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完美遮仙 > 第五章 兄与弟

第五章 兄与弟

一秒记住【笔♂趣→阁 WWW.BiQiuGe.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昏暗的天幕将天地间都染成了灰蒙蒙,气息无比的压抑,再加上豆大的雨滴开始降临大地,整个天地间显得更加的安静与诡异了。

    宇智波鼬拜别鸣人等人以后,一路风尘仆仆的朝着施术者的方位而去,在路上遇上了久违的兄弟,宇智波佐助。

    可是如今的鼬并不想过多的与佐助有接触,就像他自己说的那般,他已经将佐助拜托给了漩涡鸣人,而且,如今的他已经是个死人,没有继续与佐助纠缠的必要。

    看着身后紧追不舍的佐助,鼬眉头微微皱起,并且双手快速结印,道:“通灵之术。”

    六只漆黑无比的乌鸦朝着佐助的面颊飞了过去,其目的为的就是阻挡佐助的步伐,然而鼬低估了佐助此时此刻的决心。

    “暂时待在这里吧。”鼬淡淡的看了眼佐助后,趁此空档,鼬加快了步伐。

    很快的,鼬就到了一处阴暗潮湿的洞穴,一边运用写轮眼观察,一边步伐没有任何停顿的行进中。

    “在那边呢,无聊的结界。”在知晓施术者躲藏的地方有结界存在后,鼬也不多废话,须佐能乎第一形态瞬间施展而出,一记铁拳朝着透明的结界轰了上去。

    “轰隆”

    发出惊天巨响,土石飞溅,很快就露出了另外一处地方,也就是施术者药师兜潜藏的洞穴。

    鼬步伐不紧不慢的行走着,他目光无比平静的望着眼前的一幕,没有任何情绪波动,也许就像他自己说的那般,如今的他已经是一个死人,既然是死人的话又怎么会有太大的情绪波动呢?

    “不愧是鼬,亏你能穿越我的结界,找到这里。”很明显,药师兜无比惊奇,但是想到宇智波鼬的传奇一生后,兜也只能用他那略显阴森的嗓子背对着鼬黯然的叹道。

    “在被你操控的时候,我明确的感测到你的查克拉来自哪里,这也是术的风险之一。不过,你现在已经没有必要记住它了。”面对兜的疑问,鼬颇有耐心的解释道。

    “让我增长见识了,我不认为有人强到能破解这种术,所以我从来没有担心过这方面的事,对了,有件事情我希望你也能记住。”兜虽然诧异,可还是一副胜券在握的表情对着鼬说道。

    “嗯?”鼬不解,还有什么事情需要记住的。

    “就算杀了我,也没办法阻止秽土转生之术。但是,只有我能终止这种术,意思是···你根本没办法杀我,我一旦死亡,就再也没有人能阻止这种术了,哼哼哼,哈哈哈哈,看来好运彻底转往我身上了,你也认同吧。”兜说着说着突然大笑了起来,因为他发现他期待已久的东西都出现了,那就是正在鼬身后一步一步走过来的宇智波佐助。

    对此,鼬摇了摇头,闭上眼眸道:“乐极生悲的状况恨常见,别太得意。”

    “我追上你了,急急忙忙来到这种地方····嗯?”佐助话还没说完,他已经感觉到了一股令他不安的查克拉,佐助双目微微收缩,快速的准备好战斗的姿势盯着前面那个看不清长相的背影喝道:“是大蛇丸吗?怎么会···”

    “嘿嘿嘿,不算是啦。”兜有些感慨的发出怪笑声。

    “这个声音是···药师兜。”当知道对手是何人之后,佐助则显得平静起来,没有刚才那副如临大敌的模样。

    “没想到,我协助这场战争的回报,是你挑了一个好时机,送上门来,真是太幸运了。”兜无比欣喜的说道。

    一旁紧闭眼眸的鼬在听到兜的话语后,霍的睁开了双目。

    “这是什么意思?为什么你们两个会在这里?”佐助指了指自己的兄长宇智波鼬还有兜疑惑道。

    “目前的情况有点复杂耶,我就简单的说明一下好了。”兜由始至终都没有转过身,而是盯着他眼前的棋盘说着。

    “你慢慢解释吧,我会趁这个机会阻止秽土转生。”鼬有些蹙眉的打断了兜的话题,并且双手呈现出结印的姿态。

    “这种术没有弱点也没有风险,鼬,老实说我比较想解释给你听,不过只要你一有动静,佐助也不可能老实的待在那里听我说,越是着急,本来能阻止的事反而会变得没办法收拾。”兜将他自己心中的想法给说了出来,他比较在意的是宇智波鼬,而不是他的弟弟佐助。

    然而被晾在一旁的佐助,却有些怒气沸腾,他冲着兜,喝道:“药师兜,你快点回答我的问题。”

    兜无奈的叹了口气,道:“看来最后我还是不得不说了,佐助,也难怪你会想知道,在你移植了你哥哥的眼睛之后,休息的这段时间,世界发生了非常巨大的变化。”

    听到兜略显夸张的话语时,佐助则是接下了兜接下去的话,道:“鸢发动了战争,对不对?”

    “看来你还是知道一些嘛,就是这样没错,第四次忍界大战,鸢跟我···对抗火之国,风之国,水之国,土之国及雷之国,这五大国协力组成的忍者联军让他们一度慌了手脚。”兜略显得意的简单的介绍了事情的始末,目的是想佐助忐忑震惊,却想不到换来的却是佐助那不可一世的姿态。

    “你少跟我说谎了!光凭你们怎么会是五大国的对手。”佐助明显不耐的鄙视道。

    “呵呵,很抱歉,我们就是办得到,我们拥有十万个量产型的白绝,再加上,我所孕育出的秽土转生部队;金角,银角;雾忍者村前忍刀七人众成员;第二代土影,第三代雷影,第二代水影,第四代风影以及宇智波斑;要一个个说名字真的会没完没了,你哥哥鼬也是透过秽土转生复活的其中之一。怎么样?我出乎预料的能干吧,虽然这一切,原本就都是宇智波斑的计划。”面对佐助的不耐,兜还是背对着两人平静的解释一番,这么做也是因为他不得不操控棋盘上的棋子没办法分心,另外一方面也是为了降低宇智波佐助的戒备心理。

    “这是怎么回事?”佐助听完兜的诉说之后,更是一头雾水。

    “他跟你们一样,对忍者世界充满怨恨,为此,他拟定出月眼计划。”兜将他知晓的一切都和盘托出,没有什么隐瞒,也没有隐瞒的必要。

    “月眼计划?”佐助疑惑道。

    一旁的鼬静静地的聆听两人的对话,他也需要时间准备那一招,所以也就没有采取任何措施。

    “也就是利用十尾对整个世界施加巨大的幻术,进而统治整个世界;因此,他无论如何都需要鸣人的九尾与杀人蜂的八尾。斑为了得到九尾和八尾,现在应该正在战场上奋力迎战吧。”兜一边看着棋盘上发生的一切,一边非常有耐心的讲解道。

    “这就是战争的来龙去脉。”兜将事情的来龙去脉简单的介绍了一番后,露出了高深莫测的微笑,与此同时他身后的白蛇也吐出了芯子,整个人看上去更加的阴森可怖起来。

    “可是为什么秽土转生而来的你,会出现在这里?你的杀气是真的。”佐助听完兜的话语后,将头转向鼬的方位问道。

    “原因非常简单,我现在并没有被这家伙控制。”鼬则是更加的简洁,可是鼬的一番话却让佐助造成巨大的影响。

    “嗯。”佐助不自觉咽了咽口水。

    “确实是这样没错,真不愧是宇智波鼬,没想到你居然能用自己的幻术超越秽土转生之术,一般人根本办不到。”兜证实了鼬的说法,到现在为止兜还是无法置信鼬居然可以无视秽土转生之术。

    “很不凑巧,因为我讨厌接受别人对我下命令。”鼬已经将开始结印的双手放下,淡淡的说道。

    “这一点我也深表认同。”兜听到鼬的答复后,嘴角露出了如同遇到知音一般的笑容。

    “等一下,你还没回答我所有的问题。”佐助双目冰冷的盯着兜的背影喝道。

    “你好像弄错了,你以为你想问什么,别人都非得回答你的问题吗?不过,你在学校就很受欢迎,会这样也不奇怪。”面对佐助时,兜则是有些嘲笑的不以为意的道。

    “我会这样也不奇怪,是指我会逼你说吗?”佐助杀气外放,冰冷的看着兜的背影,就如同在看着一个冰冷的尸体。

    鼬从始至终都只是静静地看着,他心中还是叹了口气,佐助还是年少气盛,一下子就被兜给激怒了,果然还是欠缺一些东西啊,鼬心中叹息道。

    兜不置可否的笑道:“开玩笑的啦,看来你哥哥是来···”

    “我是特地来杀你的。”鼬平静的说道,就像是在说一件稀松平常的事情,而不是来此生死战似的。

    “荣幸之至。”兜还是低着头,不过一切都像在他的掌控之中,面对鼬的杀气,兜也还能面带笑容。

    “秽土转生,居然使用这种无聊的禁术。”鼬看着自己的身体,平静的说道。

    “喂喂喂,多亏有这种忍术,你们兄弟才能感动的再度重逢耶,你多少也该感谢一下我吧?”兜急忙打断了鼬的话语,似乎不满鼬如此否定掉他的贡献。

    “秽土转生,不可能连人心也一起控制,你亵渎了这些已经净化的灵魂,而且还不断的散步无谓的悲伤与仇恨。”鼬话语一顿,继续道:“死者们战斗时的痛苦,你明白吗?生者是什么心情就更不用说了,好不容易超越的悲叹与哀伤,却因为你的忍术转身反扑。”

    “哇哦,我还真有点吃惊呢。没想到杀光宇智波一族的你,内心深处居然这么善良体贴,还是说,你一直为自己做的这件事感到后悔;如果是这样,我根本没兴趣。”兜还是低着头,不过却揭开了鼬的伤疤。

    当宇智波鼬听到药师兜的这番话时,瞳孔收缩,这次的确被兜给说中了,但是已经为时已晚,鼬深吸口气,道:“随你怎么说,你注定会死在这里。”

    兜第一次转过头看着一旁虎视眈眈的佐助,道:“佐助,你很想打倒鼬吧?他是宇智波一族的仇人,所以我把他重新转生到这个世界了;意思是,对你跟我而言,现在的鼬是一个障碍,既然如此···我有个建议,我们齐心协力把宇智波鼬干掉怎么样?我们都有蛇的力量,相同的老师···”

    “我可不想称那种东西为老师,另外你好像什么都还不知道,我刚才···是为了跟鼬说话才追到这里来的。”兜的话还没说完就被佐助给挥手打断了,并且扬言了自己的立场。

    果然,在听到佐助的话后,兜第一次面色有了变化,他望着佐助,道:“那么你现在···到底站在哪边呢?”

    佐助直接用行动说明了立场,瞬间朝兜射出手里剑苦无,可却被一旁的鼬给裆下了。

    “你干嘛,这家伙跟大蛇丸是一卦的,等于是我的敌人!现在应该也是你的敌人才对吧?”佐助非常不解自己兄长的举动,他明明是为了帮助鼬,可鼬却阻止了他。

    “我知道,我待会再好好跟你谈,确实要解决这个家伙,但不能杀他,如果把秽土转生的施术者杀了,术就永远无法解开,所以我会先对他施展我的月读,再问出阻止秽土转生的方法,接着,我会操控陷入月读中的他,解开秽土转生之术。”鼬无比平静的说明了一切,丝毫不在意被佐助还有兜知晓他的计划,如同在跟朋友聊家常一般简单。

    可是对面的兜却有些疯狂了,他感觉自己被鼬彻底的无视了,兜缓缓的站起身来,因为如今他的对手不是一个宇智波鼬,而是宇智波两兄弟,一个闹不好真的会在此身殒。

    兜面带微笑的看着鼬两兄弟,严阵以待的笑道:“这么大方的分享打倒我的方法,行动的时候也能这么顺利就好了,这种术没有弱点也没有风险。”

    “不管是什么忍术,都有它的弱点和破绽,这种术的弱点和风险···就是我的存在!”鼬的双目绽放出耀眼的光芒看着如临大敌的兜淡然的说道。

    鼬说完,他原本普通的写轮眼瞬间变成了万花筒写轮眼,也就是说他的后手都已经准备就绪,如今只是差个形式罢了。

    “每一次你都用什么···下次吧!以后再说的谎言欺骗我,最后还死了,这一次无论如何,你都要遵守承诺。”佐助缓缓的走到了鼬的身旁埋怨起来,不过如今的佐助已然选择跟自己的兄长同一阵线。

    这是兄弟两人有史以来第一次真正联手对敌,他们是第一次,也是彼此的最后一次,因为没有意外的话,在秽土转生之术解除之后,两兄弟就又要阴阳永隔了。

    鼬的嘴角露出一抹笑容,他听到佐助的话语时感觉到些微的温馨,那就是久违的兄弟情,鼬非常平静且肯定的说道:“虽说人的个性到死都不会变,但我已经死过一次了,所以正有此意。”

    “兄弟决定联合起来对付我吗?真有意思!”兜全身杀气外放,并且伸出了他那如同蛇的舌头舔了舔嘴唇冷笑道,与此同时,原本兜身后的一个白蛇的蛇头突然变成六条白蛇,并且全都目露凶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