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大清之祸害 > 第六章 这盛世,如你所愿

第六章 这盛世,如你所愿

笔趣阁 www.biqiuge.com,最快更新大清之祸害最新章节!

    天才壹秒記住『愛♂去÷小?說→網』,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五月天后,汉口。

    “这是干什么的?”

    大清国目前头号钦犯,到现在刑部还没研究出抓住之后是剐还是殜的家伙,摇着一把折扇,穿一件丝绸长衫,后面跟着白白嫩嫩的小丫鬟,然后指着路边一跪着的少妇说道,后者面黄肌瘦,神情木讷,身边还跪着一个小女孩儿,脖子后面插一根稻草。

    “逃荒过来,死了男人,养不活卖孩子的呗!”

    他身旁船家说道。

    “呃,咱康熙爷盛世还有饥荒?”

    “爷,您真会说笑,哪年没有个遭灾饿死人的地方。”

    “那卖了孩子她怎么办?”

    “做窑姐,当船ji,或者直接找个地方跳河就一了百了。”

    “呃,你真幽默。”

    “爷,您想买了她们?小的再养两年倒也能端茶倒水了,老的当个使唤婆子洗衣做饭也能将就,看着眉眼也还算端正,现在饿得狠了,多吃几顿饱饭说不定也还有几分姿色,以后要是有兴趣…”

    船家做了个你懂的表情。

    “买了?”

    杨丰摸着下巴犹豫一下。

    “那就买了吧,去问问她愿不愿意跟着咱们,也不用签什么卖身契,她们也不入贱籍,就算是爷雇着她了,每月给她工钱,以后洗个衣服做个饭什么的,老是吃馆子太不干净了,那黑漆漆油腻腻灶台看得我都想吐。”

    杨妖人一挥折扇说道。

    他现在的确还缺个使唤婆子,小柔是内宅的丫鬟,除了伺候人别的什么都不会。

    他身旁的小柔赶紧走过去,但很显然双方语言不通,那少妇一口本地话,小柔则是北京官话,基本上是鸡同鸭讲,还是船家过去做翻译才讲得通,这也让杨丰一阵郁闷。这段时间这个问题给他的记忆相当深刻,五天时间他长驱一千多公里,流窜三省,几乎每一个歇脚地都是语言不通,客店伙计倒是没问题,但上街勾da个妹子这就基本上很难交流了。【愛↑去△小↓說△網w  qu 】

    谈了一会儿之后,少妇立刻领着孩子跑来给他磕头了。

    “爷,她说只想卖孩子,给孩子找条活路儿,她男人进京赶考落榜没回来直接上了吊,家中公婆被债主所逼投了河,若爷您收留了这孩子,她拿钱还了债,也准备投河给她男人殉节的。”

    船家翻译道。

    “呃,这么恐怖?”

    “爷,每年落榜上吊投河疯了的举子多了,京城义庄里每回放榜出来都得收一批。”

    小柔解释。

    “倒是个节妇!”

    这时候杨丰身旁一只看热闹的青虫和他一样摇着折扇说道。

    “要不阁下收了她?”

    杨丰愕然说道。

    “那个,家中已有妻儿。”

    青虫尴尬地说道,同时胳膊尽量挡住长衫上的补丁。

    “那你废什么话?”

    杨丰鄙夷地说。

    “告诉她,爷就是从京城来的,她先给我当下人,等爷办完事带着她一块儿进京,难道她不想把丈夫的尸骨带回来再跳河?”

    紧接着他对船家说道。

    后者赶紧翻译,那少妇惊喜地趴在地上连连磕头,还按着她女儿也磕头,当然她并不知道眼前这人下次去北京的时候,是带着兵去杀人放火的,那时候她丈夫那把烂骨头早不知道去哪儿了。

    “臭biao子,居然跑这儿来了,让爷们找得好苦啊,欠了债想跑吗?”

    正在这时候,人群中突然冲出两名男子,其中一个快步冲过来,一把将小女孩儿拽过去,另一个则恶狠狠地对少妇说道,很显然这就是债主了,之前一直等着,现在一看交易达成立刻跳出来收钱了。

    少妇用乞求的目光看着杨丰。

    “她欠你们多少钱?”

    杨丰问道。

    “五十两纹银。”

    抓小女孩儿的男子说道。

    他一说这话少妇目光中的祈求就更强烈了。

    “拿借据!”

    杨丰说道。

    男子递过借据。

    “以为我不识字吗?这明明才十两。”

    杨丰看着借据说道。

    “爷,是利滚利。”

    小柔低声说道。

    “呃?”

    杨丰这才想起这时候的阎王债来,不过利滚利到五倍也的确太夸张了,由此可见在北京挂绳儿上那位,也是用功了很多年的,要是不上吊说不定债主还有点念想儿,毕竟万一下次他金榜题名呢,那时候五十两……

    那时候五十两也很悬,毕竟这年头找个实缺也不容易。

    感慨了一下这年头儿青虫们的艰难,他很无语地从单肩包里拿出五张金叶子,土豪气十足地甩在男子身上喝道:“滚,别让我再看见你!”

    后者立刻换了一副笑脸,赶紧放下小女孩儿,以最快速度捡起地上的金叶子,点头哈腰地走了。

    “爷,给多了,四张半就够了!”

    小柔低声提醒杨丰。

    “呃,回来,玛的,别跑啊!”

    那俩人傻呀,这还不赶紧快跑。

    “这位兄弟真是急公好义,令人佩服!”

    杨丰正忧郁呢,旁边一僵尸装笑着拱手说道,看胸前补子是一只长腿鸟,以他的知识水平还认不出品种,三十多岁年纪,白白胖胖富富态态看着倒也不算惹人厌。

    我是急公好义吗?我明明就是不知道好嘛!

    杨丰心中腹诽,不过很快就明白他所说急公好义不是多给钱的事情,而是指这个女人和小孩儿,别说只是雇佣了,就是买两个男劳力也不值五张一两的金叶子,更何况是一个女人和根本不值钱的小孩儿,而且还是女孩儿,这么小的就连ji院都不爱要,毕竟养大到可以可以开封的年纪也是需要不小投资,万一长残了或者中途夭折了,那就可以说血本无归了。

    “些许身外物,不值一提,阁下是?”

    杨丰摆了摆手说道,同样的金叶子,厚道的费扬古给他装了差不多四公斤呢。

    官员依旧保持着笑容说道:“在下程子铭,松江府通判,听兄弟口音是京城人士?”

    “对,兄弟杨丰,祖居京城,待厌了出来走走。”

    杨丰说道。

    “杨兄弟这是想去哪里?”

    程子铭问道。

    “我准备顺江向下。”

    杨丰说。

    “哦,那不如同船如何,也正好早晚请教,我的船也还算宽敞。”

    程子铭笑着说。

    呃,他怎么这么热情?

    杨丰才不信自己人品好呢,这个家伙必然有什么目的,不过他是松江府通判,松江府也就是上海那一块儿了,那地方倒是挺不错的,这时候麻子好像还没海禁,松江仍然是对外的口岸,既然这样倒是不妨过去看看,说不定还能有什么特别收获。

    至于有什么特殊目的,这种猜不出的东西就没必要猜了,反正就是搭个顺风船而已,就算想对自己不利,也无非就是直接弄死而已,怀里还塞着把m9手枪的杨丰,自信还不至于连个僵尸装都收拾不了。

    “既然如此,那就却之不恭了。”

    杨丰立刻笑着拱手说道。

    “那么杨兄弟请!”

    程子铭还礼指着码头上一艘豪华版客船说道。

    而就在此时遥远的北京城皇宫内。

    在单调的诵经声中,一张被包裹成粽子的脸上,一只眼睛缓缓睁开了,眼睛的主人就仿佛做了一个很长很长的梦般,茫然地顺着诵经声望过去,一个白发苍苍的老妇人出现在他视线中,看着那张苍老的面容,他不由得眼睛一酸,就像自己小时候一样喊道:“苏麻。”

    老妇人手中佛珠一下子掉在地上。

    “皇上,皇上醒了!”

    她不顾一切地喊道。

    紧接着她一旁睡着的少女偶像,他的终极对手亲弟弟胤祯,打酱油也没被他放过的胤祹,都一下子从睡梦中惊醒,少女偶像第一个反应过来,难以置信地看着病床上,然后发疯一样尖叫着:“太医,快,太医,皇阿玛醒了……”

    他的声音就这样在皇宫里不断回荡着。

    是的,康麻子最终还是挺过来了。

    或许太医们的努力奏效,也或许是他命不该绝,总之在昏迷了整整五天后,螨虫们的大帝,圣主明君,慈父康麻子,像蟑螂一样顽强地挺过了自己四十多岁生命里,最严重的一次危急……

    他不但醒了,而且身上开始退烧了。

    笼罩在整个北京城的阴云终于开始消散,除了某些心有不甘的家伙,所有人无不长出一口气。

    他要是再不醒来,这时候北京城里就该打起来了,五天时间足够很多人做出选择了,而且五天的昏迷也足够让人对他的生命绝望了,实际上皇太子胤礽和大阿哥胤禔之间的最后对决几乎一触即发,这也正是当他醒来时候,身边只有那么几个人的原因,其他都在外面磨刀呢。

    至于少女偶像和其他几个,那也不是出于对他们皇阿玛的一片孝心,他们其实是躲灾的,他们的实力还不足以和外面任何一方对抗,但无论谁胜利了,都不介意搂草打兔子,连他们一块儿收拾了,所以最安全的选择就是躲在康麻子病床前,毕竟无论谁也不能在这儿把他们怎么样,却没想到正好捡了个大便宜。

    好在康麻子的突然醒来,让所有一切都烟消云散了。

    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