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仙武金庸 > 第七十章缩骨易容(求推荐、求收藏)

第七十章缩骨易容(求推荐、求收藏)

笔趣阁 www.biqiuge.com,最快更新仙武金庸最新章节!

    “张泳思!我必杀你!”张天骄在怒吼,如果他空得出手来,一定会用背上背着的金弓怒射上空。

    又攀爬了约莫大半日,月上树梢,漫天星垂之时,古传侠和谢瑛终于爬上了一个绝壁中段凸出的石台。

    石台三面皆空,唯有与绝壁交接之处,有一个极小的洞口。而洞口旁躺着一具白骨,散发着怨气,被一道炙热的真气禁锢着,无法化为妖魔再爬起来。

    石台上没有旁人的影子,看来是早已经进入了洞中的秘境。

    洞口很小,只容得下瘦弱的孩子进入,古传侠和谢瑛都已经算是成年,想要进去似乎不太可能。

    “我现在教你九阳神功中记载的缩骨易容之术,这同时也是一门储存精气,内壮骨骼的妙法,你且用心记下。”没工夫多解释,谢瑛直接开始传授。

    古传侠心开二十五窍,悟性绝顶非凡,这门手段虽然高深,却也算不上生涩,古传侠很快就理解了全篇内容,运转体内的内力,试着用内力调整骨骼,收缩自己的身形。

    肉眼可见的,古传侠变成了一个干瘦的小矮子,此刻余沧海一定能够从他身上找到优越感。

    “好神奇的缩骨易容!我能感觉到庞大的精气都储存在体内,随时可以释放,并且骨骼的密度似乎也增加了。”古传侠说道。

    谢瑛也跟着变小,变成了一个粉雕玉琢的小萝莉,似乎极为可口的样子···。

    “我们进去吧。”

    两人一前一后的爬进洞穴,越往里走,洞穴越大。渐渐地古传侠可以感觉穿过了某种介质,眼前的一切都开始变幻。

    月光洒在花团锦簇的翠谷,红花绿树,交相掩映。

    山谷里,长满了灵花异果,闻一口香味就让古传侠感觉周身畅爽,正在蜕变为五行剑意的五岳剑意越发蠢蠢欲动。

    山谷中还有其他的一些小矮子,加起来有十几人,他们都在调整身形,重新变回原样。

    “七妹!你也来啦!”一个鼻梁特别高,眼窝也略深,带着异族血统的青年笑着向谢瑛打着招呼。

    “六哥!”谢瑛亲切的叫了一声,似乎和他有些亲近。

    “这位就是你找来的帮手?”带着异族血统的青年笑起来很和善,转头看向古传侠问道。

    谢瑛道:“他得到了父亲留下的部分传承,按照规定他就是父亲的弟子。有资格参与九阳全本的竞争,所以我带他来了。”

    “古传侠!”

    “张绍翀!”

    古传侠和混血青年互通了姓名。

    “名额只有三个,七妹这是打算一网打尽吗?”张绍翀笑着问道。

    谢瑛道:“我不打算练九阳神功,祖爷爷答应传我他这些年整理出来的天鹰八式,我如果得到一个名额,那必然是留给我弟弟的。至于古传侠,他能不能得到名额,全靠他自己。”

    张绍翀道:“这么说来,六哥我倒是很想和七妹你合作。我可是很相信你的实力的。”

    西去了二里多,只见峭壁上有一道大瀑布冲击而下,乃是雪融而成,阳光照射下犹如一条大玉龙,极是壮丽。

    就在这条玉龙般的瀑布下有一方镜面般波澜不兴的深潭。滚滚的瀑布从高处落下,砸入这水潭之中,却像是直接穿透到了另外一个空间。

    动态与静态完美的结合在一起,构成一幅异常和谐却又诡异的画面。

    “传承就在水潭里,最先打败内心恐惧的三个人,才有资格获得九阳神功的传承。”张绍翀看着那水潭,眼神中带着跃跃欲试。

    已经有人带头跃入了水潭之中,正是那张天骄。

    神异的寒潭瞬间吞没了他,然后大约三五息之后,一股水柱升起,将他吐了出来。

    张天骄滚倒在地上,脸上还挂着惊恐之色,口中胡乱的喊叫着:“妈!别打我!我真的不喜欢读书···。”

    果然熊孩子都讨厌学习。

    周围是一片哄笑声。

    那些随从们、仆人们还好,不敢放肆,强忍着。他的兄弟姐妹们可没那么容易放过他,看着张天骄苏醒过来,原本就不小的笑声,更加猖獗了几分。

    这也是因为张天骄平日里人缘太差,这个时候自然都痛打落水狗。

    “笑!笑个屁!你们有胆子,自己下去看看就知道了。”张天骄满脸不甘心,却已经失去了资格。意气风发而来,早早的退了场。

    “好!我来!”一个身量极高,看起来更像是异人的青年走了出来。

    “老五!你不是专心修炼圣火神功吗?练的血统都变了,现在怎么还想要九阳神功?”张绍翀开口嘲弄。按道理这两人应该是一母同胞,却似乎极不对付。

    那异人青年的身后紧跟着两个金发碧眼的异人,用一口异常生疏的汉语道:“小明王的野心如同黑夜中的圣火,注定燃烧整个宇宙。九阳神功将成为圣火神功的养料,推动到更高的层次。”

    “哈哈!老五你还没死心?当年父亲以圣火神功为养料推动九阳神功,脱离了原本的藩篱,踏入了更高的境界。你不过是颠倒了个方向,其实还不是在拾父亲留下的残羹剩饭。”洞口处又走进了一个满身檀香的少年,一身好似袈裟的白衣,直接朝着张泳思走去。

    “而我却是不同,我要用九阳神功和母亲传下的九阴残篇为基础,找到父亲流落在外的太极功,熔炼阴阳五行,打造属于我自己的无上神功。”说着少年的视线朝着古传侠飘来,一双通慧明亮的眸子,似乎充满了深意。

    “老三、老五、老六、老七、老九,你们都来了!还有得到父亲零散传承的林岳姚、古传侠、陆将三人,老三已经淘汰了,这么说三个名额就只在我们八人中决出。”张泳思年纪最长,此刻站出来说道。

    “二姐有什么话直说,别拐弯抹角。”谢瑛说道。

    张泳思道:“好!既然七妹说了,那我便直说了,名额只有三个,虽然父亲留下了考验,但是最后通过考验的人也有可能超过三个的名额限制,不如我们先比过一场,决定出一个次序来。而且先入水潭的人,更有优势不是么?”

    “二姐!有这个必要吗?”张绍翀挠挠头问道。

    “自然有这个必要,有些不是我们张家的人,还是先排除掉为好。”张老五若有所指。让长相格外迥异的他说出这样的话来,颇为古怪。

    古传侠看向另外两个获得了张无忌一些零碎传承之人。其中林岳姚脸上露出不忿之色,清秀的脸上浮现出一丝红晕,皮肤白皙的简直不像男人。陆将则是面无表情,似乎对于隐隐的排斥毫无感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