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大清之祸害 > 第四十章 国际友人也白搭

第四十章 国际友人也白搭

笔趣阁 www.biqiuge.com,最快更新大清之祸害最新章节!

    天才壹秒記住『愛♂去÷小?說→網』,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杨丰在瞬间就做出了选择。

    “继续,速战速决!”

    他镇定地一摆手说道。

    传令兵迅速挥动旗帜,原本也有些不安的明军立刻镇定了下来,无论舟山发生了什么,只要有大帅在就没什么可怕的,更何况此时海面上他们已经占据了绝对的优势,到现在明军仅仅损失两艘战舰,但清军的损失了整整四十艘战舰,胜利者是谁已经毫无悬念,这时候需要做的是一鼓作气全歼敌军。

    心无旁骛的明军继续暴打清军。

    而吴英死后代替他指挥的王杰,这时候也看到了舟山升起的狼烟,知道内情的他当然明白这是荷兰人到了,紧接着他就下达了撤退的命令。

    剩余不到五十艘清军战舰立刻掉头。

    但并不是真正逃跑,他们的任务是牵制杨丰,保证八旗精兵们的登陆,王杰的计划很简单,杨丰一旦掉头返回舟山救援,他就再次杀回来逼迫杨丰继续和他纠缠,如果杨丰追击那就拖着他继续向南远离舟山。反正只要杨丰无法阻击荷兰人的舰队他就算完成任务,而只要那一千多八旗精兵登陆,这场大战也就算结束了,就杨丰手中那点乌合之众怎么可能打得过八旗精兵。

    他很快就如愿以偿了,因为杨丰选择的是继续追击。

    而此时另外两处战场上郑建和马老大却选择了回防,尤其是前者几乎立刻放弃了和徐九功的纠缠,然后调头直奔舟山。

    这时候舟山炮台上的守军,已经可以直接看到从海平面出现的荷兰舰队,十一艘大型战舰的出现让炮台上一片慌乱,守卫炮台的只是明军二线部队,也就是地方守备军,因为明军始终掌握制海权,岸防炮台基本是用不上的,当然也不可能把精锐部署到这里,再加上对红毛鬼的天然畏惧心理,很多士兵都开始惊慌失措起来。

    一看军心不稳,乘马快速赶到的一念老和尚,毫不犹豫地一刀砍翻了一名试图逃跑的士兵。

    “兄弟们,你们的父母妻儿都在身后,你们的家就在这儿,你们知道一旦让红毛鬼和鞑子杀进来会怎样吗?”

    和他一块儿来的邵廷采喊道。

    “五十年前鞑子破舟山屠城杀了近两万人,紧接着迁界烧毁整个舟山,驱赶所有老百姓迁往岸上,他们不会给你们准备好渡海的船只,他们直接用刀枪铁骑驱赶进海,运气好的活下来,运气不好的淹死在海里,整个舟山海滩全是被海水冲回来的浮尸,老和尚我很幸运,两次我都活了下来,你们也想让你们的父母妻儿尝尝那种滋味吗?”

    一念老和尚拎着还滴血的钢刀说道。

    在他们俩一个红脸一个白脸的震慑下,原本一片混乱的守军迅速镇定下来,立刻开始忙碌着搬运弹药擦拭火炮,准备迎战即将到来的敌人,毕竟他们也不想自己的家园被毁。

    而就在这时候,距离舟山最近的郑建所部,也退回到舟山港外,不过徐九功所部清军水师也同样尾随而至,郑建不敢北上拦截荷兰舰队,他一走徐九功所部肯定直接攻舟山。他只能留在舟山港外等待杨丰或者马老大的到达,但杨丰已经追击福建水师去了,马老大倒是凭借悍勇第一个击溃了长江水师,后者只剩五艘战船逃走,马老大还剩下十五艘战船,不过他距离最远,至少两个时辰内是别指望赶回的,实际上这也就意味着三支舰队都无法前去阻击荷兰舰队。

    “好吧,现在只能靠我们自己了。”

    匆忙赶到的传令兵向老和尚报告了情况后,邵廷采长出一口气说道。

    “那就打好了,老和尚五十年前没战死舟山,现在战死舟山也正好跟当年那些兄弟叙叙旧,你是读书人懂兵法,你负责指挥我负责打仗!绝不能让他们过了咱们的炮台。”

    一念老和尚说道。

    这座炮台扼守的实际上就是沈家门港,荷兰舰队是从莲花洋南下的,如果突破这座炮台就转向舟山港和徐九功率领的清军水师合兵,然后彻底控制舟山以西的制海权,接着宁波的清军主力渡海就行。如果不能突破这座炮台,那么他们也就只能选择在北部登陆,再从陆地向舟山进攻,而这条水道最窄处只有不到一点五公里,完全在炮台上大炮覆盖范围内,想绕开这座炮台也不可能。

    所以说这里必须死守。

    原本这座炮台上拥有六门十八磅炮,实际上也就是所谓的红衣大炮,只不过杨丰把炮架和瞄准装置进行了改造,使用起来更加灵活方便而已,另外还有十门十二磅炮,同样也是康麻子牌的,当然在得到新式炮弹后,这些大炮无论射程还是杀伤力都大幅增强,虽然火炮数量和对手差距太大,但岸防炮的天然优势使他们仍旧有一战之力。

    很快荷兰舰队进入射程。

    督战的老和尚一挥钢刀吼道:“开火!”

    炮台上六门射程最远的十八磅炮几乎同时发出怒吼,几个月的训练终于展现成果,一枚炮弹在飞越一公里后,正好打在一艘荷兰战舰尾部,武装商船那比战舰薄得多的木板,最终还是没能挡住这枚炮弹,后者瞬间就撞开橡木板消失在船舱内,紧接着化作一团爆炸的烈焰。

    “该死,你们不是说岛上只有老式火炮吗?他们为什么能打这么远?”

    荷兰人的旗舰上,莫克愤怒地冲着他身旁一根避雷针吼道。

    看着开始冒烟的荷兰战舰,前任正白旗汉军都统,现任福州驻防将军三等伯石文炳也傻了眼,一看他表情莫克也知道不能指望这些家伙了,一路相处下来他发现这个看似庞大到只能令人仰望的帝国,其实也就是一堆烂货,就这些鞑靼人真打起仗来,别说跟欧洲的正规军打,就是东印度公司自己的雇佣军都能暴打他们。

    “加快速度,拉近距离准备反击!”

    这位舰队指挥官立刻喊道。

    他是明白人,这样的距离上岸防炮揍他可以,但他想揍岸防炮可不容易,起伏的波涛中就算瞄准了,等开火后炮弹也不知道飞哪儿去了,必须靠近到几百米才行。

    十一艘荷兰战舰继续靠近。

    而就在同时,炮台上的十二磅炮也发出了怒吼,不过这一次明军没有上次的好运气,除了在一艘荷兰战舰的风帆上撕开一道口子外,并无任何收获,不过这时候的大炮就这样,能不能打中得看人品,紧接着炮台上守军迅速擦拭炮膛降温,然后装入丝绸药包和炮弹,很快那一门门大炮再次发出怒吼。

    到第三轮炮击的时候,再次有一枚炮弹命中,而且正好命中一艘战舰的舰体中部,紧接着里面就开始冒出火焰。

    看着这一幕莫克眉头紧皱,很显然明军实力远远超出他的想象,这场预计将十分轻松的登陆战弄不好是要变成一场真正的恶战,这笔生意做得有点冒失了,不过事已至此也没别的办法,只能继续打下去了。好在这时候他们终于拉近到勉强可以瞄准的距离,紧接着蔚蓝色海面上一百多门大炮骤然喷射出了烈焰,一枚枚实心炮弹带着破空的呼啸飞越海面,不过只有两枚打在炮台上,巨大的撞击力量让石砌炮台碎块飞溅,三名明军士兵立刻被打得血肉模糊。

    “镇定,继续开火!”

    邵廷采站在一门十八磅炮旁边大声喊道。

    他话音刚落,刚才中弹的那艘荷兰战舰突然猛得抖了一下,就仿佛里面有一头凶猛的野兽正在试图挣脱般,几乎眨眼间恐怖的烈焰便撕碎了坚硬的橡木,伴着天崩地裂般的巨响,整艘战舰直接化为碎片。

    炮台上原本有些惊慌的明军立刻发出了一阵欢呼。

    “火药桶,火药桶爆炸!”

    莫克却嘴唇哆嗦着说道。

    他身旁的石文炳心简直在滴血,两艘战舰了,这沉的不仅仅是两艘战舰,还有两百多名他的八旗精兵啊,上一艘沉没的战舰上整整一个牛录全军覆没,一个活着的也没捞上来,这艘恐怕同样一个不剩,这还没上岸真正打呢。

    “继续战斗!”

    莫克依然在尽自己职责,反正损失都由鞑靼人承担,至于死点水手更不值一提,这年头但凡来远东淘金的,哪个不是脑袋别裤腰带上。

    剩余十艘荷兰战舰继续拉近距离并且不断炮击明军炮台,随着距离拉近射击的精度大幅增加,很快他们也取得一定战果,有两门明军火炮接连被摧毁,但就在同时明军炮弹也让莫克的旗舰燃起了大火。

    “爆炸加燃烧,这些该死的家伙是怎么做到的。”

    莫克看着一片混乱的船舱苦笑着说道,而在他旁边,石伯爵的包衣奴才们正拼命扑打着主子身上,刚才那枚炮弹爆炸时候,一点铝粉燃烧的火星正溅在石伯爵身上,棉甲这东西可是一点就着的。

    然而莫克并不知道,就在这时候又有十八门大炮的炮口瞄准了他的舰队。

    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看清爽的小说就到【顶点小说网 www.23wx.i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