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完美遮仙 > 第十六章 夜仙病危

第十六章 夜仙病危

一秒记住【笔♂趣→阁 WWW.BiQiuGe.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事情的真相让人憋屈,一个筑基期的修者就让堂堂夜家压得抬不起头来了,要是夜家祖上知道的话,不知道会不会感叹,蝼蚁都可撼动大象了。

    夜家最为辉煌的时候,筑基期给他们提鞋的资格都没有,别说筑基期,就连如今玄武大陆最强的金丹期都没有资格给夜家当仆从。可是,曾经如同蝼蚁一般的筑基期修者,现在却让夜家村的人感觉到一座无法逾越的高山。

    这实在无法怪别人,要怪只能怪夜家村的人越来越没落,不要说恢复祖先的荣耀,如今家传玄法可以将第四层修炼彻底的人都没有了,万年前的第一世家,万年后的落魄村庄,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对于失去了父亲的夜狂与夜帅来说,今天注定是他们永生难忘的日子,还有如今双眼布满血丝的夜战来说,今天是个屈辱的日子,一辈子都难以忘怀。

    不要说他们三人,今天对于夜家村的所有人来说都是刻骨难忘的日子,他们让祖先的光辉蒙羞了,他们愧对先祖。

    看着夜狂、夜帅、夜战三人微微颤抖的身子,夜羽走到他们身前,声音略显低沉的说道:“你们放心吧,血债终究需要血来偿!”

    没错,这一次夜羽真的动怒了!

    他本来就不是一个心慈手软之人,而他也早已经融入到夜羽的角色当中,对于夜家村也早有了浓厚的感情,而且死去的两个人还有夜雄平常都对他们三兄妹很好,但是如今却已经天人永隔了,这让他如何不感到愤怒,让他如何不想亲手杀了那个所谓的黑魂老祖?

    夜狂、夜帅、夜战三人听到夜羽那充满杀机的话语,身体都是一震,他们清楚自己是没办法报仇了,有希望报仇的也只有夜羽了,这三年来,夜羽没有显露过任何实力,可是三人却感觉如今的夜羽,就算比不上大祭司跟族长,但是也不会相差多少了,这是他们心中最为直接的直觉。

    这一夜,夜家村的众人都沉浸在悲伤之中。

    第二日,开始为死去的两人举行了葬礼,身体虽不在,可有身前的衣物,也就说,夜邦跟夜昆两人的墓碑只能是个衣冠冢,不可谓不可悲,但是却没有任何办法。

    夜凡在今早就回来了,三年过去了,夜凡的个头也成长了不少,至少也有一米六的个头,为人也显得沉稳多了,最多的变化是夜凡身上散发出一股慈悲之意,仿佛他这三年在那座山庙中没有任何的修炼,但是对于佛法的感悟却是很深。

    夜凡在这场葬礼中担当了诵念经文的存在,他给他的夜邦叔还有夜昆叔进行了超度,希望两位可以早日登入极乐世界,免堕轮回之苦。

    可是,就在众人还沉浸在夜邦跟夜昆死亡的悲伤中时,夜仙却突然脸色苍白的昏倒在了夜羽的身旁。

    突如其来的变故,让众人不知所以,真的可谓是一波未平一波又起,夜仙那苍白无血色的脸庞吓坏了夜羽还有夜凡等人。

    葬礼还在进行当中,夜羽抱着夜仙回到了自己的屋里,夜凡因为还要进行往生的经文,虽然着急但是却没有回来,跟夜羽一起回来的只有族长跟大祭司两位二老。

    屋内的气氛非常的沉重,夜羽的心情更是低到了谷底,看着夜仙那苍白的脸色,还有微弱的呼吸声,夜羽深怕夜仙也会随时离他而去,他不要这种结果,他早已经将夜仙当成自己的亲妹妹了,这三年来的朝夕相处,夜羽对于这个单纯的夜仙有的只是疼惜。

    可是,如今这么一个纯洁的少女居然毫无征兆的躺了下去,这让夜羽如何能够保持冷静?

    夜羽急的在屋里转来转去,但却不敢打扰大祭司的诊断。

    族长也是眉头紧锁的看着床上的少女,似乎知道一些内幕一样,但是却没有开口,他也在等大祭司诊断的结果。

    少顷之后,大祭司缓缓地站了起来,他神色非常的凝重,他看了看族长,再看了下那为了自己妹妹着急的夜羽,这才沉声,道:“仙儿的病还是发作了,只怕凶多吉少啊···”

    什么?

    病发作?

    什么病?

    为什么会现在才发病?而且还有生命危险?

    “大祭司大人,舍妹究竟有什么病?要如何才能治好?还望明言。”

    夜羽此刻已然没有了任何的杂念,他也没有叫大祭司爷爷,而是有些疏远的称其大人,就是因为大祭司明知道夜仙有病,却不早早的治好,面对这样的大祭司,夜羽没有必要给予他身为夜家村智者的尊重,有的只是默然。

    果然,族长还有大祭司两人对视了下,都发现了夜羽的疏远还有不对劲,而到了此时此刻,也没有隐瞒的必要了。

    族长看了下那沉默不语,却死死盯着大祭司的少年,族长眉头微皱,他开口,道:“羽儿,不可这样对待大祭司,他为了仙儿这些年可以说是心力交瘁,已经有些眉目了,原本我们推算仙儿的病应该还有两年才会发作,没想到此次夜昆等人的陨落,造成仙儿提前发病的导火索。”

    然而夜羽却不为所动,他现在只想知道怎么样才可以救活夜仙,其他的对他来说已经不再是那么重要了。

    “你知道仙儿不能修炼家传玄法了吧?可你知道为什么吗?为什么村里的任何人都可以修炼,唯独仙儿不可呢?”

    大祭司没有介意夜羽的冷漠,而是耐心的为其解释着。

    “难道是因为仙儿的体质?我也曾经观察过仙儿为何不能修炼《玄阳决》,但是没有得出答案,只能归根于仙儿的体质有所特别,导致无法修炼罢了,难道仙儿的体质不是先天形成?而是后天造成的?”

    夜羽惊讶的看着大祭司两人说道。

    “没错,仙儿之所以无法修炼《玄阳决》是因为她的体质偏属阴,而我们的《玄阳决》是至刚至阳的法决,两者水火不相容,自然无法修炼,而导致仙儿体质改变是在仙儿两岁的时候,误食了一种果子,那种果子,我们称之为‘阴灵果’。

    那种果子,后来我查过古籍,的的确确是一种至阴的天地灵果,如果服用一个只会改变体质偏阴,如果可以服用两个就可以改造体质,变成传说中的玄阴之体。可是,仙儿体内流淌的血却是至刚至阳的,与阴灵果就产生了不可违逆的冲突,这才是导致了她无法修炼《玄阳决》的原因,而那之后,仙儿就有些体弱多病,虽然我们尽一切帮助仙儿,但是如果找不到属性偏阴的灵果的话,仙儿只怕撑不过二十岁。但是如今又一次发病,只怕仙儿撑不过一年了。”

    大祭司的目光变得有些涣散,他看着床上的夜仙将一切都告知了夜羽,虽然不指望夜羽能够有所帮忙,但是夜羽身为夜仙的大哥,他就有权知道实情。

    在听完大祭司将实情说出之后,夜羽震惊住了,他的脑海嗡嗡而鸣,夜仙的命只有一年可活,这怎么可能?她还是那么的年幼啊,只不过九岁左右而已,难道老天爷要跟他开这么大的玩笑么?夜仙的命只能到十岁?

    不!他不相信,他相信应该还有解决的办法才是,他相信天无绝人之路!

    像是给自己竖起一个希望的信念,夜羽灼灼的看着大祭司,高声道:“既然,大祭司爷爷早年就知道仙儿的病情,想必应该有解决的办法才是,无论是什么样的办法都请告诉羽儿,羽儿就算是死也要仙儿健康的存活着。”

    夜羽的执着让族长还有大祭司都感到动容,但是两人都不是青少年,而是历经过人生的老者,自然不会轻易的就告知夜羽可以解救夜仙的办法,只因那对于目前的夜羽来说,比登天还难。

    “羽儿,想要救仙儿的办法不是没有,但是太过艰险了。而且你的实力也太弱了,没有将可以为仙儿续命的灵药找回,只怕你已经死了。怪只能怪我们两个老头子太没用了,哎。”

    大祭司痛心疾首的自责着,虽然他们都看好夜羽,可是在没有成长起来之前,一切都是枉然。

    看着大祭司还有族长那充满关怀的表情,夜羽知道他们是担心自己的实力不够,怕自己会送死。想到这,夜羽哭了,哭着哭着却又笑了,他的笑声充满了无奈与张扬。

    大祭司跟族长两人有些错愕,不知道夜羽是怎么了,为什么会突然哭着哭着就放生大笑,他们不明白这个五千年来家族的第一人到底是怎么了。

    但是接下来,两位二老却被夜羽的话给怔住了。

    “既然如此,待三日后,我会在训练场给二位一个满意的答案,届时我将举起五千斤甚至一万斤的巨石,想必到了那个时候,二老们不会再说羽儿实力不济了吧?”

    夜羽的声音显得不卑不亢,他没有去看二老,而是静静的坐在床边,看着那静静闭着眼眸睡去的少女,就如当时少女照顾他一样。

    二老离去了,夜羽没有起身过,他想一个人静静地陪着夜仙三天,而且三天后也是葬礼结束的时候,他想在那个时候告诉族里的人,他的实力已经成长到了什么地步,他要告诉众人,他这个哥哥有责任也有资格跟那个实力去保护自己的妹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