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大清之祸害 > 第六十五章 兵临城下

第六十五章 兵临城下

笔趣阁 www.biqiuge.com,最快更新大清之祸害最新章节!

    天才壹秒記住『愛♂去÷小?說→網』,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快,关城门!”

    宁波城北和义门,刚刚乘船渡过余姚江的赵宏灿,一冲进城门便发疯一样尖叫着。

    在他身后的北岸渡口,不计其数的清军溃兵正疯狂地争抢着为数不多的渡船,互相之间用拳脚,用刀剑,甚至用火枪互相攻击着,只为能够抢到登船的机会。一些驶离渡口的渡船上,就像夏天屋外腐肉上的苍蝇般密密麻麻挤满士兵,在船帮上还攀着一双双手,下面是无数抓住这最后一根稻草的清军,为了避免被他们把船拉沉,船上一些清军甚至抡起刀,剁这些曾经并肩作战的同伴的手。但即便是这样,还是有几艘渡船刚刚驶入江心,就因为严重超载突然倾覆,大批清军士兵直接被扣在了底下。

    “这是怎么回事?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从临近的宁波知府衙门冲出来的常宁,一把薅住赵宏灿领子,崩溃一样大吼道。

    他的确要崩溃了,十万大军进攻一座连民夫在内不过两万人据守的小城,怎么就一下子变成现在这模样了,这是十万朝廷精锐官军,光八旗就包括了杭州,福州,江宁,京口四将军部下一万多人。就算绿营也都是各省调集的主力,统兵将领多数都是经历过战场的,甚至不少还是西征葛尔丹血战过的,还有几个甚至在关外打过罗刹人,装备上光大炮就几百门,火枪几乎占到了三成以上。

    这样的实力打不下镇海已经很令人无语了,可怎么居然还一下子惨败了呢?

    这一刻恭亲王真得有点抓狂了。

    “王爷,别管这些了,贼人马上就到了!”

    赵宏灿顾不上跟他讨论这种问题了,慌乱地也顾不上行礼便冲着常宁喊道。

    他是跑得快的,一想起据说在乱军中被踩死的王万祥,他现在就感觉腿有点发软。

    “慌什么,他们能飞过这大江吗?”

    常宁怒斥道。

    宁波城是三江口,余姚江或者说姚江,奉化江两江汇流成甬江,三江正好如一个横躺的丫字形,而城就在丫叉的保护中,左右都是两百余米宽的江面,也没有个桥梁什么的,完全就靠渡船,可以说绝对算得上天堑,所以常宁还是有几分自信的。

    “明军战舰!”

    他这话刚说完呢,东渡门城楼上响起了惊恐地喊声。

    常宁一把扔下赵宏灿,急忙冲上城墙,紧接着脸色就白了。

    哪怕站在和义门城楼上,他也可以看到甬江航道上,一艘艘战舰正在列队驶来,张满了白色船帆恍如移动山岳般,每一艘战舰侧舷都有十几个炮口,看上去杀气腾腾。几乎就在驶入他视野瞬间,最前面一艘战舰左舷火光以极快速度接连不断闪耀,紧接着浓重的硝烟向着天空弥漫。还没等他反应过来,刺耳的呼啸声骤然响起,东渡门城楼附近,瞬间一团团烈焰炸开,其中一个正在城楼上,至少四分之一个城楼在爆炸的威力下轰然倒塌。

    常宁下意识地一缩脖子。

    就在这时候,远处的余姚江北岸突然爆发出一片绝望的尖叫声。

    他急忙举起望远镜,然后突然有一种想尿裤子的感觉。

    因为在他的望远镜视野中,出现了极其诡异的一幕,一个几乎是血红色的身影,就像一头暴怒的公象冲进羊群般,冲进了那些正在溃败的清军中,以一种诡异姿态不断舞动着身体向前奔跑。而随着他的奔跑,周围七八丈范围内直接化作一片血雾,远远看去就像一条血红色的凿子,正在一刻不停地凿进覆盖了地面的清军,而在这片红色以外,那些清军正在拼命哭喊着逃跑。【愛↑去△小↓說△網w  qu 】

    “这货不是人,这货不是人!”

    常宁嘴唇哆嗦着自言自语。

    他当然知道这是泼了自己三哥一脸镪水的妖人到了,关于这家伙的各种传言甚多,甚至还有说他是天上荧惑星下凡,就是要来灭大清的,还有说他其实是朱元璋附体,来给自己子孙报仇的,总之什么样离奇的传闻都有,虽然知道这都是些扯淡的,但亲眼看到这家伙的悍勇还是让恭亲王有点腿发软。

    就在这时候,他的视野中又出现了无数明晃晃的金属反光,仔细一看却是跟在杨丰后面如潮水般席卷而来的明军士兵,每一个人手中都有一支像长矛一样带细长尖刺的火枪。这些士兵一边向前冲一边不断开火,几乎枪枪不落空,隔着几十丈远一枪撂倒一名清军士兵,而且装弹速度极快,转眼间就能完成,遇到近处来不及装弹的,那火枪直接当长矛使,简单凶狠地动作当胸直刺……

    常宁悲哀地发现,哪怕八旗精兵玩冷兵器居然也是被人暴打的。

    这些明军士兵身上的银甲极其坚固,刀砍上去根本没用,相反他们抢上的尖刺却极其锋利,哪怕八旗精兵的铁甲都一穿即透。

    这些人尤其八旗精兵更狠。

    如果是穿号衣的绿营,跪在一边投降的话,这些明军是不会太在意的,甚至连管都不一定管,但如果是穿盔甲的八旗,那无论投降不投降都是当胸来一下,先钉在地上,然后拿刀割了耳朵去记功。

    恭亲王就这样满脸苦涩地举着望远镜,眼睁睁看着明军包围圈越收越紧,那些被挤在北岸狭小区域里的清军绝望地无处可逃,只能在挤压中不断向着渡口集中。

    但紧接着那些沿甬江而上的明军战舰,便开始了对渡口的狂轰,清军的密集让每一发炮弹都能造成最少也得十几人的死伤,一刻不停轰然炸开的炮弹和不断向前挤压的明军步兵,让至少两万清军就这样变成了待宰的羔羊,绝望地在相距宁波城门仅仅几百丈远处等待死亡的降临。

    而一江之隔清军只能坐视他们的覆灭。

    一些自知无法幸免的八旗精兵甚至哭喊着冲向江水,试图游过这百余丈宽的江面,但很快就在湍急的江水中变成了顺流而下的浮尸。

    “把这东西拿下去擦擦吧!”

    恭亲王满脸悲怆地把手中望远镜递给身旁奴才说道。

    他实在不忍心再看下去了。

    而此时浑身浴血的杨丰,正拎着他那四百斤重的流星锤,踩着也不知道一个什么正黄旗将军的后背,站在一堆都看不清人形的死尸堆中,把左手向着天空一举,原本正在开火的舰队迅速停止炮轰,然后他很是嚣张地冲着前面炮火中挣扎的清军吼道:“降者免死,斩旗军首而降者有赏。”

    实际上他也没想到这仗打得居然这么顺,原本他杀出城只是想吓唬一下清军,撵着他们自相践踏多踩死几个的,可是追着追着就刹不住脚了。

    不但他刹不住脚,就连手下的士兵们也刹不住脚了。

    不过这也难怪,清军一看明军杀出来,那直接就赶鸭子了,除了跑什么都不管了,哪怕就是八旗精兵也没人有勇气停下来抵抗。要知道明军里面大量士兵就是本地的,他们当然愿意早一点光复自己家乡,结果追起来就停不下了,再加上大帅也杀出ji情来,旁边甬江上巡洋舰队也开了上来,那就干脆撒开脚追吧!

    结果就这样一气儿追出几十里路一直追到了宁波城下。

    “降者免死,斩旗军首降者有赏!”

    紧接着那些明军士兵齐声高喊道,还很有威势地纷纷举起手中步枪,无数刺刀形成明晃晃一片白光,江面那些战舰上,同样也响起明军吼声,一门门大炮指向包围圈内残余清军。

    那些绿营士兵一个个面面相觑,很快便有人扔掉武器跪倒在了地上。

    一些大胆的,干脆将手中刀剑对准了身旁八旗精兵,后者当然不甘心就戮,纷纷举刀反抗,而一看他们反抗,更多绿营士兵也加入了围攻旗军行列,剩下明军就只需要看热闹了,看着清军自相残杀就行了。实际上追杀到现在,明军士兵们也都快筋疲力尽了,之前有那一股锐气支撑着,一连追杀几十里都不觉得累,现在一停下来也都纷纷喘起了粗气。

    “你叫什么?”

    杨丰看着脚下头顶避雷针的那将领问道。

    “金,金世华,小人狼山镇总兵麾下都司!”

    后者哆哆嗦嗦地说道。

    “你简直侮辱我的智商,你一个绿营穿正黄旗的衣服,难道还以为我瞎呀!”

    杨丰很无语地说。

    “爷,他是福州将军金世荣,汉军正黄旗的。”

    旁边一名绿营军官点头哈腰地说道。

    “什么汉军,是汉奸!”

    “爷说得对,他是汉奸正黄旗的,而且他爷爷是当年在关外时候就投降,投降鞑子的开原千总金玉和,他爹金维城,他哥哥金世砺都是当年跟着鞑子入关从北杀到南的。”

    那绿营军官继续卖金大将军。

    杨丰很满意地点了点头,然后捡起金世荣的宝刀扔给他,站起身一脚踩断了金世荣的右胳膊,在后者的惨叫声中,对那绿营军官说道:“杀了他,最少要杀一刻钟的,要是短于一刻钟,我把你扔甬江里去。”

    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看清爽的小说就到【顶点小说网 www.23wx.i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