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阴缘难续:鬼君,温柔点 > 第二百八十章 半路黑马

第二百八十章 半路黑马

        你到底认识多少人?之前那个公司的董事长对你毕恭毕敬,现在连拍卖会长也是如此,我已经分不清楚你到底是鬼还是人了。范薇看着段霖,笑声询问道。段霖却露出一抹高深莫测的轻笑:人和鬼其实并不重要,因为很多人根本不会在乎你的身份,只会在乎你能不能为自己带来利益。换言之,人鬼殊途这句话其实在当今时代,早就已经不适用了。主动去养

        小鬼改运的人比比皆是,而披着皮囊一直与阳人相处的邪物也不在少数,这也是为什么在玄门之中,尸体一直都是无比珍贵的宝物。这一点倒是没错,以前人死后通常都是施行土葬,因此尸体相对较多。而现在基本都是施行火葬,绝大多数尸体都已经被炼化掉了,剩下的尸体要么是利欲熏心的商人游走在法律边缘,要么就是古代遗留

        下来的玉尸。一直以来人和鬼之间的界限都异常分明,而且鸿沟颇深。只不过随着时代的改变,渐渐地玄门逐渐和利益挂钩,但凡是有真本事的玄门中人,大多都与权贵交好,利用玄术帮助富人搜寻小鬼,或是直接明

        码标价出售小鬼。

        这样一来直接导致,鬼这种东西从‘邪恶可怕’的东西,逐渐变成了稀缺资源,凡是稀缺资源必然价值不菲。

        人,是一种非常奇怪的动物,总是可以创造出‘稀缺资源’。

        以前温饱是稀缺资源,所以为了温饱,人类勾心斗角甚至大打出手。后来随着温饱逐渐解决了,本以为人与人之间可以相安无事了,结果硬是将‘优越感’这种虚无缥缈的虚荣感变成了稀缺资源。

        大家都一样,那有什么意思。我比你强,这才有意思!很多人的思想其实很简单暴力。正是为了追寻这种优越感,所以人们开始追逐权力金钱。而玄门玄术,甚至鬼,则成了某些利益集团的特殊手段。这场拍卖会显然就是如此,因为在进入拍卖会场的时候,范薇遇到了好几个玄门中人,或是穿着道袍,或是拿着法器,更有甚者,直接提着光头穿着僧衣。他们就算是道行再浅薄,也能够感受到段霖身上

        的阴气,可是与段霖擦肩而过,他们却只是看了段霖一眼,没有任何反应。

        可见,玄门与现世,在利益的驱使下,基本上已经很难分开了。推开一扇价值不菲的红木大门,映入眼帘的便是拍卖会场,面积比现象中要小一些,目测有个一百七八十平左右。里面做的人也不如想象中多,目测顶多四十个人,加上现场的工作人员,不过五十个人

        。

        拍卖会已经开始,在中年女人的指引下,范薇和段霖悄无声息的坐在两个新设立的座位上。

        此刻已经在拍卖第二件藏品,乃是一个名为‘山羊青铜樽’的古董。

        正在详细介绍古董来历以及价值的女人,正是拍卖会的会长。

        范薇心里一阵惊讶,因为这个女人看起来年级不大,顶多二十来岁的样子,净身高在一米七左右,长相打扮都相当标志,乍一看像是那种坐在跑车副驾驶的白富美,根本就不像玩古董的。

        听段霖说,拍卖会长叫‘沈青青’,今年才二十二岁,别看长得秀气,其实相当有手段的一个女人。当初这个拍卖会,以及诺达的家产,都应该传给沈青青的父亲才对。结果因为沈青青的父亲私下的个人作风有问题,沈青青竟然‘大义灭亲’直接设了个套,把她亲爹搞得永世不得翻身,沈青青的爷爷一气之

        下,就直接将所有家产和整个拍卖会都传给了沈青青。

        如果只是功于心计倒也就罢了,问题在于,沈青青还是个学霸!胸大无脑,头长见识短,以及长得越漂亮智商越低,这类话在沈青青身上完全不成立。否则的话,沈青青一个黄毛丫头,能不能服众且不说,至少不可能带着家族蒸蒸日上,比她爷爷在位的时候都红火

        。

        那句话怎么说的来着,长江后浪推前浪,前浪死在沙滩上!

        范薇扫了一眼放在展览台上的山羊青铜樽,小声询问段霖:看起来这个东西不像是普通古董,这个拍卖会该不会犯法吧?段霖摇了摇头:理论上来说不犯法,因为只要是祖上传下来的,就属于个人,和那些从土里抛出来的文物性质不同。其次,硬要说这个拍卖会有哪件拍品犯法,那么也就只有我的金骨玉髓犯法了,毕竟是

        尸体。

        见范薇一阵紧张,段霖安慰道:我只是说理论上而已,现实中,金骨玉髓这种东西并不存在。

        范薇当然知道所谓的‘不存在’其实是指‘没有现世’。

        随着沈青青介绍完毕,现场的客人纷纷开始叫价,起价是一百万,最后硬是叫到六百多万。

        范薇和段霖自然对山羊青铜樽不感兴趣,而且在接下来不断上场的拍品中,也没有什么感兴趣的东西,一直保持沉默,目标鲜明的等待着血金和金骨玉髓。

        时间一分一秒流逝,终于,伴随着沈青青明亮的嗓音,亚洲之一的血金被带上了会场。

        一番避重就轻,不痛不痒的介绍之后,拍卖开始。

        出乎范薇预料的是,血金的起价竟然只有区区五万块钱,连普通的黄金价格都不及。如此低廉的价格,竟然没有任何叫价者!

        问了问段霖才知道,血金的名声早已经臭了,没人会花钱去买一个大晦之物回家。

        如此更好,省了很多不必要的麻烦。

        就在段霖准备举牌的时候,一个不和谐的声音在会场响起。

        我出一百万。

        此言一出,几乎现场所有人的视线全部朝着叫价之人汇聚而去,包括段霖和范薇。

        看到叫价之人,范薇心里一阵叹息,无可奈何道:没想到他也来了。这个临时给范薇和段霖捣乱的人,除了李赛斯还能有谁。

  http://www.biqiuge.com/book/37589/23911828.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iqiuge.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iuge.com