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帝国崛起 > 第九章做点什么买卖

第九章做点什么买卖

一秒记住【笔♂趣→阁 WWW.BiQiuGe.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九章做点什么买卖

    作为兄长,张薪不能吃独食,所以两个弟弟出现在这里也就不奇怪了,方便面这种东西,就算是现代人,第一次吃还是美味来的。明朝人,哪里顶的住这种香料撑起来的味道。

    也就是没有拿碗起来舔干净,张家的孩子家教没说的,吃完之后起身,恭敬的朝陈燮鞠躬道:“谢大兄赐食!”

    陈燮皱着眉头道:“都大兄了,还这么客气?这是一家人么?我这好吃的东西多了,不能每次都谢来谢去的吧?在我这,你们几个就是兄弟,吃啥喝啥,一定要心安理得的。这是我们的家啊!”

    说着话,陈燮手里多了大瓶百事可乐,商标早撕掉了,就连盖子上的商标,都拿胶布贴上。这些东西,在这个时代看来是很难推广了,小范围的还行,范围大了肯定要被人怀疑的。就这几天,陈燮想了很多,什么东西在明朝能作为商品出售,又不会引起不必要的麻烦。

    一人一杯可乐,陈燮还不忘来一句:“喝吧,这种饮料在大明就这么一点了,喝完了以后想喝都难了。”埋下伏笔,陈燮以后是不打算往明朝贩运可乐了。

    周氏悄悄的退走,这一幕看在心里说不出的高兴,兄弟之间和善友爱,当长辈的还有什么不满的。

    张薪领着两个弟弟告辞,陈燮也没客气太多,送门口就回去了。趴在桌子上,手里咬着碳素笔杆子,皱着眉头一样一样的写,然后又画掉。化妆品、镜子,这个市场是大有可为的,是目前能想到的最好做的买卖。只要有钱,回头上网去找一家小日化厂,定做一些没有任何标示的产品,一般的玻璃瓶包装,带到明朝来就非常高大上了。镜子就更不要说了,随便找一家买玻璃镜的门市都能解决,商标什么的,你要都未必能有。

    贪多未必能吃的下,先就这两样吧,接下来得寻思寻思,明朝的啥东西往回贩运能挣钱。这个问题,还真的把陈燮给难住了。开始想着倒腾字画什么的,问题是你不知道这些东西在现代社会有没有存世,在谁的手里。突然冒出来xxx的字画,谁知道会惹出什么麻烦?

    所以古董的事情先放一放,回头打听清楚什么东西值钱,带回去又不会引起麻烦的再说。

    陈燮是学医的,想问题自然首选跟医药有关的。你还别说,很快就被他想到了,而且还迫不及待的站起身子,叫了一声:“长生!”

    雨荨带着小萱去做新衣服了,长生就站在门口等着,听到招呼嗖的就窜进来了。一碗方便面,就算是彻底的把长生给收买了。这等人间美味啊,够他回味一辈子的。少爷对下人这么好,死心塌地的卖命就是了。

    “少爷,有什么吩咐?”

    “长生,知道哪有卖野山参的么?”

    “少爷,我哪懂这个,这您得问水根叔,我给您请去?”

    陈燮站起道:“算了,还是我自己去吧,水根是张叔的长随,不好怠慢。”

    人就是不经念道,刚提到水根,这人就进了院子门,老远的就大声招呼:“思华少爷!”

    陈燮出来一看,正欲招呼时,水根已经先道:“老爷请思华少爷去书房,说是有事!”

    “那还等什么,赶紧的。”陈燮很干脆,也不问野山参的事情了,大步流星走的飞快,水根在后面小跑都没跟上。

    很礼貌的先敲门,听到张瑶说进来,陈燮这才进去。看见张瑶手里拿着一份邸报,眉头深锁,若有所思。

    “张叔,您找我?”陈燮见状多了几分小心,张瑶把邸报递给他道:“天子驾崩,信王继位。”呃,陈燮有点小晕乎,这事情跟我没啥关系吧?仔细一想,这是张瑶拿自己当亲人来看待的缘故,所以才第一时间让自己来说话。

    多亏不负责的9527上次提供的历史资料,陈燮今后发生的事情还算知道一些。就算知道,陈燮也不能就这么说出来,一个海外回来的人,你对朝廷大事知道的这么清楚,你能说的清楚么?

    “张叔,这些事情也不是很了解,不如您跟我说说,这位天子都怎么了?”陈燮引诱了一句,张瑶果然上道,摇头叹息道:“昏君一个,在位七年有余,不理朝政,阉党魏忠贤……。”叭叭叭的一顿讲古,历数天启朝的掌故。什么东林党六君子,什么东虏难敌,浙江大水等等。

    陈燮很快得出了一个推论,这位木匠皇帝是个昏君,还是大大的昏君。不过陈燮可是读过几本明朝穿越小说的,木匠皇帝不务正业是真事,但是东林党这帮人就是好鸟么?按照一些小说的观点,东林这帮人呢,嘴炮无敌,一群掌握了话语权的公知。这帮人有一个很明显的特点,那就是跟人斗。有一个专属名字“党争”,用在东林党身上很靠谱。

    站在陈燮现在的立场,皇帝也好,大臣也罢,跟自己关系都不大。不过既然跟张瑶结亲了,那就是另外一回事了。有的事情,该说的还是要说。

    张瑶滔滔不绝的说了一大通,一个时辰就过去了,周氏进来伺候茶水好几次。在张瑶这里,天启皇帝干的混蛋事情,那叫一个罄竹难书。

    明朝的历史问题太复杂,陈燮肯定是搞不懂的。他就是一个道理,帮亲不帮理!皇帝也好,大臣也罢,跟我没啥关系。大明朝,我就认得张瑶。

    等到张瑶说的口干舌燥,换气喝茶的当口,陈燮才开口来了一句:“阉党覆亡不远也。”

    张瑶一愣,旋即道:“何以见得?”陈燮笑道:“这不是明白着的么?一朝天子一朝臣,就不要说阉党了,他们不过是天家的家奴,生死不过在君王一念之间。魏阉跋扈,大权独揽,新君岂有不忌惮之理。最好的法子,就是拿下他,换亲信代之。”

    张瑶沉吟少顷,点点头道:“有理!也只能寄望圣天子降于大明了。”

    一国江山寄望于出一个圣明天子这种事情,也就是明朝人觉得很正常。站在陈燮立场,这种观点何其荒谬。不过陈燮没有纠正的意思,反正定位是个时空贩子。

    陈燮没有发表言论了,有前面一句就够了,搞的多智而近妖,未必是好事。

    “对了思华,你有没有什么打算?”张瑶丢下邸报,说起在他看来是大事情的话题。

    “暂时还没有,先看看再说。这些年在海上漂着,就想着安定下来之后,好好的休息一段日子。没想过干点啥。”陈燮这个回答,倒是很正常,一点毛病都挑不出来。这都是事先想好的,反复推断过没问题的答案。

    “此言差矣,思华二十有三,尚未娶亲,终身大事可耽误不得。你婶子跟我商量过了,这个事情就交给她来操办,一定给你选一个满意的大家闺秀为妻。”

    呃,张瑶说的口沫横飞,陈燮这里暗暗叫苦。没想过在明朝安家啊!可是这个还没法子拒绝,只能硬着头皮听着。等到张瑶说完了,陈燮才道:“张叔,燮有一事,如允,则无不可。”如果换成自己的儿子,张瑶估计一戒尺上去了,父母之命敢讨价还价?

    面对陈燮,张瑶还是很大度的点头道:“讲!”

    “关于亲事,不管讲的那家小姐,我都得先见上一面。”陈燮斟酌再三,心道我见了就说不满意好了,或者做一些过分的事情,让她不满意也能混过去。

    “就这个要求?”张瑶吃惊不小,还以为这小子要折腾一番,没想到是如此的简单。当下哈哈大笑道:“这算什么要求?人之常情尔!允了!”张瑶的家长作风很严重,不过在明朝嘛,这才是主流。君臣父子,三纲五常,这都是不能有丝毫动摇的社会秩序的根基。

    “对了,思华,还有一事,你这个神医,总不能一直窝在家里吧?”张瑶又来了一个事情,陈燮心里转了个弯子,一副随意之态道:“医道不过是燮的个人爱好,主业是海商。提起这个,我倒是想找个地方,开个作坊,挣了银子就买地,此家祖之愿望也。”

    搬出一个虚拟的家祖,这下张瑶没脾气了。人家这是孝道,在大明朝成家立业,开枝散叶,说上天去都没辙。

    “如此也罢,回头捐个功名,有了出身在地方上行事也方便。”张瑶原本还打算让陈燮一边行医一边读书,回头靠自己的面子,正经的功名不敢说,弄个监生一点问题都没有。

    至于说到买卖人,在明朝是贱业。别看买卖人有钱,但是要说社会地位,那真是马尾巴栓豆腐——提不起来。如果是名医,那又不一样了,以陈燮的医术,混个八九品的官员很轻松。不过陈燮不打算继续行医,那就暂时不提了。张瑶暗暗觉得,这事情不能就这么算了。陈燮不想做,他得帮着扬名去,逼也要逼着他做。

    作坊什么的,请人来操持就是了,做了名医,也未必要自己去管理作坊不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