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完美遮仙 > 第二十五章 雨夜杀戮

第二十五章 雨夜杀戮

笔趣阁 www.biqiuge.com,最快更新完美遮仙最新章节!

    夜羽一口气就施展了好几个大型忍术,尤其是夜羽的影分身之术施展出来时,那个老者已经呆住了,在他的眼前出现了十几个一模一样的少年,并且在那少年眼中他看到了冷冽的杀意,让老者惊骇的是,他的蚀金虫被火海给包围了,他的心神明显受了重伤,他感觉到他的蚀金虫正在惊叫中死亡。

    老者害怕了,在他的眼中那个少年不是什么修为低下的修者,而是一个恐怖的魔王,在蚀金虫灭亡时,老者终于喷出了一口心头之血,但他没有时间心疼,而是以最快的速度逃离了这个山洞,他要尽快找到他的大哥,不然的话,他今夜怕要阴沟里翻船了。

    几乎在老者逃出山洞时,夜羽也已然追出了这个山洞,他可不想在自己底牌尽出之后,还被他给逃走了,如果被这个老者逃脱的话,那么等待他的将是无休无止的追杀,这一点可不是他想要的。

    既然决定出手,就要抹除一切潜在的威胁。

    一个丧失了斗志在逃亡,一个怀着必杀之心在后面追杀,结果已经可以想象的到。

    淅沥沥的雨夜下,一场杀戮正在悄然的上演着,一个不满二十岁的少年以凝云十层的修为在追杀一个年过半百的练气大圆满的修者,如果传出去,不知道要惊掉多少人的下巴不可,实在是太过匪夷所思了。

    老者心里也是非常的憋屈,此刻他已经可以肯定那少年不是什么少年,而是修为有成的老怪,不仅如此,还是道武双修的修者,唯有如此才能解释其为何有如此恐怖的肉身之力。

    他刚才可是亲身跟那少年肉身碰撞过的,但结果却是他被那少年强悍的肉身给撞飞了,不仅如此,还受了伤,由此可见那少年的肉身之力达到了一个恐怖的境界。

    老者边逃,心底却在不断的思衡着,如果要动用禁术的话,他有机会将少年杀戮,可是他的修为从此以后就永远无法提升,只能永生停留在练气期,直到死亡的一天才能解脱。

    眼看那少年越来越近,老者终于忍不住爆喝,道:“小友何必苦苦逼人?我们也没有深仇大恨,为何要追杀到底?”

    夜羽并没有被老者的话语给唬住,而是双眼杀机闪现的继续追杀,如今他的所有底牌都出了,这老者眼看不敌才这番说辞,如果不是他拥有这个世界上没有的忍术的话,他刚才就已经死了,面对这样的人,他只有一个字

    杀!

    “如果再逼老朽,大不了同归于尽!”老者眼看少年不为所动,全身气势一下子攀升了许多,隐隐约约要突破到筑基期一样。

    并且老者的脚步也停了下来,他不得不停下来,因为那少年不知施展什么秘术,居然有十个一模一样的人出现,而且此刻已经将他包围了。

    “既然你执意找死,不要怪老夫了!”

    老者边说,一边快速的掐诀,只见一片乌光从老者的天灵盖涌现,随之而来的的一只巨大的蜈蚣出现在了老者的身后,接着,老者似乎以自身为祭品一般,那足有千丈大小的蜈蚣将老者给吞了下去,原本那蜈蚣黯淡无光的眼睛,突然绽放出一道道慑人的乌光。

    “哈哈哈,桀桀桀。老夫跟魂蚣一体可以战筑基期,你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小鬼去死吧!”

    阴森森的声音从那巨大的蜈蚣的口中传出,随之而来的是一片漆黑的毒物横扫四周,夜羽的那些影分身随之消失不见。

    夜羽的本体也快速的向后倒退,他没有想到对方居然如此的棘手,居然还有如此秘术,他一边冷静的分析,一边不着痕迹的后退着。

    在距离他们两战斗的十里外的地方,老者的两个同伴此刻也并不好受,两人围攻一人也只是稍微占一些上风。

    让他们两个郁闷的是,老二的命简明明已经出现在十里外了,可是不知何故停了下来,并且还施展了禁术,两人都感觉到今天这个雨夜将注定不是一个平静的夜晚。

    不是他们口中的老二不想来,而是来不了,此刻老二心中是无比的郁闷,那个少年的身手实在是太矫捷了,巨大的魂蚣根本无法接触到他,不过让老者担心的是,他身受重伤施展禁术就存在很多的风险,他明显感觉到心神正一点一滴的消失,要不了多久,他就会彻底被他召唤出来的蜈蚣给吞噬掉。

    夜羽终于发现了那老者身上的波动起伏不定,处在随时崩溃的边缘,想到这,他不再后退,而是双手快速的结印,火遁忍术快速施展而来。

    但还没有结束,他又施展了水遁忍术,水遁·水牙弹:这是运用由水中生出的水块,来给予敌人物理伤害的术。将压缩过的水再加上旋转,就能增强杀伤力。只要活用从任何角度都能发动攻击的特性,在水上战斗时并用其他的术,就能在诱敌或扰敌方面发挥功效。

    虽然现在没有大量的水,可是天上的雨水也足够了,倾盆大雨已经下了很长时间,地面上早已经很多水坑。

    老者有防范夜羽的火系术法,可是他做梦也想不到对方还会水系的法决,这根本就有违常理,自古水火不相容,他想也想不到会这样。

    黑衣老者本来就要苦苦抵挡心神的坚守,又要防备夜羽的袭杀,加上之前就身受重伤,此刻被夜羽的水系忍术一下子就造成了重大的伤害。

    “呜哇!”

    随着老者心头血的喷出,他所召唤出来的蜈蚣魂影在惊叫中开始消散。

    看着老者掉到地上,夜羽也不敢大意,而是继续施展水遁·水龙弹之术,他把大量的查克拉注入水中,再把水凝聚为龙形态以攻击敌人的一招高级水遁忍术。也可以直接从口中喷出水龙形状的水柱。

    “噗嗤”

    老者此刻彻底的失去了战斗力,并且命悬一线,随时都会死去,只要那个少年过来的话,他就会彻底从这个世界消失。

    夜羽在施展完水龙弹之术后,这才缓慢的走到了老者的身前,他本不是一个嗜杀之人,所做一切都只是逼不得已。

    “你是谁?来自什么地方?又是为了什么来到妖兽山脉?如果不想死,就老实的说出一切,只要你肯说出来,我会放你一条生路,就像你说的,我们本就没有生死大仇,我也没有必要非要你死不可,对么?”

    夜羽第一次施展幻术,来到这个世界他第一次对人施展幻术,虽然不是写轮眼的幻术,只是普通的幻术,但是对此刻已经命悬一线的老者来说,无疑是最佳的选择。

    只有中了幻术的人,才不会欺骗自己,才能够得到自己想要的情报,这是他前世就已经学会的道理。

    “看来这场雨夜中的杀戮并不能就此止步,要想日后没有麻烦找来,有必要将这三个巫神教的人都给干净的处理掉才行。”

    被施展完幻术的老者,如实交待了他们是谁,来自什么地方,又叫什么名字。

    被夜羽打倒的这个老者名叫辛田,是巫神教的教徒。另外两个分别是他的亲大哥跟亲妹妹,辛静跟辛坤。

    他们此行的目的是暗中灭杀一个小村庄,然后将那个村庄的族器给带回巫神教。可他们没有想到的是,半路杀出个神秘人,将他们的战利品给夺走了,由此就发生了后面的事情。

    三人一路追踪到妖兽山脉,后面的事情,夜羽也大致的知晓了。

    夜羽的眼光变得非常的冰冷,他莫名其妙被卷进了这个是非之中,如今他还要将三个老者给彻底灭杀才行,否则以巫神教神秘的术法还有睚眦必报的作风,他深怕会给夜家村带来灭顶之灾。

    “解。”

    夜羽将老者的幻术解开,辛田原本呆滞的眼神突然恢复了色彩,他惊恐的望着夜羽,道:“你刚才对老夫做了什么?你不能杀我,否则我大哥他们会将你碎尸万段!”

    “放心吧。我不会亲自动手的,你们巫神教可是有追踪凶手的秘法,我可不会给自己留下麻烦的。”

    “知道就好··”

    辛田还来不及庆幸,接下来少年的话语让他感觉置身噩梦当中。

    “不过,我会将你的修为废去,并且挑断你的手脚筋还会割断你的舌头,你不要怨我,一切都是为了生存。”

    夜羽自己都没有想到他自己会说出这番话,可是却无比平静的说了出来,仿佛是非常的自然,并没有任何的不适。

    接下来,辛田的噩梦开始了,夜羽将他彻底废掉之后,将他身上的命简也取走了,还有储物袋,他的一切都变成那个少年的了。

    让辛田感觉恐怖的是接下来发生的事,他亲眼看到那个少年居然化作了他的模样,一言一行都非常的相似,他心底狂吼,他终于明白这少年想做什么了。

看清爽的小说就到【顶点小说网 www.23wx.i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