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帝国崛起 > 第二十四章酝酿

第二十四章酝酿

笔趣阁 www.biqiuge.com,最快更新帝国崛起最新章节!

    第二十四章酝酿

    这一天大家都很忙,除了陈燮之外,刘掌柜也从一家又一家的商号里走出来,张瑶也放下身段,从一个一个衙门里进出。

    联合商号选址早就确定,原先张家商号店面,关门歇业已经有几天了,新的牌匾已经挂了起来,蒙了一块红布在上面。一条一条的横幅拉了起来,红底黑字,上书“十一月二十六日,联合商号盛大开业。”

    日子是早就选定的即日,陈燮不知道的是,在这一天,新君崇祯停了苏杭织造,天启七年(1627)十一月二十六日诏谕:连年加派,水旱频仍,商困役扰,民不卿生,朕自御极以来,孜孜民力艰苦,思与休息。今将苏杭现在织造解进,其余暂停,以示敬天恤民之意。

    与崇祯皇帝穷的揭不开锅相对应的是,东南沿海商业发展兴旺,但就是收不上商业税,更不要提什么海关收税了。说句不好听的,民间随便一个富商过的日子,都比崇祯强啊。

    登州城里的新鲜事不多,联合商号的举动无疑成为了一时的主要话题。张家和短毛神医到底要干啥,这个问题大家都很好奇。有消息灵通人士透露,短毛神医有海上的路子,可引进美洲货物若干,无一不精美绝伦。

    灯火阑珊处是春香楼,生意依旧火爆,尤其是婉玉姑娘,最近更是红的发紫。一些富商就算拿银子砸,也难得见上一面。据某位砸了一千两银子才见着一面的富商透露,最近婉玉姑娘不是不做大家的生意,而是被一个巨富海商花大价钱给包了。这么富商言之凿凿称,婉玉姑娘身上多了一种味道奇异的幽香,头上戴着玳瑁制的新奇首饰(网购的各种仿古首饰最贵的不过一百多块)。

    现在登州富商们每天最关心的话题,可不是什么挣了多少银子,见面打招呼都是这么一句:拿到请帖了么?什么请帖?联合商号开业庆典,美洲新货展销会的请帖呗。

    拿到请帖的富商,这个时候最愿意做的事情就是矜持的一笑,看着对面羡慕的眼神,装着淡定的样子道:“您说的是那种红底子,鎏金边,透着异香,放在一个大信封里头,附赠了一小瓶花露水的请帖么?要是这个,收到了!”

    说完之后,在羡慕的眼神中,迈着从容稳健的步伐,走进春香楼的大门。留下衣服上喷了花露水的幽香,和一个敦厚的背影。没有拿到请帖的,只能幽怨的看着类似的背影,在姑娘们的笑容中远逝。

    事情的起源是最近这春香楼也不知道犯了什么邪性,姑娘们见面的时候,没有不谈花露水、洗发露、香皂这类东西的。似乎一夜之间,登州的欢场上不知道这些物件者,就是土鳖的代名词。搞的一些平时很喜欢装的客人,经常尴尬的插不上嘴。如果仅仅是这个就算了,还有姑娘开口闭口展销会如何,还有联合商号包下春香楼数天,城里有头有脸的人都到场出席等等。三两下的一打问,才知道联合商号要开个什么展销会,然后这个那个的。差不多每天晚上都这个节奏,搞的很多客人患得患失,抱着姑娘滚床单的时候,吃了小药丸都不顶事。

    距离十一月二十六日越来越近了,登州城里最忙的人不是短毛神医,也不是张瑶,更不是周氏,而是刘掌柜的。原因很简单,就他手里还有请帖了。张瑶那里有人求上门,他都是一句话:“此等事体,素来不问。”然后端茶送客。

    一些妇人走夫人路线,找上周氏,结果也换来一句:“此事真不好插手,张家虽然也算大股东,可是这事情老爷不让我管,都交给思华去操办。要不回头我问问思华?”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陈燮这里,干脆就看不到人,以前每天还能在回春堂堵他,现在挖地三尺都找不到。只有刘掌柜这里,还能偶尔流出一两张请柬,但是数量太少,登州城里做海上买卖的大户不少,几张请柬根本不够大家分的。

    “哈哈哈!”张家后院里发出一阵欢笑声,正在听刘掌柜汇报的周氏,听到那些往日里跟张家勾心斗角的富商求请柬的嘴脸时,没能忍住笑了起来。

    “夫人,思华少爷这一手确实高明。春香楼的姑娘们这一宣传,整个登州城的大户都坐不住了,满世界的找思华少爷。”刘掌柜说起这个,一脸的自豪。

    周氏道:“思华最近忙着给春香楼的姑娘瞧病呢,说是好多女子一身的毛病,说是再不好好治,这一辈子就毁了。”

    两人正在说话的时候,张家庄的一个院子里,这里被改成了临时病房,住院的都是一些春香楼的姑娘们。其实这些女的岁数都不算太大,三十来岁就是顶了。不过在明朝就这样,女人别说过了三十,二十五六就算半老徐娘了。人均寿命较低的时代,四十岁当爷爷奶奶的不要太多了,这是人生七十古来稀的古代。

    陈燮庆幸的是,这个时代欧洲还没有把一些脏病传到中国来。春香楼的这些姑娘的毛病,还不算太难治疗。就是一些妇科炎症,长期缺乏有效的治疗,导致各种问题而已。

    手握现代社会的青霉素和磺胺,这些病基本上就是横扫了。加上营养保证,休息一段时间差不多都能痊愈恢复。当初婉玉提起这事情的时候,陈燮倒是答应的很干脆。总共也就是十五个需要治疗的姑娘,好多现在都不接客人了,在楼里做点粗活,每日不过得点残羹剩饭充饥。可见**英娘,并不是看上去那么温和的一个人。

    红果是春香楼里的一个低等姑娘,十三岁梳拢至今,转眼过去了十六年。年轻的时候生意好,还能吃的好穿的好,二十四岁的时候,没什么客人光顾,就不能住在楼上的房间里了。搬楼下,开始接一些普通客人。正常情况,过了三十岁,就得离开春香楼,去码头或者水寨边上,有个草棚子一张席子,就是接客的所在。活一天算一天而已。

    十几天前,红果的命运发生了转变,当红的姑娘婉玉和妈妈求了短毛神医,请他为大家伙瞧病。开始的时候大家还没当真,没想到短毛神医真的来了,穿着白褂子,脖子上挂个怪玩意,挨个给大家仔细的检查。

    轮到红果的时候,她很紧张。因为她自己很清楚,下身不对劲,腿上长了不少小红点,破了还流黄水儿。短毛神医检查的时候,一本正经的让她撩起裙子,露出里面打着补丁的褒裤。再然后,就算没少接客人,红果的脸也臊红了,整个过程都是裙子遮住脸完成的,迷迷糊糊的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一直到短毛神医说“好了,穿上衣服吧。”红果才放下裙子,看见短毛神医正在一个小本子上写着什么,红着脸的红果不敢问病怎么样,就听短毛神医道:“炎症很严重了,必须立刻住院治疗。”刷刷的写完,递给她一张纸,让她拿着出去。

    出来之后,就让收拾换洗衣服,门口有马车候着,一车给拉到了张家庄。开始的时候,红果还以为自己今后就只能做点庄稼汉的生意了,要不怎么拉这来了,什么叫住院,不懂啊!治病什么的,不还是忽悠她么?总之红果挺认命,走进春香楼那天起,就注定了这个结果。

    走下马车,进了一个院子,迈步走进房间里头的时候,红果看见的是干净整洁的病床。墙上刷的白白的,窗户上不是纸,而是透明的玻璃。阳光从窗户里照进来,身上暖暖的。一个房间四张床,铺着白床单,床单下面是软软的棉被垫子,床头的棉被也是白色的,叠的整齐,上面有个白色的枕头,伸手按了按,软软的,比在楼里睡的枕头都软。

    尽管空气里有股子怪味道(消毒水),红果和三个姐妹都被眼前看见的一切惊呆了。

    “听说你们四个识字?”短毛神医出现在门口,和颜悦色的问话。面对这个阳光青年,红果深感自卑,低头低声道:“小时候,妈妈请人教过几个字。”

    “识字就好,人太多了,我一个人忙不过来,需要几个助手。你们几个都算上吧,这本小册子,你们都读一下,晚上我给你们上课,教一些常用医护知识。”陈燮这个举动是有预谋的,他需要护士,但是护士这个行业,无疑是女性最合适。寻常人家的女儿,谁肯来做这个行当。只有这些**女子,给她们治疗之后,留下来帮忙应该不是问题。所以,这四位三十左右的又识字的女子,被陈燮的黑手盯上了。

    稀里糊涂的接过小册子,陈燮就走了。姐妹们很快就凑一起,你一句我一句的说了起来。红果很快就知道,大家住的都是一样的房间。一共十六个姐妹,最大的三十三岁,最小的二十五岁。都不同程度的有这样那样的毛病,短毛神医让来这里治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