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帝国崛起 > 第四十一章实干型人才

第四十一章实干型人才

笔趣阁 www.biqiuge.com,最快更新帝国崛起最新章节!

    第四十一章实干型人才

    食盒很有意思,下面竟然是手炉,里头炭在烧,而是半手炉的草木灰,上面能看见一些木屑。木屑在草木灰中顽强的燃烧,保证温度的存在。这个法子来保温,不能不说明朝人真是很聪明,往往用一些很简单的法子就能解决很多问题。

    陈燮是这里地位最高的,所以他吃小灶。不过现在正是作秀的时候,不能错过这个机会。看见一个少妇从背上把孩子抱在怀里喂奶,陈燮对雨荨道:“去,这个被她送去,背着孩子来送饭,真是太不易了。奶孩子的时候,女人要吃些好的。”

    陈燮的小灶,其实就是一份饺子和一盅汤,即便是这点东西,在明朝寻常百姓就算过年也吃不上。雨荨就很不舍的,扫了一眼在一颗树下背风的地方给孩子喂奶的少妇,从这个角度看过去正好能看见一个饱满的白馒头。

    “哼哼,馒头好吃么?”小姑娘不大,过了年才十六岁,吃醋的本事一点都没落下。一语双关的问,陈燮确实多看了一两眼,这是人之常情嘛。

    “你说呢?”神医同志无耻的反问了一句,背着手往架起的大锅处走去,看看正在锅里翻滚的肉骨头,还有白萝卜和干菜,一股浓浓的香味钻进鼻子里。周围的小伙子们都忍不住吸鼻子,口水拉的老长。

    雨荨还是顺从了陈燮的意思,端着饺子给那个少妇送去了,一番推脱之后,少妇还是接受了这顿过年都吃不上的瘦肉、香菇、萝卜丝做馅的饺子。一边吃,一边喂孩子,一边还在抹眼泪。

    看见陈燮回转,雨荨上来问:“汤还没好呢?”陈燮见她嘴翘了起来,嘿嘿的笑了几声,随身的背袋里摸出两个鱼罐头,晃了晃道:“我藏着好东西呢,我们俩躲起来吃。”

    这下雨荨开心了,使劲的点头,这沙丁鱼罐头那叫一个香呢。陈燮顺手还拿出个两个铝制的饭盒来,递给雨荨道:“拿去,用这个装汤喝,装馒头。”

    打了热气腾腾的肉汤回来时,雨荨脸上全是笑容。心里觉得,少爷跟自己更亲一些,没见有好吃的藏着呢,等自己来一起吃,回头告诉玉竹,气死她。

    馒头掰开,用少爷的刀子挑了豆豉,抹在面上,夹上一条油炸过的鱼,咬一口满嘴的油,这叫一个香呢。再喝一口加了姜的骨头汤,真是人间难有的美味。

    当然这是雨荨的观点,陈燮是不会这么想的。豆豉鱼罐头,这玩意其实没什么营养。开了两个罐头,两人吃一个,剩下一个给了王启年。作为陈燮的第一任保镖,待遇必须加强。

    王启年看着罐头里的鱼,尝试着学着雨荨的样子吃了一口馒头后,好半天才开始慢慢的咀嚼。五尺多高的汉子,这时候经验眼泪都下来了。没说的,这么多人,就他有这待遇,虽然是卖命换来的,但是大明人命才值几个铜钱?开始只是报恩的心思,后来吃了子弹的吓唬,多了浓浓的敬畏,拿到望远镜的时候,感觉道了信任,现在嘛,已经不知道该说啥好了。

    望远镜的盒子就绑在腰上,看着他不伦不类的布带,已经吃好的陈燮在背袋里翻翻找找的,摸出一条武装带,一把军用匕首,一双球鞋,一把弩。等了好一阵,看着王启年吃了十个馒头,三碗骨头汤,才算是拍拍肚子露出满意的表情。

    这个吃货!陈燮只能这么定义了!馒头一个怎么也得二两,吃了十个馒头呢。能吃是好吃,能吃意味着能打。

    陈燮找找手,王启年看见了,立刻小跑过来。走到跟前时,陈燮指着面前的东西道:“这些,你的。这个叫武装带,这么用,你看仔细了。其他的不用我教,你知道怎么用。对了,回去后上玉竹姑娘那,那一身行头,还有一干日用品,好好洗一洗。不是嫌你脏,而是脏了容易生病,你这头发也好好洗洗,有虱子就刮了,慢慢再养就是。”

    王启年是一点都不客气,结果陈燮丢过来的背包,很快就掌握了该怎么用,然后把东西都装了进去。学着陈燮背着,就算是神医的第一任保镖正式上任了。

    吃饱喝足,一点汤水都没剩下,一个馒头都没剩下。不少人都吃撑着了,不断在打嗝。几个十五六岁的孩子,抱着骨头还在啃吸。这一顿,比过年都吃的好。

    “好了,老少爷们,抓紧时间啊,休息半个时辰,然后回去。晚上还有一顿更好的,干活都给我卖点力气。谁要偷懒被我瞧见了,一准不打死你,就给你留口气,看我们晚上吃好的。”刘掌柜一番话,引起一阵哄笑。这家伙的组织能力很强啊,陈燮也在笑。

    明朝的科举制度培养出来的读书人,十个里头有八个是嘴上本事最大,真要让他做点实际的事情,一准抓瞎。各级官府,真正在做事的人,都是下面的小吏。

    学习了一段时间的明朝历史,加上一段时间的明朝生活,陈燮对明朝的读书人基本绝望了。暂时只能用刘掌柜这样的人,有一定的文化底子,实际操作能力很强。再一个就是自己培养了,这也就是陈燮为何大胆放权的原因了。心思还是在学堂上,这个学堂,陈燮不但要培养一批掌握基础医疗常识的学员,还要培养一批能买卖的掌柜,还有能上阵打仗的低级军官。这些人,才是陈燮真正需要的人才。

    夜,忙碌了一天的陈燮,泡在巨大木桶里的热水中,舒服的哼哼哼!可怜的长随长生,还要不断的往大桶里倒热水。明朝在生活设施方面,真是无法忍受啊。这是陈燮对明朝怨念最深的地方了。张家大宅,现在的陈家大院里头算不错的,洗澡也只能上大木桶。当然了,张家老爷洗澡的时候,那是有美女小妾带着丫鬟伺候的。

    陈少爷如果需要,雨荨和玉竹也会带着几个低级丫鬟进来伺候,这么腐败的生活,陈燮无疑非常向往。可惜,现在他还没太适应这个,道德底线还没完全突破,暂时只能使唤长生。

    总算是洗好了,陈燮起来换了衣服。一路还得自己打灯笼,就不要指望什么业余生活了,打游戏的话,电脑被穿梭机拒绝运载,白瞎了陈燮特意配的新本本和好几块电池。

    如果在登州城,晚上还能去**喝花酒,在张家庄,只能回房间睡觉了。这个时候陈燮只能感慨,难怪古人那么能生。这天一黑,啥事情都做不了,只能睡觉。他这个年龄的,有媳妇的晚上还不往死里折腾,消耗无处发泄的多余精力。

    寒风飕飕的吹,看天别说月亮了,星星都没一颗。晚上吃饭的时候,好多老汉都在盼着下雪呢,说天变了颜色,最好下一场雪。不然这地里头的麦子,明年要够呛。

    今年老天爷不给饭吃啊,入冬以后,一滴雨雪都没下不说,气温还飕飕的往下掉。

    回到卧室,里头蜡烛点着,玻璃灯罩是必须有的“奢侈品”。这灯罩还是春香楼找来的匠人,在陈燮的指点下,用玻璃刀和鱼胶做出来。不能不说,明朝的匠户虽然基本都是文盲,但是手巧的让人不能不佩服。

    没电脑的明朝,就只能躺床上睡觉了。奇怪的是进来的时候,侧房里怎么没见着玉竹,今晚上是她值夜。这种事情,她是绝对不会让出来的。

    脱了外套,有点冷,陈燮赶紧往被子里钻。刚觉得不对劲,一句暖热滑腻的身子贴了上来。陈燮大吃一惊,不用猜都知道是玉竹。

    可能是白天累着了,玉竹睡着了,身子贴的紧紧的,八爪鱼似的粘着不放。陈燮还不敢乱动,不然等她醒了,不知道该说啥才好。在明朝有些日子了,这种事情叫暖床,陈燮是知道的。如果给玉竹叫醒了,让她出去睡,明天她就走不出门了,没法见人。

    陈燮和玉竹之间很少有这么亲密的时候,上一次穿越之前,天气还没冷,暖床一说没有现实依据。现在天冷了,滴水成冰的夜里,身为专职伺候陈燮的丫鬟,玉竹和雨荨,都得帮着先把床捂热了。如果陈燮不愿意留下她们,就得在上床之前先说明白。

    寒风一阵紧一阵的在外面吹着,陈燮的身子渐渐的松弛了下来,玉竹也没进一步的动作。渐渐地陈燮的眼皮子也打架了,慢慢的闭上眼睛睡着了。鼾声起来的时候,屋子里悠悠的一声轻叹。

    凌晨时分,陈燮醒了,刚打算起来去嘘嘘,就发现自己不能乱动。怀里有个软软的身子,下身顶在一个凹槽里,隔着短裤形同没有隔阂,下意识的还抽了几下,结果更憋了。手臂上有个脑袋,陈燮憋的难受,小心翼翼的将手抽出,起来披了外套,找到马桶把问题解决了。

    站窗前,陈燮犹豫了,要不要回去,这是个问题。看看外面的天,黑漆漆的,风声依旧呜呜,想想还是算了,咬牙掀开被子,刚躺下,火热的身子就扑了上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