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半仙笔记 > 第四百零八章 灾厄将要临头

第四百零八章 灾厄将要临头

        这是臻宝第二次听到有困住众多鬼魂的房子存在,只不过具体的位置,却始终都没有明确的指出来。臻宝觉得,自己早晚有一天会接触那里,并且,那便是阴阳大乱的重要地点。当时裸鬼唐奇恢复记忆之后,因妻子不忍丢下女儿一个人独自生活,所以和她一同消失了,最大的可能性就是去找邪仙儿,毕竟邪仙儿是说过,可以给大家重新来过的机会,如今应该也是被困在了房子里面,一点点的消磨耐心,迷失自我,最终转化为恶鬼,迟早会被用在阴阳大乱之上。

        一晚过去,大叔和大婶像平常一样早起,因为还要正常去上班,经过了昨天臻宝在场的一些谈话,两位老人如今对儿子的死看开了许多,能够在这个时候,有和儿子进行告别的机会,这已经是上天的眷顾了,他们昨晚商量了一下,决定这几天就要动身赶去灾难城市,将尸体带回来安葬,以往不忍接受这样的结果,所以时刻都在回避着,即便早就知道的大叔,也故意没有接听当地警方打来的电话。

        臻宝被叫醒吃早饭,走出房间之后,他依然看到,大叔的印堂漆黑,事情根本就还没有结束。昨天他就有提起这个,只不过后来因为要帮助鬼魂了却牵挂,所以只是简单的一提,并没有就此事继续说下去,最大的原因,也是害怕鬼魂因为担心,反倒不能做到了无牵挂。如今鬼魂还在这个家中,还不是说这个的时候,臻宝想了想便决定在大叔上班的时候,和他一起离开,路上再和他进行详细的商量,也好避免让大婶再次面对可能失去亲人的绝望。

        吃过饭之后,臻宝便向大婶辞行,感谢她昨天的照顾,接着就和大叔一起离开了,原定的计划是今日赶去地龙脉处继续未完成之事的,可是有轻重缓急,如果没有自己在身边的话,大叔迟早都会因为灾厄的笼罩而死去。所以,刚一离开家门,确定了鬼魂没有跟着过来之后,臻宝直接就开口说道。

        “大叔,我并不是想吓唬你,你印堂发黑,实有大灾厄会临头啊,这种情况下,我看你还是不要去上班了...”

        司机大叔一怔,倒是回想起了昨天谈话的时候,他也有提到过什么自己被灾厄笼罩之类的话,只不过当时因为被儿子在家的事情所扰,并没有过多的去想。

        “小伙子啊,就像你说的,人一生下来就注定了能够活多久,要是我真的大难临头的话,恐怕无论如何都躲不过去的,可在那之前,生活还得继续,昨天之后,我才明白,人活着什么才是最重要的...”

        看着大叔的模样,显然他是根本就没有意识到这种事情的重要性。

        “大叔,你会死的,难道这也没有关系吗?到时候剩下大婶一个人,她该怎么生活下去?你是她唯一的支柱了,要是连你也....我想她一定会就此一病不起,结果定然是追随你和儿子而去的,说实话,我并不希望看到这样的结局,这也是我去你家中的最大的一个原因...”

        大叔停下了脚步,转过头一脸严肃的看着臻宝问道。

        “小伙子,你是不是有办法去阻止这样的事情发生呢?”

        没想到会被突然这么一问,臻宝愣了片刻,然后不自然的移开了视线。

        “这个....其实我并没有什么办法,因为按照我调查所知道的一切,你本该死在灾难现场,成为四百六十二人其中之一,但是因为你儿子的缘故,所以事情被打乱了,这些原本就是百年前所流传下来的诅咒..”

        “既然你也没有办法的话,那我还能怎么样呢?现在我没有那么多的精力去考虑这么多,眼下最重要的就是和老伴儿过去,将儿子好好安葬,不管他的尸体是还被警方保存着,或是已经被下葬了,总之我们都要过去,昨天夜里,我和老伴聊了很久,本来我们活着就是因为放心不下儿子,可他已经死了,没什么事情是比这个还要让人绝望的,我们约定,未来的日子里,如果我们谁先去了的话,另外一个也不会独自活下去。

        我们没有什么亲戚,一直以来就只有我们一家三口,要是有朝一日能够再次重逢的话,估计也就是死去之后了,所以,小伙子,我们很感谢你做的这些,没有你的话,我们怎么可能有机会和儿子道别呢?现在我们已经准备好了面对死亡,你放心吧,如果连死都无所畏惧的话,还有什么事情是能够打倒我们的呢?”

        这样一番话,听的臻宝无言以对,他不知应该说些什么,对于两人的绝望,这是能够理解的,老来丧子之痛,的确不是那么容易就可以坦然接受的,只不过,大叔和大婶竟然是做出了这样的选择,接受死亡和面对死亡完全是两个不同的概念,如此一来,最大的原因估计就是他们知道儿子的鬼魂现在就在家中,却无法相见,这样一看,臻宝反倒不确定,让他们和儿子进行了最后的道别,究竟是做对了还是做错了。

        尽管事情演变到了这个地步,可臻宝还是不能撒手不管,任由灾厄降临到大叔的头上,他觉得,自己既然能够看到一次灾厄的显现,那么就有可能会看到第二次,尽管依然还是束手无策,他也要留在大叔身边,尽最大的可能性去保住他的生命。对此,大叔是不愿意的,因为他知道,臻宝还有别的事情要做,将时间都放在自己这一个绝望的老头子身上,确实不太应该,可奈何,臻宝用乘客的身份,坐在车上不走,身为司机的他也没有任何理由与办法去拒绝。

        就这样,臻宝上车,与司机大叔一同朝着城市而去,抵达之后,等待一段时间,便会再次从城市返回到边缘这里。一路上两人都没有说话,司机大叔倒是没感觉到怎么样,反而是臻宝自己始终都对此事耿耿于怀。

  http://www.biqiuge.com/book/38267/24129404.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iqiuge.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iug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