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仙武金庸 > 第七章直面嵩山(求推荐!)

第七章直面嵩山(求推荐!)

笔趣阁 www.biqiuge.com,最快更新仙武金庸最新章节!

    “他都知道,他···全部都知道,他怎么会在知道?”柳飨不断的问自己,古传侠的话彻底击碎了他的心防,原本以为是利用古传侠,岂知道自己全程被玩弄于鼓掌。

    柳飨抬起头,手悄悄摸向腰间:“古少爷!您大人大量!既然对我之前的所作所为视而不见,不如今天也一样,把我当个屁放了吧!”

    “而且我现在已经是嵩山派定下的外门弟子,你是华山派的内门弟子,你若杀我就不怕引起两派纷争?你要知道嵩山派可是五岳盟主,在嵩山派的地界杀死嵩山弟子,就是不给嵩山派面子,即便是不为我,嵩山派也会杀死你,找回面子。”柳飨的确比罗勇聪明,巧言辞色企图软硬兼施,让古传侠放过他。

    古传侠冷冽的看着柳飨,语带嘲讽:“你以为这么说,我就会放了你?嵩山派的确是个麻烦,如无必要我也不愿意在这个时候就站在嵩山派的对立面。只可惜···你说的话我一个字都不信。杀了你的确会触怒嵩山派。但是放了你,以我对你的了解,你一定会利用身份之便,给我造成无穷的麻烦。这种情况下,你说我是杀了你···还是杀了你呢?”

    柳飨目瞪口呆的看着古传侠,简直不相信自己的耳朵。世上竟然有这样的人,仅仅因为一个可能性,就不惜冒着得罪大派的危险,要将一个可能性扼杀在摇篮之中。这样的人若不是极度自信,那便是一个彻头彻尾的疯子。

    眼中掠过阴狠之色,柳飨猛然抬头,宛如恶兽。

    噌!

    腰间的利刃出鞘,精铁打造的兵刃闪烁着寒光,九层内气毫无保留的倾泻而出。

    “想要我的命!就先用你自己的命来试试吧!吃我一招毒蟒出洞!”

    短剑犹如毒蛇吐信般朝着古传侠的胸口扎来。

    此刻古传侠依旧高坐在马背上,眼神一片冷漠,就连座下的马儿,也充满蔑视的看着柳飨。

    “白虹贯日!”

    长剑飞刺,犹如一道白虹,瞬间将柳飨手中的兵刃击飞,虹光依旧快如闪电,直朝着柳飨的咽喉而去。

    “剑下留人!”

    带着无比霸道的吼声响起,犹如惊雷般的马蹄声不断接近。

    柳飨充满了绝望的脸上掠过一丝惊喜。

    嵩山派的人赶到了。

    噗嗤···!

    剑锋戳破了柳飨的咽喉,就像戳破了一层薄薄的窗户纸。

    惊喜的神色凝固在了柳飨的脸上,紧接着整个人倒了下去,身体逐渐失去了生机。

    “大胆!区区华山弟子,竟然敢在我嵩山派地界行凶,简直不知死活,给我纳命来!”

    人比声音更快,巨大的阔剑宛如门板,遮住了古传侠头顶的阳光。

    一勒缰绳,黑山挺身站直起来,古传侠杨手一剑。

    天绅倒悬!

    一剑正好点在那巨大阔剑的剑脊上,古传侠手中的青钢剑弯曲下来,而巨大的弹射力道将那巨剑反震了回去。

    “好!好!想不到华山派还有好手,我以为尽是一些酒囊饭袋。能够接住我这一招辕门射戟,华山弟子!你有资格让我史进东知道你的名字。”

    跨坐着一匹精神的黄马,身材魁梧的巨汉用充满贪婪的眼神看着古传侠座下的黑山,毫不掩饰自己的欲望道:“你的坐骑不错,看在五岳同气连枝的份上,你将它献给我,我可以让你自杀,并且不追究你华山派以下犯上的罪责。”

    古传侠看着史进东冷笑道:“嵩山派的人还真是自大啊!且不说你是否有能耐杀我,你嵩山派又何时成了我华山派的上门?处处以主宰自居。”

    史进东哈哈大笑道:“华山派日薄西山,若非畏惧我嵩山派的名声,你们华山派早就被日月神教的妖人灭门了不知多少次。我等既然对你华山派有护持之恩德,以上门自居又有何不妥?”

    古传侠道:“天行有常,不为尧存,不为桀亡,我华山派今日虽然如潜龙在渊,却也有兴盛之日。与你嵩山派有何干系?切莫再往自个脸上贴金,武林中人是非公道总要先做过一场。”

    史进东道:“打就打!华山派的小鸡仔!准备好接你嵩山爷爷的大宝剑吗?”

    巨剑一震,带着一种犹如战场般的酷烈,朝着古传侠狠狠扫来。

    嵩山剑法共一十七路,气势森严,如长枪大戟,纵横千里,这本就是沙场攻伐之招,如今史进东配合马战,借助烈马之力,威力更显。

    煌煌如烈日般的内力气息渗透出来,古传侠可以感觉到他至少是后天七层的强者,看似还不如柳飨和罗勇。但是高门大派的后天弟子,又岂是如柳飨、罗勇这般散修可比的。不论其它,内气总量和内气质量上就完全不是一个档次。

    之前古传侠不就是以后天六层的实力碾压柳飨和罗勇,让二人没有丝毫还手的余地么。

    华山派传承自全真教,内功一道走的是道家清静宁和的路子,只有在先天之后修成先天剑罡,真气性质才会改变。而嵩山派似乎有上古兵家的影子,内力酷烈重杀伐,越战越勇。

    二人正面交战,古传侠即便将一手华山剑法运用到了巅峰,水泼不进依旧落了下风。

    剑法和内力同时压制住古传侠,史进东得意大笑道:“怎么样!华山派的小崽子!你嵩山爷爷的剑法不错吧!再吃我一记千古人龙!”

    一剑挥出,犹如千军万马。

    古传侠目光一闪,操控着黑山,一个躲闪飞腾而起,整个人凌空。

    “金雁横空!”

    这一招糅合了一些全真教金雕功的精义其中,古传侠腾空而起,直觉内力中充满了轻盈之意,仿佛整个人展开了一对翅膀,在半空之中滑行。

    “无边落木!”

    剑锋陡转,携带下坠之势朝着史进东刺去。

    史进东骤防不急,巨剑回防却已经迟了。

    古传侠长剑一挺,一剑穿过了他巨剑的防守区域,将剑锋刺入了他的胸膛。

    嵩山内门弟子史进东,死!

    一剑杀死史进东,古传侠来不及后悔,抽出长剑拍马转身就走,就连留在原地的三个被绑匠人师傅也来不及带走。

    古传侠并不在意技术泄露,因为很早以前,古传侠为了避免技术泄露带来巨大损失,早就有意识的竖立品牌。只要品牌口碑还在,市场不会失去,损失没有想象中那么大。

    纵马狂奔,古传侠的心中充满了惊惶。

    嵩山脚下,杀死了一个嵩山内门弟子,一旦嵩山的那些先天高手们知道,千里之外取他性命也是轻而易举。

    远远的古传侠听到了一声怒吼。

    浩荡的剑意威压,即便是古传侠已经跑出了数十里地也能清楚的感觉到。

    “是谁!是谁杀了我史登达的弟弟!我要将你他碎尸万段。”

    怒吼之声朝着四周传荡,宛如滚滚的雷霆咆哮。

    古传侠策马狂奔,让黑山将速度提升到了极限,周围的一切都变成了模糊的影子。

    脸上挂着一丝苦笑,古传侠知道这次事情真的大条了。

    “千丈魔松史登达,左冷禅的座下的大弟子,妥妥的先天高手,在大明朝武林之中,也是赫赫凶名,明里暗里死在他手上的知名武林好手已经不下百人。”

    不过古传侠并不后悔,之前那一招是他自行于华山基础剑法中领悟的杀招,既然是杀招就不容留手。他若不杀史进东,等到招式用老,后继无力他便会死在史进东的剑下。

    “找到你了!华山派的小崽子!给我死来!”

    千里传音,滚滚声浪让古传侠惊骇欲绝。

    一道浩大的剑光竟然间隔了数百里的距离朝着古传侠刺来,在这浩瀚的剑光面前,古传侠感觉自己的灵魂都快要被碾碎了一般。

    亏得黑山神异,白色的五指蹄迸发出白光,速度竟然再上了一个层次,驮着古传侠纵身跃入一条大江之中,顺着河底潜入暗流于地底奔行。

    轰!

    巨大的剑光刺入大江之中。

    烟波浩荡,水雾升腾,一条巨大的白色蛟龙从江底飞出。

    “是谁?是谁胆敢在我白蛟王的地盘上放肆?”

    “史登达!”

    人至音方到!

    巨大的刻满了古意符文的巨型诸侯剑上站立着一名大汉。

    “古纹诸侯剑!千丈魔松史登达!”白色的蛟龙语气中带着惊异,隐隐有些惧怕。

    “正是某!有人杀了我的弟弟,我的亲弟弟。他躲进了你的这条水池里,我要将这江翻过来,将这个该死的老鼠揪出来。”史登达霸道非常。

    白色蛟龙怒道:“这不可能!我是这条江的江灵,你若是翻江,就是要我的性命。”

    史登达狞笑道:“那我就先取了你的性命,再翻江。”

    一剑斩出,同样一招千古人龙,在史登达手中和在史进东手中,彻底是两个摸样。

    这一剑仿佛将千古人杰的意志都囊括了进去,剑法之中不仅仅有着惨烈的杀意,更有着一种俯视天地的霸道。

    恐怖的先天真气凝聚成了一条巨大的剑龙,直接将那江水之灵白蛟王吞食。

    史登达不仅仅已经成为先天强者,并且达到了真气凝形的地步,这是连堂堂青城派掌门余沧海都没有达到的境界。

    一剑斩杀蛟龙,史登达毫不在意,挥剑斩断江河,将滚滚江水掀起,肆意扩散的潮水淹没了无数的农田和数十个村庄,滚滚杀孽聚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