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帝国崛起 > 第六十七章照坑不误

第六十七章照坑不误

笔趣阁 www.biqiuge.com,最快更新帝国崛起最新章节!

    第六十七章照坑不误

    当着众人的面,英娘拿了三千两银子给刘掌柜,这场面陈燮是没看见,不然会很不以为然。离开春香楼的陈燮在夜色中慢步往张家走去,不跑不行啊,英娘那女人,嫩的能掐出水来。正值女人最具魅力的时节,**的好,身材没走形,陈燮不跑的话,晚上肯定被吃掉。

    次日一早,刚开城门陈燮就回去了,等着一群肥羊送上门来挨刀。

    一帮有钱的土鳖,很晚才起来。站在楼上看着楼下院子里的马车,更是眼馋的掉口水。昨晚上看的还不是很清楚,大白天能仔细看一看了。英娘也坏的很,马车就摆在院子里随便大家看,但就是不能上去。

    流线造型,鎏金工艺,全手工精心打造(想工业化也没可能,这句可以无视),上好百炼钢制成的车轮、车轴。一个在现代人看来很落后的东西,明朝就是无法想象的高科技产品。这样一辆马车,一旦拥有,别无所求。

    精明的钱不多没有像其他人那样围观马车了,悄悄的溜出春香楼,在门口遇见王楚龙的时候,拱手一笑道:“王兄请!”“钱兄请!”后面又有人喊:“二位仁兄,这是要去哪?”李恒这个家伙也出来了,看这意思,多一个竞争对手是必然了。

    回到张家庄,陈燮先上床补觉,昨晚上没怎么睡好,煎熬的厉害。中午的时候起来,梳洗之时,管事大丫鬟玉竹在旁伺候,低声汇报:“上午十点三刻,来了三位城里的老爷,奴婢见您睡的香,擅自做主给挡了驾。”

    陈燮身边的两个丫鬟,权力大了,胆子也肥了。不过还都很小心的注意陈燮的表情,神医老爷一副不在乎的样子,接过毛巾擦脸道:“挡驾就挡了,不算啥大事。以后还是要注意,要问清楚事情轻重缓急,不可擅自做主。”

    适当的提醒,敲打都算不上。玉竹心里窃喜,过了年都十六岁了,庄子里一般大的女人,都在奶孩子了。她现在很着急这个事情就是了,啥之后把事情办了,生个孩子,地位才叫稳定。这个逻辑思维方式,陈燮完全是不懂的。陈燮不是什么好人,更不是太监。不过就是个普通的人,学过几年的医,知道这么早生孩子不安全。要不然,你以为陈神医会放过她?

    施施然背手而出,没见着客厅里几个人,便叫前院管事古三来问话。这古三,就是小萱的父亲,被陈燮弄到张家庄来,看小萱的面子,见他忠厚肯做,就让他管着前院的一些下人。平时就是负责环境卫生,厨房这种涉及钱粮的地方,想给他管两丫鬟也不能答应。

    古三来的很快,见了老爷勾着腰行礼。以前都是跪着说话,陈老爷嫌麻烦,就给免了这个规矩。这不,陈家下人现在都是勾着腰说话,算是有点进步了。

    “老爷唤小的来,有何吩咐?”古三是陈燮最忠心的狗腿子之一,让咬谁就咬谁那种。

    “登州来的几个老爷呢?”陈燮现在现在说话已经不觉得别扭了,现代社会的底层diao丝,已经成功进化为明朝的老爷。说话的时候,语气很到位,下巴必须是微微扬着。

    “回老爷,他们去了张铁头的铺子,这些人到了庄子里,就把下人撒出去了,小的让人一直盯着,看见他们去的。”古三如是回答,陈燮一听这意思,不错嘛,警惕性很高。为了维护老爷的利益,很卖力气。这种人要提拔重用。

    “嗯,你做的不错。”陈燮说着扭头看看玉竹道:“记下,古三一家每月加一两银子的补贴,就叫职务补贴吧。”这又是个新名词,玉竹听了赶紧记下道:“这个职务补贴,老爷以为怎么定等级?总不能都一个样子吧?不然这月例的规矩就得乱。”

    陈燮色迷迷的附耳低语:“本老爷看谁顺眼,就给谁补贴。谁伺候的好,让本老爷满意,就给谁补贴。”

    玉竹听了面露红润,瞪了古三一眼道:“你下去。”等古三出去,这才媚笑道:“老爷,啥叫伺候的好?难不成奴婢还不让您满意?”

    陈燮听她娇声媚语的,不由开怀大笑道:“满意,对你当然很满意。看上啥,老爷给你买就是了。”说着哈哈哈大笑,信步出门,等在前院门口的狗腿子立刻跟上。前呼后拥的往张铁头的铺子去。

    张铁头的头皮都炸了,一帮老爷要进铺子里看看马车怎么造的?这个怎么能答应?神医老爷开口闭口都是核心技术,马车不是煤炉,看一眼就能仿造。这里头真的有不少工艺是大家没日没夜的干出来的。被人看去了,神医老爷能扒自己的皮。

    可是又不能硬拦着,开始来了三个老爷,张铁头借口工坊内脏乱不堪,不好污了各位老爷的衣裳为由挡驾。结果人家表示不介意,一定要进去看看。张铁头只好硬着头皮表示,这事情要请示老爷,不然他吃罪不起。这三个老爷还算明事,就在外面看看没闹着进去。

    后来老爷们又来了一堆,加起来十五个,加上带的下人,五六十人堵在门口,吵吵着要进去看看。闹腾了一会,就在张铁头扛不住的时候,陈燮带着下人赶到。眼睛一扫,钱不多、王楚龙、李恒这三个人最坏了,远远的站在一边看热闹,下人都约束着不让上前。其他人自己没闹,但是几十个下人在闹。

    “哟呵,都在呢,这是啥意思?”陈燮一出场,就是一嗓子酸溜溜的。

    轰的一下,一群人快速散开,各自归位。这帮人的脸皮厚的能挡住手枪子弹了,当然不会在意陈燮的挖苦,这事情本来就不大,能进去看一眼当然好,看不到也没啥。回头买车回去,找匠户破解就是。山寨一直是国人的传统,想收专利费就是做梦。

    “各位就是想进去看看?”一番假情假意的寒暄之后,陈燮发出惊讶的声音。众人连连点头,陈燮很大方的表示:“就这点事情也闹腾?行了,王铁头,带各位老爷进去好好瞧瞧,车轮是怎么弄的,车轴是怎么打的。”

    陈燮的大方之举,一干人等各自窃喜不提,唯有三个最狡猾的家伙站一边笑而不语。钱不多低声笑道:“二位,看来有人是伤疤好了忘了疼,水泥、抽水马桶这一刀捅的还不够深。”

    李恒和王楚龙各自会意的笑了笑,陈燮的便宜哪有那么好占的?短毛神医来登州才几天?闹出多大的动静?这些人就是财迷心窍了。

    “我说二位,眼看这一年的代理合约就到期了,大家为何不联合起来,拿下更多的代理权呢?”李恒发出了声音,另外两个砰然心动。

    “李兄,江浙两省富甲天下,不如大家联手,把这个市场拿下?”王楚龙动了心,提出个建议。李恒也动心了,眼珠子一阵乱转,只有钱不多淡淡道:“都别想太早,看看神医的意思吧。现在江浙的生意,都是二位在做。用神医老爷的话来说,他提供的美洲货品,不愁销路,这叫刚需,现在是卖方市场。新名词,没听说过吧?再说了,眼前这桩生意,大家就不动心?”两人一起露出吃惊之色,对啊,怎么忘记这马车也能买卖?

    自诩跟神医老爷交情很深的钱不多,可谓有备而来。说完这话,手一伸,下人给拿来一个布褡裢,里头有几幅卷轴。钱不多笑道:“二位,瞧我的。”

    张铁头带着一群老爷进去看工坊,下人要跟进去都给拦着,声称:“地方拥挤,不宜人多。”一帮老爷们自然不好意思说不进去,陈燮正笑眯眯的不怀好意的看着他们呢。这时候要说不进去,让下人进去看看,陈燮估计能立刻就翻脸。

    硬着头皮,这些不懂行的老爷们,只能落下特意找来的“下人”。等到人都进去了,陈燮也不陪着,丢下一句:“各位慢慢看,在下有点杂事,一会就来。”

    咣当,工坊的铁门关上,陈燮阴森森的笑着,转身看着正在走来的钱不多等人。

    “我说三位,怎么不进去瞧瞧?”陈燮这话就很不客气了,甚至是诛心。不过这三都脸皮够厚,不为所动,还能笑的很开心。

    “一群蠢物!”王楚龙!“自找苦吃。”李恒。

    “神医,听说您喜欢画轴?我给您带来了几幅画,要不要瞧瞧?”钱不多直接就投其所好,这是从余掌柜那里花大价钱买来的消息。狗日的余掌柜,拿几幅破画就买通了神医老爷,拿下了一批成药的全国代理权,过去两个月,卖药挣的银子海了。

    别看这三人最狡猾,但是在陈燮的眼里,还是肥羊一只,照坑不误!

    “老钱,跟谁学不好,你学余掌柜?上会我就吃了亏,三幅字画,没一副值钱的。最贵的就是张子昂的奔马图,不过三千两。我这么说,你能听明白么?你要不在伤口上撒盐,我们还是朋友。”陈燮一副老子被人坑了的态度,随时要暴走的架势出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