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仙武金庸 > 第六章梦中见道(求推荐!)

第六章梦中见道(求推荐!)

笔趣阁 www.biqiuge.com,最快更新仙武金庸最新章节!

    夜半之时,古传侠于睡梦中惊醒。

    睁眼看去,却是一片霞光,高峰耸立间,隐隐有道音传下。

    “夫道化少、少化老、老化病、病化死、死化神。神化万物、气化成灵、精化成形。神气精三化、炼成真仙。故云存精、养神、炼气、此乃三德之神、不可不知。”

    这似乎是道诀总纲,又似乎是某种神妙的内功心法。只是古传侠听不真切,理解不了。

    理解不了没关系,心开百窍,三息时间足够洞彻。

    嗯?

    没有反应!

    第一次百窍之心没有呼应古传侠的意志,开启百窍增加智慧。古传侠忽然有些慌了神,前世他虽然无比痛恨这颗心脏,但是何尝又不是将其视为依仗。否则以古传侠前世的身家,想要换一颗心脏,本也不是什么难事。

    这一分神,眼前的景象似乎变得模糊起来,再然后恍恍惚惚,宛如飘在云端。

    猛然惊醒,古传侠从床榻上坐起来。

    “呼···多重梦境吗?”古传侠并不奇怪,也没有将梦中之事太当回事,只当是日有所思夜有所梦。

    第二日,古传侠刚刚做完早功,用完早饭,古泉便匆匆上山来寻他。

    “是出了什么事吗?”看古泉这幅慌乱的样子,古传侠便知道一定是商会出了事情。

    古泉知道古传侠的性格,并不拖拉,直接道:“柳飨和罗勇背叛了,他们掳走了两个制造玻璃的师傅和一个蒸馏酒的师傅,朝着嵩山而去,应该是想要投效嵩山派。”

    柳飨和罗勇是古传侠早年收拢的两个武林中人,都是后天九层的好手,江湖上也有一定的名声。

    “看来他们是在商会之中捞够了好处,武道之路已经走到尽头,这是要用我的家业去当敲门砖。哼哼!拜师嵩山,入了五岳盟主的门墙,我便奈何不得他们么?”古传侠的脸上露出一丝冷笑。

    “他们身上的追踪蛊还在吗?”古传侠向古泉问道。

    古泉道:“还在!他们并不知道我在他们身上下了追踪蛊,而且他们骑的还是公子年前送给他们的白玉狮子马。”

    “很好!古泉!这一次追杀叛徒,就由我亲自出手,黑山可在华阴县?”古传侠问道。

    古泉张了张嘴,终于还是诚实的回答道:“黑山就在华阴商会之中,只是公子···。”

    “好!待我取了这两人的狗头,且看让商会中那些心存二心者,都给我老实下来。”

    古传侠脚踏流星,内气涌动,整个人化作一道青影掠下了华山。

    华山派轻功一般,只是寻常的大路货。作为剑派,只要突破先天,自然能够御剑飞行,速度胜过绝大部分的轻功步法。

    即便只是最普通的轻功,在内力的加持下,威力也是不凡。

    华阴县就在眼前。古传侠直接在城外一声长啸。

    希律律!

    一声如龙如马的长鸣声配合,华阴县内不少有见识的人都是一愣。

    大街上许多人只感觉到了一阵狂风呼啸而过,却什么都没有看见。

    华阴县外,古传侠抚摸着亲昵伸过来的马脑袋,翻身上马。

    “黑山!好伙计!你总算可以和我一起全速驰骋了。”以前的古传侠不修内功,身体素质一般,根本无法承受胯下马儿的全速奔跑。

    胯下名为黑山的黑色骏马高兴的跳跳脚,显然是听懂了古传侠的话。

    这匹马是古传侠早年救了一个瘸腿老人而被赠与的,虽然自小生在马厩之中,却是难得的异种,全身乌黑如墨,唯有四蹄如雪,且脚掌生有五指,可抓山趟海,如履平地。

    缰绳一抖,黑色的骏马化作一股黑风,驮着古传侠便循着气味而去。

    柳飨、罗勇骑着的白玉狮子马都是母马,严格说来还是黑山的‘妃子’,黑山天生异种,鼻子比狗还要灵敏数倍,虽然间隔数千里,却也依旧能闻到味。

    飞马奔驰,遇山不绕,遇水踏浪。

    半日功夫便飞驰过了千里之遥,黑山速度惊人,穿越荒野即便偶有山精鬼怪发现了踪迹,也跟不上黑山的速度,唯有跟在身后吃灰,不甘心的咆哮。

    距离嵩山不足百里的荒野之中,柳飨和罗勇二人,带着一队人马快速前行,其中有几个人是被捆绑着的,时不时挣扎一下。

    “柳飨!这里距离嵩山已经不足百里,我们可以稍微歇一歇了。”说话的是罗勇,罗勇是个由字脸的大汉,身材五短,秃着脑门,擅长使一对鸳鸯刀。

    “你也知道不足百里,未免夜长梦多,我们快些好。古传侠那个小畜生可不是省油的灯。”柳飨身材干瘦,脸上有不少麻子,唇上留着一字胡,眼角狭长,目光阴狠。

    罗勇拍着马屁股,跟上柳飨,面露不屑道:“怕他作甚?我们可是预定的嵩山派弟子,他不过是区区华山弟子,敢惹我们吗?真是可惜了···商会中还有那么多金银珠宝,全都没有带走。'

    柳飨鄙视着罗勇道:“这些年我们私藏起来的家业也不少,更何况有了这几个活宝贝,日后多少金银珠宝赚不到?”

    罗勇没有注意到柳飨的鄙视,得意笑道:“说的不错!你我现在都已经是后天九层,只要入了嵩山派,不仅仅有享受不完的金钱,更有机会突破先天境界,寿元增加到三百岁,荣华富贵享受不尽···。”

    说着罗勇眯着眼,显然已经开始做美梦。

    柳飨冷哼一声,更加轻视罗勇。他柳飨的志向,又怎么会是区区先天,早年忍辱负重在那黄口小儿座下卑躬屈膝,为的不就是有朝一日,反噬其身然后以其庞大的资源供养他步入那梦寐以求的巅峰么?

    “先天!真气凝形!内成法相!内外相济!破命!唯有破命才是我的巅峰,破命成仙,万寿无疆!”柳飨内心燥热,驾马却稍微迟缓了一些,显然他嘴上虽然说着不能放松,内心却也不相信古传侠真的会派人追来,毕竟此地已经是嵩山地界,无论是什么样的江湖人,在这大明朝境内多少都要给嵩山派一点面子。

    希律律!

    两匹白色的白玉狮子马忽然失去了控制,不听主人的指挥调头朝着后方奔跑。

    “柳飨!怎么回事?”罗勇大惊。

    柳飨直接从马背上飞腾跳跃下来,面沉如水:“是小畜生的人追来了,我早该想到他们在两匹马身上做了手脚,只是这样的宝马毕竟难得···。”

    罗勇同样从马背上滑了下来,想要拉住白玉狮子马,怎奈这白玉狮子马虽然不如黑山,却也是难得的千里良驹,发起狂来力达千斤,罗勇根本拉不住。

    黑风卷过,一人一马已然立在了二人身前。

    黑色异种宝马背上,古传侠一袭青衣,背着华山制式的青钢长剑,英武逼人。

    “哈哈哈!小畜生!好大胆子,竟敢一人便来追我二人。莫非你真的以为入了华山派,就能草鸡变凤凰不成?”罗勇先是一愣,紧接着看到唯有古传侠一人之时,便松了一口气,放声大笑。

    “来得正好!今日你罗爷爷就教你做人,也撒撒以往在你那受的鸟气。”罗勇鲁莽,提着鸳鸯刀便大步奔踏朝着古传侠劈砍而来。

    双刀如风,有充盈的内气掺杂其中,确实可以开碑裂石。

    不用古传侠动,黑山已经一个轻轻跳跃便躲开了罗勇的这一刀。

    “罗勇!你贪杯好色,且贪婪无比。你在我手下四年,贪墨的银两超过五十万两,四年前你入我麾下,不过区区后天四层,如今却借助我的资源成为了后天九层。四年你唯一为我做过的事情就是斩杀了入门行窃的大盗王路,所得远大于功劳。如今你却有脸背叛我,当真厚颜无耻。”古传侠冷声说道。

    罗勇恨声道:“呸!我罗勇四年来对你尽心尽力,而你有什么好东西,却想着那帮子收养的小乞儿,若不是罗大爷我自己醒目,偷偷分润了一些应得的好处,怎会有今日之实力?我的一切都是我应得的,而你却还欠我,所以我夺走你的一切,是理所当然的事情。”

    本来就是相互对立,话不投机唯有用拳头说话。

    古传侠一驾黑山,长剑出鞘。

    人马合一,白云出岫!

    借助着黑山之力,古传侠的这一剑快如流星,剑上的力道足足有上千斤。

    嘭!

    罗勇被直接一剑击飞了出去,内气都被打散,口吐鲜血。

    “小畜生!我要杀了你!”

    罗勇本就是鲁莽之辈,如此情况却依旧看不清形势,挣扎着起身挥舞着鸳鸯刀再朝着古传侠杀来。

    柳飨就要机警的多,转身抓起一个负责烧制玻璃的师父,纵身便快速朝着嵩山跑去。

    只要逃上嵩山,即便古传侠是华山掌门,也不敢造次。

    人马合一,有凤来仪!

    这一次古传侠用上了内力,六层的内力质量和数量上却远胜罗勇的后天九层,配合上巨大的马力冲击。

    一剑击出,隐隐有剑芒浮现。

    哗!

    罗勇刀碎,人亡!

    身体被一剑撕裂,内脏和鲜血洒满一地。

    古传侠人马不停,如同旋风般朝着往前逃走的柳飨追去。

    “咚!”

    柳飨的双腿又怎么跑得过黑山的四蹄!

    丢掉手里的玻璃师父,柳飨跪倒在地,一头磕在地上,直接将地面砸出了一个坑。

    “少爷!是柳飨利欲熏心受了那罗勇的蛊惑。还请少爷看在我往日的功劳上,网开一面。日后我柳飨一定一心一意,定然帮少爷您看好家门,做一条忠心的看门狗。”

    说着柳飨继续磕头,磕的满头鲜血,却丝毫没有停顿的意思。

    看着柳飨,古传侠的眼中只有冰冷,脸上带着讥笑:“五年前你主动入我麾下,次月我的商队便碰到了马贼,是你帮我赶走了马贼。后有半年,我古家的商队多有遇袭,全赖你四处灭火,方才降低了损失。”

    柳飨低着头的脸上露出一丝喜色。

    “只是你以为我不知道吗?你便是那些马贼的头领,我古家的商队屡屡遇袭,虚实相合的运镖,却都恰巧被袭击中正主,不都是因为你与那些绿林好汉们里应外合么?我花钱养着你,不是因为你有功,而是因为我需要你反向帮我与绿林联系。你恐怕不知道,你这些年的所作所为,早已被你那些绿林的好兄弟们出卖给我。”

    古传侠的声音就像是十二月正夜里的寒风,吹进了柳飨的心里,让他浑身一麻,感觉血液都冰冻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