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完美遮仙 > 第十四章 不知不觉已三年

第十四章 不知不觉已三年

一秒记住【笔♂趣→阁 WWW.BiQiuGe.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玄武大陆群雄并起,三大帝国更是强盛到没有人敢缨其锋,最为强大的要属神龙帝国,据传神龙帝国强者无数,是另外两大帝国的两倍。

    神龙帝国始终都想吞噬掉其他两国,奈何星月帝国与暗夜帝国早有默契,始终牵制着神龙帝国,也就是如此形成了三国鼎立的局面,也是如此,玄武大陆才有千年太平的日子。

    在神龙帝国的边境,一处非常遥远的深山老林深处,有一处山谷,此谷名为天狼谷,只因此谷的谷口从高空往下望去,像是一匹对月嘶吼的狼一般,故此名为天狼谷。

    天狼谷,千百年来始终没有任何异常,只有普通的野兽甚至低级的妖兽出没,是附近村民喜欢狩猎的地方,然而此处在半个月前发生了许多的怪事,有人发现在山谷深处有阵法存在,不仅如此还发现了神兵利器,对于他们这些只有凝云期的猎人来说,能够得到一把练气期的法器就已经是非常难得了,更别说是可以得到筑基期的法器飞剑了。

    正因为如此,这个消息不自禁的一传十十传百,渐渐地传到了些许宗门里,那些稍微强势的宗门自然不屑一顾,只有那些宗门里的老祖是筑基期存在的小门小派就不平静了,一时间风起云涌,形形色色的人都往天狼谷行去,也有一些强大的宗门派遣外宗年轻一代弟子前往,只求他们多一些磨练,如果可以得到神兵利器,就当是给那些年轻弟子的奖赏了。

    而那个幸运儿也不幸的惨死,这也就是所谓的匹夫无罪怀璧其罪了,没有相对应的实力就没有资格拥有超越自身实力的神兵利器,否则不是什么幸福的事,有可能是死神已经降临了。

    天狼谷距离夜家村只有几千里的路程,相比较天狼谷最近的热闹,夜家村还是一如既往的平静,还是一如既往的生活着。

    上到大祭司,下到十三岁的少年,每一个人的生活始终没有被打破过。

    三年的时间一晃而过,三年的时间可以改变很多事,也可以改变很多人。三年的时间可以让强者更强,也可以让很多人死亡。

    这就是时间的力量,哪怕只是短暂的三年,也可以沧海桑田。

    在这三年里,夜家村有两个老人相继过世,那就是夜薰的祖爷爷,已经有两百岁的高龄,是真正的寿终正寝。另外一个则是夜帅的外婆,在一年前死去,是因为中了一种不知名的毒而撒手人寰,当时夜家村都沉浸在悲伤当中。

    三年来,夜羽已经彻底的融入到了夜家村的生活里。在这里他拥有了最为温馨的亲情还有友情,在这里,他彻底享受到前世所没有的感情生活,夜家村给予了他前世所没有的生活,他是真心的喜欢夜家村,这个普通却又不普通的村子。

    在最开始的一年,夜羽经常陪伴着这一批同龄人修炼,尤其是陪着夜凡。但是第二年之后,夜凡就经常独自到千里外的山庙静修,根据夜凡所说,他在那座山庙中更可以感觉到修为的精进。

    在夜凡离去修炼之后,夜羽也开始了他自己的修炼计划,他用了一年的时间,将前世的忍术都恢复了,忍术的修炼说难则难,说简单也是易事。

    只要懂得结印,只要懂得凝练查克拉就可以了。相对较的则是这个世界的修道,这才是真正的难。

    三年的时间,夜羽的修为也从凝云八层到了凝云十层,算是一个小高手了,而他的个头也成长到了一米八左右,脸庞也略显成熟,俊朗的外形却不失阳刚之气,再加上他那双炯炯有神的双眸更加的摄人,此时的夜羽就如同一把锋芒毕露的宝剑,身上散发着一股‘势’一个十三岁的少年就有了成年人的个子,也算是一件稀奇的事情了。

    三年的时间,夜羽最主要的修炼放在肉身身上,用玄阳决凝练肉身,如今他的肉身修为据他自己估计应该跟凝云十六层的修者有一拼,只因大祭司说过,玄阳决本来就是注重肉身修为。

    据传,当年夜家的祖先肉身修为可是八阶的存在,那可是传说中大圣都没有到达的境界,由此可见玄阳决对于肉身淬炼有着天翻地覆的作用。而且,那个时候天地还没有什么现在的仙界、灵界、人间界的划分,那时的玄武大陆是完整的,是一个整体,而夜家的祖先却在那时统一过大陆,并且称帝,由此可见夜家祖先的实力到达了何其恐怖的境界。

    夜家的历史也几乎了解透彻,让夜羽有点惊奇的却是,夜家的祖祖辈辈名字都是只有一个字,从来不会出现两个字的名字,这种习惯一直沿用至今。

    但是,唯独他父亲是个异类,对于他那早死的父亲,他也稍微了解过,他父亲名字则是史无前例的三个字,夜虚无,且虚无二字还是他父亲自己改的,在当时可是引起了很大的轰动。

    如今的他,就算面对练气初期的修者,也有自信一战,因为他的影分身也好,手里剑之术也罢,还是豪火球等等都已经恢复了,而这些都是他的底牌,是他真正的底牌,他相信这个世界应该没有忍术的存在。

    他也没有打算将忍术传给夜家村的人,他不想变得太过异类,如果让大祭司还有族长知道,肯定会询问他的忍术如何得来,最终难免惹人嫌疑。

    他也了解了,他的忍术在筑基期以下时还有些作用,若是对付筑基期以上修者就有些吃力,但有些时候,一只蝼蚁都可能对大象造成致命伤,所以夜羽自己也没有放弃,而是打算在日后对敌时出其不意。

    “三年了,不知不觉已经过去了三年···玄阳决。我怎么感觉这玄阳决完全是为玄阳体才创造出来的法决,我修炼的感觉明显跟大祭司说的不一样,而且能够感觉如今的我,单纯右臂的臂力就可以举起千斤重的巨石了,如果是两只手的话,是不是可以将训练场的那块万斤巨石举起呢?”

    夜羽看着自己的双手怔怔的想着,尤其是感觉自己双臂的臂力叠加之后,不是没有可能举起那万斤巨石的能力,他的双眼开始绽放出一道强烈的光芒,那是对于强者之路向往的神色。

    夜羽没有如往常那般的苦修,而是难得静下心来感悟自己的心得,玄阳决的心法早已经在他的心底深处,就算是平常休息的时候,玄阳决也会自主的运转,一点一滴的强化他身体,一点一滴的帮他淬炼内脏还有骨骼。

    \玄阳决不仅可以淬炼肉身骨骼内脏,而且如果没有运转的情况下,全身的修为近乎死寂状态,除非大境界超过两个等级以上的修者才可发现你的真正修为,否则修为哪怕超过你一个大境界的修者都没办法探测出你的真正修为,只会认为你是一个普通的凡人,这才是玄阳决真正恐怖的地方。

    这是一个修真者的世界,修道者主修神识,修武者主修肉身。

    所谓神识就是指一个人的精气神与意识结合的产物,神识覆盖范围越广,说明其实力越强。

    如今,夜羽的神识只能覆盖方圆百米的距离,只要神识一出,就仿佛有无数双眼睛一般,可以将神识覆盖范围内的景物看个透彻。

    如果让人知道夜羽只是凝云十层就可以将神识覆盖百米肯定会震惊不已,要知道炼气初期修者神识覆盖范围也只有五十米,想要覆盖百米距离,最少也需要练气中期修为方可。

    当太阳开始西下,当夕阳的余晖开始洒落这片大地的时候,夜羽的身影被拉的很长,他那长发如瀑的洒落在身后,再加上他那看上去俊秀却不失阳刚的脸庞,让他整个人看起来有股别样的感觉。

    当夕阳将他的身影越拉越长之后,夜羽这才站起身来,他决定明天一早就去训练场尝试举起那千斤还有万斤的巨石,他想检测自己的想法是否是正确的,因为这对他来说很重要,他想要测量自己的力量。

    行走在这条他早已经熟悉的不能再熟的山间小路上,平常这个时间,夜仙都会蹦蹦跳跳的来迎接他,但是今天却迟迟还没有出现,这让早已经习惯了的夜羽有些不自然起来,似乎有些不平常的事情发生了。

    凭借着这股感觉,夜羽加快速度,一个人像一阵风一般一个呼吸的时间就消失在这条看上去足有百米长的小路上。

    一路疾驰回来,远远的,夜羽就看到村门口挤满了人,更有哭泣声与愤怒声传出。果然,他那不妙的预感成真了,夜家村真的发生了不平常的事,想到这,夜羽马上挤入人群中,入眼处的却是一副让他怒火中烧的场景。

    只见已经成长成亭亭玉立的夜仙正在哭泣着,她的泪水随着风飘洒,显得是那么的悲伤,而在一群少年的中央有两个老者,一个是夜家村的族长夜博,另外一个就是大祭司夜诚,此刻大祭司正蹲在地上给一个受了重伤的中年男子治疗,可是却没办法治好那男子的双腿,只因那男子的双腿自膝盖骨以下一片模糊,看上去非常的触目惊心,他的那双腿是硬生生的让人给挤爆的。

    而此人就是此次狩猎队的一员,也就是夜战的父亲,夜雄!

    夜家村的狩猎队平常都是五人一队,夜战的父亲半年前跟随队伍前往深山狩猎,为的就是今年的冬祭可以有足够的粮食,所有人想不到的是,五人去三人回,其中一个还双脚残废。

    夜羽的双眼顷刻间布满了血丝,以他的眼界自然可以看出夜雄的双腿是被人类给摧毁的,如果是妖兽的话应该是有牙印亦或者兽爪的痕迹才是,可是这些都没有,夜羽在夜雄的双腿上感受到的却是一股很强的气息,那是超越了练气期修为的人才具备的气息。

    此刻夜家村的众人也是非常的悲愤,夜雄为人平常虽然嘻嘻哈哈有些神经大条,但是为人还是很好的,可是如今却变成了双脚残缺的废物,这让众人如何不怒火中烧?更让人可恨的是,五人去为何三人回,任凭众人如何询问,其余两个人始终沉默不语。

    而夜雄也是如此,仿佛三人有难言之隐,并不想让众人知道他们是因何伤亡。

    夜羽转过身看着身旁那些少年,还有夜战身体的颤抖,他深深的了解到,如果今天不让这些人知道真相的话,肯定会让这些人心中留下难以磨灭的阴影,这对他们日后的修炼会造成非常大的影响。

    想到这,夜羽迈开步伐,站到了夜雄等人的面前,开口问道:“三位阿叔,如果你们还当我们是夜家村的人,也当你们还是夜家村的子孙的话,你们就应该告诉我们发生了什么事,你们不告诉我们,只会让我们更加的担心难过还有着急。

    如果,我们真的是一家人了,就应该没有什么不可以说的话,哪怕天塌地陷,哪怕我们全都死亡,我们就是一家人,只要是一家人就没有不能说的秘密,三位阿叔,我说的对吗?”

    夜羽说完,那双犀利的眼眸直直的凝望着站着的两人,再深深的看了眼躺在地上的夜雄,他铿锵的话语却让在场的众人产生了共鸣。

    没错,就算是死,我们大家都是夜家村的人,我们都是一家人。

    最终,还是闭着眼眸的夜雄睁开了眼睛,他看着夜羽这个跟他孩子一般大的少年,他刚才的确被夜羽的话给触动了,那么就没有什么好隐瞒的了,如果再不说,就真的将村民们当成了外人。

    “咳咳,这件事还是让我来说吧,在这之前,我们大家先到训练场去吧,都集中在村口也不是件事,而且我的伤势经过大祭司的治疗已经没有什么大碍了,只是无法走路而已。”

    夜雄咳了下喉咙,吐出了一口鲜血,他看着众人咧嘴笑道。

    众人都知道夜雄是在逞强,但是却没有人会去嘲笑他,无论夜雄出于什么原因,都是一个顶天立地的男子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