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完美遮仙 > 第二十二章 渔翁得利

第二十二章 渔翁得利

一秒记住【笔♂趣→阁 WWW.BiQiuGe.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少年似闲庭信步一般走了过来,所有人做梦都没有想到这个看似普通的少年居然能够安然无恙,并且还一副调侃的语气跟他们说话。

    几乎所有人都认定这个看似普通的少年实则不是普通,而是一个修者,并且修为不再他们之下的修者,想到这,众人心头一凉,因为他们现在真的是两败俱伤,如果这个少年也是修者的话,那么他们的处境堪忧。

    但不是所有人都能够想到这么多,至少那个美丽的少女,池琼瑾就没有这样仔细的想过,因为她看到这个少年的目光都没有在她的身上停留过,而是在萧雨仙的身上扫视着,这让她心底非常的不舒服。

    凭什么萧雨仙到哪都是万众瞩目?

    凭什么她萧雨仙就该得到上天的宠爱?

    凭什么是她跟凤天凌有婚约?

    池琼瑾从小跟萧雨仙一起长大,两人可以说是最好的朋友和闺蜜,但是池琼瑾从小都是看到众人将目光集中在萧雨仙身上,这让池琼瑾那颗不甘平凡的心非常的不舒服,所以她要抢走萧雨仙的一切,所以她才会去勾引凤天凌,所以她才会恬不知耻的跟凤天凌无媒苟合,为的就是尽一切手段将属于萧雨仙的一切都抢走。

    可是如今,一个凡人都一而再再而三的无视她,这让池琼瑾怎么受得了?她压根没有想过那个少年会是一个厉害的修者,因为她想都没去想过。

    池琼瑾看着逐渐走近的少年,声音充满杀机的低沉,道:“小鬼,你是真想死?本仙子可以成全你。”

    池琼瑾丝毫没有注意到萧雨仙那绝美的脸上顿时苍白了起来,也没有注意到凤天凌的眼色,更没有注意到刀疤男还有那中年书生一副阴沉的表情,她此时此刻只想将那个不将她放在眼里的少年给杀死。

    “嗯?你是在跟我说吗?”夜羽一副看白痴的眼光看着这个有几分姿色的女子,不紧不慢的说道。

    “琼瑾闭嘴!”

    就在池琼瑾即将反驳的时候,凤天凌终于忍不住了,他看着这个跟他有几分暧昧关系的女子,心底有些失望,所有人都看出这个少年此刻才是这个地方的核心人物,她怎么还一副胸大没脑,凤天凌眼里满是失望。

    凤天凌虽然有些心高气傲,但是他并不是一个没有眼光的人,否则的话,他也无法担任东灵山外宗的大师兄,并且跟萧雨仙有婚约,这一切的一切都是靠他非凡的头脑才铸就的。

    夜羽没有理会池琼瑾,也无视了池琼瑾那阴沉的脸色,对于这个女子他没有好感,也没有杀意,有的只是一些无语而已,除此之外并没有其它。

    夜羽看了看凤天凌三人,似笑非笑的转过身看了眼刀疤男还有那目光深沉的中年书生,他在刀疤男脸色看到的是震惊与不可置信的表情,但是在那中年书生眼中,夜羽看到的却是无边的愤怒与杀意!

    “你把娟儿怎么了?说,你把她怎么了?”中年书生终于忍不住质问起这个如今胜券在握的少年,如果这个少年胆敢回答他的娟儿已经不在这个世上的话,那他就算是死也要让这个少年脱一层皮。

    刀疤男在中年书生身上也感觉到了那无边的愤怒,再联想到他们两人的关系,刀疤男沉默了。

    “哦,你说那个以男色为喜好的女人啊?好像被我给杀了吧?你跟她很熟吗?难道你是她的禁脔吗?”夜羽自然看到了中年书生眼中的杀气还有其身上气势的攀升,夜羽不敢大意,玄阳决运转全身,已经准备随时一战,而他的嘴里却一副无所谓的口吻对着中年书生说道。

    仿佛他刚才只不过是杀了一个阿猫阿狗,并不是一个妖娆妩媚的女人。

    怒了!

    中年书生终于狂暴了!

    没有任何话语,中年书生一声爆喝,吞下一颗暗红色的丹药之后,全身的伤势似乎一下子痊愈了,他的双眼变得鲜红无比,仿若一头即将发狂的野兽一般,不仅如此,他的修为跟气势在持续的攀升,直到练气后期大圆满之后才停止。

    夜羽虽然不知道他为什么突然气势攀升到顶点,但是看到他吞服的那颗暗红色丹药,再看了下那中年书生眼中狂虐的气息,他知道这个男人活不过今日,他服食了禁药!

    夜羽也非常期待这一战,这一战也是他检验自己这些年苦修的时候了。

    夜羽气势外放,凝云十层的气势让众人都感受到了,那只是相当于刚步入凝云后期而已,但是众人却感受到了这个少年身上散发的战意,一股神挡弑神,佛挡弑佛的战意在他的身上蔓延开来。

    “轰”

    最原始的对撞,夜羽那恐怖的肉身之力可是相当于练气后期存在,再加上他身为玄阳体根本无惧同境界修者的肉身碰撞。

    两人的交锋让众人感觉到两只人形凶兽的厮杀一般,尘烟散去,出现在众人眼中的却是满目疮痍的深坑,而此刻那中年男子身子已经惨不忍睹,好几块地方的血肉都已经化成了齑粉,反观那个只有凝云十层的少年,虽然脸色有些苍白,嘴角亦有些血液渗出,但是却无什么大碍。

    中年书生原本嗜杀的双眼,逐渐恢复清明,他了眼那黑衣少年,似乎想说出什么话语,可是却已经无法开口,他感觉到自己的生命正在快速的消逝着,他似乎看到了自己曾经只是一介书生,因为落榜心生轻生的念头,直到一道倩影出现,救了他,从此之后他踏上了修炼之路,也是从那个时候起,他在心底对自己发誓,他的生命是这个救了他的女子,名叫陈娟女子的了。

    虽然后来他知道陈娟救他只是想他做她的鼎炉,供她修炼双修秘法,直到有一天他彻底精尽人亡为止,但是他无悔,他每次看着陈娟的眼神都充满了柔情,只因这就是他的道心,为了陈娟,就算做尽丧尽天良的事,他也无怨无悔,就算陈娟要他马上去死,他也心甘情愿,只因这就是他活在这个世界上唯一的目的。

    所以在听到那黑衣少年说陈娟死亡时,他才会吞下禁药,他才会不顾一切的想要为陈娟复仇,可惜他失败了,他服食禁药后只有一股本能的战斗,无法施展术法,所以他失败了,可是他并没有不甘心,虽然无法与陈娟同年同月同日生,但可以同年同月同日死,这样又何尝不是一种幸福?

    中年书生的嘴角渐渐地露出一抹笑意,他的目光逐渐开始黯淡,他的思绪似乎回到了他落榜的那天,他落榜了,他的未婚妻却携带着他所有的家产跟人跑了,那天他心灰意冷,准备自杀时,出现了陈娟那妖娆婀娜的身影。

    “咯咯,小哥你叫什么名字呀,为什么想自杀呢?”

    “小生···小生叫···沈岩。”

    沈岩的所有思绪就那样定格在了那一天,他的生命印记已经彻底消散,从此之后,这个世界上少了一个多情的人,少了一个有些助纣为虐的人。

    看着中年书生彻底倒下之后,夜羽心底有些感叹,他不知道这个中年书生有过什么样的遭遇,但是从他可以为了自己所爱的人而不顾一切的战斗,他也不自禁的感觉到这个中年书生是一个有情有义的人,但是他们的立场不同,所以他们就只能存活一人。

    中年书生倒下了,但是留给在场的人却是无法磨灭的印象,尤其是池琼瑾,她此刻那双美丽的眼眸除了震惊已经没有其他的感觉了,她突然发现这个少年是那么的神秘,是那么的强大,她突然发现她的那颗少女心又开始蠢蠢欲动了。

    刀疤男的脸色时而充满杀意,时而充满了悲伤,他的表情在不断的变换,似乎他的内心深处在不断的挣扎,最终他深吸一口气的看着场中那犹如魔王一般的少年,道:“这位道兄,能否将在下朋友的遗体交给在下,在下为之前的言语,给道兄赔不是了。”

    刀疤男说完这番话后,非常诚恳的低下了头,并且双手作揖的说道,他的内心深处没有想报仇的想法,他明白自己有几斤几两,就算他在巅峰状态也无法报仇,更别说现在他身受重伤,所以他再三衡量之后,才做出了这个决定。

    “可以,不过你有什么可以交易的吗?”

    夜羽回过神后,深深的看了眼刀疤男,这才缓缓的开口随意的问道。

    刀疤男似乎知道这个少年想要敲诈了,他牙根一咬,索性从他的腰上飞出一个巴掌大小的袋子,然后他从袋子内取出了一块漆黑如墨的石头,如果不仔细看无法看出这块石头上面有丝丝的血光若隐若现,根据刀疤男自己的想法,这块不知名的石头虽然不清楚有什么效用,但是一看就不是凡品,应该可以让那个少年满意才是,可是那少年接下来的话语,却让他有些错愕。

    夜羽的目光没有在那奇怪的石头上,而是双眼放光的盯着刀疤男手中的青色袋子上,他隐隐约约感觉到,这袋子应该就是修者手中的储物袋了。

    “把这个袋子还有那个黑色的东西给我,你就可以走了。还有,我不希望出去之后听到有关这里的一切,你明白吗?”

    夜羽看着刀疤男平静的说道。

    “好!我刀痕在此立下血誓,如果今天将这里发生的一切告诉除了这里以外的任何一个人的话,就叫我道心反噬,经脉逆流而亡。”

    刀疤男也干脆,誓言立下之后,一咬牙,将储物袋其他东西收走之后,抱着中年书生的尸体,一瘸一拐的离开了他们的视线。

    凤天凌眼色非常的阴沉,他不是没想过趁机逃走,可是他感到身上被人锁定了,如果他有要离开的举动,等待他的将是灭顶之灾,所以凤天凌三人才一直待在原地,在等待那个少年的判决,这种结果非常的不好受,但是人在屋檐下不可不低头。

    若能够给凤天凌他们重新选择的机会的话,他们肯定会毫不犹豫选择先杀了夜羽,也就不会出现这一幕了。

    真的是鹬蚌相争渔翁得利。

    夜羽将刀疤男敲诈一番之后,非常的心满意足,此行最主要的目的就是储物袋,如今也到手了,夜羽将储物袋滴血认主后,将他自己的包裹全部都收了进去,这才转过头看着这三个俊男美女,眼神似笑非笑的看着他们,他什么也不说,而是将三人看的有些发毛之后,才不急不缓的指着萧雨仙吐了一句让他们想吐血的话出来

    “我要你陪我一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