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帝国崛起 > 第四十四章美好的未来在招手(求推荐)

第四十四章美好的未来在招手(求推荐)

一秒记住【笔♂趣→阁 WWW.BiQiuGe.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四十四章美好的未来在招手

    天启七年对于百姓来说,无疑不是个好年景。早春缺雨就算了,青黄不接的时候,更是没掉下几滴雨水。打井的事情就不要想了,官府不管,寻常百姓家哪来的银子。那些家里有些田地的农户,该交的皇粮一点都不能少,该交的租子不能少一粒。大量自耕农破产,地方士绅趁机兼并土地。他们可是不用交税的,导致朝廷的税收进一步减少。

    三月,青黄不接,陕西澄城县令张斗耀严催税赋,胥吏凶恶如狼,饥民遍地。一个叫王二的人,成为了一颗火星落在陕西这个干草堆上。此人纠集数百饥民,以墨涂面,破澄城县,杀张斗耀,揭开了声势浩大的明末流寇的序幕。陕西巡抚胡廷宴,老迈昏庸,怠于政事。凡有民变之事上报,一律严斥上报地方官员。这个巡抚很怕麻烦,只要有民变的消息,就骂下面的人大惊小怪,不过是些饥民,等明年开春就好了。

    于是,下面的官员都不敢上报了,一直到压不住了,胡廷宴才上报朝廷。那时候整个陕西已经乱了,流寇的成分也从单纯的饥民变成了边兵、饥民、回贼、矿贼。

    陕西的事情太遥远了,加上胡廷宴的隐瞒不报,山东这边自然无从知晓。总的来说,日子虽然难过,山东地面上还算能过的下去。相对陕西和山西,山东属于富庶省份了。

    只是这个富庶实在有限的很,寻常百姓吃不饱穿不暖可谓遍地,没到造反的地步罢了。

    随着年关的接近,陈燮的基础生活设施建设也结束了,腊月25这天,一周的工程宣布胜利结束了。过去的一周,大宅之内,对于陈燮除外的所有人来说,都是充满惊喜的一周。压水井这个东西,很快就赢得了下人们的喜欢,打水真是太省事了。

    压水井不过是小意思,真正开心的事情还在后头。这日一早起来,两个健壮的粗使妇人,跟在陈燮的身后,耳朵竖起来,眼睛盯着老爷的手指转动。

    “这是温度计,看清楚没有,这有个红点,这有个可以移动的标尺。洗澡的时候,标尺箭头对准这个红点,然后再开炉点火。要烧开水,标尺往上移动,到最后一个红点这里。记住咯了,这里喷气了,发出尖叫的时候,就得停火了,别一个劲的烧啊烧的。还有这里,表示水还剩下多少,箭头到这个位置,就得往里加水了。”陈燮没法让这些一个字都不识的睁眼瞎会认阿拉伯数字,只好改造成一个傻瓜锅炉。为这个,还花了一点钱,技术上没什么难度,就是一个压力阀,几个箭头标志的问题。

    陈燮亲自点火,开始烧热水,为了照顾明朝的习惯,女子澡堂这边,还特意加了一道围墙,男女澡堂的大门朝相反的方向开着,中间隔着七八米远的锅炉房,一点隐患都不留。再说了,所谓的男澡堂,不对外开放,陈燮专用的。老爷嘛,怎么也得有点特权不是?无非就是怕坏了女人们的名声。

    噗噗噗噗,热气腾腾的热水在铺了瓷砖的水池里响动,蓝色的瓷砖为底,白色为边,红果特意进去拿手试了试水温,出来红着脸到:“神医老爷,水很热了。”

    陈燮笑道:“我说的你们都记住了?”一群女人使劲点头,陈燮这在满意的背着手,把锅炉交给两个妇人,从围墙上的小门过去,走到另外一头,准备开始享受他的第一次泡澡。

    门刚扣好,就看见文八斤带着谄笑在这边的门口等着,见了陈燮小跑上前道:“神医老爷,您带来的瓷砖,姚老六说他能烧,就是烧不出您那种蓝色。”

    明朝的瓷器很有名,在现代社会也很值钱,烧瓷砖真没啥技术含量可言。不过是明朝人没先到瓷砖上面去罢了,现在有陈燮开了头,再拿样品给负责烧窑的姚老六看,事情很简单的就像捅开一层窗户纸。

    “行了,你要开瓷砖厂,这个我不反对,别耽误我的工程就行。”陈燮摆摆手,这种钱他不打算赚,明朝能烧的瓷砖,花样少,质量还没保证,不如他从现代带过来省事。

    “不是,我这不是想请您入个股么?最好呢,让张大老爷也入股。”文八斤期期艾艾的说明来意,陈燮笑了,竖起拇指道:“聪明!我在提醒你一句,专心搞你的建筑工程,专业的事情,让专业的人去做。”

    “老爷,啥叫专业?”文八斤对这新名词完全不理解,陈燮想了想道:“就是内行,姚老六烧窑是内行,他就是专业的。你就是外行,就是不专业的?”

    “老爷,还有那个压水井……。”文八斤心思还真大,陈燮这一次没给他面子,淡淡的挥手道:“这事情就不要惦记了,不说打井的本钱,就是这些东西,你能弄的到么?还有就是水脉,你会看水脉?贪多也不怕撑死,滚你的蛋吧!”

    文八斤得陇望蜀失败,倒也不气馁,笑嘻嘻的走了,陈燮在背后喊一嗓子:“开春误了我工程,小心你的皮,我保证不打死你。”

    这一次文八斤吓的抖了一下,神医这句话现在很流行,“保证不打死你”,就是被你留口气喘着,这比打死也强不了多少。

    对于张家庄的人来说,美好的未来正在朝他(她)们招手。各家各户的女人,只要会针线活,五十岁以下,十四岁以上,都可以报名去作坊里做事。开始要先接受什么培训,学习使用一种用脚就能踩着就能飞针走线的机器。

    三个月的培训期,包吃两顿,月底还有布拿回去,虽然都是大家学踩机器的时候弄过的布,回去辛苦点,把线拆掉,又是好布。一些聪明的妇人,没几天就学会踩机器了,加上一些会裁布样的妇人,早早就被确定了能留下,并且开始干活,给孩子们做明年的校服。

    男人们就更多事情可以选择了,家里劳力多的,地里不用那么多人,就去工地上做事,要不就去窑厂烧红砖。总之不怕没有一个吃饭的地方,没看见其他庄子的人想来,神医老爷都不让文八斤收么?先紧着咱张家庄,人手不够了再招外头人。

    正是因为庄户们的辛劳艰难,才凸显了张家庄有一个黑心的财主陈燮。当然了,庄户们是不会这么想了,陈燮心里给自己的定位罢了。现在陈燮已经不敢听雨荨和玉竹汇报工作了,良心底线被一次一次的拉低。

    同样不会认为神医是黑心财主的还有红果那些姐妹们,她们这些人,已经正式脱离春香楼。甚至都不用神医出面去说,英娘主动派人来通知,愿意留下就留下,神医能收你们是福气。好好干,要对得起神医给的饭碗。

    姐妹们捧着神医发的白铁盆子(不锈钢),走进澡堂的时候,再次感受到神医的神奇和菩萨心肠。哪有给下人用这么好的澡堂的?登州城里最有钱的财主家里,也没这么一个华丽的澡堂不是?

    红果站在更衣室内,对着一面镜子,看着上面一行字:小心地滑,请勿赤脚。更衣室就是一排木塌,不高,只有两尺的样子。周围捂着严严实实的,烧了地龙叫一个暖和。鞋子是木屐,一人发了一双。这东西不值几个钱,但神医还是让玉竹去给大家置办了。

    一群女人迫不及待的把自己脱的精光,一时间屋子里全是白身子。嘻嘻哈哈的一顿打闹,你摸一下胸,她掏一把下身。红果见了微微一笑,提醒大家道:“都别闹了,抓紧洗澡,完事还有学习。每天吃的好穿的好,学不好都给我滚回春香楼去。”

    红果的新身份是神医老爷的助理,这个助理是干啥的她不知道,就知道这些姐妹归她管,她对玉竹姑娘负责,玉竹对老爷负责。张家庄的医院,暂时只对庄子里的人开放。大家不是很忙,主要还是学习,每天晚上,神医都会给大家上课。

    对于姐妹们来说,美好的未来真的在招手。

    掀开厚重的布帘子,一股热气迎面扑来,池子里已经有好几个姐妹在泡着,嘻嘻哈哈的声音塞满了不大的空间。靠墙的一侧,一拍龙头,红果过去看了一眼就怒吼:“都给我滚出来,跟你们说的都吃进肚子里去了?先淋浴,再下池子。”

    二话不说,红果化身恶魔,出去拎着一根戒尺就进来了,三个先下水的女子,乖乖的趴在墙上,翘起屁股让她抽板子。每人十下,结结实实的。

    抽完之后,红果哭了,抽泣道:“姐妹们,这好日子才开始啊,要珍惜!切记别坏了神医的规矩,可记得神医老爷怎么说来着?规矩这个东西,建立了就要严格执行,坏一次看似简单,坏两次就得出大问题,三次下来,规矩就不存在了。”

    没觉得受委屈,就是觉得对不住神医的姐妹们,抱在一起痛快了哭了一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