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帝国崛起 > 第四十章愿为老爷效死

第四十章愿为老爷效死

笔趣阁 www.biqiuge.com,最快更新帝国崛起最新章节!

    第四十章愿为老爷效死

    一顿棒子揍过知道疼,疼了就会害怕,害怕了就知道听话,一顿胡萝卜吃下去,就知道味道美,就想吃下一顿。这个道理,陈燮已经掌握并且熟练的英勇。

    “王启年,你然你当过兵,就跟在我身边当个随从,在张家庄安个家。等两年,你娘子给你生个胖小子,这日子就能和和美美的过下去。”陈燮如是说,王启年一点都没有怀疑这话的正确性,使劲的点点头:“小的这条命,早就是老爷的。”

    “我要你的命做啥?跟你说多了你也不懂,以后你就知道了。”陈燮没有进一步解释的意思,很多事情也解释不通,走一步算一步。自己都没弄明白在明朝的路该怎么走下去呢,唯一能确定的事情,见到“我大清”的时候,往死里揍就对了。

    “老爷,如今这天下太乱,辽东边军打鞑子不行,对自己人比匪都狠。您可不能大意了,得有几十号看家护院的家丁。只要交给咱,肯定给您练出来。别的不敢说,保证不在官军之下。”王启年的自信心似乎又回来了一点,陈燮对他的能力目前还没有一个明确的认知。不过就他能带着老婆从官军手里逃出来这个事情看,应该是很能打的。

    继续溜达一圈,回到货场的海滩上,大车上都装满了货物,人多干活就是利索。再看地面上,还有一小半的货物没上车,不过已经没大车了。刘掌柜指挥大家,用各自的工具,独轮车,小推车,扁担,甚至还有背篓,总之有什么上什么,一次性把货全部运回去。

    这时候,远远的来了一对人马,陈燮看不清楚,但是有望远镜不是。从背袋里掏出来,仔细一打量,队伍最前面的是雨荨这个丫鬟,侧身坐在一头毛驴上,手里还捧着个食盒。

    嗯,这丫头不错,知道要给少爷吃独食。在明朝的这些日子,跟陈燮相处时间最长的,大概就是长随长生了,这家伙现在被当成牲口用呢,正在往一辆推车上装货。其次就是两个丫鬟,管内的雨荨和管外的玉竹。

    这两个丫头对于陈燮的伺候权力争夺的非常激烈,都不打算让对方先自己一步被少爷上了身子。如何处置这两个丫鬟,陈燮现在很头疼。不是因为她们长的丑,而是因为还不习惯拿丫鬟来解决生理问题。

    就为这个事情,张瑶还多次暗示陈燮,暂时没娶亲,别把身子憋坏了。要是不满意这两个丫头,就去找人牙子嘛,买几个**好的丫头,花不了几个银子。

    王启年很好奇,眼巴巴的看着陈燮手里的望远镜。作为老爷的陈燮,察觉到他的意思后,再次看了看这个远远走来的娘子军队伍,不禁汗颜不已。一堆娘们,人人挑着担子,走的叫一个轻快,后面还有一辆独轮车,大号的铁锅两个搁在两边。看这意思,有五六十号人啊。

    随手将望远镜递给王启年,也不看他欣喜若狂的表情,信步迎着娘子军们走去。这是来送饭的,必须得及时的出现在众人面前,显示一下神医老爷的善心。好吧,以上那些都不是重点,陈燮肚子饿了,上午出来到现在,都过去五个小时了,不饿是不现实的。王启年这个家伙,跟个鬼似的一直跟在后面,没机会偷吃背包里的巧克力。

    王启年有样学样的举起望远镜,虽然是网上买的军品山寨货,但是依旧能清晰的看见五里地之外的队伍,似乎就在眼前的时候,王启年发出了一声惨叫“哇!”

    “鬼叫什么?甩坏了打断你的腿!”陈燮回头怒吼,王启年立刻安静下来,小心翼翼的给望远镜捧着送到陈燮的手上:“老爷,这可是兵家利器。”

    陈燮扫他一眼,这家伙在辽东,不是当过军官吧?说话还文绉绉的。当下露出无所谓的表情道:“喜欢就给你,不要大惊小怪的鬼叫就行,望远镜而已,又不是什么好东西。”说着很装逼的慢悠悠的往前走,王启年不出所料的愣在当场,好一阵在单膝跪地,远远的冲着陈燮的背影大声喊:“愿为老爷效死!”

    一百多块钱的山寨五十倍望远镜就拿下,陈燮心里得意,步履节奏一点不乱,今后多了一个狗腿子了,还是很能打的很忠心的。毫无疑问,王启年身上有秘密,但是这个重要么?是个人就有隐私,搞那么清楚干啥?

    正常人走路,小时大概能走五公里,从这里到张家庄是接近大概十一二公里,也就是说这些女人跳着担子,已经走了两个小时还有多。可是方才望远镜里看见的那些女人,一个一个的精神十足,穿着破破烂烂的棉袄,脸上却都在微笑,步履轻快的走着。

    算算日子,快过年了。陈燮突然看见正在往车上装的布料,牛仔服的布料,本来的意思给当兵的做训练服穿的,现在陈燮多了一点新的想法。

    “刘掌柜!”陈燮走到刘掌柜身后,低声开口。“思华少爷,您有何吩咐。”这个家伙看来是不打算改口了,陈燮不难看出他眼神里的敬畏。刚才王启年也用类似的眼神看自己来着。

    “你自己看看吧,这些人身上穿的都是些啥。快过年了,我带的这些布料够多,每家每户按照人头算一下,无论老小,男的都是一身蓝布棉袄棉裤,女的都用哪个灰色银花的料子做一身过年穿。这事情我交给你去办了,庄子里的婆娘会针线的都召集起来,越多越好,利用夜里的时间赶制棉衣。对了还有棉花,也要抓紧采购足够。多了不要紧,少了不行。”

    现在陈燮的身家有多少,他自己都不知道。刘掌柜的也不是很清楚具体数字,不过联合商号进账的银子,按照陈燮提供是价格来看,目前的销售数字是五十万两,成本只有不到二十万两。这么一算,利润在一倍以上还有多,陈燮怎么都能分个十五万两银子。这是最起码的数字,按照这个数字看陈燮的身家,就算全庄子的人都送一身衣服,也花不到两千两银子。

    所以,刘掌柜也觉得这不算啥事情,很干脆的点头道:“行,回头吃饭的时候您跟大家说说,正好打起精神头干活。”刘掌柜这么说,陈燮却微笑摇头道:“不,这事情让雨荨跟那些女人们去说吧。”

    刘掌柜听了稍稍犹豫便道:“好主意,这丫头聪明,现在差不多当了半个家,由她召集一干女人来说,能提高一些威望。今后各家的枕头风一吹,她就是庄子里的半个主母了。”

    很明显,刘掌柜误会了陈燮的意思。陈某人是打算把人家小丫头当牲口使唤的,不过这个工作强度,对于雨荨来说不算啥而已。换成陈某人自己动手处理那么多杂务,肯定脑袋要爆炸。所以,才要偷懒,才要抓丁。

    生意上的事情,刘掌柜在忙活,医院的事情,现在有玉竹和红果她们在培养中。张家庄对内的事情,雨荨在管着。张老太爷的病彻底好了,愿意留下继续在后院闭门养老,肯定是不会干扰的。所以,雨荨和玉竹这对搭档,实际上已经在给陈燮掌家了。

    说话间,雨荨就到了几十步外,老远的就喊上了:“少爷,吃饭了。”还举起手里的食盒。

    陈燮迎了上去,笑眯眯道:“辛苦了!各位婶子嫂子,大家都辛苦了。”

    一顿客气的招呼,赢得了女人们的一阵开心的笑声。出于对神医老爷的敬畏,没人敢太放肆。陈燮很自觉的放弃跟大家打成一片的想法,这里是明朝啊!

    “都停下手里的活了,午饭送来了。”陈燮一声喊,大家都没停下来的意思。只有四五个汉子停下走过来把独轮车上的铁锅被取下来,一共四口大锅,下面还有四个大木桶,最上面一层满满的都是白菜干和萝卜,陈燮迟疑了一下,看看雨荨,那意思这啥情况?

    雨荨笑道:“少爷,您就别管看,好好看着。这事情,您不懂。”说着脆生生的对几个汉子道:“赶紧的,把灶台加起来,后面还有几个婶子担着水,让人去接一下。”

    陈燮虽然被小小的鄙视了一下,但是没生气,笑眯眯的看着雨荨双手叉腰,指挥若定。几个汉子从车上拿了铁锹,干脆利索的挖了个坑,搬几块石头垫着,大锅架上去。这些事情做完,几个汉子接来挑水的担子,一共八桶水,分别倒两个锅炉。柴火是早就让人备好的,点上火开始烧。

    火很旺,两口大锅烧了一阵子水才开,这时候货场上的货都干完了,独轮车,小推车都装满了货,剩下的都是扎好,扁担也插上去了。

    “是肉骨头汤!”一个声音惊呼,感情,萝卜和菜干下面是肉骨头,担到这里来,现场熬汤给大家喝。这天寒地冻的,装馒头的竹筐,低下先铺上厚厚的稻草,然后草编袋子装馒头放竹筐里,最后再盖上厚厚的稻草,送到也不会冷,还是温热的。

    人民群众的才智真是无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