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完美遮仙 > 第十五章 恨欲狂

第十五章 恨欲狂

一秒记住【笔♂趣→阁 WWW.BiQiuGe.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夜幕彻底降临,漆黑的夜空下,一片漆黑,今天就连月光也没有,只有点点星光的星辉洒落下来,让这个世界感觉是那么的冰冷与黑暗,好像一瞬间,这个世界就变得如此陌生与冰冷了。

    夜家村的所有人,无论男女老少,全都来了。只因今天发生了极其巨大的惨变,但众人却不知是何原因所致,如今在夜羽等少年的唆使下,夜雄等三人才决定将事情全盘托出。

    夜,是如此的寂静,就连虫鸣声都听不见了,唯一能够听见的只有众人沉重的步伐与心跳,唯一可以知晓的只有众人此时此刻的心情是非常的悲恸与愤怒。

    训练场上,火把已经点燃,随着夜雄三人与大祭司跟族长还有一群少年在一起之外,其余的族人全都安安静静的站在祭坛的下方,等待即将知晓的答案。

    这个答案也许很残酷,也许会残酷到让人感觉到讽刺,也许会让人感到无力,也有可能会让人感到绝望,但他们还是义无反顾的来了,只因他们是夜家村的人,他们是一家人,只有这个原因,无需其他原因,只因他们是一家人,仅此就够了。

    何为一家人?

    那就是一起同进退,一起共生死,无所畏惧的才算是一家人!

    夜家村的所有人此刻用他们的行动证明了,如果今天真的有人想要灭他们夜家村的话,那么他们也会奋起反抗到底,就是因为他们骨子里流的血是一样的。

    夜雄此刻仿佛苍老了很多,众人从夜雄的眼中看出了很多,有无奈,有无力,有悲恸,更有无名的怒火。

    夜雄看着众人,再看了看身边仅存的两人,最后深深的看下那些孩子们,他那原本有些粗狂的声音,此刻却非常的梗塞。

    夜雄对着众人说出了缘由,也只有他才真正知晓一切事情的前因后果,就算是同行的两人也不知道因为什么得罪了那恐怖的强者,只有夜雄一人知晓真正的原因。

    随着夜雄的诉说,众人仿佛置身在了那处场景内一般,随着夜雄的诉说,众人也渐渐地了解到了事情的真相。

    在一年前,夜雄、夜邦、夜昆、夜穹、夜天。他们五人为一队的狩猎队像往年一样从夜家村出发到深山里狩猎,他们的目的跟往常一样,是一站一站的猎杀,他们最终的目的是在天狼山的天狼谷,只因他们祖祖辈辈都是如此下来的。

    夜邦是夜狂的父亲,夜昆是夜帅的父亲,可是这两人却从此再也回不来了,真正的消逝在了这个世界中。

    原本五人一路也没有遇到什么危险,并五人的修为都有练气初期,虽然不是很强的存在,但是对付一些低级妖兽跟普通的野兽却是绰绰有余的。

    奈何,就在五人一路狂喜的猎杀野兽还有妖兽的时候,他们没有发现噩运正在悄悄的来临当中。

    当说到这里的时候,夜雄话语顿了下,他看着众人沉声,道:“我们大家都知道,我们跟天狼山另外的一个村子,也就是狼村有过节,就是因为他们信仰狼是他们的图腾,是他们的神明,而我们夜家村的人却喜食狼肉,也是如此我们跟狼村的过节逐渐演变成了世仇,已经有几百年了。”

    这些事情除了夜羽他们那样的少年不知道以外,所有人都知道的,难道说此次的意外跟狼村有关?

    不对劲啊,狼村的实力可无法与夜家村比拟的,夜家村的人不夸张的说,以一敌五也不是没有过的事,就这样的一个村子可以让夜雄的队伍如此惨败?

    “呵呵。”

    夜雄自嘲了下,原本他的想法跟众人一样,没有将狼村太放在心上,毕竟不是第一次打交道了,而且他们夜家村所处的位置非常的偏僻,除了族人之外,外人想要找到他们夜家村是非常困难的事。

    夜雄停顿了几个呼吸之后,他让自己的心绪平静下来后,才对着众人继续说到。

    原来,夜雄等人离开村子大半年后,在前往天狼山的时候,就发现了四周不时有神秘修者出现,并且目的也是天狼山方向,更有筑基期的强者出现,这让众人感觉到了一股不平静,但是他们只不过是去天狼谷狩猎而已,所以他们五人才会无惧的继续前行,但是他们没有想到的是,就是他们选择的继续才会有后面的阴谋与悲剧的发生。

    在即将进入天狼山范围时,夜雄先与狼村的人相遇了,这可谓是仇人见面分外眼红,两家人没有任何废话直接开打了。

    夜雄虽然有些喜欢吹牛皮,但是也知道势单力薄,知道要拖延时间,所以就跟狼村的人进行了一对一的决战,而且是生死战,狼村的人也答应了,可是让夜雄憋屈的是,他居然被凝云期大圆满的给伤了,就在夜雄感觉不可思议时,其余四个人也终于赶来了。

    狼村的人虽然人多势众有十个之多,但是夜雄五人的修为都力压对方,更别说狼村的领头人物只是个练气初期了,原本这样的实力可以说是相差悬殊,没有任何悬念的,但是让夜雄他们吃惊的是,不仅那个凝云大圆满有神秘的法器,他们的领军人物更是取出了一件神秘的飞剑,飞剑上面的波动让众人知道,那是一把等阶在筑基以上的法器。

    可是,就算狼村的人拥有法器好了,夜雄等人也不是很惧怕,最终两村的人打了个平手,对峙了许久,就在双方打算先暂时撤走的时候,一群神秘人从天而降。

    只因刚才的战斗发出的声响太过巨大,再加上筑基法器散发出的波动,立刻被在这附近的一股前来天狼山寻宝的人发现了。

    这是一群二十个人左右的势力,为首的是一个身穿白衣,手拿折扇的苍白青年,但是却有练气大圆满的修为,更让双方感到恐怖的是那个被他们毕恭毕敬围在中央轿子里的黑色长袍的老者,那老者的修为最少也是筑基期,而且根据那白衣青年对那老者的称呼,让夜雄等人知道这老者的名号。

    黑魂老祖!

    筑基后期修为!

    在这种穷乡僻壤的地方,筑基初期就已经是庞然大物了,更别说筑基后期,那根本是让夜家村跟狼村所仰视的存在。

    白衣青年不由分说的先让夜雄等人还有狼村的人伤势再次加重,然后才说出他们的目的,询问他们刚才这里出现筑基法器的波动是什么情况,还有天狼谷内如今又是什么情况。

    可是夜雄等人原本就有一根傲骨,被人不由分说的重伤根本没有打算说,可是狼村的人见识到这群神秘人的强悍之后,他们居然陷害起夜雄等人。

    狼村为首的中年人将他身上的那柄筑基飞剑拿了出来交给白衣青年,并且解去了灵魂契约,让飞剑成为一柄无主之物,并且指着夜雄五人恶狠狠的说道:“大人,我们狼村的人跟他们夜家村的人一起发现了那处宝藏之地,可是他们为了独吞那处地方,还威胁我等,要不是我先得到了这柄飞剑,现在已经被他们给灭口了!”

    夜雄等人一听就感觉不对劲,狼村的人是想借刀杀人,可是那白衣青年根本没有让夜雄等人开口的机会,因为在他们看来夜雄五人都是练气初期,而狼村一方只有两个练气初期,其他的都是凝云期,这就让人感觉夜雄五人是想以势压人。

    而且那始终闭着眼没有说话的黑魂老祖在听狼村的人说完之后,就以雷霆之势将夜雄等人压得喘不过气来,然而在夜邦、夜昆两人开口说话时,黑魂老祖居然以大欺小,将两人直接击杀,而且还让两人的尸体灰飞烟灭,还说这算是给夜雄等人一个教训。

    看着自己至交好友的陨灭,夜雄三人心如刀割,夜雄开口厉声询问黑魂老祖,但是代价却是付出了两条腿,由此可见那黑魂老祖绝对是个心狠手辣之人。

    也就是在那个时候黑魂老祖对着夜穹跟夜天两人说道:“要想他不受痛苦,就老实的放开心神,老夫搜魂之后,自然会放尔等离去,如若不然,让你们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黑魂老祖的狠辣手段也将狼村的人给震慑住了,唯独黑魂老祖的那些手下没有什么波澜,似乎早已经见怪不怪了。

    为了至交不受痛苦,夜天敞开心神让黑魂老祖搜魂,虽然是自愿的搜魂不会有什么危险,但是会留下后遗症,以后夜天的修为就很难精进了。

    黑魂老祖搜魂完之后,自然知道狼村的人是想借刀杀人,因为夜家村的人还没有进入天狼谷,所以不清楚天狼谷的方位。

    在看到黑魂老祖对待狼村的手段之后,夜雄三人才明白黑魂老祖为何说之前只是一个教训了。

    黑魂老祖是直接对狼村众人强行搜魂,最终的结果是那些被搜魂过的人七窍流血而死,而且死相更是恐怖,而那名想要借刀杀人的狼村领头人物,更是在黑魂老祖搜魂之后,黑魂老祖激动难耐下,硬生生的将那狼村的领军人物,狼霸的灵魂直接吞噬,而且是生吃,夜雄等人当时感觉坠入冰窖一般的寒冷刺骨。

    黑魂老祖还有那白衣青年就那样离去了,并且白衣青年的话语传到了他们的耳中,“不要妄想着报仇,否则黑魂老祖会将你们村子所有人的灵魂都给无情的吞噬的。”

    夜雄三人都觉得白衣青年不是无的放矢,三人决定为了村子的安危不要将这件事告诉族人,而且先将夜昆跟夜邦两人的随身物品拾好,在一处山谷将夜雄的伤势调理好之后,花费了将近一个多月才回到村子。

    后面的事,所有人也都知道了,难怪夜雄三人会闭口不言,会不想说出来。

    因为夜雄他们也是恨欲狂,可又不想让夜家村的人知晓那种痛,所以他们在刚开始的时候才会选择独自承受,若不是夜羽那一番话,夜雄还是不愿意吐露出来,实在是太憋屈了。

    因为,实在是太憋屈了!祖先的荣耀是何其的辉煌,可是到了他们这里却任人宰割的地步,真的是可悲、可叹。

    原来这才是造成夜雄等人损失惨重的缘由,而最主要的就是他们的实力实在是太弱了,在这个弱肉强食的世界里,没有足够的实力只能任人宰割!然而以夜羽为首的少年只感觉到恨意直冲九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