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完美遮仙 > 第五十七章 恨已入骨髓(五更到)

第五十七章 恨已入骨髓(五更到)

笔趣阁 www.biqiuge.com,最快更新完美遮仙最新章节!

    尼玛!夜羽忍不住爆了句粗口。

    将神识从玄皇戒中退了出来,夜羽内心却掀起了惊涛骇浪,父母没有死,可却发生了他难以想象的变故。

    在夜羽神识退出玄皇戒时,那副画像里的‘夜虚无’眼睛有精芒闪过,并且一个透明的发着金光的小人从画像中飘了出来。

    这小孩儿很明显就是之前主导‘夜虚无’的真正之人,他抬起小脑袋,看着之前夜羽呆过的地方,微微自语,道:“哼哼,这小主人的实力太差了,本少才不要听他指挥呢。真不知道老主人是怎么想的,居然要我帮助小主人。不过刚才我扮演老主人的样子还是有模有样的,看着小主人一愣一愣的,还真是一种乐趣呢。”

    小孩儿说完之后又回到了画像中,如果夜羽看到这一幕的话,他肯定会想到这金色小人就是玄皇戒的器灵,而不是他的父亲夜虚无。

    不过,现在夜羽的脑袋有些头痛,今日得到的消息实在太过震撼了。原本奢望双亲健在,如今知晓双亲真的健在,可他一点也高兴不起来,他的父亲再三叮嘱要小心他的母亲,他母亲好像叛变了。

    母亲叛变,是指叛族还是其他?

    夜羽感觉一切更加的紊乱了,不过双亲仍然健在就好,只要不死,日后自然有见面的一天,只要见面了,就自然可以真相大白。

    将玄皇戒戴在右手无名指上,前世的他就是将刻有朱字的戒指佩戴这个位置,因为他喜欢这个位置。

    那个便宜老子居然没有告诉他有关冷月的事情,这让他有些无语,可是他却感觉这把名叫冷月的兵器并不简单,尤其是握在手中都能够感觉到它的冰寒刺骨。

    要知道他如今的实力不可同日而语,就算是在冰天雪地中待上几天几夜都不会感觉寒冷,可是握住这把冷月时,他隐隐约约像似将天上的弯月给握在了手中一般,那种冰冷到骨头的感觉,让夜羽硬生生的打了个寒颤。

    “此物对我有大用,可惜好像有些残缺了,看其上黯淡的光泽,要想修复不是一件易事,不过我有伴生石,虽然我对炼器之道不懂,可是日后遇到懂得炼器的人,或者到炼器宗后,自然有办法修复这把冷月。”

    夜羽将冷月丢件玄皇戒中之后,双目慢慢的恢复平静,他可是知道这个世界有一种专心研究炼器的修者,这种人只要修炼有所成就,并且炼制出来的法宝等阶颇高的话,这种人无论到哪里都是万众瞩目的存在。

    修真难,炼器就是难上加难。

    由此可见,炼器宗在修真界有多么超然的地位。

    只要是修者,无论是修道者还是修武者,他们都想要有一把得心应手的法宝,在强者战斗中,一件威力至圣的法宝可以说是决定胜负的一切。

    夜羽缓慢的走在村子的路上,他还沉浸在他父亲夜虚无的话语中,根据画像中走出来的夜虚无所说,要想知道他们的下落还有真相,就必须拥有凝丹期的修为,而且还是最低门槛,这一点让夜羽推断出,他的父母修为已然超越了凝丹期,已经在金丹期,甚至有可能在碎丹期,这并不是无的放矢,夜羽是根据那傲气冲天夜虚无的分身所推断出来的。

    原本他以为今生的父母已经死亡,就算没死,也不可能有什么惊天实力,可是今天的遭遇让他对他那对未曾谋面的父母有种啼笑皆非的感觉,如果他们两个真的是高手中的高手的话,如果能够让他们都感觉难缠的对手的话,那么无异于是这个世界顶尖战力的一批人,在人间界化神期强者不出的情况,金丹期就已然是巅峰战力了。

    “夜伯父,战哥哥又喋血了,您快去劝劝他吧。”就在夜羽还沉浸在自己思绪时,一个他非常耳熟的声音从夜战家传了出来,这个声音的主人此刻略显焦虑的说道。

    当听到这个声音时,夜羽知道她是夜薰,只是不知道她为何在夜战家惶惶不安,并且还提到了夜战,对此,夜羽加快了步伐,他想了解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

    “熏丫头,战儿的脾气你是知道的。我也无能为力,只能希望战儿能够振作起来啊。”夜雄略显无力的对着夜薰说道。

    夜羽赶到夜战家时,正好看到夜雄无力的叹气,如今的夜雄头发早已发白,他的双腿自从残废之后,夜雄整个人都仿佛苍老了几十岁一般,夜羽也再也没有见到夜雄那种豪放不羁的笑声了,仿佛他的生命一下子从中年走向了暮年。

    夜薰如今也已经成长成了一名亭亭玉立含苞待放的美少女了,一双如秋水般的眼眸更是添加了一股别样的美,相比较夜薰的成长,夜仙如今还是一如既往,还是像八岁的小女孩,根本看不出夜仙已经有十三岁了,对于夜仙的问题,族长跟大祭司没有结论,最终只能归根夜仙早年的病根。

    夜羽站在夜战家门口,聆听夜薰跟夜雄的对话,他渐渐地了解了情况,那就是如今的夜战一副不要命的修炼,哪怕是喋血数次也还是拼了命的修炼,难怪夜薰那么焦急,夜雄会一副无力感。

    “羽儿你来了啊,战儿在训练场呢。你帮我去劝劝他吧,如今能够劝得动他的人也只有你了。”夜雄看到夜羽时,声音有些激动的说道。

    看着夜雄的双目,夜羽点了点头,夜薰看到夜羽时,脸颊闪过一丝红晕,当她看到夜羽往训练场走去时,她向夜雄说了声再见后,也追上了夜羽的脚步。

    路上,夜羽从夜薰的嘴中了解到夜战这两年的变化,自从夜羽在后山苦修,并且不想人打扰后,他们一群人每天也是拼了命修炼,偶尔还会去狩猎,日子过得也是挺不错的。

    可是,在半年前,夜战跟夜帅等人前往距离天狼山不远处狩猎时,夜战他们发现了天狼山的变化,他们听到了有关天狼山的传闻,而且那个黑魂老祖赫然还在里面,在听到黑魂老祖的名字时,包括夜战在内的夜帅等人也是目眦欲裂。

    黑魂老祖是谁?

    那是将他们父亲给斩杀或者弄成残废的罪魁祸首,夜战等人恨欲狂,差一点就冲动要前往天狼山了,最后还是夜薰将他们给硬生生的拉回来。

    原来如此。

    夜羽有些明白了,原来导火索是黑魂老祖。

    在听到黑魂老祖时,夜羽双目冰冷的闪过一丝杀机,对于这个黑魂老祖,夜羽是有必杀之心,如果不是黑魂老祖,夜雄就不会变成残废,夜帅他们也就不会变成孤儿。

    远远地,夜羽就看清了训练场的景象。

    村子里的阿婶跟阿叔也在旁边,他们都露出焦虑的眼神看着训练场中的人影,训练场上除了夜战之外,夜帅他们也在其中,一个个都是拼了命的修炼,举起巨石狂奔,期间夜帅他们都摔倒了很多次,可却硬是咬牙站了起来,看着他们那执着的眼神,夜羽心中已然有了决定。

    “你们几个不要太拼命了,偶尔也要适当的放松才行。”当夜羽看到他们还想继续狂奔时,不得不站出来喊道。

    夜帅他们听到夜羽的声音时,都将头转了过来,随即他们放下了身上的巨石,朝着夜羽跑了过来。

    夜羽在他们心目中有无法想象的地位,夜羽在他们眼里已经是非常非常厉害的强者,据说大祭司都已经不是夜羽的对手了,当听到这一传闻的时候,夜帅他们可是非常亢奋的。

    大祭司可是跟族长齐名的强者,修为最少也有练气中期,但也不是夜羽的对手,他们自然为夜羽的实力高兴了,如果夜羽能够帮他们的话,那么…一想到这,他们几个都目露精芒的围在了夜羽的身旁。

    夜羽看着夜战、夜帅他们身上的恐怖伤痕,还有眼中流露出的狠芒,他知道,如果黑魂老祖一日不死,那么夜战他们心中的心结就一日无法解开,如果长久下去,必当会出现乱子,轻则变成废人,重则走火入魔。

    想到这,夜羽看着夜战他们说道:“你们的事情,熏儿跟我说了。我也大致了解了。俗话说,君子报仇十年不晚。”说到这的时候,夜羽发现夜战他们眼中一闪而过的黯然,他话锋一转,道:“但是,我当年对你们承诺的事绝对算数,我一定会亲手杀死黑魂老祖,为几位叔伯报仇雪恨的。”

    夜羽的话语铿锵有力,让能听到的人都感觉到夜羽的决然,他们知道夜羽不轻易许诺,一旦许诺都会达成的,这也是他们为何敬佩夜羽的原因之一。

    “不行,这个仇我一定要亲手报!每天看到父亲笑颜背后的哀伤,我的心就像刀割一般,羽哥你知道这种感觉吗?非常的痛苦啊。”夜战说着说着,泪水不自禁的落了下来,那是一种恨已经侵入骨髓的表现。

    男儿有泪不轻弹,只是未到伤心处。

    夜战他一想起他父亲每天坐在摇椅上的神色,他就更加的憋屈,他就更加想要杀死黑魂老祖,他不想他父亲每天都活在悔恨之中,不想看到他父亲每天强颜欢笑背后流露出来的哀伤。

    “夜战!如果你当我夜羽是兄弟的话,那么你们的仇就由我来报!如果没把我夜羽当兄弟的话,今天我说的话语,你们就当我放屁好了。”夜羽先是释放出一股杀气还有凝云十一层的修为,让夜战他们有些喘不过气来,随即又开始动之以情,他知道,如果不将这件事就此打住的话,夜战他们的身体真的会吃不消的。

    夜战他们都被夜羽的杀气还有决然的话语给震住了,他们的目光迎向夜羽的双目时,不知谁先开口,之后他们都答应了夜羽,不再纠结在仇恨当中。

    看到他们都服软之后,夜羽咧嘴一笑,他还真怕夜战他们会脾气倔起来,那么一来,他也没有任何办法了,他知道要想解开他们的心结,就必须先让他们放下心中的仇恨,这样才有办法最终解开真正的心结。、

    “你们放心吧,我已经打算明天就前往天狼山,到时我一定手刃黑魂,给你们一个满意的答复的!”夜羽冰冷的说道。

    说完之后,训练场四周突然涌现出冰冷的飓风,让众人都感觉到一股冰冷的寒意,他们都不由自主的将目光投向了夜羽,他们在夜羽身上看到的是一往无前的决心跟气势。

看清爽的小说就到【顶点小说网 www.23wx.i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