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完美遮仙 > 第七十一章 强闯暗礁雾海(下)(第四更)

第七十一章 强闯暗礁雾海(下)(第四更)

一秒记住【笔♂趣→阁 WWW.BiQiuGe.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暗礁雾海的威名如今早已传遍这座神秘的天狼谷了,因为进入天狼谷的所有人都知道想要得到天狼王的传承就必须穿越过暗礁雾海,进入五脏谷才行,想要穿过暗礁雾海就必须拥有天狼印记才行,想要获得天狼印记,那么就必须按照此地的规则介绍行事才方可获得,这已经是很多人都证明过的事了。

    当然也有人不信邪,不相信那暗礁雾海有传闻的那么妖邪与凶险,在没有获得天狼印记的情况下,他们就选择了穿越暗礁雾海,但其结果却是永世的消散了,几乎在他们踏入暗礁雾海不久,就可以听到他们说身体正在一寸一寸的碎裂,最后只听轰的一声,不用想也知道他们最终爆体而亡,其惨烈的画面非常的血腥与暴力。

    也就是在那些人付出生命代价之后,进入天狼谷的各方势力才会选择翻脸,才会选择进行杀戮,因为他们不想莫名其妙的死亡,他们也想得到天狼谷的宝物,他们更想得到那虚无缥缈的天狼王传承。

    所以,如今的天狼谷到处充满了血与乱,到处都在上演着杀人或者被杀的戏码,此刻的他们仿佛是那唱戏的戏子一般,非常的可悲也非常的可怜,但是这也是他们最真实的嘴脸。

    在利益面前,他们不再是凡人眼中的仙人,而是变成了利欲熏心之人,他们的丑态比之凡人还要不堪,之前可能是同一个宗门,也有可能是同一个师尊的他们,在为了得到天狼印记,他们很多人都选择了暗中将魔手伸向了身边的人。

    人性在这里被发挥的淋漓尽致,什么同门情谊,什么夫妻情深,什么金兰之交,在重宝面前统统都是空谈,他们的行动都足以证明了,所谓的同门情谊只不过是幌子。所谓的夫妻情深也只是应正了凡人界的一句话,夫妻本是同林鸟大难临头各自飞的写照,比这句话还要不堪,而金兰之交更是不着边际了,在面对死亡威胁的时候,他们好不犹豫的选择了牺牲所谓的金兰。

    “李兄!!!为何?为何你要杀我?我们不是说好一起寻宝,日后再一起名扬天下的吗?”一个口吐鲜血深处染血道袍的年轻男子看着对面跟他穿着类似的男子喝问道,因为他实在想不通一切都是因为什么。

    “名扬天下是吗?既然你已经受伤,免得你的死造就别人的成功,那么不如成全为兄,为兄会记得曾经有过你这么一个好弟弟的,名扬天下的事,就等为兄获得了天狼王传承之后,再以你的名字黄奎名扬天下好了,现在的你能做的大概只有将你的天狼印记还有你的生命奉献给我,成全给我了。”那被称作为李兄的男子一脸狂笑与不可一世的看着他眼中的金兰之交,并且一字一句的道出了事情的真相。

    被称作黄奎的男子在听到事情的真相后,他明白了许多,也明白了当初他师尊说的道理,这个世界最不可缺少的就是防人之心,因为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无。但是他知道太晚了,看着在他心目中有无上地位的李兄,黄奎渐渐地笑了起来,他平静的看着李兄朝着他杀了过来,就在李兄的魔手即将割向他的头颅时,黄奎眼中闪过一丝狠辣,并且一股狂暴的气势在其身上蔓延开来,这是修者即将自爆的前奏。

    李兄瞳孔收缩,他最怕的一幕终于出现了,他不怕黄奎逃跑,怕的就是黄奎鱼死网破,若是在其他地方还好,可是在这一步一生死的天狼谷中,他也害怕了,但是已经没有了退路,他将护体灵气开启到最巅峰的状态,而后朝着黄奎杀了过去。

    “去死吧!”李兄大喝道。

    “还想以我的名义?痴人说梦!宁可玉碎不可瓦全!一起死吧!”黄奎眼神透露出疯狂,他已经生无可恋,已经看破生死,他在李兄魔手伸向他的时候终于自爆了,练气期修真者的自爆造成的声响也是非常剧烈的,这里发生的事情很快就会被其他人给知晓。

    轰、轰、轰

    一个练气中期修者的自爆足以让同阶修者同归于尽,但是那个李兄明显有防备,话虽如此但也还是身受重伤,让他可恨的是击杀黄奎的名额不会算在他头上了,他也是个果断之人,在黄奎自爆之后,就快速的离开了此地,他已经受了重伤,必须找一处隐蔽之地疗伤,他可不想就这样步上了黄奎的后尘。

    当他离去之后,一男一女出现在了刚才他们交战的地方,他们眼神都一样充满了冷漠,他们看了下地面上的血液还有深坑,他们明白那个叫黄奎的肯定死不瞑目,他们赫然就是夜羽跟萧雨仙。

    一路上,夜羽跟萧雨仙看到了太多太多类似的一幕,他们已经麻木了,他们朝着暗礁雾海的方位行前,自然会遇到各式各样的修真者,就像刚才那种原本是金兰反目的事情,他们已经看到了很多,他们也明白在修真界没有永恒的利益,如今他们两人看似还能够和平相处,但是真的到了重要关头的时候,谁也不知道对方是否会翻脸,也不敢确定自己会不会选择翻脸,因为一切都还是未知。

    “我们走吧,此地不宜久留,尽快赶到暗礁雾海为好。”夜羽心中突然感到很庆幸,若是当初的罗楠有自爆的勇气的话,那么他可能已经死了,若是刘宝初能够像刚才那个黄奎一样有自爆果断的勇气的话,那么他跟萧雨仙两人可能还处于疗伤当中,一路上发生的一切,让夜羽对这个世界的修者有了重新的认识,若是能够做到一击必杀,决不能给对方喘息的机会,否则就会让对方有了准备。

    “鼬先生。”萧雨仙看着夜羽的背影急忙喊道。

    “嗯?怎么了?”夜羽疑惑的看了眼她问道,对于萧雨仙夜羽还是略有好感的,而且萧雨仙说要等到了暗礁雾海外围时才会跟他分开,对于这一点夜羽却是摇头一笑。

    “我们一路上不是已经打听清楚了吗,想要安然渡过暗礁雾海就必须拥有天狼印记,否则是无法闯过暗礁雾海的,您忘了吗?”萧雨仙还是一如既往的尊称夜羽,她也将心中的疑惑问了出来,她不明白这个一路上不管遇上什么样的事情都能够冷静判断的男子为何会不做好准备,为何刚才不趁机杀了那个修者夺得印记,她不懂,她越发觉得这个男子充满了太多太多的神秘,往往当你觉得你已经熟悉他时,他又会做出一些让你匪夷所思的事,让你对他的认知再一次的充满了神秘感。

    “走吧。到时你自然明白了。”夜羽说完之后就快速朝着暗礁雾海的方位极速前行。

    萧雨仙听到夜羽的话语后,虽然心有不甘,但只能跟随在后,因为在这人生地不熟的地方,她可以依靠的唯有眼前的这个男人了。

    “我说落天,你到底靠不靠谱?”路上,夜羽神识进入玄皇戒中询问那光溜溜的小孩问道。

    “你这样分心不好,还是我出去之后再说吧。”落天一副指点江山的口吻对夜羽吩咐道。

    对于落天的秉性夜羽已经摸得七七八八的了,他没有任何废话神识从玄皇戒中退了出来,在他神识退出玄皇戒时,落天的身影赫然漂浮在了他的身旁。

    对于就这样现身的落天,夜羽也有些纳闷的神识传音道:“你就这样大摇大摆的出来?不怕被别人看见吗?”

    “首先,我可是神器排行榜上的高手。其次,如今的我只是一个灵魂状态,作为器灵的存在,除了我的主人可以看到我之外,其他人是看不见我的,也碰不到我的。所以你就不用担心了,至于我之前对你说的那件事自然是有依据的,如今只能到了暗礁雾海才能肯定。”落天一副吊儿郎当老气横秋的对着夜羽说道。

    夜羽已经学会了无视落天的自大,但是对于落天的神秘夜羽还是一筹莫展,落天身为灵魂状态,自然也只能针对同样是灵魂状态的出手,就像当日那个叫张悦的凝丹期强者的神识全部进入到他识海时一样,只有出现类似的情况,落天才可以出手,也只有那样落天才能发挥效用。

    萧雨仙在前带路,夜羽紧随其后,只有拥有天狼印记的人才能够准确的感应到暗礁雾海的位置,这也是夜羽带着萧雨仙一起走的原因之一。

    很快,他们就看到了一处神秘的雾海,不用说也知道那就是暗礁雾海了,远远地,他们看到地面上到处都是血迹,这里的大地早已经染成了红色,由此可见此处当时发生了多么惨烈的混战。

    夜羽一行人已经很少看到其他的人影了,不是躲藏起来,就是已经进入暗礁雾海,不然就是已经身死道消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