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完美遮仙 > 第四十六章 沉沦前世(第四更)

第四十六章 沉沦前世(第四更)

笔趣阁 www.biqiuge.com,最快更新完美遮仙最新章节!

    “呼,好险。没想到刚才稍微的沉思居然会睡过去,并且还做了一个非常奇怪的梦。”

    一个身穿黑色长袍,在其长袍背面上有红色云朵的年轻男子,他端坐在王座之上,在他身后的墙壁上有一个大大的狐字,在他的额头上有一个用尖锐之物划过的木业护额,他就是宇智波鼬,他被刚才所经历的事给惊吓了醒来,这种事还是第一次经历。

    这里是宇智波一族的场所,也是他为了跟佐助做最后了结所选择的地方。

    如今宇智波鼬正在安静的等待着宇智波佐助的到来,这是鼬为佐助安排好的战斗,他要让佐助最后以木叶英雄的身份将他这个宇智波的叛徒给杀掉。

    “就快了,一切就要结束了。我愚蠢的弟弟啊……”宇智波鼬双眼射出一道犀利的光芒,他的思绪回到了曾经……

    “咻咻咻咻~~”

    “嗒嗒嗒~~”

    “哥你好厉害哦,连放在大石头后面死角的标靶都能命中红心。好,我也要好好练习。”年幼的宇智波佐助看着自己的兄长,满眼都是崇拜的光芒,小佐助拿出两把苦无一副跃跃欲试的模样。

    “佐助,差不多该回去了。”鼬目露慈爱的看着小佐助说道。

    “是你自己答应要教我新的手里剑术的。”小佐助嘴角嘟囔,很明显不满意鼬现在就结束练习的决定。

    “我明天有重要的任务要执行,得先回去做准备。”鼬对着佐助柔情的说道。

    “你根本就是骗我的。”佐助埋怨道。

    宇智波鼬对着佐助招了招手,小佐助呼的一声就跑了过去。

    “咚”

    “佐助原谅我吧,下次再教你。”宇智波鼬弹了下佐助的额头说道。

    “哥你看我哦。”佐助明显想要表现下自己。

    “别这样逞强啊。”鼬担心的问道。

    顿时一阵鸡飞狗跳。

    “嘿嘿。”佐助趴在鼬的背上偷偷的发笑。

    “你这个扭伤脚的家伙到底是在笑什么,难道你刚才是认为好玩才那么做的吗?”鼬边走边对着他背上的佐助说道。

    “才不是呢。我是因为一想到明天就要上忍者学校就很高兴啊,因为这样一来,我就能跟上哥的脚步了。”佐助有些脸红的说道。

    宇智波鼬听完佐助的话语后,陷入了沉思。

    入夜……

    “鼬,你已经下定决心了吗?如果你没办法下定决心的话,就由我们亲自动手了。”木叶的带着面具的暗部对着单膝跪地的宇智波鼬说道。

    “请别急着下定论。”宇智波鼬抬起头急道。

    面具暗部的人低沉道:“如果要等到事发之后再处理就太迟了,事情已经是迫在眉睫了。”

    “这我知道,我一定会亲手做了结的。”宇智波鼬肯定的说道。

    ~~~~~

    “你说什么?你应该知道明天是个什么样的日子吧,我看你根本就不清楚自己的立场。”宇智波鼬的父亲看着对面的宇智波鼬说道。

    “我明天要去执行任务。”宇智波鼬眼睛微张的轻轻道。

    “是个什么样的任务?”鼬的父亲问道。

    “这不能告诉您,是个机密任务。”鼬平静的答道。

    “鼬,你的角色也是我们宇智波一族跟村子之间的沟通桥梁,这一点你应该知道吧。”宇智波鼬的父亲声音提高了很多。

    “这我知道。”鼬平静的说道。

    “把这一点给我牢牢记在心里面,而且明天的集会一定要来。”鼬的父亲双手交叉的叮咛道。

    鼬听完父亲的絮叨之后,就闭上眼离开了。

    一夜无话。

    晨阳升起,新的一天又开始了,时间在人们的忙碌当中悄然流逝,很快晨阳变成了夕阳,挂在山头上,随时都有可能落下去。

    宇智波鼬跟宇智波佐助两兄弟并排坐在家里的庭院中,只听佐助此刻有些抱怨的,道:“爸开口闭口谈的都是哥的事。”

    宇智波鼬听完之后,微微抬起了头,道:“你觉得我很可恨吗?”

    佐助有些发愣的看着鼬,鼬没有等佐助开口,话语一顿之后,继续平静的说道:“其实也无所谓,忍者只要还活着,会遭到别人的憎恨也是理所当然的事。”

    佐助连忙解释道:“不,我没有那个意思。”

    鼬听到佐助的解释时,笑了出来:“呵呵,优秀也不见得是件好事哦,有了力量之后就容易被别人孤立,态度也会变得比较傲慢起来。即使一开始就面对要很优秀的期望也一样。只不过,对于你来说,我是你独一无二的兄弟,我会以你必须突破的障碍身份继续存在于这个世界上的,就算是会被你憎恨也一样,这就是所谓的大哥了。”

    鼬的神色有些沉重,声音也越发低沉了起来。他转过身对着年幼的佐助说道。

    “砰。”

    屋门被人给踹开,两兄弟的谈话也被终止了。

    “鼬在家吗?我们有事找他,叫他出来。”一个像似讨债一般的男人声音传了进来。

    鼬听到有人喊他,他从里屋慢慢的走向大门处,他一下子就看到了三个人,这三个是宇智波一族的人。

    鼬看着三人,道:“怎么了?为什么大家都来了?”

    最先开口说话的也就是三个人里面头发有些发白,并且像被雷劈了一样的左边的男子,道:“昨天的集会,有两个人没有过来参加。”

    “你为什么没有过来呢?”白发男子身旁的留着比女人还要长的头发的男人接着问道。

    鼬没有开口,而是静等他们的下文,他知道这长发男子应该还有其他话语。

    “我知道你加入暗部之后,必须去处理一些麻烦的事情,令尊也常常以这种理由来袒护你的种种行为。”长发男子先是表示认同鼬的工作,接着却是矛头指向他父亲过多的护短表示不满。

    白发男子右手一摆,接着长发男子的话语,继续道:“但是,以我们的立场并没有对你特别通融的意愿。”

    鼬听完之后,缓缓地闭上了双目,平静道:“我知道了,以后我会注意的,那么各位就请回吧。”鼬说完之后还是没有睁开双目。

    白发男子很明显被鼬的态度给激起了怒火,他双眼露出冷冽的光芒,道:“说的也是,不过在离开之前,我们还有一件事情想要问你。昨天晚上,那个宇智波止水在南贺之川跳河自杀了。”

    鼬在听到白发男子的话语后,霍的一下睁开了眼眸。

    长发男子的双眸有些阴沉的盯着宇智波鼬,道:“我记得,你把止水当做是自己亲哥哥一样的仰慕。”

    鼬的眼眸有些疲惫,他的声音也显得有些无力的,道:“是这样吗?我最近都没有看到他的踪影,真的很遗憾。”

    阴灵谷中,夜羽倒下的身体周围出现了大量黑色的气体,那黑色的气体就是龙灵儿口中的死气,随着夜羽意识逐渐的沉沦在前世宇智波鼬的记忆中,夜羽身体的死气越来越多,已经将他的双腿都染成了黑色,按照这样下去,不要半天,夜羽就会因为沉沦在幻境世界中而导致他自己真正的死亡。

    “所以,我们警务部已经决定倾全力进行深入的调查了。”长发男子双眼灼灼的看着鼬说道。

    “调查?”鼬的眼皮眨了一下,有些不解的问道。

    一旁的白发男子从腰间上掏出一张纸条,伸向了鼬,并且,道:“这东西就是止水的遗书。我们也做过了笔迹的鉴定,这的确是他本人写的没有错。”

    “既然没有他杀嫌疑的话,为什么要调查?”鼬一边说着,一边伸手去接那所谓遗书的纸条。

    “如果是会写轮眼的人,就可以轻易的拷贝别人的笔迹了。”长发男子冷冷的说道。

    “他是宇智波一族中的人才,更是人称瞬身止水的高手,只要是族内的事,不管是什么任务,他都会挺身而出。”白发男子看着鼬在盯着遗书看的时候,不解的问了起来。

    “这样子的人,很难想象他会留下这种东西自杀。”长发男子的话语显得更加的冰冷了,并且还有丝丝的杀意围绕。

    鼬听完两人一唱一和之后,放下手中的纸条看着他们三个说道:“我建议各位最好不要从外表或主观意识来判断一个人。”

    长发男子显得有些不耐烦的打断了宇智波鼬的话,并且伸出手指向他,用命令的口吻说道:“总而言之,那封遗书先交给你来保管,你拿着那个主动要求暗部协助调查吧!”

    “我知道了。”鼬的双拳紧握又松了下来,他强行压住了怒火。

    三人听完之后,有些意满的转身离去,可是那白发男子居然还要出言挑衅,道:“希望可以调查一些蛛丝马迹来。”

    “你们为什么不直截了当的说呢!”鼬将写轮眼开启之后喝问道。

    三人在听到宇智波鼬冰冷的声音时,同时将头转向了身后,并且写轮眼也已经是开启的状态。

    “你们怀疑人是我杀的吧?”鼬的声音也显得有些冰冷起来,他已经没有了耐心,双手紧握的对着三人的背影喝道。

    “是啊,没错,你这小鬼!”长发男子也显得有些不耐烦的对着鼬嘲笑道。

    “砰、砰、砰!”

    连续三记重拳,三人鼻血飞洒出来,然后应声直接到在了鼬的房子外的大街上。

    此刻大街上居然没有一个人影,显得非常的冷清。

    “我刚才已经说过了,最好不要从外表或者主观意识来判断一个人。你们是凭哪一点来认定我是一个很有耐心的人呢?”鼬缓缓的站起身,并且冰冷的看着倒在地上抽搐的三人说道。

    鼬话语一顿,继续道:“一族长,一族短的。说这种大话的你们误认自己的能力有多大?就是因为你们误判我的能力不够大,所以才会被我打倒在地上。”

    “止水这阵子以来都在监视你,你加入暗部已经有半年了,大家都看得出来你的言行举止出现了异状,你的心里到底在想什么?”白发男子有些痛苦的双手撑地抬头看着宇智波鼬问道。

    “执着于组织!执着于一族!执着于名号!这就是局限自己限制自己能力的可怕事情,而且也是憎恨目前没有看到事物的愚蠢行为。”鼬在听完白发男子的话语之后,声音显得越发的激动了起来。

    “快住嘴,鼬!不要再说了,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不知道什么时候他的父亲已经回来了,并且听到了鼬最后的话语。

    “鼬,你最近变得怪怪的。”鼬的父亲感觉到自己儿子最近的变化有些奇怪,所以当面问了出来。

    宇智波鼬看着自己的父亲,道:“我并没有哪里变得奇怪。我只是做好自己该做的事,就这样而已。”

    “那昨天晚上,你为什么没来呢?”鼬的父亲将话题转移到了昨夜集会上。

    “就为了让我更接近巅峰!”鼬低下头看着自己的双脚平静的说道。

    “这是什么意思?”鼬父听着鼬的答话有些不明所以的问道。

    宇智波鼬用他的行动来回答,只见鼬的右手不知何时拿出了一把苦无,并且红色的写轮眼看着自己父亲的方位,一下子就将苦无丢了出去。

    苦无去势太过迅速,鼬的父亲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那把苦无已经刺穿鼬父身后的墙壁,并且命中宇智波族徽的白色中央。

    鼬缓缓的将手放了下来,并且双目显得空洞而冰冷的,道:“我的能力对这个无聊的族群感到绝望。就是你们太执着于一族这种渺小的东西,才会看不到真正重要的东西。真正的变化是没有办法局限在,规范、制约、预感或者想象的框框里面的。”

    鼬父听着自己儿子目中无人的话语,吼道:“你太傲慢了!”

    “够了!如果你再胡言乱语的话,我们就去把你抓去关起来。”白发男子摸着有些疼痛的额头站在鼬父旁边对着宇智波鼬喝道。

    自始至终都没有说过一句话的另外一个短发男子,站在白发男子的身旁问向他们:“哎,你们打算怎么办?”

    长发男子的写轮眼充满了杀气,看着宇智波鼬的父亲急道:“我已经忍无可忍了,队长!下令逮捕他吧!”

    鼬在听到长发男子的话语时,眼神越发的冰冷了。

    “哥你别闹了。”躲在房门内的佐助看着自己的哥哥似乎还想顶撞时,出言制止了他。

    “呃。”鼬在听到佐助的声音时,眼角看向佐助,他看到了满脸担忧神色的佐助,然后他决定了一些事,并且他接下来的举动让所有人都大吃一惊。

    宇智波鼬双腿跪倒在地,并且给他的父亲还有另外三人鞠了一躬,道:“杀害止水的人并不是我。但是,我为我刚才的诸多失言向你们道歉,对不起,我错了。”

    鼬父听到鼬诚恳道歉的话语后,闭上了双目,道:“照这么看来,你最近忙于处理暗部的任务,好像有点太累了。”

    白发男子在听到他们警务部队长也就是宇智波鼬父亲的话后,连忙急道:“队长!”

    鼬低着头缓缓地听着自己父亲为自己辩解的话语,不知道心里在想些什么。

    “暗部是火影大人的直辖部队,就算我们是警务部队,也不能在没有逮捕令的情况下拘留他。而且,我会负起全部的责任来监视我这个儿子,拜托你们。”鼬父没有睁开双目,他感觉无颜面对自己的部下,但又想为自己儿子开脱。所以对着三人保证道。

    “我知道了。”白发男子的声音有些发冷,但是他也不敢再多说什么了。

    “进来吧,鼬。”鼬父说完之后,率先走回了屋子。

    在鼬父进入里屋时,鼬将双眼看着佐助还有他父亲的背影,他的普通写轮眼逐渐的化成了万花筒写轮眼,万花筒写轮眼折射出来的却是一股毅然决然的冰冷光芒!而他父亲却还不知道这一件事,哪怕是宇智波一族也没有人知道他的万花筒写轮眼开启了。

    阴灵谷中,夜羽身上的死气越发的浓郁了,已经淹没到了他的肚脐眼了,如果等死气彻底掩盖他天灵盖的时候,如果到时候夜羽还无法从宇智波鼬的记忆里,也就是幻魅创造的幻境中挣脱出来,或者想起宇智波鼬只是他的前世只是一个幻境的话,那么他最终的结局就是被幻魅给同化,从此世间再无宇智波鼬也无玄阳体夜羽。

看清爽的小说就到【顶点小说网 www.23wx.i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