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大清之祸害 > 第七十五章 康麻子的忠臣良将

第七十五章 康麻子的忠臣良将

一秒记住【笔♂趣→阁 WWW.BiQiuGe.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天才壹秒記住『愛♂去÷小?說→網』,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就在杨丰因为梅雨季节到来,失去了进攻兴趣,转而忙于他的新占领区建设时候,一路磨磨蹭蹭的胤礽终于还是在凄风苦雨中,回到了他久别却又不想回到的北京城。

    没有任何欢迎仪式。

    大队人马在一片萧索中直接进了朝阳门。

    不过令外界多少有些愕然的是,尽管惨败并且被俘然后又花了整整一千万两才从贼人手中买出来,但这位大清太子殿下却并没有受到任何惩罚,尤其是无数人眼巴巴期盼的废太子一事,那就更没有一点迹象了。实际上康麻子和胤礽的见面充满了父慈子孝,甚至说起被贼人栓马后面拖成骨头架子的恭亲王,爷俩还居然抱头痛哭了,那场面是相当的感人。

    然后太子殿下就回宫休息了。

    然后第二天就有人上表弹劾太子了。

    然后这个人被康麻子一声令下直接乱棍打死了。

    然后紧接着关于太子被俘时候各种不堪表现就烂大街了,比如他被杨丰当狗牵着,比如他被杨丰装笼子里满大街展览,比如他趴在地上给杨丰下跪,总而言之什么样不堪的消息都有,甚至还有传说太子在监狱里被犯人当兔儿爷走了旱道的,最后还出现了超级超级重磅消息,说太子已经被那妖人阉了!

    不过这个纯属无稽之谈,太子爷猛着呢,据说回来第一晚上就连战四女。

    “简直是丧心病狂,传旨九门提督,再有传播谣言诋毁太子声誉者斩立决,追查其源头,造谣者凌迟诛九族!”

    康麻子愤怒地吼道。

    当然,不用查他也知道源头在哪儿。

    “主子圣明,此等谣言定是那妖人的奸细所为,这些逆贼还有什么无耻的事情干不出来。”

    李大学士急忙跪下说道。

    康麻子阴沉脸点了点头,他明白李光地的意思,所有造谣的都是杨丰的奸细,跟其它任何人无关,无论最后从哪儿抓出来的,哪怕是从某位阿哥府里抓出来的,也只能是杨丰花钱收买的奸细,这个妖人既然连俘虏太子的谣言都能造出来,当然也不可能不造一些其他的,这用心简直何其毒也,好在万岁圣明,这种小伎俩徒惹人笑尔。【愛↑去△小↓說△網w  qu 】

    想到这里,康麻子也不禁叹了口气。

    胤礽落到今天这种地步,基本上可以说他一手造成,但他当初想要的是胤礽打个败仗,给他当借口废了太子,先这样敲打一下,以后要是老实的话,再重新册立太子,这样也就不可能威胁到他了。可他真没想到杨丰居然如此凶残,直接把胤礽给抓了去,说到底这也是自己最疼的儿子呀,一想到胤礽在杨丰手中受的那些罪,他也是心里很不好受的,正是因为这样,所以才没废了太子之位。

    一想到胤礽被……

    “唉!”

    他长叹一口气说道:“传旨,恭亲王为国捐躯,追晋世袭罔替恭亲王,谥忠烈,由其子奉国将军海善袭爵,其他战死的将士你们也议个封赏吧,咱们败虽然败了,但将士们血战的勇气也不能埋没了。”

    “万岁圣明!”

    一帮大臣赶紧趴下磕头。

    “皇阿玛,那伪朱三太子已经押到刑部,该如何处置?”

    主管刑部的胤禩说道。

    虽然康麻子已经完全康复,但他那些儿子主管六部的事情并没有改变。

    “陛下,臣以为应立刻诛杀以绝后患,那妖人能迅速发展至此,正是借了前朝之名,若崇祯一脉未绝,那对民间不忘前朝的逆民无疑是极大的鼓舞,虽然陛下仁慈,之前已经下旨寻找崇祯后裔并优待,但这一次朱慈焕图谋造反,杀之也是理所当然,不但要杀,而且还要公开其身份,连其子孙一并诛杀,彻底斩草除根。【愛↑去△小↓說△網w  qu 】”

    大学士熊赐履说道。

    “对,杀,杀了这个逆贼,给惨死的恭亲王报仇。”

    几个满官也立刻愤慨地说。

    “陛下,臣以为不能杀!”

    这时候一个满头白发的大臣说道。

    “为何不能杀?”

    康麻子看着这个人说道。

    这是刚刚从东北拎回来的周培公,他即将接任郭世隆的闽浙总督之职,后者被撤职查办。这一次十万大军几乎全军覆没,连亲王都被俘后酷刑处死,当然得有人承担责任,康麻子又不傻,前线将领是要留着拼命的,当然不能拿来开刀,于是身为闽浙总督,但却又坐镇杭州于战事无用的郭世隆就成了他的出气筒,不但官职一撸到底,就连爵位都被剥夺了。

    而代替他的人,当然必须得是真正的能臣,这样康麻子就想起之前失宠,已经被扔到盛京的周培公来,虽然已经不喜欢这家伙了,但对他的才能,康麻子还是没有任何怀疑的。

    这样周培公被紧急调了回来。

    原本历史上他是死在这一年的,不过现在重获圣眷的兴奋支撑着,居然也焕发了第二春。

    当然主要是盛京那地方太冷了,一想到自己要回温暖的南方,而且还是一下子高升到总督,他就什么病也没有了,实际上和凌包衣给他吹嘘的不一样,真实历史上的周培公,只不过是一条小杂鱼而已,一辈子做的最大官也不过是提督,这在康麻子手下屁都不算一个,在清史中连个单章都没有,现在能当总督他都差不多要感激涕零了。

    不但周培公被拎了回来,同样受冷落被扔到东北当黑龙江将军的萨布素也被拎了回来。

    他的新职位是福州将军,以这个一年死了俩的倒霉职位辅助即将南下,担任安东大将军全面主持浙江战事的简亲王雅布,这样再加上担任闽浙总督的周培公,三人正好形成组合。雅布统帅为主,周培公为谋士兼管后勤和地方,萨布素主管前线作战,这家伙可是对上罗刹人也一样不落下风的,此时彭春,赵良栋等人都没了,康麻子手下也就还剩他这员良将了。

    实际上这也是康麻子能拿出的最华丽配置了。

    他手下将帅之才基本上死的死,老的老,现在还能用的也没多少人了,那些八旗名将的后代,从小锦衣玉食,连他都知道已经没有了祖上的那份血性,现在也只能让这些老将们上阵了。

    “陛下,那杨妖人以前朝为名起兵,那么伪朱三太子有难他不应该救吗?若是他不救,那么他就是对朱家不忠,他也就没法再称什么前朝了,若是他救,那么他怎么救?总不能他直接兵犯北京吧?朱慈焕杀了也没什么用处,若是杀了更让那妖人有了借口,恐怕此时他正盼着我们将这个前朝太子杀了,然后他不但可以用为朱慈焕报仇来鼓动党羽,而且还可以借机会自立为王。

    所以朱慈焕我们不能杀。

    不过倒是可以对外放出消息,说他的确就是崇祯第五子朱慈焕,因为参与谋反,咱们准备将其凌迟处死了,同时再散播消息,就说杨妖人肯定得兵犯北京营救朱慈焕,要做到全天下都在说他会来营救,逼着他前来送死。

    若是他不敢来,那他以后也就没脸再打着前朝旗号了。”

    周培公阴险地说。

    “若是他真得兵犯北京呢,贼军水师强,他完全可以走海路在大沽口登岸。”

    熊赐履说道。

    “若他敢远离巢穴孤军北犯,那他也别回去了,我京畿十余万大军,哪怕用人命堆也堆死他了。”

    周培公说道。

    “哈哈,就这么办,我倒要看看那妖人有没有胆量再来这北京城,朕在这儿等着他。”

    康麻子笑着说,脸上的黄金面具不断颤动。

    很显然他已经开始脑补杨丰被逼的左右为难时的样子了。

    “这有什么可为难的,那北京城我是闯定了!”

    杨丰很无所谓地说。

    不过现在他还不着急去,康麻子因为担心时间不够,不足以形成强大的舆论压力,所以把朱慈焕一家按照法律程序定了秋后问斩,另外这样也让他没有理由推脱了,毕竟要是现在就斩的话,杨丰大可以说时间来不及,或者海上台风季没法北上,到秋后问斩就让他这些理由全没有什么意义了。

    “大帅,您还是应该再考虑一下,太子殿下已经落在鞑子手中,营救出来的机会渺茫,不值得为此冒这种险。”

    黄百家说道。

    他们现在是真不想杨丰北上救这个太子,说到底他们对崇祯也不过是点香火情,不可能真为了他一个儿子押上全部,如果北上营救朱慈焕,再让杨丰有个三长两短,那现在大好形势可就全完了。他们都很清楚,明军现在的一切,全都是绑在杨丰身上的,一旦没有了杨丰,他们只能等着被清军剿灭,和杨丰相比什么朱三太子真得不重要,没了就没了吧,或者没了还更好呢。

    “不必说了,我不但要去,而且还要大张旗鼓地去,带着咱们的大军去,然后让北方百姓知道知道,我大明军队之威武,康麻子他就好好等着吧,说不定我还要进北京城去会会他。”

    杨丰说道。

    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