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完美遮仙 > 第四十七章 岌岌可危(五更求收藏)

第四十七章 岌岌可危(五更求收藏)

一秒记住【笔♂趣→阁 WWW.BiQiuGe.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鼬将自己关在黑暗的房间当中,他手中握着宇智波止水的遗书,他的脑海在不停的挣扎。

    已经来不及阻止宇智波一族的政变,为了不辜负止水的遗愿,也是为了保护木叶忍者村,鼬在心底艰难的下了个决定,他决定亲自替宇智波一族画下句点。

    为了保护村子防止其他国家乘虚而入,也是为了止水的意愿和弟弟的性命。鼬在痛苦与煎熬中被迫接受了灭族任务。

    “鼬,饭菜我就放在你门口了,我知道你是为了工作在忙碌,不过偶尔也要跟家人一起吃顿饭哦。”屋外传来宇智波鼬母亲关心的话语,她嘱咐鼬一番之后,就悄悄的离开了。

    鼬的双目充满了无力感,他缓缓的闭上了双目,低声道:“谢谢你,妈。”

    鼬霍的睁开双目,此刻双目内已经没有了迷惘,有的是毅然决然的决心,他将止水的遗书丢在地上,而他自己则是全副武装,他要跟另外一人联手,让宇智波一族在今夜从这个世界除名。

    月黑风高杀人夜!

    宇智波鼬开启了万花筒写轮眼,他连续的闯进民房内,几乎是一刀杀一人,那些只有普通写轮眼的族人并且还是被偷袭的前提下,没有一个人是鼬的一招之敌。

    惨叫声在夜里显得格外的森然,然鼬的心虽然在滴血,可是他不得不出手,一步杀一人!

    族人一个接一个的成为了他的刀下亡魂,鼬的鲜红的双眸此刻仿佛成为了地狱而来的勾魂使者!

    在解决完所有族人后,鼬回到了自己的家里,他的泪水在飘洒,他握刀的双手在颤抖,他怎么也无法将屠刀挥向自己的双亲。

    “爸…妈…”鼬痛苦的呼唤着。

    “鼬,这是你所选择的道路吧,跟你比起来,我们的痛苦只会在瞬间结束,你真是一个善良的孩子。”背对着鼬的父亲安慰着鼬说道。

    而他的母亲则是有些麻木,但是也选择了接受鼬的决定,她缓缓的,道:“佐助就交给你了。”

    鼬无声的哭泣,他还是举起了屠刀,他是个罪人,但是为了更好的保护佐助,他唯有这么做,这样做也是为了保护宇智波的名号。

    “为了留下来练手里剑,一不小心就这么晚了。”宇智波佐助背着小书包在村口一边跑一边自语着。

    “咦?”佐助停止了步伐,因为他刚才发现电线杆上似乎有人影,可是等他将头抬起来的时候,人影又消失了。

    有的只有天空上的圆月。

    等佐助将头看着前方的时候,他瞬间瞢了,地面上横七竖八躺着族人的尸体,鲜血将地面上都染红了。但是在这漆黑的月夜下,那些血显得是无比的黑暗与恐怖。

    “这是怎么回事?”佐助不敢相信眼前所看到的可怕场景,他一边走一边呼唤双亲。

    “爸!妈!”佐助在家里不停的呼唤,却是没有任何的反应,他右手略显发抖的去推开屋门,可他看到的却是,他的哥哥站在父母尸体身旁。

    鼬原本闭上的双目,在佐助推开门的时候,冰冷的看向了佐助。

    “哥,爸妈他们已经……为什么!为什么!”佐助有些歇斯底里的吼道“这种事情到底是谁干的!”

    “我愚蠢的弟弟啊!万花筒写轮眼!”鼬冰冷的对着佐助说道,并且对佐助施展了万花筒,让佐助看到了事情的真相。

    佐助看到了宇智波鼬将族人一个接着一个的杀害,最终将父母也杀了,那可怕的场景让年幼的佐助感到绝望,他在祈求鼬不要让他看这些画面,最终佐助趴倒在木板上。

    看着趴在木板上的佐助,鼬撤销了万花筒写轮眼的状态,并且连普通的写轮眼也没有开启。

    佐助不停的喘着粗气,他双眼有些呆滞,短暂之后,他艰难的爬了起来,并且问道。:“为什么哥要这么做?”

    “就为了测验我自己的能力。”鼬显得非常平静,他若无其事的对佐助说道,好像是在说一件微不足道的事情一般。

    “测验自己的能力?就要这样吗?就为了测验自己把大家都杀了?”佐助哭泣的声音显得有些颤抖,他不敢置信的问道,他不愿相信自己和蔼可亲的哥哥会是一个人面兽心的家伙。

    鼬的内心在滴血,听到佐助的话语后,他眼皮微微的低了下去,道:“因为这对我来说很重要。”

    王座上的身影,在不停的沉思过去,他在回想那一夜跟佐助的诀别夜。

    与此同时,阴灵谷内,夜羽的身体已经有一大部分被死气覆盖了,只要再过半天时间,夜羽的身体就会被死气彻底覆盖全身,在那个时候,就真的是回天乏力了,但是这些宇智波鼬却还不知道,他还沉浸在他以前的记忆里,他认为刚才的一切都是梦境,他现在想要做的只是静静地等着佐助的到来,到那个时候就是他们兄弟一决雌雄的时候。

    那一夜,鼬与佐助两人站在大街上,两人四目相对,佐助有些气喘的喝道:“你骗人,哥绝对不可能这么做!因为???”可是当佐助看到鼬冰冷绝情的眼眸时,他不敢再说了。

    “其实,我之所以会持续扮演你心目中的哥哥,就是要衡量你的力量。你将来会成为衡量我的能力的对象,你身上蕴藏这种可能性。你会觉得我很讨厌,一直憎恨我,希望自己总有一天可以超越我,所以我才会让你活下去,目的就是我。

    你也是跟我一样拥有学会万花筒写轮眼的人,但是这是需要条件的。”宇智波鼬非常冰冷而平静的对着佐助说道,尤其是鼬说到万花筒需要条件的时候,一阵冷风吹来,将地面上的枯叶席卷上空,让这个夜晚显得更加的冰冷。

    鼬话语一顿,接着道:“就是把最好的朋友给杀了!就像我所做的一样。”

    佐助满脸的不可置信,他想到了那天三个族人来找他哥的事,佐助看着鼬说道:“那是哥做的,是哥把止水先生给杀了?”

    “没错,我也因此得到了万花筒写轮眼。南贺神圣本堂,从右边数来第七张榻榻米下面,有我们一族秘密集会的场所,里面记载着,宇智波一族的瞳术是为了什么目的而存在,也就是记载了瞳术真正的秘密。等到你开眼之后,包括我在内,会用万花筒写轮眼的人就有三个了,哼哼,到那时候就没有枉费我让你活着了。”鼬看着佐助冷笑道,尤其是看到佐助双脚居然在发抖,他闭上双目微微的转过身,他不想被佐助看到他眼中泪水在打转。

    鼬背对着佐助,道:“像你现在这样没有值得我动手的价值。我愚蠢的弟弟啊,如果你想杀我的话,就恨我怨我吧,就丑陋的苟延残喘下去吧。用尽全力的逃,尽全力的苟活下去,直到你拥有跟我一样眼睛的时候,再过来找我!”

    端坐在王座上的鼬从回忆里醒了过来,他霍的一下睁开了双目,因为他感觉到佐助已经来了。

    “你的那双写轮眼到底可以看到什么程度呢?”鼬双手交叉整个人有些懒散的对着已经长大成人的佐助问道。

    “能看到什么程度?现在我这双眼睛里所看到的,就是鼬你当场惨死的模样。”佐助一边走一边说到,等站到鼬身前十米远的时候,他驻足停了下来。

    鼬深深的看了眼佐助,然后闭上了双目,道:“我惨死的模样,是吗?那么……”

    “你就展现给我看吧。”鼬的话语还没落下,他的人已经站在佐助的身后了。

    也就是这个时候,阴灵谷中,黑色的死气已经蔓延到夜羽心脏部位了,并且以非常快的速度蔓延着,这样的速度超越了之前,也就是说夜羽已经彻彻底底的沉沦在了宇智波鼬前世的世界中,只要再过不久,夜羽就真正的死亡了。

    在夜羽命悬一线之际,他胸口处的虎形吊坠突然不停的躁动起来,并且散发出阵阵神秘青光,青光不停的跟黑色的死气周旋,让它们无法再往夜羽的头部蔓延,但这只是饮鸩止渴,最重要的是在幻魅幻境里的夜羽能够清楚知晓一切真相,否则一切都是枉然。

    与此同时,虎形吊坠散发出一阵阵的神秘清流,仿佛那黑色气体若代表死气的话,那么这神秘的清流则是勃勃生机,原本在夜羽体内的那滴黑色的魂血,在经过死气的侵袭与虎形吊坠散发出来的神秘清流洗涤一番,原本以非常缓慢速度融合的魂血,经过两种极端的气体相互冲击之下,那滴黑色的魂血正以非常快的速度在夜羽体内蔓延开,只要这滴魂血完完全全融化在夜羽的四肢百骸中,那么处在幻魅幻境里的他就会苏醒过来,幻境也自然破除。

    也就是说,如果夜羽无法在幻境中战胜幻魅所化成的人或者苏醒记忆的话,那么夜羽也会在魂血没有彻底融化之前就被幻魅在幻境中斩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