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帝国崛起 > 第十六章张可大(求推荐)

第十六章张可大(求推荐)

一秒记住【笔♂趣→阁 WWW.BiQiuGe.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十六章张可大

    就在武青把陈燮送到泉城火车站的时候,下车时陈燮突然回头问一句:“线膛燧发枪,能造的出来么?”武青呆了那么几秒,嘴张了几次都没有发出声音,最后很冷静的反问陈燮:“您需要多少?”

    “这个问题不该你操心,先弄一个样品,这次订单交货的时候,我要看到样品。”陈燮答案很不客气,但是武青一点都不在意,只要有人愿意花钱买她的产品并保证她有利润,不客气一点有算个啥?

    “有一个问题,我必须先说清楚,如果不是大量生产,燧发枪的价格可能居高不下。”武青一副我很为你打算的语气说话,不料陈燮用标准的败家子的语气回答她:“你要搞清楚一件事情,任何时候对我来说,钱都不是问题。”

    这话也就是武青这种不认识他的人听了,要是陈燮那些快递员同事听到这话,能指望这个笑话过年。

    毫无疑问,这话的效果很好,武青点点头:“我知道了,会让您满意的。”

    目送陈燮上车,武青深深的吸了一口气,人生就是这么奇妙。一次随意接听的电话,一个看上去轻佻的小白脸,却很实际的改变了她的命运。五百把驽啊,这是她过去一年的销量还有一百把的富余。武青不会造燧发枪,更别说线膛的。但是她长期混迹的某个发烧友的群里,有个开小型机械加工厂的家伙会造,而且还是个高手,经常在群里晒他的作品。

    武青觉得,跟他联系一下,没准能再发一笔。至于陈燮买驽和燧发枪的作用,这就不是武青关心的事情了。唯一可以确定的是,就算有了燧发枪,陈燮也不可能去造反。既然不是造反,那就没什么必要担心了。

    “根据呼吸和虹膜反应判断,刚才那个女人撒谎了,她不会造燧发枪,更不要说线膛的。”合成美女很冷静的发表了结论,陈燮不以为然的耸肩:“我知道她不会,但是她应该知道有人会造。我想,这并没有违反时空旅行守则。”

    合成美女再次短暂的当机,停顿的几秒钟后冷静的表示:“你说的没错,但是我还是要提醒你一句,你已经没多少钱了,你还需要给你的武装准备护甲。根据时空旅行守则,你还需要支付我一笔能量消耗费。”

    这个提醒很及时,成功的起到了打击陈某人嚣张气焰的作用。短短的不到半个月的时间,陈燮的一千万就花出去了一大半,现在卡上就剩下三百五十多万了。

    “多少?”陈燮很想显得自己很有钱,但是面对合成美女毫无情感的冷眼,还是心虚的低声问了一句。答案不啻晴天霹雳:“不多,三百万元。”

    “什么?……。”

    ………………………………………………

    再次站在登州城门口时,陈燮已经不需要什么路引了。刚到门口,看门的士兵就扯开嗓子喊了起来:“神医,神医!”

    心情不佳的陈燮阴沉着一张脸,狠狠的一瞪眼,吓的士兵脖子一缩,声音也变低调了。

    不管是谁,被人拿走三百万,心情都好不起来,更不要说陈燮这种一个月前还是一个底层的穷鬼。合成美女给出的解释很直接,三百万用来买能量,这个能量去哪买不知道。想到每一次来回一趟就得被拿走三百万,陈燮心都碎了。

    “什么事?大呼小叫的?”好在陈燮还没有失控,知道问一句。

    “总兵大人交代,只要看见您回来了,立刻通报于他。这个,小的帮您拿着吧。”门卒要接背袋,陈燮不想迁怒与人,摆摆手道:“你拿不动,我现在去回春堂,然后直接去张府。”

    离开一段时间,陈燮还真担心有的病人那俩搞不定,大步流星的走的很快,来到回春堂门口时,刘高鸣和余镰已经等在门口,毕恭毕敬的口称:“恭迎神医(师尊)。”

    “行了,没别的事情就去忙吧,最近没什么疑难杂症吧?”陈燮惯例问一句,刘高鸣上前道:“神医,张总兵家的幼女吃坏了肚子,吃了几副药都没好转。这不都过去一天多了,总兵衙门的兵卒来问了多次,就等着您去救命。”

    “就这个你们都治不好?”陈燮有点不理解,刘高鸣惭愧的拱手道:“在下学艺不精,给神医丢人了。”陈燮连背袋都没卸下,立刻转身道:“余镰,带路。救人如救火,尤其是孩子,片刻耽误不得。”

    围观的百姓发出“神医仁心仁术”之类的赞叹,目送陈燮和余镰远去。陈燮这一身打扮很好认,刚走出不到百米远,一顶轿子迎面飞奔而至。城门口那个兵卒大声道:“神医,请上轿。”陈燮一摆手:“坐轿子还没我走的快,没那个闲工夫耽误。赶紧前面带路。”

    陈燮走的极快,也不知道是不是时空旅行的福利,总之健步如飞,一点都没有疲劳感。带路的兵卒小跑才跟的上,后面的余镰被落下十来米,也在努力的小跑追着。登州城不算大,走了不到三百米,就到了总兵府。

    总兵张可大站在官署门口等着,遥遥拱手道:“神医,辛苦了。”

    总兵官署就在巡抚官署边上,以前的登州卫所署被巡抚占了,只好在边上屈尊带着。

    “没时间可以,带我去看病人。”张可大被这个作风搞有点不适应,还是很爽快的在前带路,奔着后院而来。陈燮带着余镰来到后院时,看见一个年轻的秀气女子焦虑不安的等在那,这才意识到这个是张大可的妾。孩子应该是妾生的,明朝的官员在外任职,是不能带正妻的,带着妾侍倒是可以的。

    “见过神医!”女子上前说话,陈燮不耐烦的摆手:“不客气,先看病人。”

    小女孩不大,也就五六岁的样子,发病两天,拉的小脸蛋发白,一双眼睛都没神采。这个情况很糟糕了,已经有脱水的表现。

    “余镰,记住了,长时间腹泻不止的病人很容易出现脱水的症状,输液补水是常用的治疗手段,加上一些止泻药,可以有效的缓解病情,可以有时间查清病因,针对性的治疗。”

    陈燮现在先让余镰成为一个合格的护士,然后再考虑进一步的提升。余镰倒是一个很勤奋的学生,为了学习输液,没少拿回春堂的病人练手。“溴丙胺太林……。”陈燮一通报药名,余镰飞快的记录在案,然后在陈燮的指导下配药。看看没啥大问题,陈燮点点头。

    现在的余镰,配药和输液是没问题的,不过他手里没药,也没有权力开药。这是陈燮跟明朝人不同的地方,古代的读书人胆子都肥的很,好多人看了几本医术,就以为自己是名医了,胡乱给人开方子治病,也不知道多少人死在这些书呆子手里。

    在余镰没有成长起来之前,陈燮是不会给他药品的。挂药水的过程,小女孩子一动不动的,估计给折磨的没力气了,躺在床上眼睛呆呆的看着。陈燮抓紧时间问了一下孩子的母亲,并且带着余镰观察了一下马桶里孩子的排泄物,结合孩子发病前吃的食物等等,认为食物中毒可能性很大。“一些食物放的久了,会嗖掉,在这个过程中,会产生一些病毒,人吃了这些食物,就会腹泻,也就是拉肚子。还有,小孩子的手到处乱摸,也会沾到一些病毒,不洗手就往嘴里塞,也会有腹泻的症状。”

    陈燮的解释不是很容易明白,但是余镰是个勤快的人,先记下来,然后回去慢慢研究。顺便提一句,现在余镰用碳素笔写字很熟练了,而且字写的比陈燮都好看。

    按照陈燮的诊断,又配了一些药水,接下来就交给余镰忙活了。陈燮出来,朝等在屏风外面的张大可和小妾道:“来的及时,应该能救的下来。孩子还小,不能乱吃东西,尤其是生冷食物。今后不论大人孩子,饭前便后一定要记得洗手,还有绝对不要喝生水。就算是渴死了,也要把水烧开了再喝,所谓病从口入,说的就是这个。”

    一边说话,陈燮一边观察张可大这个总兵官,穿了一身便装的张大可,肚子已经起来了。最近陈燮恶补的明朝知识告诉他,张大可死于孔有德破登州之战。就历史而言,张大可这个总兵官,在当时发挥的作用不大。忠义是有的,能力肯定不咋地。同时战死的还有游击陈良漠,张瑶是在贼军进城的时候,搬石头砸贼军,被乱刀砍死。

    明军腐败不堪已经不是什么新鲜事了,指望这些军队能保护大明,陈燮觉得很不实际。看看这家伙的肚子,哪里像能上阵杀敌的将领,估计没少吃空饷,手下有几十个能打仗的家丁,那就是很不错的将领了。

    当然,比起那些头像的家伙,张可大在叛军面前战死,值得肯定。但也仅此而已,身为军人不能保家卫国,本身就是最大的耻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