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仙武金庸 > 第十章内门大比(求推荐)

第十章内门大比(求推荐)

笔趣阁 www.biqiuge.com,最快更新仙武金庸最新章节!

    朝阳峰上人声鼎沸,华山内门弟子三百,外门弟子五千,几乎绝大部分都聚集在这里。

    今日山巅之上狂风凛冽,吹动华山剑旗猎猎作响,有朱红色战鼓在弟子擂动下咚咚直响,鼓点舒缓却又磅礴,震撼人心。

    人群中央有一张古兽奇纹太师椅,椅上坐着一人,面容儒雅俊秀,有美髯于唇边,身穿儒袍。丝毫不像武林中人,反而更像是一代大儒。

    此人正是华山掌门岳不群,同时也是大明朝有名的儒学大家,应知州朱茹要求创办华山书院,在整个大明朝士林中也有不小的影响力。

    古兽奇纹太师椅左侧则是一把奇花灵草香木凳,凳上端坐着一位赛似天仙的美妇人,正是岳不群的结发妻子,武林中赫赫有名的宁仙子宁女侠,无双剑仙宁中则。

    七大弟子分立在左右两侧,身姿挺拔,引入侧目。

    特别是青春靓丽的小师妹岳灵珊,花容月貌,肌肤赛雪,更胜在青春可人,多少灼热的视线,或是直白或是隐晦的在她身上停留。

    注意到这些视线,大师兄令狐冲很是有些不快,却不能如何,唯有记住这些目光的主人,留待日后一一好好调教。

    三百内门弟子静候在高台之下,列成方阵。

    二师兄劳德诺容貌苍老,但是一身气息却隐晦深藏,让人看不出深浅。站在高台中央,劳德诺大声道:“华山每年一度的内门大比现在开始。”

    “现在那两位师弟上来先行比斗第一场?”

    哒哒哒!哒哒哒!

    马蹄声急,黑风骤起。

    吁···!

    一人一马已然立在了高台之上。

    “华山内门弟子古传侠,哪位师兄上来赐教?”

    衣裳依旧破旧,唯有一双眸子如剑锋般锐利。

    令狐冲看见来人,脸上露出一丝看好戏的微笑。而岳灵珊也觉得眼前之人隐隐有熟悉感。

    唯有坐在太师椅上的岳不群,虽然不动声色,看向古传侠的眼神深处却多了几分不喜。如此张扬的性子,确实与他不合。

    “内门张胜前来领教。”

    一道人影闪过,已经一跃飞上了高台。

    “好俊的轻功,这就是张胜吗?据说他已经是后天七重的好手,并且得三师兄梁发传了两招希夷剑法,一剑可以刺穿巨石。”

    “请!”

    “请!”

    古传侠下马,二人同时出手。

    白云出岫!

    白云出岫!

    同样一招,古传侠却要比张胜快很多,一剑刺出已经截住了张胜正在半路运行的剑锋,长剑一点便将张胜手中的剑刃磕飞了出去。

    “好快!出剑速度竟然如此之快,张胜根本来不及出招。”台下有不少弟子嗡嗡议论。

    以往这个古传侠名不见经传,想不到竟然有如此手段,的确让不少华山弟子大开眼界。

    击败张胜,古传侠没有丝毫压力,与当日险胜史进东完全不同。一则是古传侠经过苦修全真绝学,早非昔日可比,二则是华山弟子的普遍实力要弱于其它四岳剑派的弟子,比之嵩山弟子更差了不少。

    张胜面色难看的看着古传侠,也不捡起掉在地上的长剑,满脸羞红掩面而去。

    正是来的潇洒,走的狼狈。

    “谢雨峰!请赐教!”

    又是一位华山内门弟子飞身上台。

    不必废话,直接开打。

    古传侠依旧是一剑,剑光闪过。谢雨峰的剑已经被挑飞出去,钉在了不远处的石碑上。

    “罗文龙!请赐教!”

    剑光一闪又是一位弟子败在了古传侠的一剑之下。

    刘刚、王武勇、何本冲···。

    一连十几位内门弟子,竟然都不是古传侠一剑之敌。

    古传侠的剑法高超,早已经超过了华山内门弟子们太多,根本就不是他们可以匹敌的。

    看着古传侠仅仅是一招白云出岫便运用出了不同的风采,无论对手如何出手,他这一招剑法总是恰到好处的击飞对手手中的长剑,令狐冲的眼神越来越亮,显然是看的意动,若非此刻是内门大比,他只怕会立刻冲上来,与古传侠比拼一番。

    相比之下,岳不群却是看的越来越不耐。

    古传侠表现出来的内力修为只能算是中规中矩,凭借的全是一手精妙绝伦的剑法。这样的手段,与昔日剑宗弟子何等相似,简直让老岳看了都会想起昔日之噩梦。

    十几、几十、上百,越来越多的内门弟子败在古传侠手下。一人横剑立马,简直盖压当代,华山内门无人敢与他争锋,就连有几个亲传弟子看了古传侠的风姿手段,将自己代入到古传侠对手的立场上去,面色也有些发白。

    渐渐的无人敢上台与古传侠争锋。

    不爽!不爽!不爽!

    很不爽!

    虽然不断的在胜利,但是古传侠很不爽。

    他想要寻找可堪一战的对手,但是没有。不仅没有,甚至没有人可以接住他的一剑。

    “不用再上来了!”

    听到这句话,不少内门弟子心中不知为何松了一口气。

    “剩下的都一起上吧!”

    听到这句话,数千弟子心中暗骂古传侠狂妄的同时,却不由为其霸道所折服。而剩下的近百内门弟子则是感觉到了一种赤裸裸的侮辱,怒火在他们心头燃烧。

    “狂妄!你入我华山不过一年,却如此嚣张,简直不将我们这些师兄放在眼里。”有内门弟子破口大骂。

    古传侠理也不理,大声喝道:“华山弟子,当有凌云剑意,尔等这般战也不战,唯有如泼妇般叫骂,是何道理?”

    这句话倒是令老岳眼睛一亮,却是对古传侠稍稍喜爱起来。他虽隐忍、冷酷,却对华山派付出了全部的努力,华山近年在他的努力下虽然有所好转,比起巅峰时代的华山派相差却不止一二个档次,弟子们实力弱且不说,更是一个个胆气不足,如此这般如何与其它四岳弟子争雄,日后与日月神教的妖人为敌?

    “好!既然你如此猖獗,我等便顺了你的意愿,只是乱剑之下,出了个好歹,却也怨不得我等。”有一内门弟子愤然吼道,却是被古传侠激起了血性,虽然难免有残暴之意,却也增添了几分血勇。

    令狐冲看向老岳,似乎是在请示老岳,是否要他插手,阻止即将到来的乱战。古传侠毕竟是一个华山难得的人才,这样丧命在乱剑之下,确实不妥。

    岳不群轻抚美髯,沉默不语。

    高台之上,十几个内门弟子已经冲了上去,齐齐朝着古传侠扑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