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完美遮仙 > 第四十五章 如真似幻(第三更)

第四十五章 如真似幻(第三更)

一秒记住【笔♂趣→阁 WWW.BiQiuGe.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此刻他们两人已然有些被煞气侵袭,他们目中的杀机更加的浓烈,他们已然失去了冷静的心,他们忽略了此地粉红色气体的出现,在他们不断的交战时,一道近乎透明的粉红色人影出现在了他们的身旁。

    粉红色的气体越加的浓郁了,如果从上往下看,能发现夜羽跟龙灵儿两人的意识已经有些模糊不清。双眼模糊,摇摇欲坠的模样。

    他们每一次的出手也越发的无力起来,他们感觉眼皮非常的沉重,随时都要倒下一般,此刻两人眼中恢复了些许清明,他们也发现了盘膝端坐在他们不远处的粉红色的身影,也就是他们双目在看那道粉红色身影时,那粉红色的人影也睁开了眼眸,瞬间三人的目光重叠在了一起。

    在这一刹那,夜羽跟龙灵儿脑袋轰的一声,随即他们闭上了眼眸,与此同时,那粉红色的人影也是闭上了眼眸,在闭上眼眸时,夜羽听到了他身旁龙灵儿的呢喃声。

    “幻…魅!”

    与此同时,在玄武大陆神龙帝国所属的一处草原深处有一个盘膝而坐的人影,让人分不清是男是女,只因这人的身体此刻有些透明,若隐若现,让人觉得很不真实。

    “糟糕!灵儿堕入幻魅的梦境中了!”

    此人双目微微张开,有道道神光射出,这是一双女人才能拥有的眼睛,她在草原上的名号可以说是无人不知,无人不晓。她就是碎丹期强者,人称虚玄子的强者,也是龙灵儿的师尊。

    幻魅的可怕,虚玄子可是比任何人都清楚,虽然阴灵谷出现的幻魅通常只是根据被施术者对象而定,可是幻魅的幻境可是由虚而实,幻魅会跟受术者一起进入幻境中,幻魅会将自己也沉沦到受术者记忆最深处的人或物,它会把自己彻彻底底当成对方记忆中无法磨灭的存在,它会忘记自己是幻魅。

    直到受术者彻底沉沦,也就是现实世界彻底消散后,幻魅才会重新出现,这才是幻魅真正可怕的地方。

    可以说没有任何破绽可言,除非幻魅自己露出破绽,否则的话,受术者在没有任何外援的情况下,只能被幻魅一点一滴的抹除,如果在幻境中的受术者可以记清楚一切都是幻魅的幻境的话,那么此术也不攻自破。

    “希望来得及!”虚玄子嘴角喃喃,她腰间储物袋光芒一闪,一块银色的镜子出现在她的面前,看着这块镜子,虚玄子眼神逐渐鉴定了起来。

    “以吾一魂融苍穹之镜,带吾入梦道!”

    虚玄子话语传出之后,整个人显得更加的透明了起来,在她眼前漂浮的银色镜子也变得近乎透明了起来,而银镜里的世界赫然就是阴灵谷的方位,虚玄子的一缕魂缓缓的飘进了银镜中,她的那一缕魂靠着银镜的特殊,相隔几千万里也是转瞬即到,她的那缕魂看了眼倒在地上的一个全身受伤不轻的男子,再看了下他们对面那道透明的粉红色人影,最终她的魂缓缓地融入了龙灵儿的体内。

    ……

    “咦?刚刚做了个奇怪的梦呢。怎么会梦见我已经长大了,并且看到阿剑死在我面前呢?真是奇怪。”

    一个看上去约莫八九岁的扎着马尾辫的小女孩,此刻正坐在草原上呆呆的看着远方的一个同样是八九岁的黑衣男孩,小女孩的眼睛中闪烁着幸福的光芒。

    她叫灵儿,没有姓。也不知道自己的父母是谁,在她的记忆里只有两个人,一个是她的师傅一个叫虚玄子的中年女子,另外一个就是那黑衣男孩,她跟他从小一起相依为命,两人的生命早已连接在了一起。

    草原的天很蓝,天上飘着几朵奇形怪状的云朵,它们也在懒洋洋的晒着日光,在草原上有很多人放牧,有牛,有羊,有鹿,各种各样的动物都有。

    小女孩每天都喜欢这样静静地看看天上的云朵,然后看看那些牛羊,最让她开心的就是每天看着那小男孩追逐那些牛羊奔跑的场景。

    “灵儿快来看,我发现了一个奇怪的现象。”小男孩边跑边呼唤女孩的名字。

    “剑哥哥,发现生命了呀。等会灵儿也有事要跟剑哥哥说哦。”小女孩看到小男孩脸上洋溢着灿烂的笑容,她的内心深处也跟着感觉甜蜜。

    她深怕刚才的梦境会变成现实,她不想剑哥哥出现意外,也不想当什么公主,只要这一辈子都可以这样每天开开心心的生活着,一切就足够了。

    龙灵儿的内心深处虽然有隐隐约约的声音告诉她,现在发生的一切都是幻魅所创造出来的,可是小女孩却有些排斥内心深处的声音,她相信现在才是真的,她相信剑哥哥还活着,她不要那个让她感到害怕的梦是真实的。

    这就是幻魅的可怕!

    往往针对人性内心深处最为薄弱的地方,现在龙灵儿所经历的则是她刚刚踏入修道时的画面,是她今生感觉最为无忧无虑,最为快乐的时光,她宁愿沉沦在此,也不愿意回到那让她感到绝望的世界去。

    “灵儿妹妹,你看地上的蚂蚁为什么是一只只排成队的钻进洞里呢?”小男孩一脸非常严肃的表情指了指地上成群结队的蚂蚁向着身旁的女孩问道。

    “不知道哦,不然我们去问姑姑吧。也许她知道是什么呢。”小女孩对着小男孩说道。

    两人对视了一眼,然后一起朝着小女孩口中姑姑所在的地方而去,在他们眼中,那神秘的姑姑是无所不知,无所不能的,这个世界还没有他们的姑姑不会解决的问题。

    因为以前也有其他地方的人过来拜访他们的姑姑,而且还称他们的姑姑为虚玄子,非常的恭敬,而在两人的记忆中,这个世界还从来没有他们的姑姑无法做到的事。

    两人一路蹦蹦跳跳的朝着他们姑姑所居住的帐篷而去,他们的笑声传遍整座草原,就连天上的云朵也逐渐的变得多姿多样了起来。

    帐篷中,两个小家伙将他们的问题向他们口中的姑姑诉说了一番。

    他们的姑姑是一个身穿朴素青衫的女子,此女子拥有一副绝世的容颜,但是美中不足的是她的右眼处有一道非常可怖的疤痕,让此女的美多了一种裂痕。

    她安静的听完两个小孩的问题后,目露沉思之色,然后她缓缓的走出了帐篷,两个小家伙赶紧跟随其后。

    她静静地看着今天不一样的天空,往常的天空只有蓝天与白云,可是今天的天空却多出了好几朵如血一般颜色的云朵,充满了妖异感。

    “灵儿,你刚才的问题就好比此刻的天空。天上多出了很多不一样的云朵,而且颜色鲜红如血,说明有不平常的事要发生,而蚂蚁成群结队的一只接一只爬进巢穴,说明它们也感觉到了天变。”虚玄子眉头微皱的看了下两个小家伙后,缓缓道来。

    “为什么会有天变呢?”小女孩问道。同时这也是另外一个小男孩想问的问题。

    “呵呵,我也不知道呢。就像天会下雨的时候,动物们都会有不同的反应,季节的变化导致动物们反常的举动,这就是所谓的天变了。”虚玄子目露慈爱的看着两个小家伙说道。

    “哦,原来如此。”小女孩嘴角皱起,好像似懂非懂的样子。

    “虽然不知道姑姑在说些什么,但是听起来感觉好厉害的样子。”一旁的小男孩则是有些酷酷的说道。

    虚玄子被两个小家伙的表情给逗笑了,打发走两个小鬼头之后,她缓缓的看着今天不一样的天空,她总是感觉会有不一样的事情即将发生,而且是超乎她能力范围外的事情,这种感觉让她非常的不安。

    “看来幻魅是幻化成本尊的样子了。这样一来就有些难办了,看刚才灵儿的神色,她明显的选择了沉沦,也许是剑儿的死对她的打击太大了,如此一来,想要将灵儿带走,唯有趁幻魅分心的那一刹那才行,否则等灵儿彻底沉沦进去,就真的是回天乏术了。”

    在地面上的虚玄子凝望天空云朵的时候,一朵灰色的云朵也正在凝望着大地上发生的一切,这灰色的云朵正是虚玄子的那一缕魂,她要在龙灵儿彻底堕入到幻境前将其带离幻魅的幻境,而且要快。

    所以她只能等待机会,否则被幻魅发现,那龙灵儿的处境更加的危险。

    地面上的虚玄子在凝望了几息之后,微微的摇了摇头然后踱步走回帐篷,应该只是要下雨才是,如果是真正的天变的话,那她不可能没有任何感觉,至少可以感应出天变为何,因何产生天变,可是却没有任何征兆。

    两个小家伙离开虚玄子帐篷之后。两人一路欢欢乐乐的追逐打闹,根本没有发现有一朵灰色的云朵在他们头顶上一路跟随。

    “这是灵儿被龙家认亲的前一年,也是灵儿还没有正式修道的那一年,那一年她不知道真相,每一天都无忧无虑的跟阿剑一起生活,原来这份记忆对她来说如此的重要,也是她今生最为重要的记忆。难怪在阿剑死去后,灵儿内心深处明明知道这是幻魅幻化出来的幻境,却还是选择了沉沦。”虚玄子心底暗叹。

    “不能再让灵儿沉沦下去了,必须尽最快速度将灵儿带离幻境,并且要靠银镜带她回大草原,此事过去后,恐怕阴灵谷将变成真正的禁区了。”

    虚玄子可是真正明白阴灵谷的可怕,她知道在她出手之后,阴灵谷可能会变成真正禁区的原因,那就是幻魅的本体有可能苏醒,一旦苏醒,阴灵谷将是任何生灵的禁地,是真正的禁地。

    “走!”虚玄子的灰色云朵将龙灵儿给彻底包裹住了,与此同时小女孩的声音也响彻整座草原。

    “救命啊,姑姑!阿剑哥哥救灵儿。”

    “该死!是谁!”

    愤怒咆哮的声音也在此时响遍整个天地!

    阴灵谷中,虚玄子以雷霆之势强行将龙灵儿的魂魄给带离了出来,她没有时间给龙灵儿解释,而是以非常快速的掐诀手法,让悬浮在她头顶上银镜的虚影凝实,继而用相同的方式离开阴灵谷,以最快的速度抵达真正的草原。

    龙灵儿美眸满是复杂之色,她清晰的记得刚才的经历,她看了眼不远处的黑衣青年,她隐隐约约可以感觉到对方应该也正是受着相同的经历,而他却没有她的幸运,有一个碎丹期的师尊前来相救,也就是注定了这个黑衣青年要陨落此地。

    现在,她对夜羽的恨减少了很多,她从自己的储物袋中取出一枚形式猴儿脸却有成人手掌大小的红扑扑的果实丢到了黑衣青年的身体旁。

    “这就是猴婴果,你说属于你之物。”龙灵儿看着青年身上的死气又在无形中增加了一丝,她知道他已经开始彻底沦陷在幻境之中了,每沉沦一下,他身上的死气就会多出一丝,等到死气完全将黑衣青年包裹的时候,也就是他命丧之时,也就是说他必死无疑了,所以她对他的恨意也消散了很多。

    “快走!”

    与此同时,虚玄子刻画的阵法也凝聚好了,两人的身影以肉眼可见的速度从原地渐渐地消失,也就是在她们从阴灵谷消失的瞬间,整座阴灵谷好像有蛮荒巨兽要苏醒一般,整座阴灵谷都能听到一声怒吼,整座山谷都微微动了动。

    阴灵谷深处的龙吟风还有萧无魄等人被阴灵谷突如其来的变故给惊住了,他们想到宗门对阴灵谷的描述,没有过多的耽搁,所有人都施展各自的底牌,以最快的速度朝着阴灵谷的谷口而去,他们可不想以身犯险。

    他们并不知道龙灵儿已经离开了此地,龙吟风在谷口外低头沉思着,最后他带着身受重伤的关姓青年往神龙帝国的帝都而去,他并不想返回黎沙镇,因为他知道黎沙镇如今应该正处于战乱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