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仙武金庸 > 第七十五章天阴之威(求推荐、收藏)

第七十五章天阴之威(求推荐、收藏)

笔趣阁 www.biqiuge.com,最快更新仙武金庸最新章节!

    “说的不错!张姑娘天仙般的人儿,这手段自然也是天仙般的手段。爷爷!您是大人大量,受了这胯下之辱,认输的好。”杨天豪笑着对古传侠说道,仿佛真的是在为他好。

    古传侠拍拍杨天豪的肩膀也笑着说道:“你放心好了!我不会怯战的,不过我若是输了,定然要打你一顿出出气。我若是有性命危险,临死前多少也要拉个垫背的。黄泉路上不寂寞,我觉得你就挺好,话多···。”

    杨天豪干笑道:“哎哟喂!我的爷爷!我的祖宗!您可别高看我,我这个人又闷又不经打,您能换一个人吗?”

    古传侠露齿一笑:“不行!你虽然丑,但是看久了,就觉得你这张丑脸顺眼,大嘴巴抽起来有手感。”

    不理会杨天豪的哭号,古传侠对张泳思道:“用不着等半个时辰,现在就可以开始比武。听闻姑娘通晓威震江湖的九阴白骨爪,今日我却要见识一下。”

    张泳思点点头,神情冷漠。

    “你进招吧!”

    古传侠之前见过张泳思出手,心想对方出手如电,若被她一占先机,极难平反,当下左足踏上,剑交左手,一招“青山隐隐”,第一剑便虚虚实实,以左手剑攻敌,剑尖上光芒闪烁,嗤嗤嗤的发出轻微响声。只是内力便形成了一丝丝一缕缕精纯的剑气,仿佛在剑锋之处描绘青山景象。

    这是古传侠学会独孤九剑之后第一次再度施展华山剑法,重施此剑法,只觉得更有无穷妙义涌上心头,原本以为已经到了巅峰的华山基础剑法,竟然还有进步的空间,果然进无止境,唯心有禁锢。

    难怪一些江湖上的顶尖高手,单凭一些寻常武学便可独挡一方,大概便是这个原因。

    张泳思斜身闪开宛如飘渺凌波的仙子,古传侠紧跟着又是四招,竟然是五岳其它剑派的各自一剑,五剑集合,长剑在空中宛如划成大圈,有五行合一,轮回复始之意。

    张泳思纤腰轻摆,一一避过,腰间一道白蟒飞出,直扑向古传侠。

    “白蟒鞭法!”古传侠瞬间认了出来。

    这门鞭法当年梅超风用过,后来周芷若也在屠师大会上用过,当真是闻名江湖,虽然不如九阴白骨爪凶威赫赫,却也绝对不容小觑。

    软鞭便如灵蛇颤动,直奔古传侠胸口。古传侠奔身向左,那软鞭竟从半路弯将过来。

    古传侠一招苍松迎客,长剑削出,鞭剑相交,轻轻擦的一响,古传侠只觉虎口发热,长剑险些儿脱手。这软鞭看似灵活,其中蕴含的力道却宛如龙蟒,极为强大。

    古传侠退后几步,用手指稳住不断颤抖嗡鸣的剑尖,额头有些冒冷汗。之前大言不惭的想要见识九阴白骨爪,如今张泳思不过是用了白蟒鞭法,他便有些招架不住。

    五岳剑法合而为一,圆转如意,严密异常的守住门户。张泳思手中的软鞭犹似一条柔丝,竟如没半分重量,身子忽东忽西,忽进忽退,但是只要稍微接触,便有巨力涌来,难以承受。

    “老九!这白蟒鞭法你也学过,似乎没这么厉害吧!”张绍翀说道。

    张家老九道:“二姐的白蟒鞭法是母亲带着她看龙蟒渡劫之后领悟出来的,其中已经有了几丝龙蟒巨力的奥秘,岂是我能够相比的。”

    面对精妙至极的白蟒鞭法,古传侠的五岳剑法虽然圆润如一,却只能紧守门户,想要取胜实不可能,待到游走空间被逐渐蚕食,便是落败之时。

    “必须要用独孤九剑!唯有绝学方才能够对付绝学。独孤九剑绝对不会比白蟒鞭法差。”

    古传侠静心对战,整个人进入了一种绝对的状态。昔日风清扬的教导也一一从心头流过。

    张泳思突然间长鞭抖动,绕成一个个大大小小的圈子,登时将古传侠裹在其间。古传侠学过张无忌的太极拳,虽然以颠倒阴阳五行乾坤为主,却依旧走的是四两拨千斤的路子。以圆卸力正是基础中的基础。

    “圆既然可以卸力,难道还能蓄力?不对···是弧形!看似圆形,其实不规则···她的白蟒鞭法好似真正的龙蟒,如弓弦。紧绷之后放松,便有一股大力。”

    在张泳思的压力下,古传侠终于突破了,一缕无形的破灭之意在古传侠身上凝聚,识海之中隐隐有破灭剑意浮现在蜕变完成的五行剑意旁浮现。

    剑意一通,白蟒鞭法虽然强大,其中隐藏的一丝丝破绽却也浮现在古传侠的眼中。

    破绽闪烁,机会稍纵即逝。

    古传侠灵光一闪,毫不犹豫刺出了一剑。

    “破索式!”

    独孤九剑中有破鞭式,但是那是针对于钢鞭、点穴橛、拐子、峨眉刺、匕首、斧、铁牌、八角槌、铁椎等等短兵刃。对付张泳思的长鞭,破索式才是正确的方法。

    长剑一撩,正好劈在了长鞭划弧蓄力的关键点上,一剑点出正如刺在了长蛇的七寸之处。

    白蟒鞭法瞬间变成了软蛇鞭法,长长的鞭子失去了灵活和巨力。

    张泳思丢掉手里的长鞭,看向古传侠的目光中带着一缕异样:“想不到你竟然可以临阵突破,掌握独孤九剑的破灭真意,破掉我的白蟒鞭法。”

    “不过也只是这一次,下一次我的破绽不会这么容易被你看清找到。父亲常教我狮子搏兔亦用全力,如今看来我却是没有将这话记在心里。”

    古传侠道:“我能用独孤九剑破掉你的鞭法一次,就能破掉更多次。没有任何武功可以在独孤九剑面前反复奏效。”

    张泳思有她的自信,古传侠也有他的骄傲。以终身孤寂为代价换来的剑法,又岂是那般简单被小觑的?

    “好!接下来我便要施展九阴真经中的绝对杀伐手段,九阴白骨爪。当然它其实该称之为九阴神爪。不过这门爪法狠辣无双,直接玩弄生死,可汲取幽冥死气对敌,一旦被此爪抓中,你就没了活路。希望你能在我的爪下活下来。”

    张泳思没有再说什么让古传侠自己认输,免得误了性命这样的话。

    由此可以看得出来,白蟒鞭法被古传侠破掉,她看似不太在意,其实心中已有郁气。

    “来吧!”古传侠一手持剑,一手化圆,随时准备以太极拳卸力。全神贯注,不敢有丝毫大意。

    即便是独孤九剑凝聚了破灭剑意,算是略有小成,却也不敢小看了凶威赫赫的九阴白骨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