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大清之祸害 > 第七十七章 挖坑

第七十七章 挖坑

一秒记住【笔♂趣→阁 WWW.BiQiuGe.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天才壹秒記住『愛♂去÷小?說→網』,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正当清军在丈亭被放血的时候,进攻溪口的清军同样在为咱大清流干着一腔热血。

    在这里明军的防御方式和丈亭差不多算一个模子刻出来的,放弃在溪口小镇的防御,转而在镇外找了一处临剡江的小山,渡口一个营,山上一个营,山顶是炮兵营,还是那种没了俩胳膊的火柴人,还是铁丝网制造的死亡禁区。反正清军绝对不可能绕他们而过,这一带作战后勤全靠着河道,溪口的意义就在于这里是剡江的重要渡口,向下游在江口汇流奉化江下宁波,清军从这边向宁波进攻必须先拿下溪口,这就跟现代战争先抢铁路枢纽一样。

    绕过去很容易。

    但没有后勤跟自杀没什么区别。

    不过和丈亭不同的是,这里的清军在进攻受阻,差不多三千人被挂在铁丝网上之后,立刻停止了继续进攻,转而和明军玩起了对峙,甚至还派遣小股部队绕过明军营垒,在下游用抬枪之类武器骚扰明军运输船,还从剡江上游放下小船带着小分队偷袭明军防线内的渡口。

    当然,这并没什么卵用。

    明军运输船上都有士兵,人家在船舱里拿步枪打岸上清军比岸上清军打他们轻松多了,至于从上游玩顺流直下同样很扯淡,山顶上整整十八门大炮看着呢。

    “岳升龙?”

    已经回到宁波的杨丰,看着手中报告上溪口方向清军主帅的名字。

    “是的,是四川提督岳升龙,据说还是岳武穆之后,在鞑子皇帝手下很受器重,征葛尔丹时候也是有名的猛将。”

    高淮说道。

    当然,杨大帅对岳升龙没什么兴趣,他对这个名字感兴趣的原因,是这个名字后面还有一个清朝中期第一名将,岳升龙的儿子就是历康雍乾三朝而不倒,可以说清朝中期唯一能拿的出手名将岳钟琪,这时候按照年龄估计已经开始跟着他爹了。

    如果再有个年羹尧,自己这边也算明星云集了。

    他却不知道年羹尧已经在路上了,去年刚刚中进士的年大将军这时候正在混翰林,出于对大清的一腔忠诚,自请随军南下,然后被雅布收在帐下作为谋士。

    “岳武穆之后给鞑子当猛将?不知道他死后还有没有脸见祖宗。”

    杨丰冷笑着说。

    “命令冯祯坚守丈亭,然后……”

    他紧接着沉吟一下说道:“择机撤退!”

    “撤退?”

    高淮愕然了一下。

    “对,择机撤退,但撤得要像样一些,不要让鞑子有太多怀疑,撤退的时候什么大炮之类的都炸了就行,顺便给他们留点旗帜战鼓军刀什么的,然后保证把人都撤走,撤到慈溪县城防守,接下来守住慈溪县城就行。”

    杨丰说道。

    “可,可他们完全可以守住丈亭啊?”

    “清军从来就没打过胜仗,要是这一次他们突然攻下丈亭,那么他们是不是要拼尽全力继续攻慈溪呢?他们肯定会把整个北线所有兵力都压到慈溪。而慈溪这个地方一边山一边河,而且都不是小山小河,真正能够供几万大军活动的区域只有慈江和北边栲栳山,五磊山之间的这一道细长平原。咱们先放他们进来,堵在慈溪城下,然后从姚江上运兵过去再堵住丈亭,从西往东挤,他们几万大军连吃的都没有,最后结果会怎么样?难道去啃青稻苗子?但如果不这样,接下来在丈亭死人多了,他们终究还是要放弃进攻的,毕竟他们也不是傻子,我们现在就是要给他们一点战斗下去的动力。”

    杨丰说道。

    “可,这样的梅雨季节,我们的步枪使用很受影响,没有了预设的阵地,很难发挥效果。”

    高淮说道。

    杨大帅的计划的确很阴险,但问题是这持续不断的阴雨天让这个计划就没意义了。

    “所以我还需要冯祯在慈溪守一段时间,因为我们的士兵得先熟悉一下他们的新步枪。”

    杨丰说着从他的侍卫手中拿过一支和一式差不多,但细看却有一定差别的步枪,这支步枪没有燧石,枪机头上是平的,而在下面也没有了药池,而是一个管口样的东西。紧接着就看见杨大帅走出去,在外面淅淅沥沥的雨中拿出一枚子弹,直接小心地避开雨水装进枪管,然后拿通条把弹头捣进去,再拿出一个黄澄澄的小东西塞进原本药池位置的那个管状物,露出一截在外面,随后在雨中举枪瞄准扣动扳机。

    清脆的枪声立刻响起。

    “这叫火帽式步枪,这个东西就是火帽,里面装的东西在受到击打后,会向外喷射猛烈的火焰,跟燧石打出的火星比起来就像长江和外面的排水沟,只要保证倒入火药时候别灌进水去,基本上都能够保证击发,雨水除非那种瓢泼大雨,否则影响不到它的使用。”

    杨丰把枪扔给高淮说道。

    高淮接过步枪露出了阴险的笑容。

    杨大帅的命令,也让丈亭前线的曹元很苦恼,他看着不远处前赴后继地来为自己部下提供打靶目标的清军,实在不知道在这种情况下,自己究竟怎么做才能失败,这他玛打败仗比打胜仗还难啊!

    “我尽量吧!”

    他一脸忧伤地对前来传令的旅参谋长说道。

    结果他一直努力了五天。

    五天后。

    丈亭对面的清军军营内。

    可怜的张侯爷独自坐在一间大帐内,看着前面那小山头上的灯火喝着闷酒,读着手中一卷诗集,可不要觉得张侯爷就是武将不通文墨了,人家也是文化人,长生殿作者洪昇就和他关系不错。

    当然此时的他,也只是习惯使然,那诗集上的字虽然在他嘴里念出来,但实际上他脑子里是一片空白。

    他已经打不下去了,他率领的北线清军总计六万,这边是主攻方向,岳升龙那边的川军因为交通不便只能算牵制,而南线宁海的粤军就更交通不便了,这样的雨季他们需要穿过上百里崎岖山路才能打到奉化,实际上也已经在尚田被挡住了。而他的任务就是打开慈溪,向南扫荡甬江北岸重新夺回镇海,切断明军在甬江上的补给线,然后再会同各军合围宁波。

    可他连个丈亭都打不下来还扯什么其他的呀?

    借着大雨发起的进攻,在持续了仅仅五天后,就不得不宣告失败,他在这座小营垒前,丢下了七千具尸体,这里面还包括一千最精锐的骑兵。

    作为将门世家,河西四将之首,轿子冲锋的一等靖逆侯张勇嗣子,他也算是意志坚定了,但即便是这样,打到最后他仍然不得不借口雨停,哭着下令停止了进攻。

    张侯爷喝一口酒,吟一句诗,抬一下头,也不知道过了多久,蓦然间他发现山头的灯火好像在变大,他腾得一下子站起,狠狠揉了一下眼睛,没错,那火光是在变大,还没等他多想,那火光骤然间如同火山喷发般直冲天空,紧接着更多的火光炸开,随后地动山摇般的爆炸声传来。

    “火,火药桶爆炸,快,快集合各军,全线进攻,天助我大清,天助我大清!”

    下一刻清军军营里骤然响起张侯爷那发疯一样的喊声。

    的确,肯定失火造成火药桶爆炸,这种时候还犹豫什么,可以说天上掉馅饼一样的好机会,不管明军是怎么搞的,趁乱进攻总是没错的,而且紧接着整个明军营垒一片混乱,正在准备进攻的清军甚至能看到那些不断移动的火光,想象一下火光中明军士兵惊恐的面容,原本萎靡的清军士气一下子高涨,迫不及待地挥舞着刀枪杀了过去。

    果然,在他们到达明军火炮射程后没有遭到任何攻击,甚至在渡口方向已经可以看见大批船只正在离开,直到接近明军铁丝网了才遭到一些零星而又混乱的阻击,这时候清军正是一脑门子ji情时候,那勇气都是成倍增加,冒着明军的子弹从地上抬起白天留下的死尸,直接扔进铁丝网中,踏着这些死尸冲向明军。

    不过很显然明军没有恋战,还没等清军突破那道胸墙,里面的明军就已经全部撤退了。

    就像做梦一样,突然一下子就夺取丈亭的张云翼,很快就知道明军的营垒里发生了什么,山顶作为核心的炮兵阵地完全被炸烂,到处都是炸碎的火炮零件,十八根炮管横七竖八地躺在地上,散落的实心炮弹随处可见,不过就是没有死尸,很显然明军撤退时候带走路了。

    虽然这成功来得有点让人头脑发晕,但火药桶失火爆炸本来就是很平常的,哪怕清军中也经常有这种事情发生,而丈亭防御的核心就是这十八门大炮,这些大炮被毁,这里自然也就失去了防守的意义,明军撤退是很正常的反应。

    当然,张侯爷主要是打出清军第一场胜仗兴奋的顾不上考虑其他了。

    “快,向杭州报捷,我部血战攻克丈亭,斩敌,斩敌三千,夺取大炮十八尊,其他各类军械无算,正向慈溪进攻。”

    张侯爷扶着腰刀,一脸矜持地对身旁军官说道。

    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