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大清之祸害 > 第三十一章 太子亲征

第三十一章 太子亲征

笔趣阁 www.biqiuge.com,最快更新大清之祸害最新章节!

    天才壹秒記住『愛♂去÷小?說→網』,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强抢民女也罢,不强抢民女也罢,反正黄薇是逃不出他魔爪了。

    话说杨大帅这些日子过得苦啊,每天早晨被憋得一柱擎天时候,是多么渴望身旁能有一具温暖的身体,可惜周围要么就是太幼chi下不去手的,要么就是一个个蹬着驴蹄一样绣花鞋的,好不容易终于碰上一个各方面条件都很令他满意的,现在他迫不及待地就想把这锅生米煮成熟饭了。

    至于她会不会另有心上人……

    这年头哪有那么多乱七八糟的东西,父母之命媒妁之言才是正理,好歹人家黄家也是诗书传家,那也是大家闺秀的,当然就算真有也要横刀夺爱,大帅就得有点大帅的霸气。回头找个媒人上门直接提亲就行,黄家现在跟他也是同坐一条船上的,黄百家跟他也是关系不错的,这门亲事没什么意外可言,至于黄薇会不会有订了婚之类狗血的事情……

    她满十七周岁了,都算标准的老姑娘了,周围像她这种年纪的孩子都会走了,她要真有人家怎么可能拖到现在。

    只要不出意外,可以说这个大帅夫人是绝对跑不了了。

    这家伙正在幻想着洞房花烛夜时候,把黄薇剥得就跟那小白羊似的,然后她在旖旎的灯光中含羞带怯看着自己,等着自己扑上去大显神威呢,蓦然间一张胡子拉碴的老脸出现面前,紧接着就听到一念老和尚那大粗嗓门喊道:“大帅!”

    “呃,大师怎么了?这位是?”

    杨丰回过神来说道。

    在这个就喜欢杀人放火的老和尚身旁,站着一个五十左右的男子,穿一身长衫后面还拖着根辫子,在他留头不留辫,留辫不留头的严令下,岛上已经找不到留这东西的人了,哪怕新来投奔的也都在上岸时候直接剪了,而且一念老和尚是主要执行人,他居然没给这人来一剪刀而且还带到大帅府,那肯定是老朋友了。

    “大帅,老黄被鞑子抓了!”

    一念和尚没顾上回答他,而是有些焦急地说道。

    杨丰立刻心中一万头羊驼驼狂奔中。

    尼妹呀,要不要这么巧,自己刚想对人家孙女下手呢,他居然被抓了,更重要的是之所以被抓还是为了给自己干活儿,这是救还是不救呢?要是不救的话估计这辈子跟黄薇也就没什么指望了,但要救得话……

    “怎么回事,说详细点。”

    他立刻说道。

    一念老和尚身边男子一抱拳,很快介绍了一下黄百家被捕经过,老黄是在萧山游说毛奇龄来投奔杨丰时候,被毛奇龄给卖了的。这个人是毛奇龄弟子邵廷采,另外他也是黄宗羲弟子,知道后特意跑来报信的,他跟一念老和尚也认识,正好被巡逻的明军战船送上岸后就遇上一念,于是便被直接带到了杨丰这里,不过他还没确定到底是不是投奔,所以一念也没给他剪辫子。

    “多谢先生,主一先生现在被关在哪儿?”

    杨丰向他拱手说道。

    “应该还在杭州臬台衙门的大牢里,浙江巡抚张勄因为贵军炮轰驻防城死的旗人太多,所以奉召回京,过两天才能启程,主一兄算是要犯,他准备一块儿押着回京也算一件功劳。”

    邵廷采说道。

    “好吧,那我们还来得及!”

    也就是说还有两天时间,但这并不能给他带来太多帮助,除非他在这两天里能攻破杭州,直接打开监狱把人救出来,但就他现在手下那两营陆军别说还没训练好了,就算是训练好了恐怕也没什么指望,这时候的清军还没到八国联军时候,就算他都给配上步枪,陷入城市巷战中仍旧是很麻烦的。

    杨丰说话间给一念和尚使了个眼色,手指做了个剪刀手势,老和尚心领神会地一点头,悄悄抽出他那把从不离身的大剪刀,还没等邵廷采反应过来,突然一把抓住了他的辫子。

    “大师你要做什么?”

    邵廷采急忙转头喊道,但可惜这时候已经晚了,老和尚剪刀飞快地在他脑袋后面一闪,紧接着一根辫子就下来了。

    “邵先生既然来了,那自然是要留下来朝夕请教的,至于贵眷我会安排人接来的,来人,给邵先生安排一处房子,先在这里熟悉一下,以后再安排职务。”

    杨丰笑着说道。

    他已经想起这个人来了,邵廷采是杭州失守后绝食而死的刘宗周信徒,也是王阳明心学在清朝主要继承者。

    和黄百家一样,他也是一个杂学家,科学,文学,哲学甚至兵法武术样样皆通,好好利用一下又是一个辅佐之才,这样的人物自然不能放过,既然来了就更不能让他走了,而且他还是姚江书院主院事,应该算是现在心学的正统掌门人,一旦他投入自己手下,那么对姚江书院的学生们很显然是个极大的号召。

    实际上杨丰这时候早发现了,现在明显是儒家思想变成奴家思想的一个关键节点。

    明朝因为王守仁的崛起,使得儒家思想最终分lie为朱扒灰的理学和王守仁的心学,而因为王守仁的明星光环作用在明朝后期实际上心学成为了主流,理学则开始逐渐被抛弃,但明朝灭亡过程中那些闲时袖手谈心性,临危一死报君王的家伙太令人失望了,导致心学开始受到严重的怀疑。

    这时候为了便于统治,康麻子趁势捧起了已经快被踢进垃圾堆的理学,大力抑制心学的发展,所有心学的儒生全都被抛弃,甚至还借着文字狱大肆摧毁,最终心学在国内走向了没落,而理学则在清朝皇帝们的力捧下成为了儒学正宗,甚至就连理学都遭到了yan割,几百年的驯化后彻底把儒家变成了奴家。

    而心学还在延续的唯一血脉,也就还有王阳明老家这几个凤毛麟角的奇葩了,原本历史上这几个人都逐渐凋零后,心学基本上进入了休眠期,直到清末那些乱党分子们从日本重新把它带回来。

    至于心学里面最进步,或者也可以说最激进的王艮一派……

    连明朝皇帝都容不下这种异端邪说,以弄死为己任,更何况是再活五百年的糠稀大帝们。

    于是邵廷采就这样被强拉入伙儿了。

    实际上他之所以亲自跑来送信,也就是存了看看这里情况做出选择的心思,毕竟这段时间杨丰闹得太火了,但凡有点民族气节的心里都难免有点活动,不过只是还没来得及看而已,现在可以好好看看了,至于他的家人,这个随便派人过去偷偷接来就行,反正他现在身份还没暴露,对杨丰来说这种小事很好解决的。

    但如何营救黄百家,这件事情就很麻烦了。

    他以最快速度蹿回自己的书房,紧接着抹开了窗口……

    “晚晴先生,来,请满饮此杯!先生大义灭友,对我大清之忠心真是可鉴日月,本官定当奏明圣上,为先生请功。”

    就在同时杭州的浙江巡抚衙门里,张勄正端着酒杯,满脸笑容地对一名老人说道。

    后者满头稀疏的白发聚拢成一个就像稻草一样的小猪尾巴,看上去颇为滑稽,这就是坑了黄百家的毛奇龄,应该算是浙江文人中身份最老的了,今年已经快八十,年轻时候也参加过反清,后来幡然醒悟还给康麻子献过媚文,不过终究不受信任,最后还是回家养老了。

    因为他算是浙江文坛领袖,黄百家自然想把他请到舟山去。

    原想着好歹他也是当年抗清的名人,尤其还是陈子龙的弟子,这一点应该不会有什么太大问题,却没想到屋里还谈得好好的呢,外面人家就派仆人报了官,可怜黄百家也算一身武艺,最终还是没能逃出罗网,在大队清兵围攻下力尽被擒。

    “黄主一等人也算执迷不悟了,如今大清在圣主康熙爷治下国泰民安,一片盛世景象,他们却纠结于几十年前旧事,浑然看不到新朝的好处,老朽都已经放下了他们却还放不下,那旗人也好汉人也好,还不都是我华夏儿女,那明朝历代皇帝有哪个又比得上当今圣上?这些人不思圣上厚恩,却勾结那来历不明的妖人祸乱天下,毁此大好之盛世,便是天下之共敌,老朽自然不能坐视其继续煽诱良民。”

    毛奇龄大义凛然地说道。

    “好,先生说得好,旗人汉人皆是我华夏儿女,来,咱们再为此盛世,为我大清万世基业,为圣主康熙爷万岁而干一杯!”

    张勄笑着再次举起酒杯说道。

    正在这时候,一名属下凑到他耳边低声说了几句,张勄脸上笑意更甚了,他举着酒杯对桌子上众人说道:“晚晴先生,诸位,告诉诸位一个好消息,圣上已经下旨令太子殿下率领大军南下,亲自指挥前线各军,一举剿灭舟山的贼人,想来不须多久,诸位就可以在这杭州一睹太子殿下之风采了!”

    包括毛奇龄在内,桌上众人立刻一片歌功颂德之声。

    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看清爽的小说就到【顶点小说网 www.23wx.i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