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完美遮仙 > 第三百七十六章 阵眼所在

第三百七十六章 阵眼所在

笔趣阁 www.biqiuge.com,最快更新完美遮仙最新章节!

    什么是活阵?

    如果是刚重生时的夜羽的话,他兴许不知道什么叫活阵,可他这些年的历练让他明白了阵法之道的可怕之处,而阵法中的佼佼者除了传说中的那些禁制之外,就属活阵了!

    顾名思义,活阵就是一处随时都在变化的阵法,如果无法找到正确的生门的话,就有可能陷入万劫不复的境地,可谓是一个困敌与杀敌的最佳阵法。

    夜羽想不到他会遇上活阵,他对于阵法一道根本就是一知半解,对于活阵一道他更是只能仰望,他不是那些巅峰势力的人,自然无法拥有那些人的手段,他唯一可以用到的就是他的瞳力,然而面对这里的禁制法阵,他的瞳力也无用武之地。

    虽然不知道这个活阵到底有什么可怕之处,但夜羽的脑海中却闪过一个无比大胆的想法,那就是与这里的活阵同化,亦或者说是炼化,兴许他可以借此一窥阵法一道的大门,对于阵法禁制一道夜羽可谓是心仪已久,只是长期以来一直没有机会触摸到了,如今遇上了,他自然不会轻易放过这个千载难逢的机会。

    危机之所以被称之为危机,就是因为危险与机遇同在,如果不懂得把握这种危险中的机遇的话,那么他就不是他夜羽了。

    想好就做,变身成紫羽的模样之后,夜羽也无须担心有人突然出现而对他造成不利,能够进入到这里的人,没有一个会是弱者,既然不是弱者的话,就更加不会不认识紫家的标志,那就是他那从头到尾都是一袭的紫色。

    不过,并不是夜羽想要进入阵法中感悟就可以进去的,他必须找到正确的方位,或者说是要有可以打开阵法之门的钥匙,继而他方可神识进入感悟,到那个时候,能感悟多少就看他的天赋与能力了。

    心随意动,然而夜羽的神识刚进入四周漆黑的墙壁之后,犹如泥牛入海一般,了无痕迹,无论在哪个方位都一样,短暂的时间之后,夜羽的面色有些苍白,他略显沉重的睁开眸子。

    “这次亏大发了,神识之力消耗了不少,然而却没有任何收获,难道无法感悟不成?难道就这样离去?”夜羽扪心自问,如果就这样离去的话,也许他日后再也无法找到如此一处绝佳的地方感悟阵法之道,并且还是一处活阵,他可不想入得宝山,却空手而归。

    夜羽不禁有些自嘲起来,可他也明白凡事不可强求,否则最终只会适得其反,原本他还想感悟一番何谓阵法之道的,如今看来时机尚未成熟,微微摇了摇头,夜羽将视线放在了之前龙吟风丢出的那个朴素的灰色的储物袋上。

    “也不能算没有收获,至少得到了个储物袋,希望龙吟风不会真的丢个空袋子就好。”夜羽自我安慰一番,可他也明白空无一物的几率会大很多,可这个也是他目前为止唯一可以得到的玩意儿了,哪怕自己用不着,日后也可以赠送他人。

    “咦?难道龙吟风那小子还真的交出来了?“夜羽的神识之力没有丝毫阻碍的就进入了储物袋当中,里面可谓无比的空旷,而且这个储物袋比他腰间的储物袋空间要大很多,但是储物袋中除了半颗黑漆漆的形似丹药的玩意儿之外,再无其他的东西,再加上夜羽在暗中听闻叶月与龙吟风之间的对话,很明显这半颗黑漆漆的玩意儿就是他们拔刀相向的原因所在。

    “难怪总感觉龙吟风的眼神有些不对劲,难不成他是想折返回来么?亦或者他认定了那些人不会动这个储物袋,而这也就是世人常说的,最危险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

    夜羽想也未曾想过龙吟风丢出来的储物袋中真的会有东西存在,并且还是他们大打出手的玩意儿,虽然目前为止不知道是什么东西,但是他相信能够让龙吟风他们也意动的东西注定不会是凡品,虽然他的神识之力在进入这半颗黑漆漆的玩意儿里面没有丝毫收获,哪怕是他的瞳力也无法看穿此物究竟是何材质所形成,但这也从侧面反应出了此物的不凡。

    夜羽没有去服用,也没有去所谓的滴血认主,在没有摸清这个玩意儿究竟是什么东西之前,他可不会轻举妄动,好奇心可是会害死人的,而且在这步步危机的四海当中,稍有不慎,就有可能万劫不复。

    “哎,算了,无法感悟还蛮遗憾的。”夜羽内心暗叹一声,就在他准备起身找寻出路离去之际,一道灵光在他的脑海中一闪而过。

    “难不成是幻术?试试看那一招好了,魔幻?镜天地转!”

    夜羽暗喝一声,而后他的瞳孔开始出现星璇及雾海的变化,紧接着在他的眼前出现了另外一片全新的场景,又仿若他已经身处在那活阵的阵眼当中。

    夜羽望着四周漆黑如墨的地方,再看了眼此处唯一一处耀眼的所在,他微微一咬牙哦,最终还是朝着那散发出些许亮光的地方走去,他不知道在前方会有什么样的危险在等待着他,可那里是他唯一可以找到目标的地方。

    就犹如一个人在黑暗中看到灯塔的存在,就会不由自主的朝着灯塔的方向走去,如今的夜羽就是如此,虽然他明白此时此刻他已经融入到了阵法当中,肉身不会有恙,可一旦他的神识被困于此的话,也就等于死亡。

    “呜…呜…呜…”

    夜羽无比凝重的朝着亮光所在的位置行去,可就在此时,他居然听到了类似婴孩的啼哭声,虽然很淡,但他确信的的确确是婴孩的啼哭声。

    不仅如此,随着夜羽步伐的前进,他察觉到怨气也越来越重,就仿佛在前方有无尽的冤魂在等待着他,亦或者说是有无尽的冤魂在等待着有朝一日有人可以替他们沉冤昭雪,非常错愕的感觉,但夜羽还是确确实实的感受到了。

    光线越来越亮,然而婴孩的啼哭声还是一如往常的断断续续,夜羽不敢有丝毫大意,他小心翼翼的一步步走着,一旦有突发情况,他丝毫不介意回归本体,哪怕会受到无法治愈的道伤也在所不惜。

    夜羽止住身形,他无法置信的望着眼前的一幕,哪怕以他的心性都忍不住倒吸一口凉气,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为何会有如此惨无人道的一幕,亦或者说这里的一切已经存在成千上万年以上了不成?

    “这就是阵眼了么?怎会如此?怎能如此?”夜羽不敢置信的望着眼前的一幕喃喃自语着。(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