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仙武金庸 > 第十六章魔教长老(求推荐)

第十六章魔教长老(求推荐)

一秒记住【笔♂趣→阁 WWW.BiQiuGe.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眨眼间原本还勉强保持人形的魔教弟子已经彻底的变成了一只巨大的肉虫,锋利的角质形成的触角,宛如两柄巨大的弯刀,背后有肉翼扇动着巨风,吹起烟尘。

    血盆大口张开,恶心的粘液滴答,却带着极强的腐蚀效果,将地面灼穿一个个大洞。

    如兽类般嘶吼着,巨大的肉虫地动山摇的朝着古传侠撞击过来,庞大的身躯却拥有着极佳的速度。

    古传侠纵身跳起,放开黑山,让黑山自己躲开。而他本身则是凌空一跃,金雁功施展化作一只大鸟在半空滑翔,一时半会竟然不会落地。

    嗡嗡嗡···!

    肉虫背后的肉翅竟然不是装饰品,他真的飞了起来,就像一辆急速行驶的大卡车朝着古传侠再度冲撞。

    古传侠左脚踩住右脚,内力一涌,竟然自行借力,将身形再度往上拔高,冲天而起。

    九层内力齐齐爆发,一剑向下直刺那巨大肉虫的脑门。

    定阳针!

    九层内力凝聚出来的定阳针更像是一柄赤红色的长剑,剑光闪烁夺目非凡。以迅猛之速刺入了那巨大肉虫的额头。

    内力在肉虫的体内爆炸,强大的力量将肉虫的半个脑袋炸飞。

    巨大的肉虫咆哮嘶吼着,极为痛苦,但是他却没有死去。魔教弟子的身躯几乎已经全部妖化,他的生命力和妖魔一样强盛。

    古传侠不做纠缠,此时已经力竭,落回黑山背上,一拍马臀策马狂奔。

    拖了这么久,那些难民们早就跑的不见踪影。

    “别想···跑!”似乎是彻底妖化影响了智力,那巨大的肉虫说话也极为不利索。神躯扭曲抖动着,巨大的伤口开始弥合,黑紫色的鲜血不断渗出,身体缩小了一号。

    黑山驮着古传侠化作一道黑影,四周的景物化作扭曲的景象被快速错过。身后的肉虫穷追不舍,张大了的血盆大口吞吐着毒烟,将所过之处的一切腐烂。

    奔跑几息之后,古传侠在黑山背上回过气来,内力重新滋生,填充满了三条经脉。

    黑山驮着古传侠冲入一片山林,古传侠挥手两掌,以三花聚顶掌将周围的四颗大树打断,挡住了入山林的道路。

    咔嚓!

    肉虫撞入山林,直接碾压,成片的树木倒塌。

    山林中的猛兽妖物同样感受到了巨大肉虫的气息,寻常的野兽发足狂奔,而一头成了精的野猪妖却双目通红,挺着一对发黄却锐长的獠牙朝着肉虫冲去。

    虽然是妖物,却还是野兽,遇见侵入自己领地的同类,本能的发起挑战。

    噗嗤!

    野猪妖的獠牙和大肉虫的触角同时刺入了对方的身体,大肉虫喷出大股的鲜血,带有极强腐蚀性的血液将野猪妖吞没腐蚀。

    庞大的身躯蠕动,再次缩水了几分。

    古传侠眼波流动,想到了办法。

    天虹剑挥舞,一株株大树倒塌,扬起手掌将这些巨大的树木化为飞驰的巨大箭疾朝着那肉虫射去,肉虫虽然速度惊人,但是横冲直撞根本不会躲避巨木的冲击。

    被剑锋削断的巨木十分尖锐,在古传侠的拍打下纷纷刺入肉虫的身躯。

    紫黑色的鲜血涌出将刺入的巨木腐蚀,而随着鲜血的流失,肉虫的身体一再缩小。

    终于在古传侠成功砍伐出一片树桩之后,巨大的肉虫缩小到了一丈大小,咆哮的声音也变得虚弱,几乎快要接近先天的气势也衰弱下来,只有后天六七层左右。

    深吸一口气,古传侠一鼓作气,挥出一剑。

    定阳针!

    轰!

    肉虫残余的躯壳在这霸道迅猛的一剑下消融碎裂。

    这个难缠的魔教妖人终于彻底的死在了古传侠的剑下。

    古传侠微微松了一口气,正要收剑入鞘。

    “小朋友剑法不错,却是不知是华山、全真哪派门徒?杀我日月神教的弟子,莫非还想走不成?”声音苍老却断续,仿佛气力不足。但是却有一种无言的韵味,压制住了古传侠的一切行动。

    言出法随,简直和那日岳不群的手段如出一辙,古传侠现在可以确定,这一定就是内成法相的手段,是如今大明武林顶尖强者方才拥有的能力。

    古传侠的脑筋飞速转动起来,虽然无法动弹身体开启百窍心,但是古传侠本身也不是愚笨之辈。他知道一位内成法相的魔教高人,此刻禁锢住他却不杀他,定然是有原因。

    很快两个名字跃入了古传侠的脑海。

    曲洋和向问天,此二人虽然都是魔教长老,却都已经心不在此时的魔教。定然也不会为现在的魔教弟子报仇。

    只是此人究竟是曲洋还是向问天?

    如果是前者,小心应对,脱困不难。如果是后者···那就要做好九死一生的准备了,向问天若是不杀他,定然就是想要利用他。

    “在下华山弟子古传侠,见过前辈。”那人倒是没有止住古传侠的口舌,故而古传侠出言道。

    “是华山派的小辈···。”声音中多了几分柔和,杀意锐减一半。

    “是曲洋!”古传侠瞬间判断出了此人的身份。唯有与刘正风相交,想要退隐江湖的曲洋,才会在此时此刻日月神教与五岳剑派势同水火之时,对五岳剑派中人隐隐有一丝善意。

    “小子!你杀了我神教弟子,作为神教长老按照道理,我该杀了你替他们报仇。”曲洋说道。

    古传侠权衡利弊,一瞬间后开口道:“曲长老何必吓唬晚辈,前辈与衡山派师叔刘正风相交知己,自然不会为难晚辈。”

    “咦!”

    人影一闪,古传侠的面前已经多了一个面长虬髯的老者,身穿着一袭儒衫,看起来倒像是个饱学鸿儒之士,丝毫不像是魔教的十大长老之一,站在大明武林顶端的强者。

    曲洋伸手一把抓向古传侠,古传侠便感觉到了一股不可抗拒的巨力将他吸了过去,体内的鲜血不受控制的开始乱窜,可以肯定这样的力道但凡再大上一分,他的血液就会冲出他的身体,他将会瞬间失去全部的血液,失血而亡。

    感觉着锁住咽喉的手指,古传侠毫不怀疑其杀伤力。

    “说!你是怎么知道的?”曲洋俯视着古传侠,满眼的杀机让古传侠冷汗直流,他毕竟是魔教长老,不是什么正道高人,即使是因为某些原因对五岳弟子心有了丝毫好感,也无法掩饰他嗜血的本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