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大清之祸害 > 第七十六章 一江血水向东流

第七十六章 一江血水向东流

笔趣阁 www.biqiuge.com,最快更新大清之祸害最新章节!

    天才壹秒記住『愛♂去÷小?說→網』,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就康麻子调兵遣将,准备着和杨丰再决高下的时候,英国人给杨大帅送来了第二批战舰。【愛↑去△小↓說△網w  qu 】

    这一批没有战列舰,清一色的小型巡洋舰,一共十艘,排水量六百多吨,每艘二十八门十二磅炮,因为只有单层火炮甲板,所以船型不得不拉长,和肥胖的战列舰比起来明显秀气多了,而且这些都是在孟买全新建造,使用的是缅甸柚木,相比起杨丰之前那些滥竽充数的武装商船,明显要结实多了。

    英国人用这批战舰又换走了一批炮弹,顺便又采购了一批珍宝,另外还有最重要的东西,也就是开花弹的整体铸造技术,甚至杨丰还特意让他们参观,并且学习了他的炮弹是如何铸造的。至于英国人舍不得用钢,换成用生铁能不能铸造出同样的炮弹,这个就跟他无关了,反正他们还得用下一批军舰来交换坩埚钢的技术,至于坩埚钢同样很贵的问题……

    英国人舍不得花钱关他屁事。

    “大帅,咱们什么时候自己造舰?”

    大明海军巡洋舰队提督陈植说道。

    他是原郑家水军军官,台湾沦陷后一直在珠江口当海盗,后来跟郑建一块儿来投奔了杨丰,因为表现突出,所以被杨大帅提拔为海军将领,而他现在问的这个问题,也是所有明军海军将领一直想问的。毕竟无论买船还是抢船,这个肯定都是不如自己造船的,而且在知道了红毛鬼们的海军实力,尤其是知道像英国这样的光战列舰都得一百多艘后,这些明军将领也都是很有紧迫感的。

    “自己造船?”

    杨丰沉吟了一下,这个问题的确有必要了,造军舰还不着急,但造大型商船却是必须了,他现在军舰不缺,但运输船缺乏,实际上有几艘武装商船已经被他当运输船使用了,而运输能力不足,一直是制约他军工生产的主要因素,毕竟他现在的焦炭全靠从基隆运,而在钢铁厂开始生产后,焦炭的需求急剧增加。【愛↑去△小↓說△網w  qu 】

    “去,从你的手下找一艘老的巡洋舰,然后扔给修船厂,让他们拆着玩去,先把红毛鬼的这种船构造研究明白了,再原样进行仿造。”

    紧接着他说道。

    他在昌国已经有了一家修船厂,专门用来维修他越来越多的战舰,那些工人多多少少都有了一定基础,想来学习制造欧式帆船应该没什么难度,反正这东西也不是什么黑科技,最大的问题在于木材的选择和处理,而这恰恰是他不需要单独考虑的,因为中国的造船工匠在这方面并不比他们的欧洲同行差,剩下无非就是给他们一套新图纸而已。

    “大帅,烽火!”

    他正在想着,陈植忽然喊道。

    杨丰愕然抬起头,十几里外的一座小岛上,报警的火光正在雨中闪耀,很显然出事了,否则不会动用烽火的。

    “快,备船,回宁波!”

    他立刻说道。

    而此时的宁波城内,留守的第一军参谋长高淮一脸凝重。

    清军的反攻开始了。

    而且是全线反攻,北线清军在进攻丈亭,西线清军在进攻溪口,只有南线暂时还保持着平静,不过根据情报,从广东北上的清军在半个月前也到达了宁海,很显然这支清军也不会在那里看热闹的,如果是别的时候,他是不会紧张的,但现在梅雨季节给步枪使用造成了极大的影响,虽然清军的火器更没法使用,但他们却有着足够的数量优势。

    “玛的,真会挑时候!”

    他恨恨地说。

    “玛的,真会挑时候!”

    慈江和余姚江交汇口的小镇丈亭,明军第一旅步兵一营营长曹元同样恨恨地说,在他面前数百名明军士兵,正躲在胸墙围成的堡垒里,不断向外面蜂拥而上的清军开火,尽管头顶有遮雨的草棚,但在不断漏下的雨水中还是经常有士兵愤怒的骂着,然后忙不迭倒出枪里受潮的火药重新拿出一枚子弹换上。

    而在他们对面,不计其数的清军正沿着山势,挥舞着刀剑长矛在大雨中冲上来,然后一个个倒在子弹下。

    “开炮!”

    他不远处炮队队长吼道。

    四门刚刚完成装填的四斤半炮几乎同时喷出火焰,不过打出的不是开花弹,这种炮弹在大雨中爆炸率同样不高,所以现在一律使用散弹,从炮口喷出的铅制弹丸瞬间横扫一片,队形密集的清军一下子几十人惨叫着倒下,几乎就在同时,一连串九斤炮实心弹打在清军中,炮弹的巨大动能就像打碎一堆瓷器般,把大批清军打得支离破碎。

    这是头顶为他们提供支援的炮营。

    丈亭是明军最前沿,清军想要攻慈溪,打开宁波的北大门,就必须先打开这座小镇,明军的堡垒并不是在小镇上,而是在旁边的小山上,核心就是山顶的炮兵营,前沿是两个步兵营,曹元这个在炮兵阵地下面,另外三营在渡口,以慈江的水上通道为补给通道。

    “还好老子早有准备。”

    曹元不无得意地看着他头顶。

    他头顶的草棚子居然挽救了战局,在这地方稻草有的是,竹子木头有的是,以胸墙为依托搭一圈儿草棚子太简单了,这种东西成功解决了燧发枪在雨中的使用问题,但即便是这样,开花成功率也不超过六成,可想而知如果没有这圈草棚子会是什么结果。

    不但是他这里,渡口的三营和连接两地的胸墙上,同样被这样的草棚子遮蔽着。

    加上炮兵在内的两千多明军精锐,哪怕只有六成成功开火率,也依然把他们前方打成了清军的尸山血海,那些挥舞着冷兵器的清军士兵们,竟然没有一个能够冲到明军前方二十步内,哪怕骑兵也一样,因为他们被另外一种东西阻挡住……

    “这是什么鬼东西?”

    在明军防线对面,江南提督张云翼用颤抖的声音说道,此时的他心都在滴血。

    因为他最精锐的骑兵正在遭受tu杀,真正的tu杀,那些曾经主宰陆地战场的王者,此时正拥挤在明军阵地前,就像被一道无形的墙壁阻挡住,又像是陷在无形的泥沼中一样寸步难行。他们无法向前用长矛刺穿不足三十步外明军士兵的身体,也无法后退逃离那些不断击穿他们身体的子弹,因为在他们的马蹄下,是无数根砸在地里的木桩,而这些木桩之间是一根根带刺的铁丝。

    这些铁丝就像恶毒的诅咒般缠绕在那些本该驰骋战场的战马四条腿上,尖锐的铁刺扎进它们的身体,撕扯着它们的血肉,那些战马悲鸣着,没有智慧来理解什么是铁丝网的它们,只想本能地离开这种东西,它们的挣扎甚至拔起了木桩。但这毫无意义,只会让更多铁丝钩住它们的血肉缠绕在它们身上,战马上清军最精锐的骑兵们,绝望地挥舞着马刀斩向一根根铁丝,可斩断了又能怎样,这种东西还是会缠绕在他们的战马上。

    铁丝网可是最好的防御武器,这种东西又不是什么高科技,哪怕不从林倩那里购买,杨丰自己也能生产出来,就是产量小了点而已……

    当然,还是直接购买最方便。

    而这就是雨季里杨丰给他部下的最重要防御武器,现在这些倒霉的清军,成了这种恶毒战术的第一个牺牲品,他们绝望的在铁丝网中挣扎着进退不能,然后被胸墙后面的明军,轻松地打靶一样一个个射杀,没过多久那人和战马的尸体,就几乎在铁丝网的前面堆成了恐怖的尸墙,肆意流淌的雨水混合了他们的鲜血,完全变成了血水汇入滔滔江水。

    “侯爷,不能再这样打了。”

    一名总兵跪在张云翼面前哭着说。

    “混蛋,不趁此时攻破贼军营垒,一旦雨停,岂不是更没有希望!”

    靖逆侯张勇的嗣子,袭爵的二等靖逆侯张云翼,瞪着血红的眼珠子吼道,他当然知道不能再这样打了,可问题是现在是他们最好的机会,如果连这都无法攻破明军营垒,那恐怕永远没有攻破的机会了。

    “都别说了,我等世受国恩,唯有舍身以报圣上,进攻,不管死多少人都要进攻!”

    他挥舞着腰刀吼道。

    当然,主要是不用他亲自冲锋。

    好吧,既然主帅都如此英勇,那士兵也只好为咱大清拼了,怀着对圣主康熙爷,怀着对咱大清的一腔忠诚,前方战场上清军依旧舍生忘死地冲击着明军防线,然后让他们的那一腔热血汇入滔滔东流的姚江。

    因为兵力众多,他们甚至绕过明军营垒,从后面发起进攻。

    然而这并没什么卵用,因为明军的营垒是一个没了俩胳膊的火柴人,一段开口抱河,中间封闭的胸墙组成不到两里长甬道,接着就是山顶以十八门九斤炮为核心的环形胸墙,外圈是绵密的铁丝网,这座营垒别说让清军攻了,就是换成明军也很难攻开,除非是从水上……

    但可惜水上有明军的内河战舰。

    (上三江了,有票可以投一下,谢谢!)

    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