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大清之祸害 > 第五章 逃出生天

第五章 逃出生天

笔趣阁 www.biqiuge.com,最快更新大清之祸害最新章节!

    天才壹秒記住『愛♂去÷小?說→網』,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嗨!”

    随着杨丰一声长啸,他猛然从虚空中拖出一只仙家神兽来,看得身旁小柔下意识地惊叫一声。

    “上来!”

    杨丰翻身骑上此神兽,拍了拍后面说道。

    小柔茫然地看着,抓住他伸出的手,踩着一个奇特的马镫,有些笨拙地骑上去,手足无措地看着身下,就在这时候,神兽眼中刷得射出耀眼光芒,将前方道路照得如同白昼般,紧接着发出一声沉闷的咆哮。

    “抱住我的腰!”

    杨丰拿起神兽犄角上一个圆圆的东西扣在头上,然后朝着小柔喊道。

    小柔面带羞涩地抱紧他的腰。

    “嗨,小妹妹,快伺候麻哥回去吧!再晚了恐怕就救不回了!”

    杨丰很好心地朝给他赶车的小宫女喊道,就在同时右手猛然一扭,他座下神兽咆哮着以极快速度蹿了出去。

    好吧,那其实是一辆摩托车。

    耍酷的越野摩托二五零排量发动机咆哮着,在一七零零年夜晚的古老官道上狂飙,速度瞬间提到了五十以上,在它后面大片火把如同河流般淹没了那辆马车的位置,紧接着同样的河流跟着流淌过来,但可惜,康麻子的精锐骑兵们是注定赶不上三百年后的高科技,很快追杀的队伍就被杨丰远远甩开,紧接着黑漆漆的涿州城在前方出现,甚至他可以看到一队火把从城内冲出。

    很显然,这里的守军已经知道他们的皇帝被劫持。

    虽然在空旷的平原上他可以绕城而过,但现已经没有时间了,后面骑兵距离也就两公里而已,在这样短距离内,战马速度不比越野的摩托车差太多,一旦他寻找小路绕城,人家可以直接穿城堵在他前面。

    “你家是不是这一带!”

    他大声问身后的小柔。【愛↑去△小↓說△網w  qu 】

    后者正惊恐地死死抱住他腰,脸紧贴在他后背上,两团柔软东西被挤压在中间的感觉让杨丰很满意,他记得这小姑娘家就在涿州的。

    “啊?”

    小柔过了一会儿才明白他问的是什么。

    “奴婢,奴婢很小就被卖了,家乡道路都已忘记。”

    她弱弱地说道。

    “这样啊,那你抱紧了!”

    杨丰说道。

    这样也就只能赌一把了,涿州城得到的通知肯定是劫持皇帝的妖人要过,现在看到灯光自然知道妖人来了,但他们不可能知道康麻子已经被救走,也就是说他们并不是来拦截,只是来列个队表现一下忠心的,事实上和房山宛平一样,他们会开着城门任由通过。

    既然如此索性堵一把!

    靠近涿州的道路已经相当平整,他很干脆地将油门拧到了七十以上,转眼间就蹿到了城门前。

    他赌对了。

    涿州的绿营兵的确只是出来站队的,时速七十的摩托车风驰电掣般在他们面前蹿过去,还没等他们反应过来已经冲进城门,沿着夜晚清空的街道,转眼间就冲过这座南北长度还不到两公里的小城,然后冲出同样开着的南门扎进了无边黑夜。

    而就在此时,康麻子已经被火速送回皇宫,然后早就等待的太医们一拥而上,开始抢救已经高烧昏迷的皇帝陛下。

    不过很快太医院院使就战战兢兢地告诉胤礽,还有惠妃,宜妃,德妃等一帮乱七八糟主子们,圣上情况很不好,首先右眼肯定瞎了,眼珠子都糊了一半,眼皮都成焦炭了,哪怕不是医生也知道肯定瞎了,其次脸上超过一半面积烧伤,尤其是鼻子还被烧掉了一块儿,嘴唇还烧烂一半,虽说都不妨碍功能,但以后这张脸是没法看了。

    当然,这些并不重要,大不了以后脸上戴个面具。

    重要的是已经化脓,这是最危险的。

    所以说生死还得看天意,好在他是天子,估计老天会照顾一下的,但也有可能不照顾,毕竟老天爷肯定不是旗人,总之……

    大家做好最坏准备吧!

    “四百里加急传令各地,全力捉拿此妖人凌迟为皇阿玛报仇!”

    胤礽恶狠狠地说。

    实际上他是很开心的,他是太子,法定储君,康麻子一死他就顺理成章做皇帝,其他人如果敢抢就是谋朝篡位,说这话的时候,他还不经意地看了看身旁的大哥胤禔,老三胤祉,老八胤禗,当然还有少女偶像,尤其是后者。

    不过后者并没有太多反应。

    但老大胤禔却坐不住了。

    “走,回家,集合家奴们,我要去追杀那妖人,有谁愿意跟我去的。”

    他腾一下子站起来喊道。

    “对,我们去手刃那妖人为皇阿玛报仇。”

    跟他一个鼻孔出气的老三胤祉立刻说道。

    “皇兄,三弟,这种事情用不着你们,让下面的奴才们去干就行了,咱们在这里好好守着皇阿玛。”

    胤礽阴沉脸说道。

    尼玛,真不要脸,还去追杀妖人为皇阿玛报仇,你们出去要不是集结党羽,等皇阿玛一死立刻向我开刀,那我算白活这么多年了,想走,哪有那么容易,都老老实实在这里圈着,等那老东西两腿一蹬我继了位,再一个个收拾你们这帮混蛋。

    “在这里守着有什么用?咱们又不懂医术,有这些太医和诸位额娘们伺候着,咱们这些做儿子的难道就眼看着伤害皇阿玛的妖人远遁吗?一旦他逃入山林,再想找到可就难了,要是他回到老巢,难道我们还能追到那个昆仑去吗?走,我是忍不下这口气的,我不能在这里看着皇阿玛受苦却任由那罪魁祸首逃走,太子守着处理国家大事,这追杀妖人一事就交给我吧!”

    胤禔才不管他呢,太子储君,这个他的确没法改变,但皇位这东西除了继承还是可以抢的,一旦胤礽继位,只需要一道命令就能让他在家里圈禁一辈子,那时候想什么都白搭了,现在借着追杀妖人先脱了身再说,外面有的是人想玩富贵险中求,在通州或者丰台各营活动一下,完全有一争之力。

    在这里守着?等那老东西一死,胤礽随便喊个侍卫来把自己拎到一边吗?

    “皇兄,我说了,这种事情用不着你!”

    胤礽大声说道,同时示意费扬古,意思是让他表明立场,支持我还是支持他,但费扬古什么话都没说,因为他女婿少女偶像没说话,正常情况下老四是没什么希望的,无论立嫡立长都轮不到,就算硬抢因为年龄关系,现在也还没发展到足够势力,但如果胤禔和太子争位打起来,那老四就有机可乘了。

    胤礽狠狠瞪了他一眼。

    而胤禔和胤祉则带着满脸忠孝扭头走了。

    胤礽则向他老婆的堂兄,另一个领侍卫内大臣索额图的儿子心裕使了个眼色,后者心领神会地点了点头,意思是他爹在外面不会让这些跳梁小丑干扰太子继位这种大事的,虽然索额图这些年不是很受待见了,但那康熙朝第一大臣的身份依然摆在那里,胤禔一帮有谁?不就胤祉他姥爷明珠吗?有索相在还轮不到明相猖狂!

    就这样,康麻子还躺在病床上抢救呢,他的儿子们为了皇位已经开始图穷匕见了。

    胤禔离开皇宫后,立刻打着跟他一起去追杀妖人旗号开始召集忠义之士,与此同时索额图的手下也连夜撒出去,开始在北京城内四处活动,他的老对手明珠也不甘示弱,两人斗了半辈子,这时候当然也少不了继续斗一斗,就连北京城内的王公大臣们都开始选择站队了。可不是原本历史上康麻子临死时候,儿子们之间的斗争已经出了结果,现在所有狼崽子们刚刚被他故意勾起了战斗的yu望,原本正是他在一旁做导演享受操纵玩具乐趣的时候,谁成想一下子导演没了,剩下一帮演员们那也就只好各自发挥了。

    皇位争夺大戏就这样仓促间上演。

    而造成这一切的家伙,到天亮时候已经躺在获鹿县城的一间小旅馆蒙头大睡了。

    杨丰不担心安全问题,一夜功夫他不停狂飙,光摩托车换了两辆,加上绕过几座城市的时间蹿了整整八个钟头,也就仗着年轻身体壮,另外手上的金龙好像让他体质也有点增强,要不然人都得颠废了,就这样最后也差点虚脱了,而换来的结果就是长驱三百公里,这时候又没电报电话,哪怕使用最高级别的八百里加急,也不可能在天黑前把消息从北京传到这里……

    呃,这里的现代名字是石家庄。

    而现在他需要做的就是睡觉,吃饭休息,恢复体力然后晚上接着以同样速度狂飙,只要他能保证晚上跑四百公里,那么就可以永远抢在北京发出的消息到达前,就这样一直南下直到长江。

    至于到长江以后去哪儿,这个暂时还没考虑好。

    反正只要天高皇帝远好藏身就行,这个年代又没有照相机,就算有画像捉拿,估计想要凭那些画师根据目击者回忆画出来,然后再刻板像印年画一样印出来的画像,最后把他从茫茫人海中找出来……

    别逗了,这不是电视剧。

    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