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大清之祸害 > 第四章 毁人不倦

第四章 毁人不倦

一秒记住【笔♂趣→阁 WWW.BiQiuGe.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天才壹秒記住『愛♂去÷小?說→網』,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后退,快后退!”

    侍卫首领惊恐地喊道。

    数以百计的侍卫一下子全退下去了,一个个头冒冷汗看着杨丰脚下的康麻子,看着那把抵在他心脏位置的宝剑,然后拿着各种各样的兵器在那里手足无措,很显然皇帝被劫持的情况对他们来说也是这辈子头回碰到。

    “仙长,咱们有话好好说,千万别伤着圣上。”

    侍卫首领小心翼翼地说道。

    “把人全撤出去,这么多人我看着害怕,手哆嗦。”

    杨丰说道。

    “撤,立刻撤出去!”

    侍卫首领毫不犹豫地说。

    他是个明白人,知道这种时候无论杨丰开价是什么都必须答应,一切都以保证皇上安全为核心,包括一些营救的方案也统统别扯了,那是皇帝,不能有一点冒险的,要是莽撞营救出意外,别说被他杀了皇上,哪怕就是伤着了,那自己也是掉脑袋甚至满门抄斩的死罪。

    呃,他忘了这时候康麻子已经伤痕累累。

    众侍卫退出后,杨丰很满意地坐在龙椅上,手里拎着那把宝剑,剑尖继续顶在康麻子胸口,就像拄拐杖一样趴在剑柄上,这时候的康麻子已经被浓硫酸泼脸的剧痛疼晕过去,躺在他脚下一动不动,身上龙袍的丝绸韧性,正好挡住了剑尖,但别说杨丰稍微一用力了,就是他打个喷嚏说不定都能让宝剑扎进康麻子心脏,看得侍卫首领在他对面连口大气都不敢喘,生怕他哆嗦一下伤着了万岁爷。

    “这椅子坐着真不舒服!”

    杨丰冲着侍卫首领抱怨。

    后者尴尬地笑了笑,他又没坐过。

    正在这时候,一名瘦高的黄马褂手扶腰刀匆忙走进来,看上去身份挺高的,侍卫首领急忙向他打千儿,后者没有理他,直接对杨丰说道:“立刻放了圣上,有什么条件我们都可以答应。”

    “你是谁?”

    杨丰愕然说道。

    “领侍卫内大臣费扬古。”

    后者说道。

    “呃,你级别太低,去找个够档次的来跟我说话,胤礽呢?我记得他这时候还是太子吧?怎么还没来,他不会是躲在后面盼着我把麻哥弄死,然后他好顺理成章继位吧?简直是不孝!还有苏茉儿呢,我记得她这时候也好像还没死吧,怎么不出来呀,在不济还有皇后呢,还有宜妃娘娘呢,还有那一堆乱七八糟王爷呢,你一个********算哪根葱?你有资格做什么主?”

    杨丰鄙夷地说。

    “四爷到!”

    这时候外面突然有人喊道。

    哇,四爷啊!

    杨丰很期待地向外看了看,一个长一张驴脸的年轻男子,面带焦急地匆忙走进来,看着也就二十出头年纪,后面一根金钱鼠尾巴,那就真像带个老鼠尾巴,估计这种形象让后世少女们看了会崩溃的,他抬手止住侍卫的拜见,直接走到杨丰跟前说道:“放了我父皇,我来给你当人质。”

    “呃,皇帝换皇子?你看我脑门上写着傻子吗?你爹那么多儿子,多你一个不多,少你一个不少,你知不知道多少兄弟盼着你死?再说了你爹还昏迷着呢,也没人看你表演啊,虽说我知道你肯定能把他们都统统弄死,然后再把你爹掐死自己当皇帝,但现在你还不够资格说话!一边蹲着去!”

    杨丰往墙角示意了一下。

    少女偶像吓得哆嗦了一下,他可知道杨丰这话如果传出去让人知道了,那他这辈子就没什么指望了,虽然眼前这家伙劫持了他爹已经由仙人再次堕落为妖人,但那也是拥有超自然能力,对他的话肯定有很多人相信的,估计包括他爹也在内,一听他会杀光兄弟弑父夺位,就他爹那性格恐怕给他杯毒酒都是有可能。

    “我父皇的伤……”

    好在他也是反应极快的,紧接着装没听见,一脸孝心可鉴日月的表情喊道。

    然而这话还没说完,杨丰眼睛一瞪,剑尖往下压了压,用威胁的目光看了他一眼,他剩下的话立刻咽了回去,然后老老实实地站在了一边忧郁去了,不过这时候康麻子也终于醒过来,一看眼前形势下意识地就要挣扎。

    “麻哥,千万别动啊,你要乱动的话,我可就保证不了你的生命安全了!”

    杨丰很不客气地又把剑尖往下压了压说道。

    康麻子立刻不动了。

    “你想怎么样?”

    他强忍着脸上剧痛,用还能睁开的那只眼看着杨丰,嘶哑着喉咙问道。

    “首先,把跟我一起的那小姑娘带过来,第二给我准备一辆马车,第三给我准备一个车夫,但是不要男的,必须是不超过二十岁的小姑娘,第四顺便再给我准备个几斤金叶子,第五车里还要准备点吃的,第六让城门都打开了,第七让你手下的人速度快点,你脸上的伤虽然不致命,但也必须尽快医治,要是耽误久了火毒攻心可就神仙难救了。”

    杨丰说道。

    事实上他也不敢保证康麻子能不能活下来,毕竟如此大面积硫酸烧伤,必须依靠大量抗生素才能保证不死于感染,就现在这医疗水平悬得很。

    康麻子眼神一慌,急忙向费扬古示意了一下,后者赶紧离开去给杨丰准备东西,这时候越来越多的后妃王公得到消息赶来,不过直到大半个小时后太子胤礽才急匆匆赶到,但这时候已经没他什么事情了,杨丰禁止闲杂人等入内,所以他和其他人都不得不站在大殿外。

    “我要见父皇!”

    胤礽很孝心可鉴日月地吼道。

    “太子爷,你小点声,你看我的手都哆嗦了,我再哆嗦一下你就该继承大统了。”

    杨丰很不满地说。

    他剑尖底下的康麻子……

    这时候也看不出康麻子是什么脸色了,实际上麻哥已经没有脸色可看了。

    门口都冲进一半的胤礽吓得头冒冷汗赶紧退了回去。

    这时候费扬古带着一辆单马拉着的马车和小柔过来,车上按照杨丰要求,还弄了一个小姑娘当车夫,也不知道他是怎么找到的。

    “麻哥,起来送兄弟一程呗!”

    杨丰对康麻子说道。

    康麻子怨毒地看了他一眼,在宝剑的威胁下慢慢站起的身,带着脸上已经开始流出的脓血向外走去,杨丰直接把剑架在他脖子上,小心翼翼地一起走到门外,外面的大臣侍卫们很配合地让开一条通道,任由他一直走到了那辆马车旁。

    “爷!”

    小柔惊喜地喊道。

    “去,坐到前面看着那车夫!”

    杨丰说道。

    小柔很听话地坐到前面。

    “麻哥,别担心,送我出城就会放了你,弄死你对我没好处,但也让你的人别做蠢事,否则出点儿意外对咱们都不好,让从这里到正阳门一线所有士兵全部后退一千步,我不想自己视线看到一个士兵,沿途闲人也全部清理干净一个不准留。”

    杨丰一边小心翼翼地坐上马车一边对康麻子说道。

    “照他说的办!”

    康麻子阴沉脸对费扬古说道。

    后者跪应一声,急忙叫过几个侍卫,迅速前去传令清街。

    “向南,去正阳门!”

    杨丰紧接着对小柔说道。

    这辆马车立刻开动起来,向着正阳门缓缓驶去。

    沿途倒没有出什么意外,所有清兵全部不见,就连几道城墙上的也后退一千步,费扬古率领的大队侍卫则在一千步外紧紧跟随,他们知道杨丰只是想跑路而已,不会真杀了皇上,毕竟那样做并没有好处,但如果采取其他鲁莽行为,反而会逼着杨丰铤而走险,所以现在最安全的办法就是这么跟着。

    但问题是,这样跟着的话,杨丰什么时候会放人却难以预料了,毕竟他一放人就要面对全国之力的追杀。

    很快杨丰的马车就出午门,天安门,然后畅通无阻地出了正阳门进入外城,这里是汉人居住区,虽然同样进行了清街,但仍旧有不少老百姓躲在两旁建筑内看热闹。如此大场面当然足够吸引眼球,看着这辆孤零零的马车,看着后面密密麻麻的黄马褂们,再看马车后面坐着的杨丰和被他用剑架着脖子的康麻子,这下子什么大帝形象全毁了。

    尤其是再看看康麻子那张留着脓血的恶鬼一样脸,更是世界观价值观人生观彻底崩塌,虽然麻子他们已经不认识了,但身上龙袍头上帽子可是尽人皆知的。

    就这样在毁三观的展览中,杨丰胁持着康麻子穿过外城,紧接着同样畅通无阻地出了永定门,当然出城之后他也肯定不会放人,这时候放人会被丰台大营和通州大营的士兵剁成包子馅的,这辆马车紧接着转向西出宛平过卢沟桥。到达房山的时候已经天黑,康麻子脸上的伤口已经开始感染化脓,甚至都开始发起高烧来,不过还是不能放他,杨丰直接让前面小宫女赶车出了房山,费扬古和一帮王公大臣带着大军就在一千步外无可奈何地跟随着。

    就在房山与涿州间的一片树林中,杨丰突然间喊道:“停车!”

    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