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大清之祸害 > 第六十八章 正义的铁拳

第六十八章 正义的铁拳

笔趣阁 www.biqiuge.com,最快更新大清之祸害最新章节!

    天才壹秒記住『愛♂去÷小?說→網』,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冲,冲,冲!”

    孙升兴奋地吼叫着,在爆炸的火光中,立领上金线绣的云纹和一颗金星格外醒目,这代表着他现在的身份。【愛↑去△小↓說△網w  qu 】

    士官。

    另外他也是一伙的伙长。

    这是他在镇海保卫战中击毙三十名清军换来的。

    此时他更称得上全副武装,手中端着一支上了刺刀的一式步枪,腰上还插了两支已经装好子弹的短枪,背上还背着两枚手榴弹,这种东西理论上步兵进攻中不要求携带,因为个头太大,根本扔不远,很容易炸伤自己,但一些自认为臂力过人的仍旧喜欢带着,毕竟这东西杀伤力足。

    而此前干码头苦力谋生的他就不缺力气。

    城墙上火山爆发一样的爆炸火光映照着宁波城,街道上全是没头苍蝇一样的清军,长春门被炸开,明军入城的恐怖消息,让早就变成惊弓之鸟的清军完全陷入了混乱中,他们甚至没有一个想着抵抗的,所有人都只想着尽快逃到西边的望京门,然后向嵊州方向逃亡,不仅仅是当兵的,就连那些将领也是如此。

    当城内那些对他们满怀仇恨的老百姓,也加入打落水狗的行列后,清军更是彻底崩溃了。

    自从清军驻扎这段时间里,宁波百姓被祸害得可以说鸡犬不宁,大姑娘小媳妇出门都得先拿灰往脸上抹,然后专门找最烂的衣服穿,甚至发生过老百姓和旗军的当街械斗,可想而知双方之间的仇恨都到了什么地步,现在有这种好机会,那还不赶紧有仇报仇有怨报怨?

    现在城里好几万青壮年都下手了,完全就是人民战争的汪洋大海,要不然也不至于乱到这种地步。

    带着自己部下九名士兵的孙升直奔望京门,从小在这儿长大的他对每一条街巷都很熟悉,甚至偶尔还会碰上拿着简易武器出来杀鞑子的熟人,算得上衣锦荣归的他自然极受欢迎,很快身后除了自己部下之外,又多出了两百多当地青壮年,没过多久在爆炸火光的背景上,就看到了天宁寺的宝塔。

    “鞑子!”

    就在同时一声惊叫。

    他这才看见前面街道上一队清军正在仓皇西逃,于是急忙从背后的粗布袋里抽出一枚手榴弹来,迅速拧开盖抽出导火索,紧接着撕下带火柴的胶布,将涂蜡的三硫化四磷火柴往弹壳上猛擦一下,引燃导火索后先是略一停顿这才猛然丢了过去。

    手榴弹几乎刚一触地,就轰然化作爆炸的火团,眼看着四名清军被炸飞。

    就在同时,他和九名部下举起步枪扣动扳机,又打倒几名清军后顾不上装子弹,端着上刺刀的步枪就撞了上去。

    “兄弟们,保护王爷!”

    对面一名顶盔贯甲的清军将领很二地高喊,挥舞腰刀很是悍勇地迎了过来,还没等到跟前呢,孙升直接拔出一支短枪扣动了扳机,子弹正打在那将军肚子上,他惨叫一声猛然晃了一下。孙升随手把短枪往地上一扔,顺势抓住步枪枪托,大喊一声以标准的刺杀动作向前一刺,三棱锥的枪刺瞬间没入他的心脏,然后再接着往外一拔,鲜血立刻喷涌而出。

    就在这时候,他部下那九名士兵还有助战的老百姓也和清军搅在了一起。

    “玛的王爷?王爷在哪儿呢?”

    孙升这才想起这将军刚才喊的话来,急忙向四周寻找,正好看见几个人影钻进旁边小巷,他顾不上叫帮手了,拎着步枪一边装子弹一边跑过去,冲到巷口的时候就听见里面传来一阵惨叫,他一抬头立刻笑了,旁边那户人家直接把棉被点燃扔了出来,正好砸在这些清军中,一个个正忙不迭扑打身上的火焰呢!

    另外有七八个身上没有着火的,正簇拥着中间一个看似很重要人物,从那团燃烧的棉被旁边迅速跑过去。

    孙升毫不犹豫地举枪瞄准那人扣动扳机。

    随着一声枪响,就看见那人猛得晃了一下,然后旁边几个人惊叫着王爷,赶紧扑到他身旁试图扶起,另外有三人直冲过来试图阻击,孙升连看都没看他们,自顾自地站在那里以自己能达到的最快速度,完成手榴弹的点火,就在三人距离他还不到两步的时候,甩手把手榴弹扔向那个王爷,紧接着拔出剩下那支短枪,照准距离自己最近的清军扣动扳机。

    子弹正打在后者脸上。

    那人一下子仰面栽倒。

    这时候一把腰刀也到了孙升跟前,他很聪明地一扭身子,用自己前胸迎着刀锋,那把腰刀在坚固的镍铬钢板胸甲上狠狠划了一下,甚至留下一道很明显的刀痕。孙升也被刀砍的力量撞得后退了一步,但就在站稳的同时,他也端起了步枪,大吼一声当胸刺过去,后者看起来很有两下子,身体极其灵巧地往旁边一躲,孙升刺刀回撤,腰刀紧跟着劈过来。他刺刀往外一拨,挡开腰刀同时大吼一声直刺过去,后者想躲没躲彻底,刺刀正扎在了他肩头,几乎同时另外一人的腰刀也到了跟前,孙升还是那种令人无语的战术,他拿镍铬钢冲压抛光的头盔直接去迎那刀锋。

    然后奇迹再次发生。

    就听见猛得一声金属撞击,孙升脑袋狠狠晃了一下,但那清军的腰刀却被崩了起来,紧接着他用不可思议地目光看着卷了刃的腰刀,再看看孙升脑袋上那道略微有点瘪的划痕,还没等从茫然中清醒过来,孙升首先从震荡的眩晕中清醒了,毫不犹豫地大吼一声,刺刀直刺进他的胸膛。

    “王爷,别跑,王爷!”

    抽出刺刀的孙升,立刻就看见被两名清军架着,正在向远处逃跑的目标,他喊了一声拎着步枪就追过去,路过那些被炸倒的清军时,还有个忠心耿耿的抱着他腿不让过,但紧接着就被他一刺刀捅死了。

    可怜的恭亲王,这时候真得都快哭了,他出宁波府衙时候身边足有一千多人,谁知道半路正撞上几百明军,他眼看着后者一顿排枪过后,他的一千多人就还剩不到一半了。然后紧接着那些明军就端着火枪冲上前,用枪刺和他剩余部下混战,而他则在几十名亲信保护下逃到这里,谁曾想拦腰又杀出一队明军,个个如狼似虎一样。尤其是还有身后这个穷追不舍的家伙,浑身上下也不知道哪来那么多乱七八糟的武器,一点道理都不讲,出手就是一个手心雷,结果他手下精心挑选的卫士,居然就那么被这一个人暴打。

    甚至就连他自己都挨了一枪。

    “啊!”

    他正想着呢,一名侍卫脚下踉跄了一下,常宁身子跟着一扭,紧接着腹部伤口传来钻心一样的巨痛,他惨叫一声,刚想骂这个狗奴才,但忽然想到现在形势不由人,还得指望这俩狗奴才的忠心呢,于是赶紧闭了嘴,但就在这时候,身后蓦然一声枪响,然后就看见这狗奴才脑袋一晃,整个脸几乎瞬间喷了出来。

    这恐怖景象纵然上过战场的常宁都不由得尖叫一声,看着那狗奴才脸上血呼呼的碗口大窟窿双腿发软。

    “王爷先走,奴才跟这贼人拼了!”

    唯一剩下的侍卫悲愤地拔出柳叶腰刀,看着正停下来再次装弹的孙升,一脸决然地说道。

    “好,好奴才!”

    常宁感动得一脸热泪。

    后者很庄严地跪下向他磕了个头,拎着腰刀直冲过去。

    常宁一手捂着伤口,一手扶着旁边土墙,艰难地向前面走着,刚走不到十步,就听见身后传来一声清脆枪响,他下意识地转过头,就看见那名据说武林高手的侍卫,在距离那贼人还不足两步远的地方一头栽倒。后者手中正举着那把火枪,枪口硝烟正在散开,常宁吓得肝胆俱裂,不顾腹部伤口的巨痛,拼命加快脚步,他甚至已经可以看到远处的街道上,一队溃败的清军正在跑过,为首的正是赵宏灿。

    “快,快过来,我是恭亲王!”

    他虚弱地高喊着。

    但可惜后者并没有听见。

    “恭亲王?你是恭亲王吗?”

    身后一个好奇的声音响起。

    常宁下意识地回过头,紧接着俩腿一软瘫在地上,那贼人正拎着火枪,在身后笑眯眯地看着他,那枪上的三棱刺反射着冰冷的寒光,一滴鲜血还正在缓慢滴落。

    “壮,壮士,我是恭亲王,我是皇上的亲弟弟,只要你能放过我护着我逃出宁波,我保你最少一个总兵,银子女人要多少有多少。”

    常宁一下子爬到他脚下抱着他双腿哀求道。

    “皇帝的亲弟弟,也就是顺治爷的儿子了?”

    孙升沉吟一下说道。

    “对,对,我是世祖皇帝的五儿子!”

    常宁一听,立刻满怀希冀地说。

    紧接着一个拳头骤然落在了他脸上。

    “这是替扬州百姓揍的,这是替江阴百姓揍的,这是替嘉定百姓揍的……”

    在常宁的惨叫声中,孙升左右开弓,俩拳头一刻不停地落在他身上,同时嘴里还在念叨着。

    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