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帝国崛起 > 第五十五章与初衷相悖

第五十五章与初衷相悖

一秒记住【笔♂趣→阁 WWW.BiQiuGe.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五十五章与初衷相悖

    钱丝雨笑嘻嘻的抱着章老先生的脖子,轻轻晃动了几下道:“您跟谁一伙啊?这小子就是个土豪,不坑他坑谁。”章老先生哈哈大笑,手在外孙女的手上轻轻地拍。

    爷孙俩的样子,陈燮看着心里,对章老的印象分蹭蹭往上涨。老先生大概就是那种高人吧,淡薄名利,不显山不露水,看着就是一个很普通的老头,走近了就会不自觉的受到熏陶。

    “来之前我上网查过,这些字画如果是真的,最值钱的应该是赵孟頫的马。”陈燮还是决定要出点血,但是也要提醒一下钱丝雨,我不是傻子。不想他的话刚说一半,就给章逊打断道:“你说的不准确,你带来的四幅作品中,最罕见的是唐寅的洞玄子。说到价值,难以估量。这幅作品,在明清两代的文人记载中,从来都没出现过。但这不能证明是假的,只能证明这幅画的特殊性,应该是一直被有钱的商贾收藏,用于增加闺中之乐所用。遇见喜欢的人,这幅作品能卖出什么价,我也不没法估计。赵孟頫的奔马图,也是罕见的珍品,保守估计价值应该在八千万左右。董其昌的作品就没那么值钱了,两幅加起来,三百万左右吧。”

    章逊的人品果然坚挺,陈燮面露肃然,想了想拿出董其昌的那幅字,放在章逊面前道:“章老,给您钱怕是太俗了,但是不能让您白忙活。董其昌的字,我倒是还能弄到一些。这幅字,就算孝敬您的。”

    钱丝雨在边上已经动手,替章逊做主把字收起来,老头子估计也拿她没辙,只要不过分就忍了。不过接下来钱丝雨朝陈燮伸手:“我的辛苦费呢。我也不多要,就董其昌的画好了。”

    这一下章逊的脸色变了,伸手打了一下钱丝雨的手道:“胡闹,那副画价值不在300万之下,太过分了。”说着有对陈燮道:“小陈,这幅画是董其昌早年的作品,应该是他送给老师黄公望的,你看这里,有一个小印章,陆坚。这是非常罕见的印章,单单这个印章就值200万。”

    陈燮没听懂,随口问:“陆坚是谁?”章逊笑了,这小子果然是外行,便解释道:“陆坚就是黄公望,陆坚是本名。少年时过继给黄姓人家为子,为何要在这画上盖这个印,我也搞不清楚。有个现象很奇怪,你这些字画,都是从一个人手里出来的吧?”

    陈燮没点头,也没摇头,就是呆了一下。章逊继续道:“不见清、民国两代文人大家印鉴,又保存非常完好,可见是藏于民间多年。”

    这话是没明说,就差指出:“小子,你挖了谁家的坟?”可惜,陈燮是个外行,他没听出这里头的奥妙。这画是从明朝来的,你让他去哪弄清、民国两代收藏家的印鉴盖上去?

    “这些字画的来历,我不好明说。类似的字画,我手里还是有一些的。”陈燮这个答案,听着也算是此地无银三百两。当然了,章逊是不会在这个问题上深究的,陈燮肯定不是个盗墓的,这一点不难看出。一种人上人的气质,不是盗墓者能有的。应该是从某个渠道得来的。

    站在陈燮的立场,这事情也解释不清楚,不如含糊一点。

    大家都是聪明人,默契很快就形成了。章逊笑道:“既然如此,我可以推荐一个收藏家给你认识,收了你的礼物,不能不有所表示。”

    陈燮出人预料的把董其昌那副画也推到章逊面前道:“这幅画也请笑纳,丝雨这个人虽然腹黑贪财,但是信用不错。剩下的两幅画,我也没什么时间处理,拜托丝雨代为处理,这就算是劳务费了。”

    这一下章逊的脸色真的不对了,变得异常严肃起来,看着陈燮好一会才道:“小陈,你手里的字画,很多?都是没有清、民国两代收藏家印鉴的作品?”

    陈燮直接给跪了,这老家伙太厉害了。这时候也没啥可犹豫的,坚定的点点头道:“应该都是这样的作品,具体的来源我没法跟您明说。”

    章逊稍稍沉吟一番道:“我就是随便说说,当不得真啊。如此规模的收藏数量,能做到这点的人真不多。大西还是大顺,我就不追根问底了。”

    陈燮笑而不语,大顺他知道,大西是什么东东?不过这时候,只能硬着头皮为微笑。

    坐在一旁的钱丝雨,这时候眼珠子里都在冒蓝光,挺胸收腹,双手搓了搓,看着陈燮道:“废话不多说,你的买卖我接了。这一次就算试试水,今后你的字画我来出手,我要成交价的一成。”

    陈燮也不是随便拿捏的,冷笑着瞪眼道:“怎么不去抢?最多给你半成。”

    钱丝雨笑道:“半成?你当是请民工呢?至少9个点。”

    半个小时的拉锯之后,最终达成协议,7个点。陈燮提供字画,其他的都是钱丝雨的事情。行事利索的钱丝雨,直接在书房里打印了合同,签字盖章,陈燮签字之后,从口袋里摸出一枚印章的时候,老章的眼珠子就不动了,伸手道:“等一等。”

    陈燮手一抖,差点印章掉桌子上。章逊接过印章,仔细看了看道:“新刻的印章,刀工上佳,此人有深厚的书法功底。寿山田黄石,重量不下三十克,小陈,太奢侈了。”

    钱丝雨道:“土豪什么的,最讨厌了。”

    陈燮头皮都麻了,这印章是过年的时候,张瑶随手丢给他的,说是闲暇的时候随手刻的。

    “不就是一块石头么?大惊小怪!”陈燮没觉得有啥,还朝钱丝雨瞪眼。

    钱丝雨掐死这货的心思都有了,怒道:“寿山田黄石,一克能值一斤黄金。你手里拿的不是印章,是三十斤黄金。土鳖,气死我了。”

    章逊哈哈哈大笑起来,把印章放下道:“雨丫头,你这就着相了。这东西,本来就是用来刻印章的,摆在家里才叫浪费呢。”

    陈燮很不爽道:“喜欢是吧?下回给你带一块,三十克的。不,两块,给章老也带一块。”

    这一下,就算淡薄名利的章逊,手上也不自然的抖了一下,真切的认识到土豪是什么做派。钱丝雨可不管那么多,兴奋道:“真的?”

    陈燮冷笑道:“以后你在这么跟我说话,我就找别人去合作。”

    钱丝雨顿时笑开颜,挨着陈燮坐下,伸手提他在胸前顺气:“别动火啊,消消气。你是土豪,要理解我们这种穷人的心情。”开法拉利的穷人么?陈燮还是没有反击。

    爷孙俩其实有很多疑惑,但是陈燮不说,章逊也没法问,看陈燮的眼神清明,不像为非作歹之徒。钱丝雨则看重的是利益,她才不管陈燮的东西怎么来的。

    婉拒了老夫妻留晚饭的好意,陈燮告辞出门。钱丝雨殷勤的开车送人,发现陈燮住的是五星级的希尔顿是,不免惊讶道:“你怎么住酒店?”

    陈燮懒的解释,不耐烦的回一句:“问那么多干啥?没事就回去吧。”被这女的分走不少钱,陈燮还是有点心疼的。还是一个起点太低的问题,被人收点过路费也是无奈。

    钱丝雨悻悻的哼哼:“过河拆桥,不是好东西。”车子倒出去不到五米,蹭的一下又回来了。“站住,我虫草呢?”一嗓子,陈燮顿住了,回头不悦道:“字画还不够你挣的?”

    “蚊子再小也是肉啊,我开销大……。”陈燮及时的打断:“行了,明天给你送五十斤的。”

    钱丝雨没有着急走了,目睹了小金山变成大金山过程,回味一下有必要。身后的汽车喇叭连连,门童客气的请她滚蛋,这才驱车远去。

    陈燮脸上的轻松慢慢的变得严肃,坐在大堂里的沙发上,脑子里把今天的事情勾勒了一遍,最后的出一个结论,还是太着急了,露出的破绽太多。但是,陈燮无奈的发现,自己没选择。明朝和现代两头跑,很多事情都得自己来,随着需要穿越的物资越来越多,时间根本就不够用。累的像条狗似的,这个与他挣钱享受生活的初衷是相悖的。不能再这样下去了,要找几个人帮忙,成立个公司看来是不错的选择。除了燧发枪和青铜炮,其他的东西,可以交给别人去做。至于下属们,有义务解释么?

    看看酒店的房卡,陈燮摸出电话来,犹豫再三还是拨号给杨丽丽。

    “天啊,我还以为正式入住之前,你不会主动联系我。”杨丽丽的声音充满惊喜,陈燮多少有点抱歉道:“对不起啊老同学,我是真的忙。这不刚回来,下午刚欠了一份合同。忙完了我立刻联系你,晚上一次吃饭,有点事情请你帮忙。”

    杨丽丽心中窃喜,高中毕业后读职业学校,出来工作好几年,她可是知道“人情冷暖”四个字怎么写的。在这个现实的社会,不是谁都会放心的给她两百万去支配装修房子。

    有机会不抓住,那就是自己傻了。至于某些规则,没看见售楼部好多美女盼着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