮了几分,应该是这几天在山林里吃了不少妖物,整个都显得充满了野性,隐隐有妖气散发,明显是吃掉的妖物还没有彻底消化。

        见此,古传侠便以内力帮它疏通消化。

        若是一身妖气进入长宁城,只怕黑山立刻就会被那些敏感的正道中人切成碎片。

        辨别方向之后策马狂奔,在日落之前,古传侠终于看到了宏伟的长宁城。

        这是一座独属于武林中人的城池要塞,故而它是独特的,而这独特而又危险的建筑,此刻在夕阳下散发着一种异样如血的美丽。

  http://www.biqiuge.com/book/771/644184.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iqiuge.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iug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