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大清之祸害 > 第五十八章 值一千万两的肥羊

第五十八章 值一千万两的肥羊

一秒记住【笔♂趣→阁 WWW.BiQiuGe.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天才壹秒記住『愛♂去÷小?說→網』,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可怜的太子殿下只好拖着两条还在流血的腿,就像狗一样跟在杨丰后面爬啊爬。

    而且那恶毒的妖人还经常嫌他爬的慢了拿脚踹他。

    好在他爬出不到半里路,就有几个被打散的侍卫壮着胆子凑上前来,当然,不是营救他,那些侍卫也知道自己没那本事,他们默默地走到胤礽身旁,看杨丰没有阻止的意思,便匆忙给他包扎了一下伤口,又找了几件破棉甲连起来当担架,把胤礽放在里面抬着,然后……

    跟在杨丰身后。

    他们又往前走了大概一里多路,前线指挥作战的浙江提督赵宏灿率领清军主力赶到,但遇上这种情况他也傻了眼。

    他当然不会傻到向杨丰发起进攻,那样的话这妖人第一个先杀了太子,然后自己就等着诛九族吧,就算现在不诛以后肯定也是要诛的,所以尽管他带着近万大军,却只能在远处看着那妖人骑在马上,后面四名侍卫用兜子抬着太子跟随,慢慢向甬江岸边的明军战舰走去。

    而他却不敢有任何动作,甚至就连对镇海的进攻都被他叫停了。

    实际上赵宏灿也不想打了,他率领八个总兵麾下近五万大军强攻镇海,打到现在死伤已经超过了一万五,考虑到伤兵的死亡率,这一战最终死亡的清军数量肯定是要过万的。而城墙上明军数量不但没有减少,反而还在不断增加,那些穿梭海上的船只正不断将一批批明军从不过几十里外的定海运来,然后直接在码头下船投入战场。同样源源不断送来的还有弹药和各种物资,明军的补给能力甚至超过清军,从宁波强征几万民夫用小推车和牛车送来的物资,人家只需几艘船就能送到。

    武器和人家没法比,士兵和人家没法比,后勤补给还和人家没法比,这完全就是没有任何希望的战斗,可以说只要明军的海上运输线不被切断,他就永远无法拿下镇海。【愛↑去△小↓說△網w  qu 】

    赵宏灿最终无奈地看着胤礽被杨丰带上了战船。

    至于接下来,只能说听天由命了,包括他自己也是听天由命了,毕竟这一次算是惨败,连太子都被人俘虏去,总督都被人捏断脖子,他作为主要前线指挥官,肯定是要承担责任的,是丢官罢职还是砍头就看万岁爷的心情了。情绪低落的赵大提督草草结束了这一天的战斗,收拾一下残兵后撤到镇海城外五里处,在城墙上大炮射程外安营扎寨,准备好做长久对峙的打算,而他则紧急赶往杭州去找新任浙江巡抚张志栋研究下一步对策。

    当然,主要是如何营救太子。

    至于丹岱,他已经准备把这家伙当死人了,失镇海,临阵脱逃,丢弃太子,无论哪一项罪名都够砍头的。

    而就在清军内部鸡飞狗跳的时候,杨丰已经押着胤礽在镇海城内展览了。

    这家伙紧急赶制了一个木头笼子,大小跟个狗笼子差不多,刚好能容胤礽坐在里面蜷着腿低着头,由他自己拿根木棍挑着,就像打着灯笼一样,在镇海的街道上悠闲展览。因为迁界令这时候镇海老百姓正是对康麻子恨得咬牙切齿时候,现在康麻子的儿子这样挑到了自己面前,那还不赶紧有仇报仇有怨抱怨?虽然杨丰说了不能弄死,但拿根木棍伸进去捣两下,弄点烂鱼臭****砸一下,这个都还是允许的。

    可怜的胤礽就这样在屈辱,恐惧,痛苦中煎熬了差不多整整一个时辰,这才被杨大帅连人带笼子一块儿扔水里冲了冲,然后装上女武神号返回昌国。

    这时候舟山已经改名了。

    舟山本岛再加周围所有明军控制下岛屿,正式被划为昌国府,这里其实原本从宋朝开始就叫昌国,洪武海禁后废弃,就连昌国卫都搬到了象山,在这期间舟山这个只是岛上一处渡口的名字才逐渐被使用,到成化年间就完全取代昌国这个旧名。【愛↑去△小↓說△網w  qu 】

    至于定海这个名字则是不久前康麻子改的,原本的定海其实是镇海。

    而杨丰开始正式划分行政区后,自然是昌国这个名字比较响亮一些,宋神宗起这个名字时候含义就是昌壮国势。

    这样大明目前正式控制的行政区就有了两府,昌国府和基隆府,后者名字是原本历史上光绪年间起的,意思是基地昌隆,很显然这个名字也是可以拿来直接使用的,反正鸡笼和基隆读音上也没什么区别,于是也变成杨大帅起的名字了。

    昌国知府黄百家早就已经得到了通知,虽然被杨丰活捉鞑子太子惊得不轻,但老黄还是迅速搞了一个欢迎仪式,弄了数万百姓在码头欢迎大帅再次凯旋而归。不过当杨大帅就像打灯笼一样,挑着胤礽从船上走出来的时候,这老头仍旧不免有一种想捂脸的感觉,很显然这样对待一位太子,哪怕是敌人的太子,仍旧让这些传统文人有种天雷滚滚的感觉。

    “大帅,这,怎么着也给人点起码的颜面吧?”

    他有些无语地对自己准孙女婿说道。

    “颜面?一个蛮夷酋长的儿子,他算什么东西,用得着给他颜面吗?能留他一条狗命就算客气了,就冲野猪皮祖孙四代的血债,这货最合理的处置就是找个手艺人拿小刀片了,你对现在的待遇有意见吗?”

    杨丰鄙夷地看着笼子里的胤礽说道。

    “别,别,别杀我,我在里面这样很好!”

    胤礽吓得立刻尖叫一声,还很是惊恐地用力向后蜷缩着,就像那些心灵受到创伤的柔弱少女般,很显然他的心灵也受到了极大创伤。

    “你看,他自己都说他很好!”

    杨丰满意地说道

    “你准备如何处置他?”

    老黄一听就知道杨丰没准备杀了胤礽,他急忙问道。

    “他应该值个一千万两白银吧?”

    杨丰说道。

    “值不了那么多,鞑子朝廷一年岁入也就三四千万两,但支出远不只这个数字,今年又大造战舰和火器,入不敷出那是肯定的,根据情报康熙已经开始加税卖官了。以康熙的性格,他是绝对不可能拿出岁入的三分之一来换这个儿子的,他有一堆儿子,多这一个不多,少这一个不少,更何况这样一笔巨款还是给自己敌人的。”

    黄百家说道。

    “康麻子肯定不换,但闽浙的官员肯定换,只要不动他的国库,就算他知道也会装不知道。”

    “可闽浙两省再怎么搜刮也搜刮不出一千万两银子,哪怕加上两江也很难。”

    “漫天要价,坐地还钱嘛,一千万没有,五百万总是有的!”

    杨丰说完朝一名跟随而来的侍卫招了招手,后者赶紧愁眉苦脸地上前伺候着。

    杨丰看了看他说道:“你,去杭州告诉浙江巡抚,就说想让你们太子回去,那就送一千万两银子来,当然同等价值的黄金也行,给他一个月时间筹备,一个月后送不来我就把太子殿下剐了喂狗,说不定还会给康麻子送一份儿。”

    “一千万?”

    侍卫用颤抖的声音说。

    “你一个送信的惊讶个屁,又不是你掏钱,一千万而已,很多吗?抄几个盐商就出来了。”

    杨丰瞪了他一眼说。

    那侍卫吓得赶紧闭了嘴。

    把这侍卫打发走,随后杨大帅又挑着胤礽在城里展览一番,这才回到他的大帅官衙,把胤礽直接挑到了后面的大牢里。这座大牢也是昌国唯一的监狱,里面还关了不少刑事犯,阴森森,肮脏不堪,到处都是耗子臭虫爬来爬去,监狱长还是原来定海县衙的监狱长,深谙折磨犯人之道,一看太子殿下被请进来,那立刻就两眼放光。

    “好好伺候太子殿下,别慢待了,他可是值一千万两。”

    杨丰把胤礽扔给他说道。

    胤礽这时候已经清醒了很多,估计是听说杨丰准备拿他换钱知道自己还有一线生机,所以没有那么恐慌绝望了,他此时正坐在笼子打量着这座阴森恐怖的监狱,两旁牢房里的犯人都爬起来,用不怀好意的目光看着他,就像一群围着小绵羊的饿狼一样。

    “大帅,您能告诉小的有哪些需要注意的吗?”

    监狱长说话间笑眯眯地看着胤礽,那目光也像是饿狼一样。

    “需要注意的?不要弄死,不要弄残,不要毁他容,毁了容人家还怎么做太子,至于其他的就随你们便了。”

    杨丰想了想说道。

    “那……”

    监狱长颇有些羞涩地搓着手说道:“那小的能不能走他旱道?”

    “什么?”

    杨丰惊叫一声,下意识后退一步远离这家伙,然后指着他愤慨地说道:“你这个无耻之徒。”

    监狱长脸色一黯。

    “那个,多找几个兄弟,太子殿下估计一个人也很寂寞,大家都来陪陪他也是可以的!”

    紧接着杨大帅又说道。

    “谢大帅恩典。”

    监狱长惊喜地说完,立刻拖出还没明白过来的太子殿下,迫不及待地冲向附近一处房间,紧接着里面响起了胤礽惊恐地尖叫:“你要干什么,别过来,我是太子,我要诛你九族!啊,你轻点,我有疮!”

    杨丰恶寒了一下,然后看着两旁牢房里,那些齐刷刷站起来,双手抓住牢门,用热切而又期盼的目光盯着那间房间的犯人们,这家伙忍不住为太子殿下的ju花默哀了三秒钟。

    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