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大清之祸害 > 第三十三章 杀灭螨虫,人人有责

第三十三章 杀灭螨虫,人人有责

一秒记住【笔♂趣→阁 WWW.BiQiuGe.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天才壹秒記住『愛♂去÷小?說→網』,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快,抓住那妖人!”

    杭州副都统许廷臣策马冲出延龄门,紧接着立马挥刀大声吼道。

    他是续顺公沈志祥部将许天宠的儿子,汉军镶黄旗人,原本是三等阿思哈尼番,但康熙十七年因故夺爵,这时候一听说那伤了主子的妖人居然跑到杭州,立刻满脑子立功心思了,只要杀了杨丰别说重新恢复爵位,就是再加几级也是轻而易举。

    而在他身旁,数百名留守的旗军正蜂拥而出,铁蹄践踏石板街道发出骇人的响声,就像山洪的激流般撞向杨丰。

    在骑兵后面是数以千计临时武装起来的旗人,好歹也是曾经的蛮族,虽然几十年好生活磨秃了爪牙,但仇人上门的时候,这里的旗人也还是能够小小爆发一下的,虽然没有战马但也一个个挥舞刀枪,杀声震天的冲出来。甚至就连一些五六十的老头子还半大崽子都杀了出来,可想而知杨丰在这里是多么招人恨,那一个个都瞪着血红的眼珠子,咬牙切齿地仿佛饿极了的狼一样,估计真要让他们逮到杨丰都不用刀剑,一人咬一口就他那一百来斤都不够分的。

    “耶,这么大场面?”

    杨丰惊悚地看着直冲而来的骑兵。

    他也没想到自己居然这么受欢迎,尤其是连驻防城的城墙上都涌出一帮老弱妇孺,一个个哭号着指着他叫骂,还有情绪激动地干脆拿石头往下砸的,其中一个老太太哭得太过凄惨,居然一不小心从城墙上掉了下来,惨叫一声摔在城下,抽搐了几下就没了动静。

    而此时最前面的骑兵已经到了十米外,马上士兵将长矛平端在右侧,寒光闪烁的矛刃随战马狂奔晃动着,如同吐信的毒蛇般随时准备刺穿杨丰胸膛。

    但杨丰只是微笑着抬起右手。

    常温常压下ye氯化作的黄绿色du气瞬间喷射而出,那名骑兵一头撞上了这恐怖的毒雾,嗅觉远超人类的战马首先闻到了这东西那极富刺激性的气味,哪怕是再训练有素它也不可能忍受这东西。尤其是毫无保护的眼睛,被氯气熏到的滋味可不好受,几乎撞到杨丰胸前的战马悲嘶一声陡然间人立起来,马背上猝不及防的士兵惊叫一声直接摔了下来,恰好第二匹战马冲到,马蹄毫不犹豫地踏在了他胸口,但紧接着第二匹战马也人立起来,然后是第三匹,第四匹……

    就仿佛撞上了一堵无形的墙壁般,转眼间最前面的骑兵就乱成了一锅粥,战马的悲鸣,人的惊叫,被du气熏到后痛苦地咳嗽声,在杨丰面前不足两米处响成了一团。

    而他的手中,氯气依然在向外喷射。

    后面的骑兵一下子被逼停。

    杨丰悠然地走向他们。

    “放箭!”

    许廷臣立刻清醒过来大声吼道。

    混乱的箭矢立刻射向杨丰,但却毫无用处,随着隐约的金光泛起,所有箭矢还没触及他的身体就被弹开,箭雨中杨丰依然闲庭信步般继续向前,当他走过地上那些痛苦哀嚎的骑兵后,紧接着朝最近处还骑在马上的骑兵们喷出了氯气。

    然后又是一片哀嚎。

    “神仙,真是神仙!咱们汉人的神仙,咱们汉人有救了!”

    在远处一条小巷中,一个拄着拐杖的老者老泪纵横,用颤抖的声音说道,紧接着非常庄重地跪倒在地,一脸虔诚地磕了一个头,在他周围那些老百姓茫然了一下之后,也纷纷冲着杨丰跪倒在地。

    “妖人,这妖人猖狂,快,快拿黑狗血来!”

    许廷臣嘴唇哆嗦着说。

    他身旁士兵面面相觑,其中一个很聪明地开始掉转马头,当然黑狗血什么的只是说说而已,现在这情况肯定来不及了,再说黑狗血也不一定管用,毕竟徐九功的大粪汤就没管用过。

    “开枪,快开枪!”

    看着越来越近的杨丰,紧接着许廷臣惊慌地喊道。

    混乱的枪声响起,那些火枪兵手中的鸟枪喷射火光,铅丸子弹呼啸飞出,然后和箭矢一样还没等碰上杨丰的身体就被弹得无影无踪,这场景简直令人绝望。

    但被激怒的杨丰,却带着一脸狞笑脚踩着那些八旗精兵的身体,就像一尊恐怖的魔神般继续向前,手中喷射器不断将致命的氯气喷向混乱中的八旗精兵,整个街道完全变成了旗军的地狱,甚至绝大多数人都已经开始掉头逃跑,就连许廷臣也哆嗦着开始掉转马头。

    可这时候想跑也不是那么容易了。

    后面数以千计的旗人步兵因为隔着城墙,虽然听到外面声音不对,但具体发生了什么却是不知道的,他们依然拿着各种武器在不断涌出延龄门,仓皇逃走的骑兵们立刻和这些实际上是他们亲人的步兵搅在一起。而这时候因为风向关系,杨丰喷射的氯气毒雾已经蔓延过来,那些受到刺激的战马根本不会管自己脚下有没有人,只想迅速逃离这地方,自相践踏终于不可避免,八旗精兵们坐下战马扬起的铁蹄,不断地踩在他们自己亲人的身上,惨叫声,惊呼声,战马嘶鸣声混乱的响着。

    而延龄门中一无所知的步兵还在涌出。

    而城外的大街上,骑兵还在不断向后逃跑。

    整个延龄门前自相践踏的旗人挤成了尸山血海,在他们西边杨丰依然在不断走近,因为延龄门的混乱,几乎所有骑兵都被堵在了中间,然后在他手中喷射的氯气中倒下,垂死的尸体在狭窄的街道上越挤越多,而另一边汉人居住区的房门却已经全部关死,就巷口也被莫名其妙多出来的各种杂物堵死,在完成这些后,汉人们悄然离开。

    杨丰没有注意这些,他脚下的八旗精兵和战马垂死的尸体已经堵塞了道路,他不得不像爬山一样踩着这些还没死透的家伙向上走,好在不知道因为什么原因,那条金龙几乎骤然间暴涨了一倍,原本就像扛一箱方便面的ye氯罐现在重量几乎已经可以无视了。

    站在一堆还在蠕动的准死尸上的他,突然发现自己头顶还有一大堆人,因为氯气比空气重,所以驻防城城墙上那些给自己亲人助威的旗人还没怎么真正感受到这种东西。

    “老家伙,你也来一下吧!”

    他把喷射器对准几米外一个只剩一条胳膊,却拿着把长矛想扎自己的老头儿,毫不客气地喷出氯气。

    那老头儿瞬间消失在毒雾中。然后城墙上一片尖叫,所有人一下子作鸟兽散。

    “关城门,快关城门!”

    许廷臣奋力从自相践踏的人堆里往外爬着,他浑身是血而且一条腿已经被战马踩断了,他的战马刚才因为吸进氯气,结果脾气爆发把他抛了下来,混乱中不知道怎么就被踩在底下了,现在好不容易爬出来,但却忽然想到了一件可怕的事情。

    如果这个妖人进了驻防城怎么办?

    那城里可是还有一万多旗人,而且绝大多数都是老弱妇孺,真要让他大开杀戒的话,那会成为一场灾难的,对主子们两代的忠诚让他不顾自己安危,一边爬着一边高声喊道。

    城门前那些已经反应过来,正在开始向城内逃跑的旗军也迅速醒悟过来,那妖人是进了杭州城,可还没进驻防城啊,现在延龄门大开着,他几步就过来了,一旦进了延龄门……

    “快,快关城门!”

    刚进城的一名退役牛录毫不犹豫地高喊道,他身旁那些士兵们立刻冲上去,不顾外面还有不少没进城的,以最快速度关闭延龄门的城门。

    “先把我拉进去!”

    正爬着的许副都统这时候离城门也就还有十米远了,他看着城门里的那名老牛录,奋力向前伸着手,声嘶力竭地高喊着。那名老牛录犹豫一下,但这时候氯气的毒雾已经快到许副都统背后了,他用歉意的目光看着许副都统,毅然地一挥手,那两扇沉重的城门就这样在许副都统绝望的目光中闭上了,他悲愤无言地趴在那里,就在这时候一只脚踩在了他背上。

    杨丰并没有注意到自己脚下这人胸前是一只狮子……

    当然他也看不见趴着的许廷臣胸前是什么,至于许副都统的帽子早不知道去哪儿了,代表他身份的珊瑚顶子当然也就看不到了,脚踩一位二品大员的杨丰有些纠结地四处看着,杨大帅忽然发现自己忽略了一个很重要的问题。

    好吧,他其实不知道杭州的臬台衙门在哪儿。

    “那个,你知道臬台衙门在哪儿吗?”

    他有些尴尬地问许廷臣。

    “呸,妖人,我许家世沐皇恩,累代忠良,你觉得我会告诉你吗?要杀便杀,若皱一下眉头就不算八旗好男儿!”

    许廷臣大义凛然地说道。

    “不说就不说,哪儿来那么多废话!”

    杨丰恼羞成怒地说道,就像拿杀虫剂喷死蟑螂一样,照着他脸上喷了一下子,许副都统惨叫一声捂着眼睛哀嚎起来,

    而他则站在那里,用不怀好意的目光盯着面前那道城门。

    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