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帝国崛起 > 第六十八章一个大生意

第六十八章一个大生意

笔趣阁 www.biqiuge.com,最快更新帝国崛起最新章节!

    第六十八章一个大生意

    神医被人坑了,这么喜闻乐见的事情大家当然很愿意看见。尤其是看见自作聪明的钱不多吃瘪的表情,就像便秘似的。让你得瑟,让你跟神医关系好。

    陈燮的额头上就差写一个怒字了,尼玛,老子被人坑了,你还来补刀。

    差不多就是这个意思了,反正钱不多的马屁拍在马腿上了。陈神医就不是什么风雅的人,人家是神医,是海商的幕后老板,是大地主,大作坊主,就不是什么狗屁文人。

    “神医,我这个……。”钱不多也尴尬了一下,再厚的脸皮这时候也没有发挥余地了。陈燮一点都不客气,挥挥手道:“行了,我知道了,画我收下了,就冲今天这个事情,有什么发财的事情,不会忘记三位仁兄的。”

    好像哪里不对?钱不多没回过神来,其他两位很冷静,忍不住都笑了。钱不多拿出几幅画,结果他们白白分得了好处。这个神医是个聪明人,知道在登州地面上不能吃独食。

    “神医,就这么放过那些人?”钱不多转移话题,挑拨离间。其他俩人竖起耳朵,等着看好戏。陈燮翻了一个白眼给钱不多:“老钱,你这就不厚道了。没记错的话,进去一共十二个人,这十二人里头,登州本地士绅不过半数,另外几个虽然在登州置办了家业,可都不是登州本地人。他们什么背景,还要我跟你说?”

    王楚龙竖起大拇指道:“神医,聪明!明人不说暗话,这些人欲壑难填,我们三个虽然也是黑眼珠见不得白银子,但却愿意这个买卖能做的长久一点。”

    王楚龙这就是在胡说八道了,你一个外人,靠着族兄的关系在登州发财,你谈什么买卖长久?王廷试任期一满,要是能往高处走,还说的过去,要是回家养老,谁能买你的帐?

    这话陈燮是不信的,但是他知道历史,王廷试还能折腾两年,这人暂时不能得罪。现在自己的实力还没成型,王廷试还得罪不起。

    “好说!在下素来主张,有钱一起赚,有财一起发。我有个不错的主意,大家有没有兴趣听听?”陈燮的主意,大家自然是很有兴趣的。

    “神医,要不换个地方去说?”钱不多看了一眼作坊的方向,示意其他人。

    陈燮当然知道他的意思,笑道:“老钱,这主意可不是一家两家就能惦记的。知道为啥各省的代理迟迟不肯招标么?就是为这个主意留着的。”

    树荫下凉风吹来,下人古三带着几个手下,抬着一个箱子走了过来。

    “见过各位老爷。老爷,顾姨娘让小的给送点冰饮来。”古三上前说话,陈燮摆摆手道:“端上来吧。”箱子打来,里头是棉被包着的,揭开棉被,露出下面的纸,再划开白纸,寒气腾腾的冰块出现。拿干净的锤子敲打出冰块,倒进带来的酸梅汤内。

    就在古三摸出一个玻璃瓶子往里头倒白糖的时候,李恒的眼珠子圆了:“等一下,这是雪糖么?”古三不以为然的点点头,然后继续。李恒等他倒玩,抢过瓶子看里面的糖,忍不住倒吸凉气道:“思华,这糖还有多的么?”

    “不就是白糖么?何必大惊小怪的?”陈燮完全不在乎这个,明朝有糖,就是工艺差点,没现代工业生产的白糖卖相好品质纯。这东西陈燮不感兴趣,就是因为不值钱,销量大但是利润小,一个作时空买卖的贩子,当然首选利润大成本小的生意。

    “思华,能开个作坊做这个雪糖么?弗朗机人,干腊丝人,对这些货需求量可不小。”李恒的意思很明显了,他有销路。陈燮当然不会跟银子过不去,不过这事情就不能答应他。

    “李兄,这作坊要建在有甘蔗的地方,你觉得山东适合种甘蔗?”陈燮一句话,就给李恒堵回去了。作坊不在陈燮的地盘,他能放心?这年月,谁见了银子不眼红。

    “思华兄,你可以派人去盯着嘛。闽、粤、桂这些地方,都可以大量种植甘蔗。民间多有产糖,跟这个比起来不值一提。有银子不挣,那就是跟自己过不去了。”陈燮看看王楚龙,那意思你来说说。

    李恒在登州的关系,那是登莱总兵杨国栋,据查跟郑芝龙多有来往,朝廷里似乎也有关系,不然生意做不到这么大。

    “李兄,话可不能这么说,换成是你,愿意在登州开作坊?”王楚龙当然要开口,这时候为了李恒的买卖得罪了陈燮,他真的叫亏大了。

    “行了,都别说了,神医,继续说您的主意。”不显山不露水的钱不多,一嗓子下来,其他两人都安静了。这一下把陈燮给镇住了,感情这位才是背景最深的那位。

    陈燮端起冰镇酸梅汤,狠狠的喝了一口,燥热之气被压了下去,突出一口浊气后浑身一爽,眯着眼睛看着钱不多,久久不语。

    钱不多也收起他那股看着很俗的气质,淡淡道:“神医,有句话您说的对,这天下的银子,一个人挣不完。”

    陈燮啪的一个响指,笑道:“完全正确!”说着拿起一张纸,在上面写“官银一百两!”递给钱不多道:“唐宪宗年间,有一种飞钱。假设这就是一张飞钱,各位带着这张飞钱,从登州到京师,然后在指定的钱庄里取出相应的银子。那么,这张票据,我们可以叫做银票。再假设,登州海商联合起来,成立一家钱铺,在下称之为登州总部。有了总部,自然就会有分部,假设在济南也搞一个钱铺,叫登州钱铺济南分铺。那么,从登州去济南,拿着这张银票,从济南的分号中取出这一百两银子,这个过程……。”

    “不要说了,……。”这时候三个的眼珠子都蓝了,陈燮淡定的端起酸梅汤,又来了一口后,不紧不慢道:“这个世界上,做啥挣银子最快?我认为,用银子生银子是最快的手段。”

    呼吸都急促了起来,钱不多的表现最为明显,胖子喘的厉害。

    “此事,就不是一家两家之力能做成的。首先你的朝中有靠山,其次各省也要有硬靠山。”聪明人真多,李恒就很快想到了其中的关键。王楚龙也想到了,而且面露激动想说话。

    “好了,他们来了,记住了,我什么都没说。就当这个事情没发生过,我是个大夫,还是个登州府委任的团练大使,捐了旌表。我是绝对不会做这种生意的。”陈燮开始胡说八道,但是大家都很认同的表示:“神医自然不会操此等贱业。”

    此事不过是个引子,在明朝办银行的设想,陈燮早就有了。但是这个时代的交通条件太差,通讯手段落后,办银行虽然赚钱,但绝对不是旦夕可成之事。这个构想绝对有吸引力,所以三人都掉坑里去了,都在盘算这个可能性。

    作为陈燮来说,需要的仅仅是时间而已,等他打造出一支近代军队,我管你是谁来,欺负到我头上就打。打造近代军队的过程,无疑不是那么简单的。现在陈燮不过走出了第一步,就有异常艰难之感。粮饷枪械的问题都很好解决,难的是一支军队的战斗精神。

    一群大户豪绅走出工坊,各个狼狈不堪。陈燮不用想都知道他们有多惨。这工坊是那么好呆的?车轮怎么造出来的?浇铸,用陈燮带来的现代的坩埚,结合明朝的焦炭为燃料,以坩埚融化铁水,倒入地上的模子中凝固成型。专业的匠户都是一个小时换一班人,这些地主老财进去,还不得变成汗水人出来?要不陈燮能那么大方让他们进去看?

    “哎呀,徐员外中暑晕倒了,神医,神医。”有人惊呼,陈燮立刻进入了“善人”状态,大步上前道:“都别慌,把人抬树下,对了,放稳了。猛子,去拿老爷的药箱。”

    猛子就是陈燮救下的那个少年,在父母的陪同下,死活要紧神医家里做奴才。拦都拦不住,只好收下,做一个跟班。

    中暑嘛,小意思,应该死不了人,十滴水一瓶灌下去。

    一番折腾,登州府还算有点名气的徐姓地主,悠悠转醒。这事情就不值一提,看看这帮人各个成了水人,陈燮的心情大为好转。可惜了,只有一个人中暑,要是晕一半就完美了。

    准备好了冰镇酸梅汤流水很快给这些人消灭的干净,可怜的下人们只能占一边看。好在我们的神医是个善人,让人从井里拿出西瓜来,给下人们解暑。

    树荫下,一群地主老财海商恶霸们,都变得非常的乖巧了。都知道神医的买卖不是那么好伸手的,关键是那个坩埚,一看就是大家没加过的手艺。没这个技术,你玩不了这个。就不要说工匠们看了都说造不了的轴承了。

    “神医,昨夜的马车,老钱要一辆,三千两银子,回头就送来。”钱不多果然聪明,陈燮听了热情的回应:“老钱,你要车好说,就凭你送的几幅字画,银子都可以免了。不过嘛,你得等上一个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