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大清之祸害 > 第六十七章 万舸竞流

第六十七章 万舸竞流

一秒记住【笔♂趣→阁 WWW.BiQiuGe.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天才壹秒記住『愛♂去÷小?說→網』,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杨丰站在姚江北岸,踌躇满志地望着对面宁波城。

    在他身后,明军第一旅的三营步兵排成三个方阵,红袍银甲黑色带双黄侧线裤子打着绑腿,脚上穿清一色高腰牛皮底黑帆布鞋,身上明晃晃胸甲在太阳下反射一片耀眼银光,肩扛上刺刀的一式步枪,在军官口令和战鼓的鼓点声中,踏着整齐步伐不断变换阵型。

    好吧,他是在炫耀。

    他的野战军现在已经整编成了第一军,军长依旧是他自己兼任,下属一,二,三共三个步兵旅。第一步兵旅旅长还是由他自己兼任,但全都是新兵,由镇海之战期间突击武装起来的三个新兵营组成。第二旅的核心是原第一营,另外再加四,五两个步兵营,旅长是冯祯。第三旅的核心是步兵二营,另外再加上六,七两营,旅长是从台湾调回的三营长杜佑。

    每个旅还有一个野炮营。

    而按照计划中的编制,每旅还应该有一个步兵营和一个负责侦察的骑兵哨,军属还得有一个步兵旅,一个骑兵旅和一个重炮旅。

    后面这个在计划中将装备十五斤前装线膛炮和二十四斤榴弹炮,也就是大口径臼炮,不过现在一来都在研制中,二来也没有那么多人,所以只能是先计划着了。再说杨丰也不认为现在的清军值得他用这些东西,实际上除非那些顶级大城如南京这样的,也用不着比九斤炮更大的火炮。更何况哪怕二十四斤榴弹炮轰城墙的效果也不如他的喷进炮,那可是装了整整八十斤火药的,二十四斤榴弹炮在这东西面前算个屁。

    “大帅,这些乡亲们愿意撑船帮咱们攻破宁波。”

    第一军新任参谋长高淮,领着一群当地老百姓走到杨丰跟前说道,就在他说话时候,那些老百姓已经呼啦全跪下磕起头来,一个个看上去诚惶诚恐,就跟在寺庙里膜拜神仙一样。

    事实上杨大帅在这附近也的确都快被当成神仙了,从这一点上看他的装个逼效果还是很显著的。【愛↑去△小↓說△網w  qu 】

    “老先生快快请起,乡亲们的心意我领了,但这强渡姚江必然要遭受一定死伤,这打仗是当兵的事情,不能让乡亲们为我们冒此危险。”

    杨丰堆着满脸笑容,赶紧上前扶起最前面一个白胡子老翁说道。

    “大帅,老朽有个想法,可以避开这姚江。”

    那老翁很直接地说。

    “老先生请讲。”

    杨丰意外地说。

    “我们都是小船,只要有水就能走,这里河道纵横,几乎哪儿都能去,而且很多人家都有船,只要大帅一声令下,可以很快集齐几百艘船,一艘船载四五名士兵,过甬江到南岸,趁夜插到奉化江上游,顺流而下可以直接插到长春门,甚至能插到长春门前的护城河里,上岸后炸开城门就行了,另外只要有几百艘船连起来横在姚江上,就可以做成一道浮桥,那时候大军可以源源不断过去。”

    老翁说道。

    “老先生这一招儿很妙!”

    杨丰眼前一亮说道,但随即有点疑惑地看着他,很显然一个普通老农有这份儿头脑不正常。

    “老朽是当年跟着鲁王的,鲁王兵败,我全家死的就还剩我自己了,如今也是半截入土的年纪,别的什么都不求,只求跟着大帅再杀几个鞑子,给我那十几口亲人报仇。”

    老翁说着又跪倒在地上。

    “老先生请起,这一次拿着的鞑子最高将领,由您老亲手处死!”

    杨丰立刻扶起他说道。

    既然这样,那剩下就简单了,船很好办,江南水乡谁家还没有艘小平底船,大帅一声令下迅速召集了近千艘,乱七八糟什么样的都有,在甬江下游河道上密密麻麻几乎遮蔽了江面,最后把第三步兵旅三个营全装上了船,甚至还剩下一些装弹药补给的。而唯一的问题也就是缺炮兵支援,这个也没什么大不了,岸防舰队正在调过来,一旦步兵开始突袭,由那些浅水战舰提供炮火支援,奉化江航道水深三米左右,那些战舰可以轻松开进去。

    所有准备工作完成,完全由各种小木船排成的几里长龙,在夜幕掩护下悄然钻进了甬江南岸一条小河口,在迷宫一样的水网中插向奉化江上游。

    这些水网对外人来说是迷宫,但对这些本地人来说就是大路了,仅仅几个时辰,还没到第二天黎明,第一艘小木船就从奉化江东岸的一条小河口钻出来,紧接着其余所有小木船一艘接一艘不断驶出,也有一些走岔路的,但却依然从另外的小河口钻出,很快上千艘小船就如同水池里聚集的锦鲤般,密密麻麻排列在江岸边。

    望着最多两里外月光下的宁波城,杜佑一挥手说道:“冲!”

    紧接着他身旁传令兵挥动手中灯笼,很快江面上同样的灯笼不断亮起然后又熄灭,而他座下这艘载着五个人的小乌篷船,立刻随着船夫手中船篙向下撑的动作,缓慢向着西岸斜插出去,这艘船的后面,密密麻麻的小船一艘艘全部开动起来,仿佛竞赛一样开始横渡奉化江。

    就在同时,杜佑打开身边一个小藤条箱,取出里面的孔明灯来,点着里面的蜡烛后,很快这盏孔明灯冉冉升起。

    “大帅,看到信号了!”

    姚江北岸的明军指挥部内,高淮兴冲冲地冲进杨丰帐篷说道。

    因为杨丰禁止扰民,连他自己在内所有明军全部住帐篷,此时这家伙正捧着一本书看得津津有味,一听高淮的报告,立刻放下手中书说道:“那就开始吧!”

    紧接着甬江上满载第一旅士兵的一艘艘内河战舰全部升起了船帆,在侧面刮来的西北风推动下,缓缓驶向三江口,而三江口的甬江航道上,十一艘巡洋舰左舷炮门全部打开,一门门大炮全部对准宁波城。

    “王爷,您就听卑职的吧!”

    赵宏灿还在那里苦苦劝说,他们这些人也是一夜没睡,这种情况下也没人睡得着,包括常宁也是瞪着俩肿眼泡,喝着浓茶在那里长吁短叹,两旁或站或坐着十几个八旗和绿营将领。

    实际上这时候城里还有约三万八旗和绿营,原本进攻镇海的是不太到十万,杭州,福州,江宁,京口四将军部下一万两千八旗。京口将军马自德,老马死活他们还不知道,福州将军金世荣,老金的脑袋昨天刚被明军拿来展览,杭州八旗死伤几乎殆尽了,将军丹岱斩首后,暂时由常宁自己管着,江宁将军没来。另外还有八万两千绿营,主要统帅是闽浙总督郭世隆,但老郭在杭州,前线由赵宏灿和福建提督王万祥指挥,但老王让自己的兵踩死了,也就还剩下赵宏灿了。

    至于总兵,原本是十二个,现在还剩五个在这儿。

    算起来也是很惨烈呀!

    常宁长叹一声,看了看这满屋子将领们,那一个个低着头都屁也不放一个,除了赵宏灿还能提点意见,其他人是全都闭了嘴,就连那些平日骄横的八旗将领们也都成了木雕。甚至从他们那灰暗的脸上,常宁都能直接看到他们的恐惧,他甚至怀疑这些人真上了战场,会不会一听到明军炮声就跑,将领都这个样子了,那当兵的可想而知。

    “看来也只能如此了!”

    他仰面看着屋顶,黯然地说道。

    “禀王爷,奉化江上发现火光。”

    一名军官突然跑进来跪倒禀报。

    “奉化江?”

    常宁愕然了一下。

    几乎他话音刚落,“轰”得一声恍如天崩地裂的巨响传来,甚至就连他脚下的地面,似乎都狠狠跳了一下,一名副都统被吓得尖叫一声,转头就往外跑,然后重重地撞在一根柱子上,紧接着晕倒在地。

    “废物!快看看怎么回事!”

    常宁看着这一幕悲愤地说道。

    还能是怎么回事,明军到了呗!

    宁波南门长春门外,几个浑身滴水的明军士兵紧贴城墙,一脸惊悚地看着头顶,那些被炸飞的城砖就像炮弹般砸在对岸,而在隔着城门洞的另一边,一艘艘小木船正在靠岸,大批全副武装的明军士兵下船,然后迅速紧贴城墙站好,在护城河中,一艘小木船正在驶向城门口。

    “再来一发,城门没炸开!”

    一名尉官喊道。

    小木船紧接着驶到正对城门洞处,两名士兵迅速从船上跳下,一边一个把住船头船尾,让船身大角度倾斜,横担在船身上的火箭发射管对准仅仅不到十步外的城门。另外一名已经跳到水里的士兵拿火柴划着,紧接着凑到导火索上,点燃后他以最快速度潜入水中游向远处,而那两名抓住船头船尾的士兵,依然盯着那燃烧的导火索咬牙坚持。

    很快导火索消失在发射管中,炽烈的火焰骤然喷射而出,紧接着重火箭从前端飞出,两名士兵急忙撒手一头扎进河底,同时发疯一样游向远处。几乎就在他们游开的瞬间,那火箭正中里面的城门,八十斤火药爆炸的恐怖火团带着无数城墙碎块就像散弹般向外喷出,那城门顶部狠狠向上跳了一下,紧接着连城楼一块儿轰然塌落下来。

    “进城!”

    杜佑一挥军刀吼道。

    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