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仙武金庸 > 第七百三十八章论毛道长和毛小方的渊源

第七百三十八章论毛道长和毛小方的渊源

笔趣阁 www.biqiuge.com,最快更新仙武金庸最新章节!

    毛道长的失踪,给香港警方带来了很大的麻烦。因为飞虎队屡建奇功,而升职加薪包养小三的督察再度碰到了难题,不得不强烈勒令飞虎队在没有毛道长照看的情况下出动。

    于是在一次行动中,这一支经过毛道长精心培养的队伍,依旧顺势惨重。该死的人,依旧还是死了,侥幸被马小玲救下来的那些人,也丧失了斗志,由精锐变成了杂兵。

    队伍被解散了,好大喜功,不把部下的命当人命的督察,也受到了瑶池圣母的惩罚。

    痛失情人的毛忧依旧开始打还阳禁咒的主意,关于马小玲与毛忧的过往,也正在被逐渐揭开。

    滚滚大势如滔滔河水,偶有大石拦路阻挡,也依旧会被冲开。

    即使是剧情越来越危险,盘古一族的布局,也越来越完善,白天明等人却依旧没有贸然行动。因为整个队伍中,除了临阵突破的白天明以及没有离开灵灵堂的巫师与左岸,其余众人,都身受重伤,三两天内很难恢复。暗中更不知有多少残留在朱仙镇的玩家潜伏,情况不明。

    马小虎家,毛道长看着嫦娥手中的那枚玉牌,眼神激动,淡定的神情不再,充满了渴望。

    “这是什么?为什么我会对它,有那么特殊的感觉?”毛道长的情况,根本不像是被软禁或是监禁,反而像是在马小虎家做客,而主人是嫦娥。

    收敛了自己脸上的表情,毛道长努力让自己平静下来。

    “这是一枚命牌,掌管着一个人的天魂。”嫦娥将玉牌直接递给毛道长。

    握着玉牌,毛道长脸上的表情一动:“这是···茅山寄魂之术,拘禁天魂,放归天地,借命格之力引动天地之法,反哺己身。”

    “没错!这是一代僵尸道长毛小方的命魂牌。”嫦娥说道。

    不周之上,古传侠面露笑容。

    当初他引毛大叔入道,其实暗中已经分割了他的天魂,投入到了第二世界的民国时期,将之化作了这个世界历史上的毛小方。

    也就是说,这个世界的毛小方,本来就是毛道长。

    僵尸道长毛小方昔年为了获得大法力捕杀僵尸,使用了寄魂之术,将自己的魂魄放置入了一面玉牌之中,然后埋入了深山的古潭之中。因为毛小芳的命格属水向阴。借幽潭之力,可使得他的法力更上一层楼。怎知后来被敌人破获了他的命牌埋藏之所在,霎时间寄魂之术成为了毛小方唯一的罩门所在。

    只是后来在搏斗之间,毛小方一不做二不休,直接用大法力,将自己的命牌击入了月宫之中,借去天地至阴之力为己用,击败了诸多强敌。却也因此,阴气缠身,一生只能与鬼魂、僵尸为伍,最终死在了除魔卫道的道路上。

    “我能知道,毛小方他人现在在什么地方吗?”人死了,还有魂魄残留。马小虎是为地藏王,掌管地府诸事,如果毛小方有魂魄存在,马小虎不会找不到他。

    和嫦娥并肩坐在一起的马小虎顿了顿,摇了摇头:“毛小方的魂魄很特殊,他是由天道衍生出来的一个人,他死了之后,魂魄会回归天书之中,成为天书的一部分,而不是如一般人那样,直接进入地府,轮回转世。现在毛小方所剩下的,就只有这一块命牌,其中依旧剩余着毛小方的一丝天魂之力。”

    毛道长把玩着命牌,有些不太理解马小虎和嫦娥的目的:“你们将这块命牌交给我,是有什么目的?”

    “我们的目的很简单,尽量的增强你们的实力,阻止盘古一族,得到天书。”嫦娥说出了自己的目的。

    “什么?”毛道长一惊,嫦娥的回答脱离了白天明他们原本对嫦娥身份的揣测。

    “不用奇怪,我原本就不是盘古族人,而是命运制造出来,对抗人王伏羲与瑶池圣母的女仙,只是后来被瑶池圣母改造成了盘古族人。即便如此,我也不曾忘记自己的使命。至于小虎,你认为地藏王究竟是什么?”对于马小虎的来历究竟,嫦娥依旧未肯吐露实情。

    似乎透露的消息已经足够多,嫦娥再不肯继续多说什么,无法再从马小虎与嫦娥那里套出消息来,毛道长担心留守的巫师等人,便告辞离开。

    返回灵灵堂的毛道长忧心忡忡。

    毛道长虽然向众人解释了命牌的来历,以及嫦娥所说的一些话。但是却对他失踪后,连续几天不见踪影一事,绝口不提。按照毛道长自己的解说,根本就无法填补那么大一段的空白。

    “毛叔,这块命牌,对你有很大的帮助?”既然毛道长不愿意说,众人也不好逼问。只是看着毛道长一直把玩着命牌,却又犹豫不决的表情,白天明终于忍不住问道。

    毛道长将命牌放在桌子上,叹息说道:“是的!我可以感觉到,只要我吸收了这块命牌中的天魂之力,我就可以获得毛小方所有的力量和传承,与他合为一体。只是我不太确定,这么做是好事还是坏事。也许融合之后,我就不是我了。”

    而且···隐隐约约的,毛道长还能感觉到,一种感觉庞大的力量,就像是一张大网网罗着他,让他根本无法抽身。

    这种感觉究竟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呢?

    毛道长不断回忆,但是原本清晰的记忆,却开始出现模糊。就连何应求传他法术的那些记忆,仿佛也遥远起来,似乎是很久很久以前的事情了。

    毛道长还是决定吸收命牌上的命魂,大战在即刻不容缓,能够增加实力总是好的。这已经不是一个游戏,而是真的事关生死。

    他们这些人接到的任务,可都是不能让盘古一族得到命运。

    现在所有人都一致认为,这很有可能就是冥冥中的命运本身在操控,他们若是不完成任务。那么命运被捕捉之前,就会先让他们送命。

    毛道长去融合天魂,被剑影所伤,还未恢复元气的诺力忽然笑道:“也不知道,融合了毛小方的天魂之后,后,毛道长是不是该改名叫毛小方了!”

    “毕竟长的那么像,现在有继承了道统。”

    码头,马小玲陷入了苦战。

    毛忧虽然枪法奇高,但是道法尽失,不堪大用。至于况天涯,不暴露魔星的本能,她的道法虽然强大,却不稳定,宛如段誉的六脉神剑,时灵时不灵。

    “马小玲!交出还阳禁咒,还有把你身边的那个女孩交给我们,我们可以放你离开。”与马小玲的神龙纠缠着,手持重型枪械的半机械人,机枪口里喷射出的子弹,汇聚成一片弹幕,将神龙缠住。

    “休想!还阳禁咒交给你们这种人,世界都不得安宁了!”马小玲催动着符咒,加强着神龙的力量。

    “我毁了它,也不会交给你们!”眼看不敌,马小玲左手手持还阳禁咒,右手持着降魔棒,一棒子朝着还阳禁咒打去。

    “住手!”

    “秽土转生!”面容苍老无比,宛如朽木般的老人,颤颤巍巍的结出一个手印。

    数口棺材破土而出,而从棺木之中,走出几个人来。

    “红杉!”

    “日番谷天龙!”

    “华阳!”

    “林天火!”

    “你们终于回来了!”

    苍老如枯木般的老人,喘息着说道。

    “怎么回事?陈奇!不是说好,先用还阳禁咒再用秽土转生,两相结合,彻底让我们复活的吗?”身穿死霸装的日番谷天龙询问道。

    “当年我们寿元将尽,集合众人之力,将全部生命力灌注入你的体内,不是只让你将我们,变成这幅傀儡摸样的。”林天火冷冷的说道。

    陈奇也就是那个老人,叹息道:“本来十年前,我有一次机会夺取还阳禁咒,但是那时天机未乱,天书暗中掌控一切,我若是选择夺取还阳禁咒,就一定会落入天书的算计,成为他的棋子。而现在,是我们第二次机会。从马小玲的手里,夺走还阳禁咒,我会用还阳禁咒召唤你们的魂魄彻底从地府归来。”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