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仙武金庸 > 第十四章芸芸众生皆苦你有几船渡人

第十四章芸芸众生皆苦你有几船渡人

笔趣阁 www.biqiuge.com,最快更新仙武金庸最新章节!

    “诸位!现在出了点小意外,我们必须回程,先将这个麻烦精送回去再说。”古传侠对身边的诸人说道,在场的不少人特别是内门弟子都是见过岳灵珊的,此刻却是认出了她来。

    “不要!我不要回去,我要去找大师兄,你敢送我回去,我就去找大师兄告状。你···我知道你!”最后一句话微弱如蚊音,也只有古传侠听得见。

    古传侠面露苦笑,该来的逃不掉。

    “古师兄!我们的确不再适合往回走,你们往那里看。”秋道长入门比古传侠早,年纪也比古传侠大,但是古传侠是岳不群的亲传弟子,按规矩就是所有内门弟子和外门弟子的师兄。华山现在明面上就两辈人,除了师父师娘,大家都是师兄师弟师姐师妹。

    顺着秋道人所指的方向看去,只见就在河北与山西、河南三省的交界之处,有无穷的乌云与冰霜覆盖偶尔还有震震雷霆之声,天地一片鸿蒙,仿佛已经到了世界末日一般。

    “打起来了!而且是至少先天凝形以上的强者,我们若是往回走,极有可能正好撞见,进入这些强者的交战区域,即便只是余波,也会让我们顷刻死亡。”秋道长面色沉重,语气之中的凝重也任谁都听得出来。

    “好厉害!先天和后天简直就不是一个层次,如同仙与凡的区别。”张进此时也终于收敛了怯弱,恢复了正常开口说道。

    “既然回不去,那我们就快点赶往长宁城,想办法与大师兄汇合。”古传侠点点头说道。

    一众人策马扬鞭,尽量不深入河北内腹之地,以免陷入魔教弟子的包围之中。

    一路上众人见惯了残垣断壁和流离失所神情麻木的普通人,更遇到过不少魔教弟子,他们有的练有毒功,释放毒气,所过之处寸草不生。也有的与妖、鬼相交,引得妖魔鬼怪的力量入体,手段更是千奇百怪。

    一行一百三十一人,快走到长宁城的时候已经只余下六十几人。人数折损了一半以上。

    三十个内门弟子,也只剩下十人。

    人员的折损和几乎不间断的战斗让这些华山弟子飞速成长,华山剑法的威力也终于开始在他们手中展现。

    古传侠也终于有几分明白老岳的意思了。

    他这是在练兵,内门大比一战,让老岳认识到了这些弟子的不足,故而借这个机会锻炼一批弟子,这些弟子最终活下来回到华山的,必定会成为中流砥柱。

    岳灵珊被保护的很好,为了保护他,内门弟子死了五个,外门弟子死了十七个。面对这样的残酷,岳灵珊也成长了许多,不再如以往的天真娇弱。

    满地枯黄的荒野上,数百个衣衫褴褛的难民拼命的奔跑着,他们的身后紧跟着的是成群的蝗虫和毒蛇,驱使毒虫鸟兽正是那些魔教子弟惯用的手段。

    剩余的华山弟子们同时拔出了手中的长剑,人人身上都迸发出锋锐之意,只是内力起伏不平,显然都已经极为疲惫,不堪再战。

    “算了吧!我们救不了这些人,即便是我们这一回拼命救了他们,不离开河北地界,他们还是难以逃过魔教弟子的欺凌。”秋道长叹息一声,不得不出来做这个恶人。

    古传侠内心也是极为挣扎,一边是同门兄弟,一边是数百个手无寸铁,随时可能被屠戮的普通人。让他视而不见他做不到,让他指挥疲惫的师弟们迎战,他同样做不到。

    “现在开始,你们都听秋道长的指挥,带着小师妹迅速赶往长宁城与大师兄汇合。”古传侠很快下了决断。

    “那你呢?”岳灵珊关切的问道。

    古传侠道:“我留下来。”

    “师兄!”

    “古师兄!我们与你一同作战。”

    “对啊!我们都还有力气,这么几个魔教的崽子,不够我们杀的。”

    众多华山弟子纷纷说道,数日的生死相托,早已将他们揉捏成了一个整体。

    “闭嘴!我是师兄听我的。秋道人!带他们走!你们放心,我有黑山,以黑山的速度,如有危险,想要脱身并不困难。”古传侠说道。

    秋道人盯着古传侠道:“这一路来,为了解救被害的老百姓,我们与魔教弟子之间发生了数场不该战的硬战。我们是正派弟子,扶弱救危是应有之义,我等也并无怨言。但是古师兄!你应该清楚,以你一人之力,根本难以真正起到作用。即使加上我们所有人,对于如今的河北一地而言,也是杯水车薪。我们的目的只是在汇合大师兄后,不断的猎杀魔教弟子,并不是救助百姓。”

    “所以你还是同我们一起走吧!”

    古传侠微微沉默,忽然露齿一笑:“虽然明知道应该没什么作用,但是我还是想要去做。也许这些被我救下的人,明天依旧会绝望,依旧会被另外一批魔教弟子追捕,但是他们至少多活了一天,多了一天的希望,多喝了一口水,多看了一眼天空和星星,那我做的事情就是有意义的。”

    “芸芸众生皆苦,你有几船渡人?”秋道人狠声询问,声音有些尖锐,只是眼神中却分明是激动和澎湃的热血。

    “我的心是船,意志是船,手中的剑也是船。渡有缘之人,渡可渡之人,渡一切我能渡之人。”古传侠说罢,一扯缰绳,纵马朝着那滚滚的红尘中杀去。

    “秋师兄!我们上不上?”张进红着眼,看向古传侠远去的背影,满脸的崇敬。

    秋道人深吸一口气,将胸腔中澎湃的热血压制:“不!我们去长宁!”

    “师兄···!”程春也要说什么。

    “我说去长宁!”秋道人的眼珠子通红,恶狠狠的吼道。

    “大师兄···在那里。”微微泄下一口气,秋道人说道。

    众人眼前一亮,最后纷纷看了那远去的背影一眼,跟着秋道人纵马朝着不远的长宁城赶去。

    古传侠策马狂奔,手中的剑锋连点,一条条剧毒的毒蛇和一只只巨大飞驰的蝗虫死在他的剑下,最简单的剑招,在古传侠的手中有着难以想象的威力。

    一人一马,挡在滚滚的蝗虫形成的黑幕前,却如同铜墙铁壁,将这些凶物阻隔在了原地。

    黑山跳跃不停,沉重的五指马蹄踩踏出去,将不少毒蛇踩死。

    “是谁?竟敢杀我们的这些可爱的小宝贝?难道就不怕万虫食心而死吗?”尖锐的声音从黑幕后响起,一双漆黑的手,却已经拍向古传侠的胸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