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仙武金庸 > 第十二章老岳的心

第十二章老岳的心

一秒记住【笔♂趣→阁 WWW.BiQiuGe.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岳不群开口了!

    老岳只是开了口,却是金口玉言,嘴一张滚滚的天边便有一团紫云朝着古传侠和令狐冲压来,古传侠当即就被这紫云压制,根本无法反抗。令狐冲的先天真气下意识的反抗,却被紫云瞬间裹住,封闭了周天窍穴,阻隔了天地通桥,再也无法借助天地之力。

    只是一言,便有如此威力,岳不群的紫霞神功修为简直到了神鬼莫测的境界,也不知此时的老岳究竟是真气凝形还是内成法相。

    “你们二人跟我来!其他人都散了,即日开始三个月内,内门弟子每天早课增加一个时辰。外门弟子增加半个时辰。”

    老岳拂袖而去,那包裹住古传侠和令狐冲的紫气也悄然散去。

    一瞬间古传侠只感觉自己周身通泰,就连被封闭的足太阳膀胱经也有了几分舒爽,隐隐竟然有炼化蛇血精气畅通的感觉。

    “老岳这是什么意思?打一巴掌,然后给一个甜枣?”

    紧跟着令狐冲,在令狐冲的提携下,古传侠第一次感受到了御剑飞行的滋味。

    怎么说呢!并没有什么感觉,因为速度太快了。

    简单形容就是‘嗖’的一下就到了,真的只是嗖的一下。

    气剑冲宵堂,岳不群一身紫袍,站在大堂正中。左右两侧是华山各代先辈遗留的长剑,每一柄剑上都隐隐含着剑意,数百柄剑器在这一堂之中争辉。先天之下若是含着恶意进入此堂,只怕立刻就会被无穷的剑意碾压,打碎灵魂而死。

    “令狐冲!你可知错?”岳不群转身盯着令狐冲,看的令狐冲浑身不自在。

    令狐冲挠挠头,假装不正经的嘿嘿笑道:“师父!弟子就是嘴馋,下次不敢再带酒水在身边了。”

    古传侠不忍直视老岳此时黑如锅底的老脸。令狐冲这作死的本领也当真是奇高,若非此时华山弟子无一人可与令狐冲比肩,古传侠几乎可以肯定老岳定然会废了这令狐冲的大弟子之位。

    “混账!贪恋杯中之物,玩世不恭。为师平日教你的道理,你都丢到狗肚子里了?你是华山派的大弟子,古传侠不过是内门弟子,还未正式拜师。你与他交手,若是输了,华山大弟子的威严还要不要?若是胜了···胜了对你也没什么好处,落到外人口中,难免会落得一个打压后进弟子的名头。”老岳恨铁不成钢,不得不将话摆明了说。

    令狐冲满脸不在乎道:“嘴在别人身上,何必去管他们怎么说?我与古师弟情投意合,交手切磋有什么问题。”

    古传侠一脸便秘,和令狐冲微微拉开距离。

    “去你妹的情投意合!”

    老岳努力了几次,才强行用自己极高的养气功夫将心头的怒火压下。

    “古传侠!你可愿拜我为师?”岳不群转头对古传侠说道。

    古传侠毫不迟疑,拜倒在地:“弟子古传侠见过师父。”

    岳不群点点头道:“今日先定下名份,等待过几日,便正是举行收徒典礼。这是我华山派传承的抱元劲,乃是内功奇学,你有空多多练习,别将精力都放在那些剑法招式上。须知道剑招是死的,人才是活的。只要你修成先天真气,以气御剑,千里之外便能击杀敌人,何须那么些个复杂的剑招。”

    一块玉符缓缓飞向古传侠,古传侠用双手接住。

    令狐冲在一旁道:“师父说的有道理!古师弟,好好练功。”

    “不过师父!古师弟毕竟才后天六重,十二正经才通了一半,奇经八脉可比十二正经还要难以打通。先天还有些距离,不如师父再赐下一柄神剑,也好让师弟多些保命的本钱,毕竟江湖凶险。”

    岳不群狠狠的瞪了令狐冲一眼道:“为师且还用你来教?”

    “好罢!既然你大师兄都这么说了!传侠!你且在这气剑冲宵堂中看看,任意选择一柄剑佩戴吧!”

    令狐冲对古传侠挤眉弄眼,打了几个手势,无外乎邀功,趁机向古传侠索要美酒。

    古传侠对令狐冲点点头,视线一一朝着这气剑冲宵堂中的剑器扫视起来。

    这些剑器皆是出自名师之手,本就不凡,又由华山先辈高手蕴养,有其剑意传承,得其一便可依仗之横行后天。由此可见华山派虽然没落,却也依旧底蕴十足。

    “就这柄吧!”

    古传侠转身抓起右手边剑架上的倒数第三柄剑。

    岳不群的眼神微微有些暗淡,却还是面不改色的介绍道:“不错!这是天虹剑,是华山剑宗前辈李清长的佩剑,乃是由天外陨铁混合北海玄冰锻造,剑长三尺七寸,最是凌厉迅猛,的确与你的剑法相合。”

    “冲儿!你再传传侠希夷剑法。七日后启程前往山西龙口城白羊村,那里有虎妖肆掠,你去取回它的首级。”

    令狐冲着急道:“师父!希夷剑法让二师弟教吧!救人如救火,白羊村我现在就去。”

    岳不群怒道:“混账!为师如此吩咐自然有我的道理,虎妖虽是禽兽,却开了灵智,你这般大摇大摆的冲上去,不仅无济于事,说不定还会惊动了它,逃窜到深山之中,你何处去寻?”

    古传侠暗自揣摩,老岳大概是想以虎妖之凶让白羊村以及周边一代恐惧,然后再派出令狐冲除妖。这样既可以得到好名声,又能打下一块地盘。只是这令狐冲天性浪漫,让他去想这样的问题,确实不太可能。

    “冲儿!你可以走了!传侠留下,为师还有事情要交代。”

    令狐冲怏怏而去,让他和古传侠比剑他倒是乐意,让他教剑他就不耐烦了,有这时间他还不如和小师妹去继续研究那套独创的冲灵剑法。

    少了令狐冲这个搅屎棍,气剑冲宵堂里的氛围一下子严肃起来。

    “你杀了嵩山派的史进东?”岳不群的声音威严,听不出喜怒。

    “是!”古传侠知道,老岳既然问了,就是有十足的把握,容不得他否认。

    “左盟主发来信函,说明了此事,倒是没有为难你,只是言道史登达爱弟心切,复仇之心甚是严重,甚至影响到了修炼,故而相约半年后让你与史登达一战,一战之后无论胜负,此事都到此为止。”

    “你意下如何?”

    古传侠此刻只觉得满口的吐槽都差点脱口而出,终于将一万个尼玛都憋在了心里。

    “这也叫不为难?史登达都已经是先天真气凝形了的强者,一条大江的水灵蛟龙都被他直接一剑斩了,他古传侠是长了几个脑袋?”

    “全凭师父做主!”古传侠的意思很简单,我是你老岳的弟子,你不能让别人就这么欺负你的徒弟。

    老岳微微露出一丝笑意:“为师替你拒绝了,最近魔教妖人在河北一代闹的很凶,你学了希夷剑便去吧,杀够了一百个魔教后天七层以上的好手,就算你将功折罪。”

    “不过,史登达不修儒道,非信义之人,你还是要小心些。”老岳临了又轻飘飘的来了这么一句。

    顿时让古传侠的一句卧槽蹦出了一半。

    侥幸老岳听不懂,不过古传侠脸上的表情看的分明。

    “五岳同气连枝,你于大庭广众之下杀了嵩山弟子,为师能够保住你已经算是竭尽所能了。此去河北是死是活,就全靠你的造化了。”

    古传侠翻了个白眼,心中腹诽:“老岳你挺腹黑啊!以为我听不出来,你的意思不就是,以后杀嵩山派的弟子,要悄悄的杀,不让人知道的杀么?”

    “对了!为师刚刚看了地图,白羊村距离河北长宁城不远。”

    一瞬间,古传侠忽然有点被老岳感动了。

    “老岳!干得漂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