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帝国崛起 > 第二十章捐武职

第二十章捐武职

笔趣阁 www.biqiuge.com,最快更新帝国崛起最新章节!

    第二十章捐武职

    神医少爷在长随水生的眼中顿时变得崇高,本来已经就很高了,现在高的都看不清了。

    实际上这个时候陈燮的心里充满了悔恨,不是为了他黑着良心卖高价药,把五块钱一板的速效伤风胶囊换个玻璃瓶装就买出去五千块,而是因为他举得自己单纯的装x行为,错过了当面宰登莱巡抚一刀的机会。登莱巡抚啊,登州莱州都归他管,登州城里就他最大,想来一定油水很足。有病就给他卖高价药,没病也要给他看出点毛病来,再买一些吃不死人的高价药。这才是作为一名黑心赤脚医生该做的事情啊。

    悔恨的陈燮,丝毫不知道,人是很奇怪的东西,他的装x行为,落在目送他高大背影离开的莫师爷的眼睛里,那就是另外一个概念了。

    “非常人行非常事,传说中的神医,果然深不可测!”手拿药瓶,莫师爷小心翼翼的塞进怀里,这瓶子一看就非常的高档,里头装的药丸子,样子也很特别。颜色很多,一小粒一小粒,怎么看都是传说中的神医出品的灵丹妙药。

    登莱巡抚孙国桢,五月拿到的委任,拖拖拉拉的上任花了三个月,八月底才到的任上。孙国桢在明朝历史上似乎没留下太多的印记,据说是从荷兰人手里收复澎湖列岛的主要功臣之一。(注:实在是找不到相关的史料,百度上有这个说法,不敢全信。当时的福建巡抚是南居易,按照官场的习惯,可能功劳都算在巡抚头上了。)

    一路风尘,刚接任就生病了。这个莫师爷是前任巡抚的幕僚,为了谋求一个新巡抚门下的高管职业,赶紧出来给找神医。

    拿着神医给的药,回去之后献上去,孙国桢听这是个年轻的神医,还能治疗痨病,还能给人开肠破肚取出败坏的肠痈。将信将疑的先吃了这种看上去很炫目的药丸,吃罢没一会就犯困,先睡一觉,起来头脑昏沉沉的,但是伤风感冒的症状好了很多。

    见效如此之快,果然是神医。虽然脑袋还是晕乎的,伤风病人头晕不是很正常的么?孙巡抚现在不过是头晕,头疼的事情还在后面。登莱巡抚之下还有登莱海防道王廷试,登莱总兵杨国柱,还有登州本地的驻军,很快头上还多一个杀伐决断的袁督师,乱七八糟的事情一大堆,有他头疼的时候。

    陈神医确实很忙,晚上回去跟周氏再次一番密谋,这一次张瑶在边上旁听了。他觉得,陈燮先制定详细的计划,然后再执行的作法,不仅仅可以用在生意上,还能用在执政上。

    商议至深夜,陈燮才回去休息。这一次夜谈,也给了张瑶一个全新的印象,就是陈燮做事很有章法,重视细节,事情还没开始做,先立下规矩。这样做的好处很明显,亡羊补牢固然是好事,但是事先最大限度的预防,岂不是更好么?

    谈到最后,陈燮突然表示想捐一个武职,这个事情当时张瑶脸色有点难看,但是并没有直言反对。这个事情,让张瑶一晚上都没怎么睡好,一会想陈燮捐武职的事情,一会又在想陈燮的这些做事手法,有什么值得借鉴的地方。他是当过官员的,明朝的官员治理地方,靠的是吏(临时工)和地方士绅。官员对于朝廷方略的具体执行过程,往往是很模糊的。如果事先制定细致的计划,确定责任和范围,出了问题要找责任人就很轻松了,推诿扯皮这类事情就能大大的减少。

    实际上陈燮的这些计划书,只能算是草稿。如果在某公司任职,给上司拿一份这样的计划书上去,肯定被甩在脸上,再来一句:“拿回去重做!”

    与张瑶的辗转反侧相比,陈燮睡的很香,一大早天还没亮就起来,简单的收拾带着长随长生就出发了。等在张家门口的是一个姓刘的掌柜,手里拿着灯笼,见到陈燮上来行礼:“神医,五十辆大车都准备好了,都在张家庄候着呢。”

    城门刚开,一行人骑着各种牲口就出发了,给陈燮的坐骑是一匹马,长生骑一头驴。看架势,骑马的陈燮就熟练度而言,完全没法跟骑驴的长生相比。就连刘掌柜,看着陈燮骑马的样子,也都忍不住笑了笑,还是头一次看见人在马上摇晃摇晃的跟喝醉了一样。

    陈燮的适应能力还是很强的,走出去不到十里地,就已经差不多在马背上能坐稳当了。这个过程中,大腿两侧火辣辣的疼,不知道皮磨破了没有。在现代社会看电视上骑马很轻松啊,怎么换自己就辣么难捏?

    因为都骑着牲口,十几个人行进的速度还算快,上午八点多的样子就到了张家庄。老太爷在小妾的搀扶下,还亲自走到庄子口相迎。陈燮赶紧掉下马来,一瘸一拐的上前扶着老太爷道:“您老人家怎么来了?早晨风大,您这身子可不能多吹风。”

    “此言差矣,救命之恩无以为报,爬也要爬来当面说一声谢谢。再说,这身子已经大好了,不碍事。”老爷子说话的中气很足,丝毫看不出一个月前都快挂了。

    好不容易才把老太爷哄走,陈燮带着大车队上路了。沿着狭窄的乡间土路,走了一上午才来到一个荒凉的海边,按照手上那位的定位指点,陈燮在海边一块巨大的岩石下面,看见了一堆盖着厚厚帆布的货物。

    上前掀开帆布,小山一样的货物出现。小两百人一拥而上,在陈燮的指挥下,分批分类,搬上大车,然后把帆布裁成一个一个小块,盖在大车的货上头。装车的时候,陈燮身先士卒,再次领略到了自己力气的增长,一百多斤的箱子,一使劲就起来了,看其他人都是两个人拿杠子抬着走,陈燮的怀疑得到了确认。忙了两个时辰,天都擦黑了,才算是装车完毕。就这样,还有一些货装不下,只能绑在骑来的牲口背上,大家走回去。

    陈燮当然是不用步行的,不过神医同志已经被骑马折磨的很惨了,大义凛然的表示要走回去。天已经都黑了,打着火把的车队才回到张家庄,尽管早有准备,下货入库还是折腾到下半夜,都快凌晨五点了,事情才算彻底的完成。

    陈燮一点都不觉疲倦,精神意外的很好。相比之下,其他人都东倒西歪的,宣布收工之后,立刻作鸟兽散。一身臭汗,陈燮在井边打水冲洗干净,回房间看见长生睡的死沉,呼噜都没一个,心道难不成是时空旅行的福利?导致自己的力气大了很多,也不会太累?

    躺床上好一会,陈燮才算是睡着了,醒来的时候一看已经是午后,赶紧爬起来。门口长生等在,看见他起来就上前招呼道:“少爷,夫人来了,正在看货。”

    陈燮点点头表示明白,梳洗一番往货仓而来,周氏正在雨荨的陪同下察看货物,手里拿着个账本在一一对照。陈燮进来便笑道:“婶子来了,这些货如何?”

    周氏回头一笑道:“适才开了几个箱子,看了看货。虽然比不得你送的那些精致,但也算是难得的好货色。单凭这些货物,婶子敢肯定,这一次挣的大发了。”

    陈燮道:“登州还是小了点,比起江南来,山东也不算富裕。要想尽快打开局面,使人往江南之行不可省略。”

    原本陈燮打算亲自往江南一行,但周氏不答应。认为陈燮的身份,以商贾之名行走,一旦确定下来,今后就难改观了。所以,不如让别人去,陈燮继续当他的神医。

    “思华,老爷让我问你,真的确定要捐一个武职?”周氏一脸正色,在明朝,武臣的地位很低。陈燮这个决定,说实话周氏都不能认同。但是张瑶在她出发前很明确的告诉她,只要是陈燮的决定,就义无反顾的支持。

    “没错,这个事情其实我也想了很久,实在是找不到更快的法子了。需要做的事情很多,我等不起。”陈燮这个话倒是大实话,既然明朝的家当舍不得,那也只好以最快的速度,把自己的基业打牢固。到时候别说什么孔有德了,就算是野猪皮大军杀来,也让它们尝一尝近代军队的厉害。

    至于怎么打造一直近代军队,这个事情陈燮现在也不是很明确,但是有一点可以保证,他能源源不断的得到这方面的知识。学习之后,总能找到一个在明朝合适的练兵路子。

    周氏叹息一声道:“我知道你的心思,恨不能马上就把陈家发扬光大。既然你决定了,我也不劝你了。回头你好好跟你张叔说说话,他嘴上不说,心里憋的难受。”

    陈燮道:“婶子,还有个事情,我打算置办一个庄子,作为在大明安身立命的根基。”

    周氏点点头道:“这事情,还是等我跟老爷商量了再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