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完美遮仙 > 第二十七章 辛氏皆陨

第二十七章 辛氏皆陨

一秒记住【笔♂趣→阁 WWW.BiQiuGe.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我们不是敌人,我们都有共同的目标。我来此也是为了击杀这两个老头,他们的伙伴已经被我给除了,我之所以伪装成他们口中的老二,就是为了更加方便行事。接下来,只要我们假装交手,而我假装被你打成重伤,我想以他们三人的感情肯定会暴走,到时我就趁机将那老妪击杀或者重伤,如此一来,想必以兄台你一人的实力,对付一个施展了禁术的老头应该不再话下吧。”

    “我凭什么相信你?”

    “就凭你不想暴露自己的身份,而我也是如此。既然我们两个人都怀有一样的目的,并且有一样的敌人,就要相信我。而且你也不希望天亮之后这两个巫神教的人还活着吧?”

    “好,不过我只会牵就辛坤,等你真的办到之后,我才会相信你。”

    神秘黑衣人想起之前两个人的对话,如今再看到那老妪身受重伤并且不可置信的表情,他确定那个‘辛田’真的是假的,并且有跟他差不多的目的,如此一来他们说必定真的可以联手将辛坤彻底绝杀在此。

    一切说来话长,可是两个人都是神识传音,只要一个呼吸的时间就可完成。

    他之所以会选择相信那个假冒辛田的人的话语,最主要的是因为他不想暴露自己的行踪,所以他才会赌一把,哪怕最终被骗他也无惧,到时只要施展秘术就可以,只是到时候只会陷入更加被动的局面而已。

    为了各自的目的,所以他才会选择相信那个假冒老二的老者的话语。

    “不!!”

    一声声痛苦的咆哮声从辛坤的口中传出,再配合那巨大蛤蟆魂影的吼啸形成了骇然的风浪席卷四方。

    辛坤三兄妹对待敌人虽然残忍无比,他们手上的生命也不知道有多少,可是他们三兄妹的感情却是真挚的,如今在一夜中他的兄妹接二连三的出事,这让他如何能够不愤怒?

    如果辛坤现在还想不出那个老二是假冒的,他就枉费这么多年的修道了,在他看到辛静被残忍的刺穿心脏的一幕时,再联想之前辛田使用禁术到出现这边的时间都过去了一刻钟,他已经能够想到这个假冒辛田的人,就是将辛田给杀死的神秘人。

    辛坤做梦也不会往山洞那个凡人少年身上想去,他猜测的是辛田在山洞处理完之后,在要跟他们相会的地点的途中遇到了神秘人,而且这个神秘人之强大不得不逼迫辛田施展禁术,可是辛田施展禁术也无法奈何对方,再联想他现在对面的那个罪魁祸首黑衣人,他已经将两个神秘人联系在一起了。

    他们是一伙的!

    后面出现的神秘人就是为了接应这个人来的,他们之所以展开所谓的生死斗只不过是唱双簧。

    辛坤虽然处于暴走状态,但是他也大概的想清楚了整件事的起末。

    事情的真相跟辛坤的猜测不相上下,只不过场中的两个神秘人都不认识彼此,他们只是有共同的目的而暂时联手罢了,但是这些都不是辛坤想要知道的,也不是他想要了解的,现在的他只想将这两个神秘人给碎尸万段!

    辛坤拼着被神秘黑衣人重伤也要冲到他的三妹身边,他们就算要死也要死在一块,而且,就算是死也不会让对方好过!

    “滚!!”

    辛坤朝着辛静身旁不远处的冒牌货一记巅峰的一击,他想要让对方身死道消,就算不能,也要逼迫对方从辛静的身旁离开。

    夜羽不敢冒险,他看着狂暴的辛坤,还有那充满了波动的一击,他想也没想就快速的离开了此地,出现在了那神秘黑衣人的左手方位十米远的地方。

    “不知兄台如何称呼?”

    “我叫鼬。你呢?”

    “在下连啸龙。”

    两人简单的彼此介绍了自己的身份,但是两人都心知肚明,用的是假名,但是两人都不会追究,毕竟两人没有交集也不需要交集。

    他们需要的只是暂时可以有称呼对方的名称而已。

    两人的目光还有全部精力都集中在那蓄势待发的辛坤身上,而他们也在调整自己的状态,他们知道最终一战就要开始了,这一战将分出胜负。

    夜羽将玄阳决彻底运转全身所有的经脉还有毛孔,他那血气如汪洋一般旺盛,仿佛他根本就不是修道者,而是一名彻头彻尾的修武者。

    连啸龙看着这个血气如此旺盛的鼬,心里也吃了一惊,但毕竟不是常人,他很快就收敛了状态,并且从他的储物袋中飞出一把金色的软剑。

    这是一把吐着金色光芒,大约五尺长的软剑,上面有道道金色光芒流转,一看就知道不是凡品。

    就在两人都在为彼此惊讶时,辛坤那边终于有了动作,并且是让两人讶异到顶点的一幕。

    只见辛坤哭笑着,他原本脸上的斗篷早已不见,此刻的辛坤脸上充满了狰狞与决绝,他竟然活生生的将辛静整个人都给融入到他的身体里了,仿佛他们原本就是一体一般,整个画面充满了血腥与恐怖。

    一身是血的辛静,呼吸近乎停止的慢慢的飘进了辛坤的体内,与此同时,辛坤整个人的气势更加旺盛,就连他所召唤出来的巨大蛤蟆的魂影似乎都凝实了不少,那巨大的蛤蟆眼似乎活了过来,夜羽跟连啸龙两人仿佛看到了一只与天比齐的蛤蟆从远古跨越时空而来,非常怪异的一幕。

    “鼬兄,不能等这个老家伙蓄势完,否则我们危矣。”连啸龙神色非常难看。

    “嗯,速战速决。否则山洪爆发,我们就更加危险。”夜羽的脸色也非常的不好看,如果不是漆黑的深夜,不难看出他黑色斗篷下的神色已经是前所未有的凝重。

    这场暴风雨已经连续下了大半夜,他们战斗的地方也早已经水患成灾,如果不速战速决的话,三人本就灵气干枯并且有伤在身,再加上泥泞的水洼出现的话,他们就更加步步艰难,如果在天亮前不能结束战斗的话,对于三人来说将是灭顶之灾。

    “嘎嘎嘎,两个小杂种!我要你们为我的兄弟姐妹陪葬!”此时的辛坤已然没有了其他,有的只想将那两个神秘人给斩杀,好为他的兄妹报仇雪恨。

    “动手!”

    “杀!”

    夜羽跟连啸龙两人全身散发恐怖的气息朝着那巨大散发青光的蛤蟆冲去,三人中除了连啸龙跟夜羽还有微微保留之外,其他的一切实力都施展了出来。

    只见三人犹如三道光芒一般交汇在一起,青光、金光跟夜羽身上特有的形成的一股黑色光芒,三道光芒犹如彗星撞地球,剧烈大碰撞。

    到了现在,一切的言语已经没有意义,唯有一方倒下,这场战斗才可画上句点。

    三人的交锋很快也很迅猛,三人身上都挂了彩,夜羽还有连啸龙身上遮面的斗篷跟面纱早已化成齑粉,两人的嘴角都有鲜血溢出,由此可见两人的伤势又加重了,但是两人的眼中都闪烁着红芒,他们擦干嘴角的血迹之后,同时朝着那青光闪现不停的巨大蛤蟆杀去。

    十招!

    一百招!

    两人完全像是自杀式一般的朝着那无比巨大的蛤蟆杀去,两人的心思是想耗光辛坤的灵气,他们看出辛坤此时也已经是穷途之末了,现在就是看谁坚持的久,谁就是赢家。

    “水遁,水龙弹之术!”

    “水遁,大瀑布之术!”

    夜羽连续施展两记水遁系的大招,他原本的查克拉量就不是很多,在施展出两记水遁之后,他感觉体内的查克拉好像见底了,如果再强行施展就会适得其反。

    连啸龙看到鼬连续施展水系术法,他也不敢再保留了,因为此时的天际已经蒙蒙亮。

    “龙剑式之瞭天式!”

    一记金色的长龙之影从连啸龙的金剑上出现,金色的长龙带着剧烈的金芒朝着辛坤杀去。

    如果从高空看下去,看到的是两条不一样的长龙朝着那巨大蛤蟆身上冲去,一条是水凝聚而成的水龙,一条是金光闪闪的金龙。

    辛坤原本暴虐的眼神在看到两条长龙之后终于恢复了清醒,可是他退无可退,在他身后有一道从天而降的巨大瀑布袭来。

    “老夫就算死也要你们陪葬!!”辛坤一声嘶吼,然后只见他身上的巨大蛤蟆开始膨胀,就连辛坤整张脸更加狰狞可怖,周围的天地灵气也开始紊乱了起来。

    “不好!他要自爆了,鼬兄快退!”连啸龙提醒一声之后,他快速的驾驭他那把金色的软剑快速的朝后方退去,想避开辛坤的自爆。

    不用连啸龙多说,在辛坤说完话语,蛤蟆开始膨胀之后,他脑海里不禁想起前世的同伴,迪达拉。那家伙就是一个喜欢玩自爆的主,尤其是那家伙的终极艺术就是拿他的本体自爆。

    两人的反应虽然快速且敏捷,但是一个练气巅峰的修者的自爆还是造成了非常巨大的波动,方圆数十里都可以听到这自爆的声响,并且自爆所造成的光芒也是剧烈的,尤其是在黎明前,更是一个小型的太阳一般,光芒耀眼,远在黎沙镇都可以看到这光芒。

    “噗嗤!”

    “该死!”

    夜羽跟连啸龙两人都被自爆给造成了重伤,两人不敢多做逗留,彼此告别后,就快速分开寻找隐秘之地疗伤,他们必须趁着其他修者到来前,迅速离开这片是非之地。

    天上的雨开始变小了,黎明也逐渐的降临,这场雨夜中的杀戮也终于结束了,不是夜羽嗜杀,而是发生夜战父亲的事件后,他就对自己发誓,不能让威胁到夜家村的危险出现,所以他才会一不做二不休的在这场暴风雨的夜晚开始袭杀!连啸龙的具体身份是谁,还有辛坤他们口中的族器也好,夜羽都没有兴趣,他此行的目的是为了救夜仙,是为了救活他今生的妹妹,夜仙。

    所以其他的事情都与他无关,好在辛氏三兄弟皆已死去,否则还真的有些棘手了。

    距离那场雨夜中的杀戮已经过去了三天的时间,这三天的时间夜羽都一直在百里之外的山顶上静养,好在他手中的战利品有不少恢复灵气的丹药,否则的话,他真的要躺上十天半个月才可恢复。

    “没想到那一夜会造成如此大的伤害,不过也是一件福事。玄阳决原本就处在瓶颈,如今又开始运转了,并且有突破的征兆,看来这玄阳决的修炼还是要在生死战中才能突破,难怪夜家村里一直没有出现过筑基以上的人,因为这根本就是要在战斗中才能领悟并且突破的法决。”

    夜羽站在山顶,迎着中午的阳光看着远方的小镇静静的思衬着,不时的他眼中的光芒会出现欣喜之色。

    然而他并不知道的是,在那场雨夜中,他连续使用忍术对敌,在他的体内深处,一丝不属于这具身体的血液正在缓慢的流转全身,那是一滴黑色的血,仿若是他的灵魂之血一般,这种变化,除非那滴黑色血液彻底融入他的身体后,他才会发现。否则在此之前他是不会知道这一滴黑色之血的。而这一发现,夜羽想起了神秘空间男子的话语,想必这就是他的魂血了。想起这些日子以来的经历,让夜羽不得不感叹,人生真是奇妙非常。他无意与人为敌,可是却逼不得已的去一次次的杀戮,这应该就是这个世界的生存法则了吧。

    夜羽俊秀的脸庞此时却多了一抹沧桑之感,常人若是看到他的双眼而不去注意他的脸庞的话,是不会知道他还未满十八岁,是一个少年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